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治诸般恶虫咬

《医学纲目》在线阅读中医综合书籍在线阅读

〔罗〕《圣惠》治蛇咬、蝎螫、蚕咬,妙。

雄黄(三钱) 信(一钱) 皂角子 巴豆(各四十九粒) 耳塞 麝香(各少许)

上,五月五日,不闻鸡、犬、妇人处,不语,捣为细末,在杏子核内封之。针挑出上痛处,大有神效。

〔世〕治一切蛇虫伤,贝母末酒调服,效。(详见蛇咬。)

〔《圣》〕 治恶虫咬,以酥和盐敷之,瘥。

〔《山》〕 诸般恶虫咬,以油浸紫草涂之。

〔丹〕治蛇咬、蚕咬、恶虫咬。猪膏莓捣汁敷。(陈藏器治狗咬。)

〔海〕治蝎、蜘蛛、蛇毒。鸡卵轻敲一小孔,合咬处即瘥。

〔胜〕治毒蛇并射工、沙虱等伤,眼黑口噤,手脚强直,毒攻腹内成块,逡巡不救。用苍耳嫩叶一握研取汁,温酒和灌之;将渣浓罨所伤处。

〔《简》〕治毒蛇、射工、沙虱等物伤着人,眼黑口噤,手足强直,毒瓦斯入腹。

白矾 甘草(等分)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冷水调下。

毒蛇咬

〔丹〕治毒蛇伤。急以小便洗出血,次取口中唾涂之,又以牙 封伤处,敷而护之甚妙,且不痛肿。(《山居》云∶用犬粪敷患处亦佳。)

〔世〕路行卒被蛇咬,当急扯裹脚带扎缚伤处上下寸许,使毒瓦斯不能 伤肌体。又急用白矾安刀头,火上溶汁沸,滴于伤处。待冷,以长篦子速挑去靥,则毒血随出,黯肿尚未退,更滴之,以退为度。村居山僻及途中夜行,卒被蛇伤咬,难求白矾处,速作艾炷灸五壮,以唾调盐涂之。如黯肿尚未消释,当更灸更搽,毒涎自然流出,且不透里伤人。(蜈蚣咬亦宜灸。)

〔世〕治一切毒蛇咬。用透明雄黄研细末,以醇酒浓调,浓搽伤处,水流出如涎,痛肿即消。一方以莴苣汁和雄黄末作饼子,候干为末,每用少许贴疮口,立效。

〔《衍》〕有人被毒蛇所伤已昏困,有老僧以酒调药二钱灌之,遂苏。及以药渣涂患处,良久复灌二钱,其苦皆去。问之,乃五灵脂一两,雄黄半两同为末,止此耳。后有中毒者用之,无不效验。

〔世〕治毒蛇所伤。

细辛(五钱) 香白芷(五钱) 雄黄(二钱)

上为末,加麝香少许,每服二钱,温酒调服,效。

〔丹〕治一切蛇咬。用香白芷嚼碎敷患处,又用温酒调服,效。

〔世〕治一切蛇虫所伤。用贝母为末酒调,令病患尽量饮之。顷久,酒自伤处为水流出。候水尽,却以药渣敷疮上,即愈。治蛇咬肿毒闷欲死者,用重苔六分,续随子六颗去皮,同为细末,以酒服方寸匕,又以唾调少许敷患处,立安。(崔氏《海上方》)又方,用白矾二钱服之,防毒瓦斯攻心。

又方,金线重楼,以水磨少许敷咬处;又为细末,酒服之。又方,用柏树叶鱼腥草、地松节、皱面草、草决明共一处研细,敷伤处极佳。

〔海〕治蛇虺咬人。以独头蒜、酸浆草捣汁,敷咬处佳。

〔海〕治蛇咬。男子阴毛,口含二十茎,咽其津,毒不入腹。

〔世〕治诸般蛇咬,此传之于擒蛇者,药味不全亦可。

大青 小青 青木香 乌 叶 火炊草 山蕨HT 过山龙 地蜈蚣 天门冬 白芍药 香薷

上细末,用白木香研细,生白酒调服;渣罨咬处,累效。

〔《圣》〕治蛇咬毒。食茱萸一两为细末,冷水调,分为三服,立瘥。

〔丹〕治蛇毒。吃菰蒋草根灰,取以封之。其草即野茭白是也。(《广济方》)蛇咬作疮,暖酒浸,日三次。(《广利方》)蛇入人口并七孔中者,割猪母尾头,沥血着口中并孔口上,即出。

〔《圣》〕治因热取凉睡,有蛇入口中挽不出者。

用刀破蛇尾,内生椒二三粒裹着,即出。

〔世〕治卒为蛇绕不解,以热汤淋之。无汤,令人尿之。蛇咬,忌食酸物梅子,犯之大痛。

蜈蚣咬

〔世〕治蜈蚣咬。生鸡血敷上立愈,累效。一男子为蜈蚣入咽喉中咬之,垂死之际,一医令杀生鸡血乘热灌喉中,蜈蚣即出而愈,实良方也。又方,用鸡粪涂之。又方,治蜈蚣诸毒虫伤。麻油点灯,于疮口上对口熏之,登时愈。又法,大油纸燃烧灯,吹灭,以余烟淬之。治蜈蚣咬,竹叶青研汁敷之,立愈。又方,用南星磨汁敷之,累效。

〔梅〕治蜈蚣咬,痛不止。独头蒜磨螫处,立愈。

〔《圣》〕治蜈蚣咬方。用蜗牛挎取汁,滴入咬处。

〔孙〕蜈蚣咬。取蜘蛛一枚安咬处,当自饮毒。如蜘蛛死而痛未止,更易生者。

〔丹〕蜈蚣咬。嚼盐敷其伤处,次以盐汤洗之。(《梅师方》)蜈蚣咬。头垢塞之,不痛则痒。

治蜈蚣咬及诸虫咬毒。先用鞋底上擦之,用大蒜小蒜桑叶罨伤处。如无,用油豉 伤处,或蓝靛涂罨之亦效。治蜈蚣毒虫咬。用桑枝汁同盐擦痛处,或溶黄蜡滴患处,肉黑为度。又方,用皂角于咬处,上用艾灸热去之,效。

蠼咬

〔丹〕治蠼 尿成疮,初如粟,渐大如豆,如火烧,泡大痛者,速以草茶细末,生油调敷疮上立止,甚妙。(又方,猪膏莓捣汁敷之。草茶即茶茗也。)治雨点蠼 疮。用百合捣烂,入盐少许,敷之效。

〔《千》〕治蠼 尿人影着,便令人病疮,如粟粒累累,痛似刺虫所螫,恶寒壮热。用犀角磨汁,涂之则愈。

〔世〕蠼 虫,又名八脚虫,隐壁间,以尿射人,遍身生疮,如汤火伤。用乌鸡翎毛烧灰,鸡子白涂之。治小儿蠼 咬,绕腹匝即死。用梨叶研烂敷之。

〔《食》〕蠼 尿疮。盐三升,水一斗,煮取六升,以绵浸汤淹疮上。

蝎咬蜂螫

〔罗〕雄黄消毒膏治蝎螫不可忍。

雄黄 信(各半两) 巴豆(三钱) 白矾(生,一两)

上为细末。黄蜡半两溶开,入药搅匀为锭子,如枣子大。用时将锭子签于灯焰上炙开,滴于螫着处,其痛立止。

〔洁〕一上散治蝎螫痛。

半夏(一字,用生,为细末) 雄黄(一字,另研) 巴豆(一个,去皮,研如泥)

上三味,同研,和匀上之。

治蝎毒,用溶化白矾,乘热滴伤处,痛止毒出。

〔《广》〕治蝎螫人。研蜘蛛汁,敷之瘥。

〔《山》〕蝎螫。苦 汁涂之。

〔世〕治竭螫。地磨生姜涂之。又方,南星米醋调擦之。

〔《外》〕治蜂螫。薄荷贴之瘥。又方,蜂蝎螫人,用人参嚼以封之。

〔《圣》〕治蜂螫人。以酥敷之愈。

斑蜘蛛咬

张荐,昔在剑南,为张延赏判官,忽被斑蜘蛛咬项上。一宿,咬处有二道赤色,细如箸绕项上,从胸前至心经。二宿,头面肿疼,如数升碗大,肚渐肿,几至不救。张相素重荐,因出家财五百千,并荐家财五百千,募能疗者。忽一人应召云可治。张相初不甚信,欲验其方,遂令目前合药。其人云∶不惜方,当疗人性命耳。

遂取大蓝汁一瓷碗,取蜘蛛投入蓝汁,长久方出,甚困不能动。又别捣蓝汁,复加麝香、雄黄和之,更取一蜘蛛投汁中,随化为水。张相及诸人甚异之,遂令点于咬处,两日内悉愈。但咬处作小疮,痂落如旧。

〔海〕蜘蛛咬遍身成疮。用青葱叶一茎,小头作一孔,盛蚯蚓一条,捏两头不令透气,摇动化为水,点咬处瘥。

〔丹〕蜘蛛咬处,嚼韭白敷之。

〔《山》〕蜘蛛等诸般虫咬。用葛粉、生姜汁调敷。

〔《经》〕蜘蛛咬。唾和山豆根末涂之。狗咬、蚍蜉疮、蛇咬,并水研山豆根敷之。(蚍,频脂切。蚍蜉,火 也。 即蚁。)又方,蜘蛛咬,一身生丝,羊乳一件饮之。

〔沈存中〕秦皮一味,治天蛇毒。此疮似癞而非癞也。天蛇,即草间黄花蜘蛛。人被其螫,仍为露所濡,乃成此疾。以秦皮煮汁一斗,饮之瘥。

刺毛虫蚯蚓蝼蛄蚕咬

〔世〕春夏月,树下墙堑间,有一等杂色毛虫极毒。凡人触着者,则放毛入人手足上,自皮至肉,自肉至骨。其初皮肉微痒,以渐至痛,经数日,痒在外而痛在内,用手抓搔,或痒或痛,必致骨肉皆烂,有性命之忧,此名中射工毒,诸药不效。用好豆豉约一碗,清油半盏,拌豉捣烂,浓傅痛痒处,经一时久,豉气透骨,则引出虫毛,纷纷可见。取下豆豉,埋在土中,煎香白芷汤,洗痛处。如肉已烂,用海螵蛸乌贼鱼骨为末敷之,愈。一方,取蒲公英根茎白汁敷之,立瘥。

又方 用锅底黄土为末,以酸醋捏成团,于痒痛处搓转,其毛皆出在土上,痛痒立止,神效无比。(黄土伏龙肝也。)

治蛐 吹。用老茶叶细末调敷。

〔丹〕治蚯蚓咬,如大风状,眉髯皆落,夜则蚯蚓鸣于身上。浓作盐汤,浸数次安。(《传信方》)

〔《衍》〕 昔有病腹大,夜闻蚯蚓鸣于身,有人教用盐水浸之而愈。

〔《圣》〕治蝼蛄咬。用槲叶烧灰细研;以泔水浸槲叶,取洗疮拭之,纳少许灰于疮中。又方,治蝼蛄咬人,用锻石醋和涂之。

〔丹〕蚕咬人,用麝香研蜜调敷。(《广济方》)

〔《山居》〕蚕咬,用苎汁涂之。

马虎熊咬人

〔《山》〕马咬。细嚼栗子敷伤处。

〔《圣》〕 治马咬,毒入心。马齿苋汤食之瘥。

〔世〕治虎咬。用野生菜捣烂,塞所伤孔中满,不必换,自然新肉长出而愈。曾有人被咬已死,用此方治之。

〔丹〕熊虎伤毒痛。煮生铁令有味,以洗之。(《肘后》)虎伤人疮。取青布紧卷,烧一头,纳竹筒中,射疮口,令烟熏入疮口中佳。(《梅师方》)

〔世〕虎伤人疮。用 子叶杵细涂之。(按《本草》 子叶即猪膏 ,能治虎犬咬伤。)

〔丹〕熊伤人。烧青布熏疮中,毒出;仍煮葛根浓汁以洗之,日十次;并捣葛根为散,煮葛根汁方寸匕,日五服,瘥。

〔世〕鼠咬。用猫儿毛烧灰敷之,立愈。

〔丹〕鼠咬。用麝香敷包之。(《经验》)

〔《山》〕人咬伤。用龟板鳖甲烧为灰末,以香油调敷。

犬咬

〔丹〕犬咬。人尿敷之。犬咬人。以头垢敷伤处,又用热牛粪涂于外。(《肘后》)

〔《衍》〕 犬伤人。用杏仁,量所伤大小嚼烂沃破处,以帛系定,立瘥。

〔世〕治犬咬。用杏仁去皮尖,用马蔺根研细,先以葱汤洗,后以此药涂伤处效。治犬咬伤。

蓖麻子五十粒,去壳,以井水成膏。先以盐水洗咬处,次以此膏敷贴。一方,用虎骨屑敷之。

治犬咬人。不要洗,用红炭火以物击细,待冷,取涂咬处,即愈。治犬咬。用黄荆叶捣罨疮上,即安。又方,炙生姜,乘热擦之,尤妙。

〔丹〕狗咬。用紫苏叶口嚼碎,涂之。犬咬,破伤风肿。以人参桑柴火上烧成灰末,敷之安。

〔罗〕蝉花散治夏月犬伤及诸般损伤,蛆虫极盛,臭恶不可近者。

蛇蜕皮(一两,火烧存性) 蝉壳(半两) 青黛(半两) 细辛(二钱五分)

上为细末。每服三钱,酒调下。如六畜损伤成疮,用酒灌下。如犬咬伤,用酵子和吃,蛆皆化为水,蝇子不敢再落;又以寒水石末干掺上。

癫犬咬

〔罗〕定风散治疯犬咬。先口噙浆水洗净,用绵拭干贴药,更不再发,大有神效。

天南星(生) 防风(各等分)

上为细末。干上,更不再发,无脓,效不可具述。

〔丹〕治犬咬。栀子皮烧灰,石硫黄等分,研细,敷瘥。(《梅师方》)

〔世〕治疯狗咬。用桃核壳半个,将野人干粪填满,以榆皮盖定,罨于伤处;又用艾于桃核上灸十四壮,即愈,永不再发。(或用野犬粪如前法灸之。)

〔《山》〕疯狗咬。即用犬粪涂,仍拔去顶上红发。

〔世〕癫狗咬方。用斑蝥七枚,去头足翅,以糯米少许,于新瓦上同炒,以米黄香为度,去米不用,以斑蝥研碎,好酒调下。能饮人,再进酒一杯。伤在上,食后服;在下,空腹服。当日必有毒物从小便出,如小狗状。如未下,次日再进。亦不下,又进,以毒物出为度。若进至七服,虽不下毒,亦不妨矣。服药后,腹中必不安,小便茎中刺痛者,不必虑,此毒受攻将下耳。痛甚者,以芜菁一匙,煎甘草汤送下即止。如无芜菁青黛亦可。疾愈后,急以香白芷多、雄黄少许为末,捣韭根自然汁,汤酒调下。去斑蝥毒,以水净漱口,嚼生葱白罨伤处,留小窍子出毒瓦斯,不可用他草药罨。

忌犬、猪、羊及发风毒物。小儿量岁数加减斑蝥。食癫狗肉致病者,治同,即愈。或过二三年再发,治如前。

治癫狗所伤。用斑蝥二十一个,去头翅并足,用糯米一勺。先将七个入米内微火炒,不令米赤,去此斑蝥,别用七个,再于前米内炒令斑蝥色变,复去之;又别用七个,如前法炒,以米出青烟为度。去斑蝥不用,以米研为粉,用冷水入清油少许,空心调服。顷又再进一服,以小便利下恶物为度。如不利,再进一服。利后腹肚疼痛,急用冷水调青靛服之,以解其毒,否则有伤。或煎黄连水亦可。不宜便食热物,或以益元散水调服尢妙。

〔世〕疯狗咬。取小儿胎发炒香敷;野菊花研细,酒调服,尽醉止,效。

〔世〕治癫犬所伤,或经久复发,无药可疗者,用之极验。

雄黄(色极明者,五钱) 麝香(五分)

上研匀,用酒调二钱服。如不肯服者,则捻其鼻而灌之。服药后,必使得睡,切勿惊起,任其自醒。候利下恶物,再进前药,则见效矣。

〔丹〕痴犬咬人。捣地黄汁饮之,并涂疮口愈。又方,煮地榆汁饮之,兼细末敷疮上,服方寸匕,日三,忌酒。若疮瘥者,捣生韭汁,饮一二升。(《梅师》《肘后》同。)疯犬咬后,毒发如狗叫声。于化人坛拾头顶骨,烧末敷之。疯狗咬,毒发如狗叫者,百方不治。以人骨烧末之,水下方寸匕,虽烦乱者亦治。(《梅师》)

驴涎马汗疮

〔丹〕驴涎马汗入疮,肿渐甚,可急治之,迟则毒深不治。以生乌头末敷疮口上,良久,黄水出立安。

〔世〕治驴涎马汗入疮。用远志去心为末,酒调涂。又方,用冬瓜青皮阴干为末,贴疮上。

又方,马汗入肉,毒瓦斯引入如红线者。急用乌梅肉嚼烂,涂疮上。一方,用乌梅和核烂研,用好醋和成膏,先将疮口针破,出尽紫红血,拭干敷上,以帛缚定。王氏治驴涎马汗毒所伤,白矾飞过,黄丹炒令紫色,各等分相裹合,以贴患处。

〔盂〕马齿苋,又主马毒疮。以水煎,令服一升,一半涂疮上。湿癣白秃。以马齿膏和灰涂效。

附∶猪马畜疮

〔丹〕治猪畜疮猪 方。

蛇床子 剪草 白矾 苦参 巴豆末加羯羊粪、桐油和敷之。(《陶氏》)

〔垣〕马老鼠疮二方。(其疮未详。)

黄 (一两半) 甘草(七钱) 黄芩(酒炒,半两) 黄连(生用,一两) 黄柏(酒,七钱)连翘(七钱) 苍术 当归升麻(各一两) 麻黄根(八钱) 防风(二钱) 泽泻(七钱)羌活 本(各三钱)

上为细末,水二大碗,煎至一碗,冷灌之,神效。马老鼠,出足阳明太阴经分野,大渴,小便多草墁。

升麻(二钱半) 葛根(一钱) 连翘(二钱) 当归身(一钱) 甘草(炙,一钱) 苍术(一钱半)黄柏(二钱半) 黄芩(一钱) 红花(少许) 黄连(五分) 杏仁(五个) 黄 (二钱) 生地(一钱)琥珀(三分) 麻黄(冬月加五分) 猪苓 柴胡(一钱半) 白茯苓(一钱半) 泽泻

上为细末。每服半两,水二碗,煎至一碗,冷灌之。

下载《医学纲目》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医学纲目》相关章节:

综合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