第四十六章 疲乏预兆

《中医疾病预测》在线阅读中医诊治书籍在线阅读

疲劳为人体超负荷亮起的红灯,应引起高度重视。疲乏是预报疾病的重要信号,尤其心理性疲劳常为病理性疲劳的前兆……

第一节 疲乏预兆的理论基础

疲乏,是疾病的极常见且极重要的信号,疲乏分为三种性质,即:

1.生理性疲乏 包括体力劳动或脑力劳动之后产生的乏力神倦现象,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休息即可好转。

2.病理性疲乏 此种疲乏是由于疾患,包括躯体性疾患和精神性疾患所致(后者容易被人们所忽视),无论急性疾病或长期慢性消耗性疾病,皆易使人体精、气、神损伤过度而导致疲劳。

3.心理性疲乏 这是精神因素导致的疲乏,由于苦闷、恚愤、忧郁焦虑,长期不能排解的心理冲突,导致心理失衡,是心理性疲劳的产生根源。只有当心理因素排除后,疲劳才能消失,所谓心病要用心药治,心理性疲劳是一种潜匿性的疲劳,常使工作精力下降而又无药可治,对生产力有很大的阻碍作用,因此应引起重视。

中医疲乏,指乏力困倦,肢体怠惰。《内经》称为“解痺”(《素问·平人气象论》)、“怠惰”(《灵枢·海论》)。

疲乏的产生机制为化源不足,如气血不足,能量供给不够,或耗散太过,供不应求。与肝、脾、肾的关系最为密切。因肝为疲罢之本,主调节血量供给全身器官,所谓:“足受血而能步,掌受血而能握,指受血而能摄”(《素问·五脏生成篇》)。肝血虚或肝气郁滞,则气血不能布达,人体失养,故不能运动而感疲劳,因此,疲乏与肝关系最为密切。

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肾主藏精,为人体气化的动力。如脾为湿困或暑伤元气或久病伤体,以及热病耗伤气阴,皆可致脾肾先后二天受损而使精血失荣,疲乏内生。故疲乏虽为一个现象,实为内体脏腑病理的反映。疲乏对疾病的预报意义,还在于对疾病的反映较为及时,临床上许多疾病都可以疲劳为先兆表现,因此疲劳的出现,实际上是对人体超负荷亮起的红灯,应引起高度重视。

第二节 疲乏预兆的临床预报意义

一、疲乏是虚证的预兆

无论脏虚、络虚还是气虚、血虚,不管是气血生化障碍,抑或气血耗散太过,皆可导致人体气血失荣而出现疲乏、疲乏既是化源不足的信号,也是消耗太过的警告。故疲劳不仅对各种虚证、虚劳有重要的预报意义,并且也是许多消耗性疾病如消渴(包括现代医学尿崩症糖尿病、甲状腺功能亢进等)、结核病、遗精、带下等病的报标症。

疲乏也是许多内分泌疾病的预兆。如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的阿狄森氏病,脑垂体前叶功能减退的席汉氏综合症,代谢功能低下的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如克汀病、呆小病)以及代谢亢增的甲状增功能亢进症的耗氧过度病,皆可以疲劳作为前躯症状。

二、疲乏常为湿邪伏体的信号

温热之邪袭体,常以疲劳作为征象。如风温邪袭肺卫,肺失宣发,肺气不布,机体失煦故以乏力为疾病的开始,特点为伴有头痛、恶风和口渴。湿温初起,脾被湿困,精气无以转输,而以肢重怠惰为先驱症,除疲乏外兼见胸痞食少。暑温、暑邪耗气伤津,元气大伤,则以肢倦神疲、脉虚无力为征兆,且常具见多汗、口渴及脉数而芤。春温,温邪发于气分,热郁于里,毒伏于内,气分首伤,故亦以疲乏为先见症,还常伴心烦口渴、身热苔黄。如现代医学中的重型流感,流行性脑脊髓膜炎,发病前即以疲乏神倦为先兆。温毒是感受温热毒邪引起的时毒疾患,如大头瘟、烂喉痧,始以热毒壅阻气分为主要病机,故发病前亦以骤然疲劳为报标症。伏暑,暑邪伏内、化燥化火、津气暗伤,故亦以疲劳为先驱症,如长夏流行的病毒性感冒流行性乙型脑炎钩端螺旋体病流行性出血热等,均以疲劳乏困为先兆。吴鞠通说:“伏暑、暑温、湿温,证本一源”,所谓证本一源,即言三者皆挟湿伤气,故初起皆以疲乏神困为早发症。秋燥,以燥邪伤津耗气为主要病机,故有“上燥治气”之说,初起亦以疲劳为先见症。

以上足见,温热性疾病由于气阴两伤,故最易出现疲乏,故疲劳对温热性疾病有重要的预报意义。

此外,目前国际上比较关注的疲劳综合征,多发于中年脑力劳动者,过去以为是劳累所致,现在已证实是由一种病毒引起,而疲劳只是该病的征兆,可供参考。

三、疲劳是郁病的先驱症状

疲乏,是郁病,尤其是气郁、肝郁的先兆症。精神忧郁,七情不畅,六欲不遂,主要以导致气机郁滞最为多见。郁病所致的疲劳其病机不在气虚而在气郁,因非为气血不足,乃气血不能周流,失于布达之故。这一类疲乏,补气无效,只须疏郁导气,则短气乏力自愈。

此类疲劳,源于脾虚痰郁,或七情气郁,或劳心血郁,多发生于郁证、脏躁、百合病等疾患。其中,郁证由气郁发展为血郁、痰郁、湿郁、热郁、食郁、六郁病机亦由气机郁阻发展为气血化源障碍,导致气血不足。这样由气郁发展为气虚,气虚反过来又加重气郁形成恶性病理循环,故疲劳程度逐渐加重。这类病证也常见于更年期女性,特点为精神不振、气短乏力,善太息,委屈好哭,胁肋不舒,可有七情受伤史,也可无七情致因,包括现代医学神经官能症、更年期综合征等病。某些精神病如精神分裂症(尤以忧抑性为突出),癔病,神经衰弱等,亦以明显疲劳先披露于外。

四、疲劳是肝病的信号

肝为罢极之本,疲劳为肝病最灵敏的反映,对肝病具有独特的预报意义。临床上除肝郁外,现代医学如肝炎肝硬化肝肿瘤、肝癌、多囊肝……举凡肝病,皆无不以疲劳为先导症状。因肝主升发,肝主筋,肝为血本,肝病则气血缺少鼓动,故易疲乏。如病毒性肝炎,疲劳即往往为最早先兆,若伴食欲减退恶心,则更应引起警惕。无论各型肝炎,疲劳皆为最早信号。此外,疲乏还是慢性肝炎复发的报标症。

《内经》所说的“解痺”实际上就是一种疲劳病,如《素问·平人气象论》说:“尺脉缓涩,谓之解痺”,《素问·刺要论》说:“髓伤则销铄胻痠,体解痺然不去矣。”解痺病是肝肾虚所导致的一种以疲劳为主要特征的劳病,严重时会出现无力危象,主要特征为疲劳、消瘦、筋骨懈怠,尺缓脉涩为肝肾虚之象。肝主筋,肾生髓,肝虚筋失于煦濡,肾亏胻髓不能充,故足解筋涣。该病包括现代医学的重症肌无力,如《内经》曰:“人之亸者,何气使然?岐伯曰:“胃不实则诸脉虚,诸脉虚则筋脉懈惰,筋脉懈惰则行阴用力,气不能复,故为亸”(《灵枢·口问》)。亸,音妥,下垂之谓,指全身松垂下堕病证与肝肾密切相关。

五、疲乏的凶兆意义

疲乏常为一些晚期疾病的凶兆,尤其为慢性代谢自体中毒的凶兆,预后多不良,如水肿、关格症、黄疸后期、消渴晚期、癌晚期,常表现为衰弱性疲乏,虽长期休息也不得缓解。包括现代医学的慢性肾炎尿毒症,肝硬化酸中毒,糖尿病酮中毒等。而恶性肿瘤的疲乏,是一种顽固性的恶性疲乏,称为癌疲乏,是为大凶之兆。重症肌无力亦会出现疲乏危象,则易呈生命危险。此外,一些急、慢性传染病,如梅毒、结核晚期,由于毒素内扰,亦常出现恶性疲乏,即为中毒性疲乏,同样为不祥之征,尤须注意,极度疲乏伴畏寒肢冷善欠,又为肾阳虚命火衰弱之兆,预后往往不良。

心理恶性疲劳是许多情志病的凶兆。巨大的心理创伤,可遭致严重的心理疲劳,心理疲劳可以引起生理疲劳,生理疲劳反过来又加重了心理疲劳,二者之间形成恶性病理循环。因此,情志导致的心理疲劳,比其他因素引起的疲劳危害性更大,应引起高度警惕。

下载《中医疾病预测》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诊治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