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伤损

《医学纲目》在线阅读中医综合书籍在线阅读

〔世〕凡 伤皮破血出处疼不可忍,乃风寒所着。宜用葱杵碎,入盐少许,炒热罨上,其痛即住。冷则再温之。

〔《本》〕崔给事顷在泽潞,与李抱真作判官。李相方以球杖按球子,其将军以杖相格,乘势不能止,因伤李相拇指并爪甲劈裂。遽索金刀药裹之。强坐频索酒,饮至数杯,已过量,而面色愈青,忍痛不止。有军吏言取葱新折者,入糖灰火煨热,剥皮擘开,其间有涕,取罨损伤处。

仍多煨葱续续取热者,凡三易之,面色却赤,斯须云已不痛。凡十数度易用热葱,并涕裹缠,遂毕席笑语。

〔海〕治脑骨破及骨折葱白烂研,和蜜,浮封损处,立瘥。筋断骨折者,以法接之。

〔世〕治 扑筋断骨折。用粟米半升,木鳖肉二十个,半夏半两,妇人发一团,葱白须一小束,同炒烟尽,存性为末,热醋调敷,神效。治 扑筋断骨折,用糯米一升,皂角切碎半升,铜钱百个同炒至半焦黑,去铜钱,为末。用好酒调膏,浓纸摊贴患处,神效。

〔《本》〕打扑伤损,及一切肿未破,令内消方。

生地(研如泥) 木香(细末)

上以地黄膏随肿大小摊于纸上,掺木香末一层,又再摊地黄膏,贴肿上,不过三五度即愈。

昔许元公入京师赴省试,过桥坠马,右臂臼脱。路人语其仆曰∶急与挪入臼中,若血渍臼,则难治矣。仆用其说,许以昏迷不觉痛,遂僦轿舁归邸,或曰∶非录事巷田马骑不能了此疾。急召之,至已日暮,因秉烛视其面曰∶尚可治。乃施药封此处,至中夜方苏,达旦痛止。去其封损处已白,其青瘀乃移在臼上,自是日日易之,肿直至肩背,以药下之,泻黑血三升,五日复常。遂得赴试,盖用此法云。

〔世〕走马散治折伤接骨。

柏叶(生用) 荷叶(生) 皂角(生用) 骨碎补(去毛,等分)

上为末,先将折伤处揣定,令入元位,以姜汁调药如糊,摊纸上贴骨断处,用杉木片夹定,以绳缚之,莫令转动。三五日后开看,以温葱汤洗后,再贴药复夹七日。如痛,再加没药

〔《本》〕治腕打伤筋损骨,疼痛不可忍。

生地(一斤,切) 藏瓜姜糟(一斤) 生姜(四两,切)

上都炒令匀热,以布裹罨伤折处,冷则易之。曾有人伤折,宜用生龟,寻捕一龟将杀。患人忽梦见龟告曰∶勿相害,吾有奇方可疗。于梦中授此方神效。

〔《本》〕骨碎补罨闪折筋骨折伤。取根捣碎煮黄米粥和之,裹伤处良。

〔洁〕接骨丹敷贴药

天南星(四两) 木鳖子(四两) 没药(半两) 官桂(一两) 乳香(半两)

上为细末,姜一斤去皮,烂研取自然汁,入米醋少许,白面为糊,同调摊纸上贴伤处,以帛缚之,用篦夹定,麻索子缠。

〔《山》〕 扑骨肉损,醋捣肥皂烂,浓罨之,以帛缚之。闪伤,醋糟平胃散相和罨之。

〔丹〕治跌伤骨折及血黯方。用益元散七分,人参汤调之;次用姜汁、好醋二盏,用独子肥皂四个,敲碎投于姜汁醋中调和,以绵滤过,去渣,煎成膏药贴之,遍身亦可。

〔《本》〕又方 柑桔叶、白酒糟杵细,缚痛处。或大段痛,用火烧地令红,用醋并米泔泼地上,急铺荐,令患人荐上卧,蒸出汗。内则服药,外则贴罨,易安。

〔《胜金》〕治破伤。多用灯心草烂嚼和唾贴之,用绵裹,血立愈。

〔丹〕折伤接筋方旋复花根杵汁滴伤处,又将渣封疮上十五日,使断筋自续矣。(苏良仲方即金沸草根是也。)

接骨,用好无名异三两为末,丁、乳、檀、沉、木五香各半钱重为末,先烧铁铫红,以五香三之一弹入铫内,候烟起,则全下无名异。待滚退火定后,再上火炒热,又将五香弹三之一,弹入铫内,候滚又退火。如此者凡三次讫,出火毒。即用骨碎补去毛约一斤,与生姜等分捣烂,以碗覆之。候发热,先约取五之一,入小葱九茎,连须去蒂,同入沙盆擂细,取其汁,调前无名异末二钱,冲老酒服之;其渣罨患处即愈。如老年气衰者,再作一剂,多饮酒力助之为妙。

治擦落耳鼻。用发入罐子,盐泥固济, 过为末,乘急以所擦落耳鼻蘸灰缀定,以软绢缚定,效。江怀禅师为驴所咬下鼻,一僧用此缀之效。

〔《山》〕负重担肩破者。剪猫儿头上毛,不语唾粘之。远行脚打泡。用调生面糊贴,过夜即干,不可擦破。又法,用饭粘贴过夜,以纸盖之,次日平复神效。

〔海〕若登高下,重物撞打,箭镞刃伤,心腹胸中停积郁血不散,以上中下三焦分之,别其部分。上部,易老犀角地黄汤;中部,桃仁承气汤;下部,抵当汤之类下之,亦有以小便酒同煎治之。更有内加生地黄当归煎者,有大黄者。又法,虚人不禁下者,以四物汤穿山甲煎服妙。亦有花蕊石散,以童子小便煎,或酒服之者。此药与前寒药,正分阴阳,不可不辨也。若瘀血已去,用复元通气散当归煎服亦可。

〔世〕接骨神效无比累验。用当三钱一百零八个,(钱浓,字连草者。)以铁线穿定,用活桑木一根作柴烧钱红,米醋一大碗末煎者,不入盐,将所烧钱淬入醋中。如此淬之,以醋干为度。

取醋中淬落铜钱末,就用醋洗去灰,晒干为极细末。再用黑雄鸡一只,清汤煮熟,去肉,用骨一付,以醋炙酥为末;入乳香、没药各一两;与铜钱末一处和匀。每服一字。临服时,用患人发在顶上者,洗去垢,烧灰入药中,无灰酒调服。不吐,只一服。如吐出,再服。如痛止,不可再服。必须先夹缚所折骨端正,用杨树皮刮去肉糊并外粗皮敷之,下咽便不痛。五七日便能运动。必终身忌荸荠,一名地栗。(《义门家传方》)

一方 用五铢钱醋淬一两二钱,黑鸡骨三两,研细匀。每服∶病在下,四钱,疏服食前;病在上,二钱半,频服食后。一方,有乳香、没药。

〔洁〕方用醋淬半两钱,苏木、定粉、南硼砂各一钱为末,作一服。当归酒二三服,痛止勿服。

〔丹〕接骨散

没药 乳香(各五钱) 自然铜(一两,醋淬) 滑石(二两) 龙骨(三钱) 赤石脂(二钱)麝香(后入少许) 白石脂(二钱)

上为细末,以好醋浸没,煮多为上,候干就炒,燥为度。临服入麝香少许,挑小茶匙在舌上,温酒下。病分上下,食前后服。若骨已接尚痛,去龙骨、石脂,而多服尽好。

〔世〕又方 接骨。

乳香 没药 苏木 降真节 川乌(去皮尖) 松明节(各一两) 自然铜(米醋淬,一两)地龙(去土,麻油炒,半两) 血竭(三钱) 龙骨(半两,生用) 水蛭(油炒,半两) 土狗(十个,油浸炒)

上为细末,每服五钱,酒调下。在上食后,在下食前。

〔垣〕定痛乳香神应散治从高坠下,疼痛不可忍,腹中疼痛。

乳香 没药 雄黑豆 桑白皮 独科栗子(各一两) 破故纸(炒,二两) 当归(一两)水蛭(半两)

上为末,每服五钱,醋一盏,沙石器内煎至六分,入麝香少许,温服。

定痛接骨紫金丹

麝香 没药 红娘子(各一钱半) 乌药(二钱半) 地龙(去土,二钱半) 川乌 草乌(炮,各一两)五灵脂(去皮,半两) 木鳖子(去壳,半两) 茴香(二钱半) 黑牵牛(生用,五分) 骨碎补 威灵仙 金毛狗脊 防风(去芦) 自然铜(醋淬七次,各五钱) 禹余粮(四钱,碎) 陈皮 青皮(各二钱半)

上为细末,醋糊丸,如桐子大。每服十丸至二十丸,温酒送下。病上食后,病下食前服。

圣灵丹治一切打扑损伤,及伤折疼痛不可忍者,并宜服之。

乳香(五钱) 乌梅(去核,五个) 白米(一撮) 莴苣子(一大盏,炒取二两八钱)

上为细末,炼蜜和丸如弹子大。每服一丸,细嚼,热酒吞下。食后一伏时,痛不止再服。

〔《经》〕治折伤。用水蛭新瓦上焙干为细末。热酒调下一钱。食顷痛,更一服。痛止,便将接骨药封,以物夹定,直候至好。

〔初虞世〕治从高至下坠,及打击内伤,神效。麝香、水蛭各一两,锉碎炒烟出,二件研为细末,酒调二钱。当下蓄血,未止再服,其效如神。

〔《衍》〕自然铜。有人饲折翅雁,后遂飞去。今人打扑损伤,研极细末飞过,用当归、没药各半钱,以酒调频服,仍以手摩痛处。

〔海〕治坠落车马,筋骨疼痛不止。用玄胡索一两,捣罗为散,不计时服,以豆淋酒调下二钱。

〔《本》〕童便治卒血,及心被打内有瘀血者,煎服之,一服一升。

〔《山》〕 扑伤损,松节煎酒吃。 扑重伤,用生姜自然汁四两,香油四两,打匀,无灰酒热调下。

上乳香、没药,行污血,调气例。《衍义》云∶没药通滞血,打伤扑损疼痛,皆以酒化服。血滞则气壅瘀,气壅瘀则经络满急,经络满急故痛且肿矣。导而行之,则痛肿消焉。

〔丹〕打损磕伤疼痛。夜合花末服之,酒下二钱匕,效。

治打扑损伤折骨,此药专能接骨。

夜合树(即合欢花,去粗皮,炒黑色,四两) 芥菜子(炒,一两)

上为细末,酒调二钱,澄清临卧服。以粗渣罨疮上,扎缚之。

又方 用葱白、砂糖二味相等分,烂研敷之,痛立止,且无瘢痕。

〔丹〕白蜡属金,金禀收敛坚凝之气,外科之要药,生肌止血定痛,接骨续筋补虚,与合欢皮同入长肉膏药用,极神效。但未曾试,可为药饵否?若合欢皮常试之,炙服之,大有妙理,且有速效,不可不知也。

〔《本》〕治打伤接骨方

接骨木(半两,本草名蒴 ) 乳香(半两) 赤芍药 当归 川芎 自然铜(各一两)

上为细末,用黄蜡四两,溶入前药末,搅令匀,候温软,众手丸如龙眼大。如打伤筋骨,及闪着疼痛不可忍者,用此药一丸,无灰热酒一盏浸药,候药溃开,乘热呷了,痛便止。若大段伤损碎折,须先整骨。用川乌、草乌为末等分,生姜汁调贴罨之,又将帛缚定。然后服此药,表里两治,无不效者。此二方是一副,不可分开。

治打扑内损,筋骨疼痛。

没药 乳香 芍药 川椒(去子及闭目者) 川芎 当归(各半两) 自然铜(三钱,炭火烧)

上为细末,用黄蜡四两溶开,入药末不住手搅匀,湿丸如弹子大。每服一丸,用好酒煎开,消尽,乘热一服吃尽。看那处痛,向痛处卧。霎时服三五丸立效。

〔《济》〕治破伤见血,酒一碗煎服。

半两当归、蜡二钱,合来捶碎酒同煎,直须软冷连渣吃,一切伤疮保万全。

上夜合黄白蜡例,接续筋骨补虚也。

〔垣〕破血消痛汤治乘马损伤,跌破脊骨,恶血流下,胁下甚痛,苦楚不能转侧,妨于饮食。

羌活(一钱) 防风(一钱) 苏木(一钱半) 柴胡 连翘(二钱) 当归梢(二钱) 官桂(一钱)麝香(少许,另研) 水蛭(三钱,炒,去烟尽,另研)

上为粗末,只一服,酒二大盏,水一盏。水蛭、麝香另研如泥;余药煎至一大盏,去火稍热,调二味服之,两服立愈。

〔《灵》〕中风,有所堕坠,恶血留内,有所大怒,气上而不下,积于胁下则伤肝。又中风及有所击仆,若醉入房,汗出当风,则伤脾。又,头痛不可取于 者,有所击堕,恶血在内。若肉伤痛未已,可侧刺,不可远取之也。(邪气脏腑及厥病篇)

夫从高坠下,恶血流于内,不分十二经络,医人俱作中风肝经,留于胁下,以中风疗之。血者,皆肝之所主,恶血必归于肝。不问何经之伤,必留于胁下,盖肝主血故也。痛甚则必有自汗,但人人有汗出,皆属风证,诸风皆属于肝木,况败血凝泣,逆其所属,入于肝也。从高坠下,逆其上行之血气,非肝而何?非伤寒无汗,既曰汗,必自风化之也,故以破血行经药治之。

复元羌活汤治从高堕下,恶血流于胁下,及疼痛不可忍者。经云∶有所堕坠,恶血留内;有所大怒,气上而不下,积于胁则伤肝。肝胆之经,俱行于胁下,经属厥阴、少阳。宜以柴胡为引用为君。以当归活血脉;又急者痛也,以甘草缓其急,亦能生新血,阳生阴长故也,为臣。穿山甲栝蒌根桃仁红花,破血润血为之佐。大黄酒制,以荡涤败血为之使。气味相合,各有所归,痛自去矣。

柴胡(五钱) 当归(三钱) 甘草(二钱) 穿山甲(炮,三钱) 大黄(酒浸,一两) 桃仁(去皮尖,五十个) 红花(二钱) 栝蒌根(三钱)

上件,桃仁研烂;余药锉如麻豆大。每服一两,水二钟,酒半盏,煎至七分,去渣。大温服食前,以利为度。得利后,痛或不尽,服乳香神应散。(乳香神应散见前无里证条。)

〔洁〕巴戟汤治从高坠下,及打扑内损,昏冒嗜卧,不能饮食,此谓血闭脏腑不通。

巴戟(去心,半两) 当归 地黄 芍药 川芎(各一两) 大黄(半两)

上为末,水煎,以利为度。

〔垣〕当归导滞散治打扑损伤、落马坠车瘀血,大便不通,红肿青黯,疼痛昏闷,蓄血内壅欲死。

大黄(一两) 当归(一钱) 麝香(少许)

上三味,除麝香别研外,为极细末,入麝香令匀。每服三钱,热酒一盏调下。如前内瘀血去,或骨节伤折,疼痛不可忍,以定痛接骨紫金丹治之。

〔严〕夺命散治刀刃所伤,及从高坠下,木石压损,瘀血凝积,心腹疼痛,大小便不通。

水蛭(用锻石拌,慢火炒令干黄色,半两) 黑牵牛(二两)

上为末,每服二钱,用热酒调下。约行四五里,再用热酒调黑牵牛末二钱催之,须下恶血成块,以尽为度。

〔无〕鸡鸣散治从高坠下,及木石所压,凡是伤损血瘀凝积,气绝欲死,烦躁头痛,叫呼不得,并以此药利去瘀血,治折伤神妙。

大黄(一两,酒蒸) 桃仁(二七粒,去皮尖)

上研细,酒一碗,煎至六分,去渣,鸡鸣时服。次日,取下瘀血即愈。若便觉气绝不能言,取药不及,急掰口开,用热小便灌之,即愈。

〔罗〕花蕊石散治一切金刃箭镞伤,及打扑伤损、猫狗咬伤或至死。血瘀伤处,以药掺之,其血化为黄水。再掺药便活,更不疼痛。如内损血入脏腑,煎童子小便,入酒少许,调一大盏服之立效。若牛 肠出不损者,急纳肠入,用细系或桑白皮为线,缝合肚皮,缝上掺药,血止立活。如无桑白皮,用生麻缕亦得。并不得封裹疮口,恐作脓血。如疮干,以津液润之,然后掺药。妇人产后败血不尽,血迷血晕,恶血奔心,胎死腹中,胎衣不下至死者,但心头觉暖,急以童子小便调一盏,取下恶物如肝片,终身不患血风血气证。若膈上有血,化为黄水,实时吐出,或随大便出。

石硫黄(四两) 花蕊石(二两)

上二味,相拌合匀。先用纸筋和盐泥固济瓦罐子一个,内可容药。候泥干入药在内,再用泥封口候干,安在四方砖上,上书八卦五行字。用炭一秤,笼叠周匝,自巳午时从下着火,渐渐上彻,直至经宿。火冷炭尽。又放经宿,罐冷取出细研,以绢罗子罗极细,瓷盒盛之,根据法使用。

〔《本》〕治打扑坠损,恶血攻心,闷乱疼痛,水仙散

未展荷叶阴干,一味为末,食前以童子热小便一小盏,调下三钱,以利下恶物为度。

〔《圣》〕治扑打坠损,恶血攻心,闷乱疼痛。以大干荷叶五片,烧令烟尽,细研,食前,以童子热小便一小盏,调三钱匕,日三服。

〔塞上方〕治坠伤损扑,瘀血在内烦闷者。用蒲黄末,空心热酒调下三钱,瘥。

〔《本》〕宣和中,有一国医,忽承快行宣押就一佛刹医内人。医诊视之,已昏死矣。问其从人,皆不知病之由,惶恐无地。良久有二三老内人至,下轿环而泣之,方得其实云∶因蹴 ,自空而下坠死。医者云∶打扑伤损,自属外科,欲申明,又恐后时参差不测。再视之,微觉有气,忽忆药箧中有苏合香丸,急取半两,于火上焙去脑麝,用酒半升研化灌之。至三更方呻吟,五更下恶血数升,调理数日方瘥。

〔仲〕治马坠及一切筋骨损伤。

大黄(一两,切,汤浸,或半两) 绯帛 乱发(如鸡子大,烧灰) 败蒲席(三寸)久用炊单布(一尺,烧灰) 桃仁(四十九个,去皮尖) 甘草(如中指节,炙,锉)

上七味,以童子小便量多少煎汤,或纳酒一大盏,次下大黄,去渣,分温三服。先锉败蒲席半领,煎汤浴,以衣被盖覆。斯须通利数行,通后立瘥。利后浴水赤,勿怪,即瘀血也。

〔《圣》〕治 扑损,肌肤青肿。用茄子种通黄极大者,切作片如一指浓,新瓦上焙干为末。

欲卧,酒调二钱匕,一夜消尽无痕。

〔《本》〕 疗因伤损血瘀不散者。取牡丹皮八分,合虻虫二十一枚 过,同捣筛。每用温酒和散方寸匕服,血当化为水下。

〔丹〕治被打,瘀血在骨节下出者。生铁一斤,酒五升,煎取一升,饮之。(《肘后》)

〔《本》〕治从高堕下坠损,恶血在骨节间疼痛,芸苔散

荆芥 藕节(各二两。阴干) 芸苔子 川芒硝 马齿苋(各一两。阴干)

上为细末,用苏木半两,酒一大盏,煎至七分,调下二钱服之,不拘时服。

〔丹〕盛官人因上山,恶血瘀入内损伤,食少,脉弦,此须用活血和气。

川芎(三钱) 青皮(二钱) 芍药 滑石(各一钱) 牡丹皮(五分) 炙甘草(一钱) 桃仁(七枚,研)

上作一帖服之。

凡伤切不可饮冷水,血见寒则凝,但一系血入心,即死。

〔《素》〕人有所坠堕,恶血留内,腹中满胀,不得前后,先饮利药。此上伤厥阴之脉,下伤少阴之络,刺足内踝之下、然骨之前血脉出血,刺足跗上脉动。不已,刺三毛上各一 ,见血立已。左刺右,右刺左。善悲惊不乐,刺如右方。(缪刺论)

〔《灵》〕 身有所伤,血出多及中风寒,若有所坠堕,四肢懈惰不收,名曰体惰,取小腹脐下三结交。三结交者,阳明太阴也,脐下三寸关元也。(寒热病篇 三结交者,即关元穴是也。)

〔《脉》〕从高扑损,内有血,腹胀满。其脉坚强者生;小弱者死。

金疮

〔《本》〕 治金疮。止血除疼痛,辟风,续筋骨,生肌肉,地黄散

地黄(苗) 地菘 青蒿 苍耳(苗) 生艾汁(三合) 赤芍药(各五两,入水煎取汁)

上五月五、七月七日午时修合。以前药汁拌锻石阴干,入黄丹三两,更杵为细末。凡有金疮伤折出血,用药包封,不可动,十日瘥,不肿不脓。

〔世〕治金疮。风化锻石、韭叶嫩者同捣,入鹅血调和成饼,乘风阴干为末,敷上。(无鹅血鸭血亦得。)

治金疮血不止,用半夏、锻石、郁金三物为末,掺上伤处,即住。

〔崔〕疗金枪刀斧伤破血。以锻石一升,石榴花半斤,捣取末,少许捺少时,血断便瘥。

〔洁〕末药散刀箭药,止血住痛。

定粉 风化灰(各一两) 枯矾(三钱,另研) 乳香(五分,另研) 没药(一字,另研)

上件,各研为细末,同和匀,再研掺之。

〔丹〕刀斧伤。锻石包之,痛止血住。

〔《精》〕胜金方治刀斧伤,止血生肌,蚕蛾散

晚蚕蛾为末,掺匀绢帛裹,随手疮合血止。一切金疮亦治。

一法用生晚蚕蛾、锻石二味,同捣成饼,阴干为末敷之。

〔《本》〕 治金疮止疼痛,刘寄奴散

刘寄奴一味为末,散掺金疮口里。昔宋高祖刘裕,微时伐荻,见大蛇长数丈,射之伤。明日复至,闻有杵臼声,往觇之,见青衣童子数人,于臼中捣药。问其故,答曰∶我王为刘寄奴所射,合药敷之。帝曰∶神何不杀之?答曰∶寄奴王者,不死不可杀。帝叱之皆散,收药而去,每遇金疮敷之效。寄奴,高祖小字也。此药非止治金疮,治汤火疮大妙。《经验方》云∶刘寄奴为末,先以糯米浆,鸡翎扫着伤处,后掺药末在上,并不痛,亦无痕。大凡汤火伤,急用盐水洗之,护肉不坏。

〔世〕治金疮,打扑损伤。用 草研细,入盐少许,罨之愈。金疮血出不止,挪小蓟叶封之。

金疮止血。杵覆盆花苗敷疮,立止。(《梅师方》)

〔《本》〕 治金疮血不止兼痛。用血竭末敷,立止。

〔《精》〕 治恶疮、金疮、刀斧伤见血方。以好降真香为末贴之,入水并无伤痕,绝妙。(方见华佗《中藏》)

治刀箭伤出血不止,并骨折。

槟榔(一个) 木香 胡地黄(各三钱)

上为末。敷疮口,血立止,又可接骨。

〔仲〕金疮方王不留行散主之。

王不留行(十分,八月八日采) 蒴 细叶(十分,七月七日采) 桑根(用白皮根行东南者,三月三日采) 甘草(各十分) 黄芩(二分) 川椒(三分,除目及闭口者出汗) 干姜 芍药 浓朴(各二分)

上九味,桑根皮以上三味,烧灰存性勿令过,各别研、杵、筛,合治为散,服方寸匕。小疮即粉之,大疮但服之,产后亦可服。如风寒,桑东南根勿取之。前三物,皆阴干百日用。

〔《广》〕 金疮血不止痛。白芍药一两,熬令黄,杵细为散,酒后米饮下二钱。并得初,三服渐知。

〔《鬼》〕 治金疮出血肉 。蝙蝠二枚,烧烟尽,以水调服方寸匕。令一日服尽,当下如水血消。金疮肠出欲入之。磁石滑石各三两,为细末,白米饮送下方寸匕。日再用。(《鬼遗方》)仲景问曰∶寸口脉微而涩,法当亡血,若汗出,设不汗者,云何?答曰∶若身有疮,被刀斧所伤,亡血故也。

〔《脉》〕金疮血出太多,其脉虚细者生;数实者死。金疮在阴处,出血不绝,阴脉不能至阳者死;接阳而复出者生。金疮出血,脉沉小者生;浮大者死。斫疮出血一二石,脉来大者,二十日死。斫刺俱有病,多少血出不自止断者,其脉止。脉来大者,七日死;滑细者生。

杖疮

〔河〕鬼代丹治打着不痛。

无名异(研) 没药(研) 乳香(研) 地龙(去土) 自然铜(醋淬,研) 木鳖子(去壳,等分)

上为末,炼蜜丸如弹子大。温酒下一丸,打不痛。

〔《精》〕乳香散治杖疮神效。

自然铜(半两,醋淬七次) 乳香(三钱) 没药(三钱) 茴香(四钱) 当归(半两)

上为细末。每服五钱,温酒调下。

鸡鸣散下杖痛腹中恶血甚好。(方见 扑伤损。)

黄散治杖疼定痛。

黄丹 黄连 黄芩 黄柏 大黄 乳香(以上各等分)

上为细末,新水调成膏,用绯绢帛上摊贴。

〔洁〕没药散治杖疮止痛,令疮不移。

密陀僧 没药 乳香(各一两) 干胭脂(一两半) 腻粉(半两)

上细末,次入龙脑少许,若多更妙。烧葱与羊骨髓生用,同研如泥,摊在绯帛上贴之。

〔丹〕杖疮痛,用黄柏、生地黄、紫荆皮敷。此皆要药也。只是血热作痛,用凉药去瘀血为先,须下鸡鸣散之类。(鸡鸣散方,见 扑伤损条。本草紫荆,破宿血。)

又方,用生地黄、黄柏、童便调敷,或加韭汁。不破者,以韭菜、葱头杵贴,冷即易之。膏药用紫荆皮、乳香、没药、生地黄、大黄、黄柏之类。

又方,用木耳盛于木杓内,用沸汤浸烂,搅水令干,于砂盆内擂细敷疮上。

又方,用大黄、黄柏为末,生地黄汁调敷,如干再敷。

又方,用野苎根嫩者,不拘多少洗净,同盐并擂,敷在疮上神妙。伤重多用盐。

〔世〕杖疮丹

用刘寄奴末六钱,马鞭草末四钱,蜜调敷。如湿者干掺。(马鞭草即铁筅 。此方甚妙。)

汤火疮

〔世〕凡汤火伤,急向火炙。虽极痛,强忍一时即不痛。慎勿以冷物塌之及井底泥敷之,使热气不出,烂入肌肉。

〔丹〕火烧,以好酒洗之,又以盐敷其上。如皮塌者,以酒熬牛皮胶敷之。如汤伤,以淋过第二次灰渣敷,立安。热酒伤,糯米粉炒黑末,酒调敷之。治汤火灼未成疮者,用艾白根烧灰,鸡子黄和敷之。如成疮,用白蜜封之,以竹中膜粘贴,日三。

〔世〕治汤火疮,麸皮炒黑灰为末,敷上神妙。此方有补性,始终皆可用。治汤火疮,取旧烹银炉中烧过焦黄土研细如粉,以生姜调于帛上,贴之痛止。一方,用溶银锅子细末,油调敷,佳。

〔《千》〕 治火疮未起。栀子仁烧灰,麻油和封之,浓乃佳。已成疮,烧白糖灰粉敷之,燥即瘥。(用白糖。《葛氏方》)

〔垣〕保生救苦散治火烧热油所损,或至肌肉亦脱;一切犬啮损伤并刀斧所伤。

用生寒水石,不计多少,为极细末调涂之,或干上,然不如油调,其痛立止。并不作脓,无分毫痛苦楚,日近完复,永无破伤风症。

〔《精》〕冰霜散治火烧皮烂大痛。

寒水石(生) 牡蛎(烧) 朴硝 青黛 轻粉(各等分)

上为细末,新水或小油调涂,立止。

治汤火所伤,赤烂热痛

赤石脂 寒水石 大黄(各等分)

上为末,以新汲水调涂伤处。

〔丹〕治火烧。

桐油 水银(各等分)

上二件,以柳条不住手搅成膏,再入大黄末、石膏末,和以牛皮胶,入少水溶开,外用猫儿肚底毛细剪掺上,贴之。

〔罗〕绿白散治汤熨、火烧疼痛。

苦参不拘多少为细末,每用以小油调搽。

〔《精》〕凡被汤、热油,痛不可忍,取厕下黑淤泥,量伤大小斟酌多少,次以老姜汁、麻油十分之一,共研令匀,搽伤处立愈。

〔世〕以青黛敷之妙。

〔丹〕治汤火疮烂者。以黄蜀葵花落者,净器收之,入水些少,待烂成水,敷上神妙。

热油浇外痛,以蜜敷之,立安。(《梅师方》)

〔《本》〕 治火疮败坏。用云母粉同生羊髓和涂之。

〔《经》〕治汤火疮,至妙。用刘寄奴为末,先以糯米浆,鸡翎扫伤处后,搽药末在上,并不痛,亦无痕。大凡汤伤,先用盐末掺之,护肉不坏,然后敷药。又方,以榆白皮末,猪脂油涂疮愈。

〔世〕治火汤疮。先以酒洗,次以杨梅树皮为末,香油调敷。治汤火疮,用发一束香油煎,以发尽为度,放冷,搽患处验。

〔《精》〕 治中热油及火烧,除外痛。以丹参八两细锉,以水微调,取羊脂二斤煎。三上三下,以敷疮上愈。(《梅师方》同。)

治汤火,至圣膏。

鸡子黄十个,入银石器内熬自然油,调好粉敷之,愈。

竹木刺、针入肉

〔《精》〕凡诸竹木刺入肉中不出,以蛴螬研敷,立出。又方,用白茅根捣敷之,立出。又方,嚼牛膝根罨之,即出。

〔《简》〕治竹木刺扎入,深不得出。用乌羊粪捣烂,水和,罨于伤处,浓敷之。曾有庄仆,脚心中刺不得出,苦痛欲死,以此药黄昏敷之,至四更其刺出,遂安。

〔《山》〕芦苇刺入肉者,细嚼栗子渣 伤处。木竹刺已出痛者,蝼蛄罨之妙。

〔《简》〕治针入肉不出。用蝼蛄脑子同硫黄研细调敷,以纸花贴定。如觉痒时,其针自出。

〔罗〕神圣膏取针误入皮肤。

车脂不拘多少,成膏摊纸上如钱许。二日一换,三五次其针自出。

又取针误入皮肤,用乌鸦翎三五枚,火炙焦黄色,碾为细末,好醋调成膏子,涂在疮上。

纸盖一二时针出,效。

〔《简》〕治针入肉不出。用双仁杏仁捣烂,以车脂调匀,贴在疮上,其针自出。

〔世〕治绣针刺足已出痛者。用黄泥罨之。

〔《简》〕主小儿误为诸骨及鱼骨刺入肉不出者。水煮白梅肉研烂,调象牙末,浓敷骨刺处,自软。

〔《图》〕生象牙,主诸物刺入肉,刮取屑细研,和水敷疮上,刺立出。如咽中刺,用水调饮之。旧象梳屑尤佳。

〔孟〕鱼骨在肉中不出者,嚼吴茱萸封之,骨当烂出。

〔丹〕破伤风、血凝心、针入肉游走,三症如神方。用乌鸦翎烧灰存性,研细调一钱服。

箭头入肉

〔《精》〕 治箭镞入骨,不可拔者。

巴豆(去壳,微熬) 蜣螂并研匀,涂所伤处。须臾痛定又微痒,忍之。待极痒不可忍,便撼动箭镞,拔之立出。(《经验方》同。)

〔洁〕出箭头方。

蜣螂(不拘多少,全用) 麝香

上为极细末,拨动箭头,掺药疮口内。

〔罗〕踊铁膏取箭头一切针刺入肉,尽皆治之。

鼷鼠头(一个,或用入油汁内熬) 蝼蛄(四十九枚) 芫青(一两) 土消虫(十个)巴豆 马肉内蛆(焙干) 信 酱蛆(焙干) 夏枯草磁石 黄丹 地骨皮 苏木 蜣螂(各一两) 石脑油(三两) 蒿柴灰汁(三升)

上将石脑油、蒿柴灰汁文武火熬成膏,次下地骨皮等末令匀,瓷器内放。临时用,量疮势大小点药。良久,箭头自涌出。

万全神应丹出箭头、鱼骨、针、麦芒等,远近皆治之。

莨菪科(即天仙子苗也)于端午日前一日,持不语戒遍寻上项科。见即取酌中一科根、枝、叶、实全者,口道∶先生,尔却在这里。道罢,用柴灰自东南为头围了,用木篦子撅起周回土。次日端午日日未出时,根据前持不语,用木撅只一撅,取出水洗净,不令妇人、鸡犬见,净室中石臼内捣为泥,丸如弹子大,以黄丹为衣,以纸袋封,悬在高处阴干。若有着箭不能出者,以绯绢袋盛此药一丸,放脐中,用绵裹肚系定。先用象牙末贴疮上,后用此药。若箭疮口生合,用刀子微刮开,以象牙未贴之,随出。陕西行省出军,曾用有效。

〔《精》〕孙真人治箭镞在咽喉、胸膈及针刺不出方。以蝼蛄捣取汁,滴上三五度,箭头自出。

〔《本》〕疗镞不出。捣栝蒌根敷疮,日三易,自出。

〔世〕李渤治箭镞不出及恶刺。以齿 和鹤虱敷之。

〔姚〕毒箭有二种。交广夷俚用焦铜作箭,此一种才伤皮便闷脓沸烂而死。若中之,用饮屎汁,并以敷之亦可,惟此最妙。又有一种,用射 以涂箭镞,人中之亦困。若着宽处不死,近腹亦宜急治。今葛氏方治射 者是。(葛氏方∶用蓝汁、大豆、猪、羊血解之。)

漆疮

〔《千》〕疗漆疮方。用汤浸芒硝,冷洗之。又矾石亦可。

〔丹〕漆疮。通身面目肿者亦治。苦 ,五月五日采,曝干。《食疗》云∶生食亦可。汉椒汤洗之妙。生姜真汁敷,亦可。( 音燠,本草有。)

〔世〕治漆疮。用生紫苏摩擦之,累效。又方,用人乳汁敷之,妙。

〔《集》〕治漆疮。取荷叶干者一斤,水一斗,煮取二升,洗疮上。日再,即瘥。

〔《山》〕漆疮。无名异水调敷。

下载《医学纲目》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医学纲目》相关章节:

综合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