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夏伤于暑秋必痎疟大意

《时病论歌括新编》在线阅读中医诊治书籍在线阅读

一、概述

经云:"夏伤于暑,秋必痎疟(注)。是谓夏令伤于暑邪,甚者即患暑病,微者则舍于营,复感秋气凉风,与卫并居,则暑与风凉合邪,而成痎疟矣。疟之为病,非止一端,当分析治之。古有风疟、暑疟、寒疟、温疟、湿疟、瘴疟、瘅疟、牝疟、痰疟、食疟、疫疟、虚疟、劳疟、疟母、三日疟等名。暑疟:恶寒壮热,烦渴引饮;风疟:寒少热多,头痛自汗;寒疟:寒长热短,头痛无汗;湿疟:寒重热轻,一身尽痛;温疟:先热后寒,由冬令伏气所致;瘴疟:发时昏闷,由受山岚瘴气而成;瘅疟:独热无寒;牝疟:寒多热少;痰疟:头痛而眩,疟发昏倒;食疟:寒热交并,嗳气恶食;疫疟:沿门阖境,症皆相似;虚疟:元气本虚,感邪即作;劳疟:患疟日久,遇劳即发;疟母:久疟不愈,腹有痞块;三日疟:间二日一发,由于正气本虚,邪客于腑等等。此外,还有似疟非疟之伏暑,亦因伏天受暑而发于秋,最难速愈;倘秋时炎蒸于夏,而内并无伏气,其症与阳暑相似者,名日秋暑。此二者皆出于秋,宜辨别之。

(总括)

夏伤于暑秋痎疟,营卫并居暑风合。

疟有多型须分析,风寒暑湿温瘴疴。

瘅牝痰食疫虚劳,疟母三日十五疟。

风疟寒少热多汗,暑疟寒热烦饮渴。

寒长热短无汗痛,湿痛热少寒偏多。

温疟先热而后寒,瘴疟发时昏闷疴。

瘅疟独寒无热候,牝疟热少寒较多。

痰疟昏迷头疼眩,食寒热并嗳气恶。

疫疟沿门阖境似,虚感时邪元本弱。

疟母腹胁成痞块,劳疟遇劳即发作。

三日疟发间二日,伏暑、秋暑当别酌。

(注释)

痎:同皆。痎疟:泛指疟之总称。亦有谓:"夜病为痎,昼病为疟。"

二、分述

(一)风疟

经云:"夏暑汗不出者,秋成风疟。"《金匮要略》谓:"风疟,先伤于寒,后伤于风"。是同长夏先受阴暑,至秋感风而发。然有暑无风惟病暑,有风无暑惟病风,必风暑合邪,始成疟病。但症有攸分,不可不辨也,盖风疟寒少热多,不似暑疟恶寒壮热,或著衣则烦,去衣则凛(1);风疟则头痛,自汗出,不似暑疟肌肤无汗,必待汗出淋漓而热始退。其脉弦而兼浮。治法:初宜辛散太阳法去羌活,加秦艽治之。必候寒热分清,始可进和解之剂。

(歌括)

风疟由夏受暑阴,症与暑疟有攸分。

寒少热多头痛汗,脉弦兼浮无烦凛。

辛散太阳羌易艽,和解当候寒热清。

(注释)

(1)凛:寒甚之意。

(二)暑疟

暑疟:多因长夏纳凉,感受阴暑,暑汗不出,邪伏于内,直至秋凉,冒凉气而发。先贤云:"暑气内伏者,阳气也;秋凉外束者,阴邪也;新邪与卫气并居,则内合伏暑,故阴阳相搏而疟作矣"。其症恶寒壮热,口渴引饮,脉弦或洪或软,或著衣则烦,去衣则凛,肌肤无汗,必待汗出淋漓而热始退。治以清营捍疟法,如渴甚加麦冬花粉以佐之。初起多实,以祛邪为先,久病多虚,以养正为主。当分深浅治之。

(歌括)

暑疟长夏受暑阴,暑汗不出邪遂侵。

恶寒壮热引饮渴,著衣则烦去衣凛。

初起无汗热汗解,脉弦或洪或软形。

清营捍疟渴麦粉,实则祛邪虚扶正。

(三)寒疟

寒疟者,由于先受阴寒,寒气伏于肌腠之中,复因外感邪风触之而发。其症先寒后热,寒长热短,连日或间日一发,发时头痛微汗或无汗干热。治法当本古训体若燔炭,汗出而散之旨,拟用辛散太阳法。候寒热按时而至,方可继进和解。

(歌括)

寒疟寒气伏腠中,发由外感触邪风。

先寒而长后热短,脉浮紧力发头疼。

连间头痛汗或无,辛散太阳去燔蒸。

若待寒热按时至,继进和解细评论。

(四)湿疟

湿疟之症,因于久受阴邪,湿气伏于太阴,偶有所触而发。其症恶寒而不甚热,身痛有汗,手足沉重,呕逆胀满,脉象缓钝不弦。治法宜宣透膜原,使其邪化疟除。但辛燥之剂,对阴亏体热者慎用,如属阳虚体寒,可加老蔻、干姜。但截疟之法,不宜早用。否则易膨胀或成疟母。宜分虚实治之。

(歌括)

湿疟阴湿伏太阴,触发恶寒热不甚。

缓钝不弦身痛汗,呕逆肤满四肢沉。

宣透膜原阴虚禁,阳虚体寒蔻姜增。

(五)温疟

温疟由冬令感受风寒,伏藏于骨髓之中,交夏阳气大泄,腠理不密,或有所用力,伏邪与汗并出,此邪藏于肾,自内而达于外也。如是者,阴虚而阳盛,阳盛则热矣。衰则其气复入,入则阳虚,阳虚生外寒矣。其症先热后寒,或汗多,或汗少,口渴喜凉。脉象阳浮而阴弱,宜以清凉透邪法治之。如汗多者,即去淡豉加麦冬花粉。如舌苔化为焦黑者,以清热保津治之。嘉言云:"治温疟当知壮水以救其阴,恐十数发而阴精尽,尽则真火自焚,顷之死矣"。

(歌括)

温疟冬令感寒风,当不即病伏髓中。

春不发病夏用力,阳气大泄腠理松。

伏邪并汗邪藏肾,自内达外温疟成。

阳浮阴弱汗多少,先热后寒渴凉饮。

清热透邪急当进,汗多去豉加麦粉。

苔转焦黑急壮水,清热保津以救阴。

(六)瘴疟

瘴疟之症,乃因天气炎热,山气湿蒸,多有瘴岚之毒,人感之者,即时昏闷,一身沉重,或寒盛热微,或寒微热盛,或狂言妄语,或口喑不言(注)。初起邪入气分,甚则邪瘀于心,凝聚于脾。治法先用宣窍导痰法,以探吐其痰,然后辨其轻重表里。轻者在表,以芳香化浊法加草果槟榔!重者在里,以和解兼攻法治之。

(歌括)

瘴疟天炎山湿蒸,人感瘴毒昏闷沉。

身重寒热微或甚,狂言妄语或口喑。

初起邪郁在气分,甚延聚脾血瘀心。

先用宣窍导痰治,再辨表里和重轻。

表轻化浊加槟果,里重和解兼攻行。

(注释)

"喑":口不能言也《黄帝内经素问》"邪入于阴则喑"。

(七)瘅疟

瘅疟者,肺素有热,气盛于身,厥逆上冲,中气实而不外泄,有所用力,腠理开泄,风寒舍于皮肤之内,分肉之间而发。发则阳气盛,阳气盛则四肢热。火邪上冲,胃气逆则欲呕。其气不及于阴,故但热而不寒也。气内藏于心,而外舍于分肉之间,故令人肌肉消砾。肺受火邪则烦冤作热,可用白虎退热伍而治之。

(歌括)

瘅疟但热不恶寒,肺受火刑气烦冤。

肢热欲呕灼肌肉,甘寒生津白虎参。

(八)牝疟

《金匮要略》:"疟多寒者,名曰牝疟"。此邪气伏藏于肾。故多寒而少热。以邪气伏结,则阳气不行于外,故作外寒。此在真阳素虚之体为多。由盛夏贪凉饮冷,感受阴寒或寒湿,导致阳不制阴,而发为牝疟。其症:寒甚热微,惨戚振粟(注),病以时作,脉沉迟,面色惨白。治法宜宣阳透伏治之。因寒者以姜附为君,因湿者以苍果为君,日久不愈者以温补为宜。

(歌括)

牝疟邪气伏于肾,盛夏纳凉多饮冷,

寒多热少邪伏结,阳不制阴牝疟成。

寒盛热微惨振粟,面色淡白脉迟沉。

宣阳透伏寒姜附,温加苍果久补温。

(注释)

惨戚振粟:是形容面色惨淡牙齿振颤,全身发抖等寒盛的现象。

(九)痰疟

痰疟者,因夏月多食瓜果油腻,郁结成痰;或素系痰体,痰据太阴,伏而不发,一旦外感凉风,痰随风起,变成疟病。初发头痛而眩,痰气呕逆,寒热交作,脉来滑弦。治以化痰顺气法,加草果藿香;如昏迷卒倒,宜以宣窍导痰法,加厚朴、草果、苏合香丸治之。

(歌括)

痰疟夏食腻瓜果,郁结成痰伏脾多。

外感凉风痰随起,头痛而眩寒热作。

痰气呕逆脉弦滑,化痰顺气加草藿。

昏倒宣窍导痰用,加朴草果丸苏合

(十)食疟

食疟者,即胃疟也。因于饮食失节,饥饱失常,谷气乖乱,营卫失和,外邪冒之,遂成疟疾。其症寒已复热,热已复寒,寒热交并,噫气恶食,食则呕逆,胸满腹胀,脉滑有力或气口紧盛者,宜以楂曲平胃法,加藿香、草果治之。如脉迟滞,必兼寒也,可加干姜白蔻。如脉缓纯,必兼湿也,可加半夏茯苓。食疟之症,兼寒兼湿者多,法当分治。

(歌括)

食疟饥饱谷气乱,邪冒营卫致失和。

寒热交并胸腹胀,食则呕逆噫气恶。

气口紧盛滑有力,楂曲平胃加果藿。

迟滞兼寒入姜蔻,缓钝兼湿半苓可。

(十一)疫疟

疫疟之为病,因天时寒热不正,邪气乘虚而侵袭膜原,欲出表而未能透达,欲陷里又不得空隙,故作寒热往来,一日二、三次或一次,而无定期。其症:寒轻热重,口渴有汗,右脉多胜于左,沿门阖境,长幻相似,是为疫疟。治法,宜以宣透膜原法治之。

(歌括)

疫疟天时气不正,乘虚而入膜原侵。

欲出不透陷无隙,寒热往来期无定。

寒轻热重有汗渴,右脉更比左脉盛。

沿门阖境长幼似,宣透膜原为主治。

(十二)虚疟

元气本虚,感邪患疟者为虚疟。其症寒热交作,自汗倦卧,饮食并减,四肢无力,脉象举按俱弦,寻之则弱。宜以补气升阳法治之。又有久疟脾胃虚者,亦名虚疟也,盖胃虚则恶寒,脾虚发热,寒则洒洒,热则烘烘。脉象浮按濡弱。治宜营卫双解法,则不截而疟自罢矣。倘肢凉便泻,加附子、干姜;呕涎不食,加砂仁半夏

(歌括)

虚疟原于元气弱,感邪而发寒热作。

自汗倦卧饮食减,四肢乏力身软弱。

寻之脉弱举按弦,补中益气法可瘥。

更有久疟脾胃虚,脉浮濡弱亦虚疟。

胃虚恶寒脾虚热,寒则洒洒热烘灼。

营卫双调疟自罢,肢凉便泻姜附酌。

吐涎不食加砂半,两种虚疟细琢磨。

(十三)劳疟

劳疟,由于患疟日久,延而为劳,或久病劳损,气血两虚而成。劳役过度,营卫空虚。亦能致之。脉象或软而弱,或小滑或细数。其症:发热恶寒,寒热兼作,或昼或夜,发无定时。每遇小劳即发。气虚者多汗,饮食少进;血虚者午后发热,至晚则微汗而解。此似疟非疟之症,如误为疟治,妄图剥削,未有不成瘵疾也。治宜营卫双调法。气虚者,倍加参芪;血虚者,倍加归芍。倘寒热分清,按时而至,脉兼弦象,显出少阳兼症者,始可佐以柴胡青蒿,否则不可用也。

(歌括)

劳疟由于久病因,劳损气血两虚成。

营卫空虚劳役过,软弱小滑细数分。

寒热昼夜发无定,气虚汗多食少进。

血虚午热晚汗解,似疟非疟细辨明。

如若误诊当疟治,妄投剥削瘵疾生。

营卫双调补虚用,血倍归芍气芪参。

寒热分明按时至,少阳兼症柴蒿增。

(十四)疟母

凡疟经年不愈者,谓之老疟。食积、痰延、瘀血,皆能结成痞块。腹胀胁痛,令人多汗,此谓疟母。亦有因调治失宜,营卫俱虚,或截疟过早,邪伏肝经胁下而成痞块者。治法以补虚之中兼以疏肝为宜。可用调中畅气法去芪、术、甘、荷,加青皮鳖甲牡蛎、半夏治之。如形气未衰,块痛甚者,可加莪术、三陵、肉桂。但偏用攻破剥削以治其块,而不顾其正者,必延成中满,致不可治。

(歌括)

疟母经年久不愈,食积痰涎或血瘀。

痞在左胁胀痛汗,调治失宜营卫虚。

补虚疏肝畅气法,减去甘荷及芪术。

加鳖青皮牡蛎半,痛甚莪棱肉桂入。

若钝剥削不顾正,延为中满病难除。

(十五)三日疟

经曰:疟有间日或至数日而发者,为邪气与卫气客于六腑,而有时相失,不能相得,故休数日而又复作者曰三日疟,宜以双甲搜邪法治之。如阴虚之体,益以首乌、当归;阳虚之体,益以鹿霜、潞党。凡邪深陷者,必因正气空虚,当用补气升阳法,助其既虚之正,提起已陷之邪,使正气复旺,邪气自出,则疟不驱自遁矣。

(歌括)

三日疟邪深客腑,双甲搜邪法可祛。

阳虚之体鹿霜党,阴虚须用归首乌。

邪陷心虚当提陷,补气升阳助正复。

(十六)伏暑

伏天受暑,其邪甚,发于当时,其邪微,发于秋后。所谓秋时晚发,即伏暑之症也,当是时也,凉风飒飒,侵袭肌肤,新邪欲入,伏邪欲出,以致寒热如疟,或微寒,或微热,不能与疟疾分清。脉滞苔腻,脘痞气窒,渴闷烦冤,午后则甚,入夜更剧,热至天明,得汗则诸恙稍缓。日日如是,必要二、三候(注)外,日减一日,方得全解。如元气不支或调理非法,不治者甚多。不比风寒之邪一汗而解,温热之气投凉即安,宜清宣温化法,使其气分开,则新邪先解,伏邪也随之而出也。如初起如疟,可先服清宣温化法。倘畏寒已解,独发热淹绵,可加竹叶芦根连翘,减半夏、陈皮,免伤津液。其舌苔本腻,若渐黄燥黑焦,是伏暑之热已伤其阴,于本法内加洋参、麦冬、玄参生地治之。倘神志昏蒙,是邪逼心包,可用益元散紫雪丹,量其轻重投之。倘壮热舌焦,神昏谵语,脉实不虚,是热邪归并阳明,宜用润下救津法治之。如年壮体强,即以熟军改为生军。

(歌括)

伏暑之症受暑由,甚发当时微发秋。

伏于秋时称晚发,凉风飒飒侵肌腠。

新入伏出形如疟,寒热不如疟清楚。

脉滞舌腻脘痞塞,渴闷烦冤甚午后。

入暮热甚晨汗解,全解须待二、三候。

不比风寒温热邪,调理非法多不救。

清宣温化开气分,新邪先解伏邪搜。

畏寒已解热淹绵,减陈关加翘竹芦。

苔腻见黄黑焦燥,麦冬生地玄洋参。

邪逼心包神昏蒙,益元紫雪量重轻。

壮热舌焦昏谵语,脉实邪热并阳明。

润下救津急当进,体强生军代熟军。

(注释)

候:五日谓之一候。二、三候外,即十至十五日以外也。

(十七)秋暑(附:秋凉)

秋令较盛夏更热,人感其热而病者,称为秋暑。俗称秋老虎是也。斯时湿土主气,暑湿交蒸,若症见壮热烦渴,蒸蒸自汗,脉洪濡或数,即为秋暑也。治法与阳暑相同,以清凉涤暑法治之。倘伙令凉气袭人,人感其气,即患头痛恶寒,发热无汗,脉洪弦或紧,是为秋凉之症。治法与阴暑相同,宜辛温解表法;若在秋分之后,燥金主气,遇有秋凉之见症者,是为燥之胜气,宜用苦温平燥法;如遇秋暑之见症者,是为燥之复气,治宜甘寒生津法。三者宜细别之。

(歌括)

秋暑秋热甚于暑,秋暑俗称秋老虎。

暑湿交蒸热烦渴,蒸蒸自汗数洪濡。

秋暑治法同阳暑,应以清凉涤暑治。

交秋凉袭人感气,头痛恶寒热汗无。

浮弦或紧秋凉症,辛温解表如阴暑。

秋分之后燥胜气,苦温平燥法可施。

秋暑见症为复气,甘寒生津法可予。

选按

疟有多种,论中已详述之。所举疫疟、痰疟、瘴疟,皆类似现代之恶性疟或脑型疟疾。虚疟、劳疟等均系疟疾的兼症,而不是病因。故治之必求其本。鬼疟一节,认为是尸疰客忤所致,治以所谓驱邪辟祟甚至念咒等法,纯属迷信之谈,故删去之。治疟之法,古人有丰富经验。余曾师其意,用双甲搜邪法加味治疗三阴大疟,屡见良效。但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现代防治方法多有胜过古人之处。如能今古合参,可收相得益彰之妙。

三、拟用诸法

(一)清宫捍疟法

(歌括)

清营捍疟治暑疟,恶寒壮热引饮渴。

芩翘竹叶青皮贼,扁衣瓜翠青蒿酌。

(药物)

连翘、竹叶、扁豆衣青蒿木贼草、黄苓、青皮,加西瓜翠衣。

(方解)

主治暑疟恶寒壮热,口渴引饮。暑疟,是由暑气内舍于营,故君以翘、竹清心,却其上焦之热;臣以扁豆衣解暑,青蒿祛疟;佐以木贼发汗于外,黄芩清热于内。古云:疟不离乎少阳,故使以青皮,引诸药达少阳之经,瓜翠引伏暑透肌肤之表。

(二)辛散太阳法

(方歌)

辛散太阳治疟风,寒少热多汗头疼。

桂枝羌防淡豆豉前胡甘草枣姜成。

(药物)

桂枝羌活防风甘草前胡、淡豆豉生姜红枣

(方解)主治风疟寒少热多,头痛自汗,兼治伤寒、伤湿。盖风疟有风在表,故宜辛散之方。方中桂、羌、防、草,即成方桂枝羌活汤,本治风疟之剂也。内加前胡散太阳,复泄厥阴;淡豉解肌表,且祛疟疾。更加生姜以攘外,红枣以安内,表里俱安,而疟疾自去矣。

(三)宣透膜原法

(方歌)

宣透膜原病有湿,寒甚热微重四肢。

身疼有汗脘闷半,槟芩果朴草藿施。

(药物)

厚朴槟榔、草果、黄芩、甘草、藿香、半夏,加生姜。

(方解)

主治湿疟寒甚热微,身痛自汗,肢肿脘闷。此师吴又可达原饮之法。方中去知母之苦寒,白芍之酸敛,用朴、槟、草果达其膜原,祛其盘踞之邪,黄芩清燥热之余,甘草为和中之用,加藿、夏畅气调脾,生姜破阴化湿。凡湿秽乘入膜原为疟者,此法必能奏效。

(四)和解兼攻法

(方歌)

和解兼攻寒热疟,兼有里积此方酌。

柴胡黄芩元明粉,熟军甘草半枳壳

(药物)

柴胡、黄芩、半夏、甘草、元明粉、熟军、枳壳

(方解)

主治寒热疟,兼治里积。方中用柴、芩、夏、草以和解,用元明、军、枳以攻里。此仿长沙大柴胡之法也。

(五)甘寒生津法

(方歌)

甘寒生津治疟瘅,独热无寒肢热烦。

麦地膏翘沙参竹,蔗浆梨汁生津源。

(药物)

生地、麦冬、连翘、竹叶、沙参石膏,加蔗浆、梨汁。

(方解)

主治瘅疟独热无寒,手足热而欲呕。方中首用生地、麦冬,取其甘寒滋腻以生津液。此症不离心、肺、胃三经,故以翘、竹清心,沙参清肺,膏蔗清胃,梨汁生津。

(六)宣阳透伏法

(方歌)

宣阳透伏牝疟缠,寒甚热微或独寒。

干姜附片蜀漆果,白蔻苍术厚朴参。

(药物)

干姜、附片、厚朴、苍术、草果、蜀漆,加白豆蔻,研末冲服。

(方解)

此为治疗牝疟寒甚热微,或独寒无热之有效方。方中用干姜宣其阳气,附子制其阴胜,厚朴开其滞气,苍术化其阴湿,草果制独胜之寒,蜀漆逐盘结之疟,佐以白蔻,不惟透伏有功,抑且散寒化湿。

(七)补气升阳法

(方歌)

补气升阳疟气虚,寒热汗多倦食濡。

参芪陈草归升麻,柴胡姜枣于潜术。

(药物)

潞党、黄芪于术、甘草、陈皮、归身、升麻、柴胡,加生姜、大枣

(方解)主治气虚患疟,寒热汗多,倦怠食减。此东垣补中益气汤也。首用参、芪、术、草,以补其气,陈皮以行其气,不使补而呆滞。用当归活血,使血气流畅,升、柴提其疟邪,姜枣和其营卫。以此治疗虚疟,诚为得当。

(八)营卫双调法

(方歌)

营卫双调脉濡弱,洒寒烘热虚劳疟。

桂枝当归黄芪皮,参竹枣姜杭白芍

(药物)

桂枝、黄芪皮、当归身、潞党、白芍、甘草,加姜、枣。

(方解)

昔贤云:胃者卫之源,脾者营之本。因脾胃累虚而作寒热者,宜以营卫双调法治之。方中用桂、芪护胃,归、芍养营,参草补益胃脾,枣姜调和营卫,此从源本立方,勿见寒热,便投和解。

(九)双甲搜邪法

(方歌)

双甲搜邪三日疟,缠绵不愈久难脱。

阴虚加归贼首乌,阳虚参桂霜鹿角

(药物)

穿山甲鳖甲木贼草、桂枝、制首乌、鹿角霜东洋参、当归身。

(方解)

主治三日疟,久缠不愈。方中穿山甲为善窜之物,主搜深踞之疟。鳖甲为爬动之物,最搜阴络之邪。木贼中空而轻,桂枝气薄而升,合而用之,不独能发其深入阴分之邪,而且能达于阳分之表。更以何首乌养其阴,鹿角霜助其阳,人参益其气,当归补其血。阴阳气血并复,则疟邪自无容身之地矣。

(十)清宣温化法

(方歌)

清宣温化湿温初,秋时晚发伏暑留。

翘苓瓜蒌陈半杏,甘草佩兰荷叶俦。

(药物)

连翘、杏仁瓜蒌壳、陈皮、茯苓制半夏、佩兰叶,加荷叶引。

(方解)

此方治秋时晚发之伏暑,并治湿温初起。方中用连翘,寒而不滞,取其轻宣;杏仁温而不燥,取其温化;蒌壳宣气于上,陈皮化气而中,茯苓、夏、草,消伏暑于内;佩兰、荷叶,解新邪于外也。

(十一)清凉透邪法

同卷一{三---(七)}

(十二)清热保津法

同卷一{三---(八)}

(十三)宣窍导痰法

同卷二{三---(五)}

(十四)芳香化浊法

同卷四{三---(十五)}

(十五)化痰顺气法

同卷三{三---(七)}

(十六)楂曲平胃法

同卷三{三---(八)}

(十七)调中畅气法

同卷三{三---(十三)}

(十八)润下救津法

同卷一{三---(十)}

(十九)辛温解表法

同卷一{三---(一)}

(二十)清凉涤暑法

同卷三{三---(六)}

(二十一)苦温平燥法

同卷六{三---(二)}

四、备用成方(计十六方)

小柴胡汤

(主治)伤寒少阳症,往来寒热,口苦耳聋,胁痛脉弦,疟发寒热,及妇人伤寒、热入血室等症。

(药物)柴胡、半夏、黄苓、人参、甘草。加姜枣。

(服法)煎服。

景岳木贼煎

(主治)疟疾形实气强,多湿多痰者。

(药物)木贼草、青皮、厚朴、制夏、槟榔、苍术。

(服法)煎服。

严氏清脾饮

(主治)疟疾热多寒少,口苦咽干,小便赤数,脉弦数。

(药物)青皮、厚朴、柴胡、黄苓、制夏、草果、茯苓、白术、甘草,加姜。

(服法)煎服。

麻杏石甘汤

(主治)温疟,先热后寒。

(药物)麻黄、杏仁、石膏、甘草。

(服法)煎服。

柴平汤

(主治)湿疟,身重身痛。

(药物)柴胡、制夏、黄芩、人参、厚朴、苍术、陈皮、甘草、姜枣。

(服法)煎服。

藿香平胃散

(主治)胃寒腹痛呕吐及瘴疫湿疟。

(药物)藿香、制夏、苍术、厚朴、陈皮、甘草。

(服法)煎湿服。

太无神术散

(主治)感山岚瘴气,憎寒壮热,一身尽痛,头面肿大,瘴疟时毒。

(药物)藿香、石菖蒲、苍术、厚朴、陈皮、甘草。

(服法)煎服。

人参败毒散

(主治)伤寒头痛,憎寒壮热,及时气疫疠,山岚瘴气,腮肿毒痢,诸疮斑疹

(药物)人参、茯苓、枳壳、桔梗、羌活、独活、前胡、柴胡、川芎薄荷、甘草,加姜。

(服法)煎服。

截疟七宝散

(主治)寒疟久发不已,食疟等。

(药物)常山、草果、青皮、陈皮、槟榔、厚朴、甘草。

(服法)酒水煎服。

局方常山饮

(主治)疟久不止者用此截之。

(药物)常山、草果、槟榔、乌梅知母贝母、姜枣。

(服法)煎服。

子和常山饮

(主治)痰疟。

(药物)常山、甘草。

(服法)研末水煎,空腹取吐。

鳖甲饮

(主治)久疟不愈,腹中结块,名曰疟母者。

(药物)鳖甲、白术、黄芪、川芎、白芍、槟榔、草果、厚朴、陈皮、甘草、姜。

(服法)煎服。

四兽饮

(主治)疟病胃虚,中夹痰食。

(药物)人参、云苓、白术、炙草、陈皮、制夏、草果、乌梅、姜枣。

(服法)煎服。

追疟饮

(主治)血气未衰,疟发不止者。

(药物)首乌、当归、青皮、陈皮、半夏、甘草。加煨姜

(服法)煎服。

何人饮

(主治)气血俱虚,久疟不止者。

(药物)首乌、人参、当归、陈皮、煨姜

(服治)煎服。发作前二、三小时用。

休疟饮

(主治)汗散既多,元气不复,或衰老弱质,久疟不已者。

(药物)人参、白术、当归、首乌、甘草。

(服法)煎服。

下载《时病论歌括新编》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诊治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