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春伤于风夏生飧泄大意

《时病论歌括新编》在线阅读中医诊治书籍在线阅读

一、概述

春伤于风,夏生飧泄者,此不即病之伏气为患也。盖风木之气,内通于肝,肝木乘脾,脾气下陷,日久而成泄泻。经云:"邪气留连,乃为洞泄"。皆为伏气而成。然而尚有寒泻、火泻、暑泻、湿泻、痰泻、食泻等,本不因乎伏气,但为便于区别,亦分述如下。盖飧泄则完谷不化;洞泻则直倾于下;寒泄则脉迟溺白,腹中绵痛;火泻则脉数溺赤,阵痛阵泻;暑泻则烦渴面垢;湿泻则胸痞不渴;痰泻则时泻时止;食泻则暧气吞酸,泻下腐臭。腹泻之病,盖于斯矣。

《灵枢经》云:"春伤于风,夏生后泄肠澼。"肠僻者,古之痢名也。夫痢:有风、寒、热、湿、噤口、水谷、休息、五色之分。均宜详辨。风痢:似肠风下血而有痛坠;寒痢:下稀水而清腥,腹痛甚;热痢:便似鱼脑而稠粘,窘迫而痛(注);湿痢:色如豆汁,胸闷腹痛;噤口痢:下痢不食或呕不能食;水谷痢:糟粕脓血杂下;休息痢:时发时止;五色痢:脓血混杂而下。总之,痢症类型很多,宜分别治之。所谓夏生后泄肠澼者,是指风痢而言。其余之痢,在夏为少,在秋为多。兹将诸痢特点分述如下:

(总括)

春伤于风夏飧泄,春不即病夏成痢。

飧泄洞泻皆伏气,风木内通肝乘脾。

脾气下陷久成泻,分寒火暑湿痰食。

飧泄直倾洞完谷,寒泻腹痛溺白迟。

火泻阵痛溺赤数,暑泻烦渴面垢题。

湿泻胸痞口不渴,痰泻时泻而时停。

食泻嗳气酸腐臭,泄泻之别如斯矣。

肠澼为痢有多型,风热寒湿噤口称。

水谷休息五色等,八者症象各区分。

风痛坠血肠风似,热痢窘痛鱼脑形。

寒痢清腥便稀水,湿痢豆汁闷腹疼。

噤口不食或痢呕,水谷糟粕便血脓。

休息时发而时止,五色脓血混杂成。

夏生后泄指风痢,余痢秋多夏少分。

(注释)

"窘":窘急。"迫":迫切。"窘迫而痛":是很急切,迫不及待的要解大便,而又腹痛,便不爽。

二、分述

(一)飧泄

《内经》云:"春伤于风,夏生飧泄"。推其致病之因,凡风邪、木胜、寒气、脾虚、伏气。皆能致泄(泻)。论其发病之由,良由春伤于风,风气通于肝,肝木之邪,不能条达,郁伏于脾土之中,中土虚寒,则风木更胜,而脾土更不主升,反下陷而为泄也。经云:"清气在下,则生飧泄"。所以当春升发之令,而不得发,交夏而成斯症矣。其脉两关不调或弦而缓,肠鸣腹痛,完谷不消,宜以培土泻木法治之(1)。如尺脉沉迟,按之无力,乃属下焦虚寒,寒则不能消谷而成是病,宜以补火生土(2)法治之。倘脉细小而迟,手足寒者,不易治也。勉以暖培卑监法(3)治之。倘日久谷道不合,或肛门下脱,乃元气下陷,急以补中收脱法治之。总之,飧泄之病,属虚者多,属实者少,如执治泻不利小便之偏,必致不起矣。

(歌括)

飧泄良由春伤风,伤风之气与肝通,

肝木有邪不条达,郁伏久在脾土中,

中土虚寒木更胜,脾不主升下陷从,

两关不调或弦缓,完谷不化腹痛鸣,

治以培土泻木法,脾健肝调泄自停。

沉迟无力下虚寒,食停补火生土能。

细小而迟手足冷,暖培卑监可奏功。

谷道不合肛门脱,气陷补中收脱宗。

飧泄虚多属实少,执利之偏必致凶。

(注释)

(1)培土泻木法:即培中暖土而泻肝木,此乃治肠鸣腹痛完谷不化之法。

(2)补火生土法:即补命门之火以生脾土,为治命门火衰,久泻虚痢之法。脾肾固则泻自止。

(3)卑监:即土不及之谓也。暖培卑监法:即暖培脾土之法,治脾土虚寒泄泻。

(二)洞泄

经云:"春伤于风夏生飧泄,邪气留连,乃为洞泄"。因风木之邪,留连既久,木气克土,则仓禀不藏而为洞泄。此即伏气之为病也。其症:脉象软缓乏力或脉兼弦,身重神疲,肢体懈怠,下利清谷,小便短赤等,宜培土泻木法加苍术泽泻治之。经曰:"肾脉小甚为洞泄"。盖肾为胃关,因肾虚失藏闭之职,伏邪乘虚而深陷也,宜补火生土法加煨葛、荷叶治之。总之,脾虚以补中为先,肾虚以固下为亟,风胜佐疏透,湿胜佐渗利,临症之际神而明之可也。

(歌括)

风木留连克土气,仓禀不藏为洞泄。

软缓乏力兼关弦,身重肢怠而神疲,

下利清谷溺短赤,培土泻木苍泽随。

肾虚失藏邪乘陷,补火生土葛荷宜。

脾虚总以补中先,肾虚固下亦为亟。

风胜疏透湿渗利,临症之间神明奇。

(三)寒泻

寒泻者,因寒而致泻也。不比飧泄洞泄皆属于春伤于风之伏气。寒泄致病之源,是由感受寒气,寒气内袭于脾,脾胃受寒则阳虚,虚则不司运用,清阳之气不主上升,反下陷而成便泻。其便澄沏清冷,俨如鸭粪,腹中绵痛,小便清白,脉缓怠近迟,宜用暖培卑监法去党参益智,加木香、楂炭治之。若有湿症所著,又宜佐化湿之药。临机应变,随症加减可也。

(歌括)

寒泻寒气袭脾中,脾寒慢虚失运动。

清阳不升反下陷,俨如鸭粪清沏澄,

腹疼溺白脉迟缓,暖培卑监去智参,

加楂木香随症治,若兼湿著佐宣温。

(四)火泻

火泻,即热泻也。经云:"暴注下迫皆属于热"。其症泻出如射,有烫热感,肛门焦痛难禁,肠呜,痛阵泻阵,泻后复感滞涩不畅,脉数苔黄,溺赤而涩,口渴,此皆火泻之症也。张介宾曰:热胜则泻。而小便不利者,以火乘阴分,水道闭塞而然,宜用通利州都法(1)去苍术加黄苓、黄连治之。论治之法,盖暴注新病者,实热闭塞者,形气强壮者,小腹胀满者,均可以利。如久病阴亏,气虚属寒者,皆不可用通利之法也。

(歌括)

火泻如射烫肛门,焦痛难禁腹疼呜。

疼阵泻阵复滞涩,溺赤渴数苔黄呈。

火乘阴分水道闭,通(利)州(都)去苍加连苓。

暴注新病实热塞,体强腹满通利能。

久病阴亏气虚寒,通利州都切莫行。

(注释)

(1)州都:指膀胱。《黄帝内经素问》:"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通利州都"是指疏通膀胱,使排尿通利之意。

(五)暑泻

长夏暑湿之令而患泄泻,多属暑泻。盖暑热之气,不离乎湿。因为天之暑气下逼,地之湿浊上腾,人在气交之中,气从口鼻而入,直扰中州,脾胃失消运之权,清浊不分,上升精华之气,反下降而为便泻矣。其症:泻出稠粘,小便热赤,脉来濡数或沉滑,面垢有汗,口渴喜凉,周身发热如火炎,宜以清凉涤暑法以却燔蒸。如夹有湿邪,则口不甚渴,当佐木通泽泻。若湿盛于暑,则仿湿泻之法治之。

(歌括)

暑泻长夏暑湿令,天暑下逼地温腾。

人在气交口鼻入,扰中失职清浊混。

泻出稠粘溺赤热,面垢有汗喜冷饮,

濡数沉滑身火炎,清凉涤暑却燔蒸。

夹湿不渴佐通泽,湿胜于暑湿泻寻。

(六)湿泻

经云:"湿胜则濡泄"。又曰:"湿多成五泄"。可见泄泻之病属湿为多。湿侵于脾,脾失健运,不能渗化,以致阑门不能泌清别浊,水谷并入大肠而成泄泻。其症:脉象缓涩,泻水而无腹痛或微痛,胸前痞闷,口不作渴,小便黄赤,大便稀溏等。治法宜通利州都,以渗利膀胱。州都通则泻自止矣。

(歌括)

湿泻侵脾失健运,不能渗化阻阑门。

不渴便溏溺黄赤,脉来缓涩胸痞闷,

水泻腹痛或不痛,通利州都泻自停。

(七)痰泻

痰泻者,因痰而致泻也。昔贤云:"脾为生痰之源,肺为贮痰之器"。盖痰乃湿气而生,湿由脾弱而起。脾为太阳湿土,得温则健,一被寒湿所侵,即形困顿。脾困则健运失权,水谷之精微变而为痰。痰气上袭于肺,肺与大肠相表里,若大肠固,则肺经自病而成痰嗽。肠不固,则胸腹迷闷,头晕恶心,神色不瘁(注),时泻时停等。宜以化痰顺气法治之。气顺痰消,则泻自止矣。

(歌括)

痰泻因湿由脾亏,脾被寒侵困顿惫。

脾阳困顿失健运,精微变痰上袭肺。

大肠若固成痰嗽,不固移肠痰泻坠,

胸腹迷闷脉弦滑,头昏恶心色不瘁(注)

时泻时停化痰(顺)气,气顺痰消病自退。

(注释)

瘁:即劳累之意。"神色不瘁"是指精神颜色没有劳累的表现。

(八)食泻(附:饮泻)

食泻者即胃泻也。由于脾为湿困不能健运,阳明胃腑失其消化,以致食积太仓而成便泻。其脉,气口紧盛或右关沉滑。其症;吞酸嗳臭,恶闻食气,腹满甚而不泻,得泻则腹疼缓解,当用楂曲平胃法治之。又有渴能饮水,水下腹泻,泻而大渴,名为"溢饮滑泻",即《金匮要略》中之饮泻,是由水渍于胃而然。宜用增损胃苓法去厚朴、苍术,加白术甘草治之。须辨症详明,不可混称。

(歌括)

食泻因脾为湿困,胃失消化食积屯。

右关沉滑气口紧,吞酸恶食胸脘闷,

腹痛不泻泻得快,楂曲平胃迎刃应。

渴饮复泻为饮泻,水积于胃增(损)胃苓,

加入术草去苍朴,食泻饮泻莫混称。

(九)风痢

《针经》云:"春伤于风,夏生后泻肠澼"。注家谓春令伤于风邪,风木内干,损其胃气,则清阳之气不能上升,反内陷而为飧泄,久则传太阴而为肠澼(注)。因风所致,故称风痢。其症:先泻后痢,脉沉小而弦,腹微痛而有后重,似肠风而下清血,此由春令之伏气至夏而发,属木胜土亏之候。如体质素寒者,则用培土泻木法加木香、苍术治之;如体质素热,则宜本方去吴萸、炮姜,加黄苓、黄连、煨葛根治之;如胸闷溺赤,必夹湿也,宜佐赤苓、泽泻治之;如吞酸嗳腐,为夹食也,佐山楂厚朴治之。

(歌括)

风木内干损胃气,清阳内陷为飧泄。

久则传脾成肠澼,因风而致为风痢。

先泄后痢沉小弦,腹有微痛后重继,

体寒培土泻木法,再加苍术木香随。

体质素热去吴姜,加入苓连煨葛宜。

胸闷溺赤湿苓泽,嗳腐夹食楂朴议。

(注释)

肠澼:痢症名,为风痢损伤胃气,日久传于太阴所致。

(十)寒痢

寒痢之症,多因炎热贪凉,过食生冷,冷则凝滞,中州之阳不能运化(注),清气不升,脾气下陷,以致腹痛后重,痢下白色,稀而清腥,脉迟苔白者,当去其寒,兼扶脾土,则痢自止,宜用暖培卑监法佐以楂炭、木香治之。但寒痢亦有呈赤色者,不可不别,总以脉迟苔白为据。倘脉数苔黄,便为热痢,温热之品又不可乱施也。须细辨之。

(歌括)

寒痢冷饮过贪凉,寒滞中州不运阳。

腹痛后重二便白,清腥脉迟苔白茫,

祛寒扶脾痢自止,暖培卑监佐楂香。

又有寒痢下赤色,脉迟苔白辨症详。

脉数苔黄为热痢,温热之品不可尝。

(注释)

中州:指脾也。《难经·第四难》:"脾者中州"。

(十一)热痢(附:暑痢)

热痢,起于夏秋之交,热郁湿蒸,人感其气,内干脾胃,脾失健运,胃不消导,热夹湿食,酝酿中州而成滞下之症。其症:脉滑数有力,里急后重,烦渴引饮,喜冷畏热,小便热赤,痢下赤色如鱼脑,稠粘而秽者是也。治宜清痢荡积法加槟榔楂肉。如体弱者以生军改为熟军。如因暑气致病者,名为暑痢,其症:自汗发热,面垢呕逆,渴欲饮水,腹内攻痛,小便不通,痢血频迸等。以清凉涤暑法去青蒿西瓜翠衣,加黄连荷叶治之。

(歌括)

热痢发病夏初辰,热郁湿蒸脾胃侵,

热夹湿食失健运,酝酿中州滞下成,

滑数有力里急重,烦渴畏热喜冷饮,

小便色赤痢亦赤,稠粘而秽鱼脑形,

清痢荡积加槟楂,体弱生军易熟军。

尚有暑痢自汗热,面垢呕逆溺不通,

渴饮腹痛血频迸,清凉涤暑荷连增,

减去青蒿与瓜翠,临机应变神而明。

(十二)湿痢

湿痢,有寒湿、热湿之分。寒湿为痢,腹微痛而后坠,胸痞闷而不渴,不思谷食,小便清白或微黄,痢下白色或为豆汁,脉缓近迟,宜用温化湿邪加木香治之;热湿为痢,里急后重,忽思饮,饮亦不多,忽思食,食亦乏味,小便热赤,痢下赤色或淡红焦黄,脉濡数,当用通利州都法去苍术,加木香、黄连治之。又有阴虚患痢,里急欲便,虚坐努责(注)者,不可偏言乎湿而投渗利,利之益伤其阴。可用当归白芍生地丹皮阿胶、泽泻、石莲子等随症加减。

(歌括)

寒湿之痢腹绵疼,后坠不渴胸痞闷,

小便清白或微黄,痢下白色豆汁形,

不食脉缓或近迟,温化湿邪木香增。

热湿之痢脉濡数,思饮不多食无味,

小便热赤痢亦赤,焦黄淡红里急坠,

通利州都去苍术,加入木香黄连配。

阴虚里急坐努责,防伤其阴勿渗利,

归芍地丹阿连泽,随症加减切注意。

(注释)

"虚坐努责":是形容屡欲大便,但虽用力,而大便却排不出的现象。

(十三)噤口痢

噤口者,下痢不食,或呕不能食也。痢而能食,知胃未病,如不能食,是由脾家湿热壅塞胃口而成。又有误服利药犯其胃气者;止涩太早邪留于中者;脾胃虚寒湿邪干犯者;气机闭塞热邪阻隔者;秽浊在下恶气熏蒸者;肝木所胜乘其脾胃者;宿食不消水饮停滞等等,皆能使噤口也。一般以调中开噤法,随症加减,缓缓调治,望其有效。更宜细审脉象,如右脉沉细浮濡或缓怠无力,为胃虚;洪大急滑,为火热;浮大或浮弦,为浊气上壅;沉而滑,或右涩滞,为宿食停积;迟细者为胃寒;弦急者为木胜。倘或绝不思食,下痢无度为难治。可用独参汤,合陈仓米浓煎频服,幸挽万一。

(歌括)

噤口或呕食不能,脾湿热壅胃口成。

或因误利犯胃气,止涩太早邪留坑;

脾胃虚寒湿邪犯;秽积在下恶熏蒸;

气机闭塞热阻隔;宿食不消水饮停;

肝木所胜乘脾胃;诸因皆使噤口成。

调中开噤随加减,参照脉象辨分明;

右部浮濡或沉细,缓怠无力胃虚因;

浮大浮弦浊上壅;洪大急滑火热征;

迟细胃寒弦木胜;沉滑右涩宿食停。

绝不思饮痢无度,独参仓米煎服频。

(十四)水谷痢

水谷痢者,糟粕脓血杂下,腹微疼,频频登圊,(注),饮食少餐,四肢困倦,脉来细小无力或关部兼弦,此因脾胃虚寒,虚则健运无力,寒则消化失能,当用暖培卑监法治之。亦当详其病因,如因风木克土,土虚不运,宜本方内加白芍防风;因劳役过度,脾阳困倦者,加黄芪、荷叶;因下焦无火,不能熟腐者,加故纸、吴萸;因痢后中虚,饮食停积者,加陈皮、楂肉。总之,痢症不离乎脾胃有病,或木胜,或火衰,因症加减,庶乎无误。

(歌括)

水谷痢下腹微痛,糟粕脓血频登圊,

细缓无力关兼弦,饮食少餐四肢困,

脾胃虚寒难消谷,暖培卑监加所因;

风木克土加防芍,劳困脾阳芪荷增;

下焦无火萸故纸;痢后虚积加楂陈。

痢症不离脾胃病,木胜火衰随症行。

(注释)

"圊":读如青。便桶,一作厕所。"频频登圊",是指大便频频欲解,屡有入厕之意。

(十五)休息痢

下痢屡发屡止,久而不愈,面色萎黄,脉形濡滑者,为休息痢也。多因止涩太早,积热未尽,或不能节饮食,戒嗜好,时发时止。亦有过服寒凉而致者;肝脾内伤而致者;元气下陷而致者;肾虚不固而致者。皆当审其因而治之,拟以调中畅气法,使其气机得畅,则积热自清。中州得调,则脾胃自复。倘或腹中隐痛,宜加吴萸、姜炭,以化中焦之寒;赤痢缠绵,当佐秦皮、白芍,以清肝脾之血;肛门重坠,则加升麻桔梗,以升下陷之元;虚滑不禁,即加骨脂、龙骨,以固下焦之脱。更宜辨其脉象,若脉沉实,虽日久仍当攻下,宜细辨之。

(歌括)

屡发屡止痢不停,休息之痢各有因;

未能节食戒嗜好,止涩太早积未尽;

过服寒凉肝脾损,肾虚不固下陷成;

宜用调中畅气法,气机得畅积自清;

腹痛姜萸化中寒,赤痢缠绵秦芍增;

虚滑不禁脂龙固,肛门重坠加麻梗;

细究脉象若沉实,日久仍攻当细节。

(十六)五色痢

《金匮要略》:五色痢者,五色脓血相杂而下也。若有脏腑尸臭之气则凶,是因止涩太早,或滞热下之未尽,蕴于肠胃而伤脏气也。如进补养之药均不见效者,则知非涩之太早,即下之未尽也。若脉实有力,虽日久仍当攻下。还应辨其虚实。初起者为实,日久者为虚;里急后重者为实,频频虚坐者为虚;脉实有力者为实,脉虚无力者为虚;虚者宜补,以补火生土法治之;实则宜泻,以清痢荡积法治之。

(歌括)

五色杂下似血脓,脏腑尸臭则病凶。

止涩太早滞未尽,蕴于肠胃脏器损。

若进补养俱不应,脉实日久仍当攻。

辨症论治分虚实,脉实有力为实证。

实则初起里急重,清痢荡积法可从。

虚则久病脉无力,虚坐补火生土循。

选按

《黄帝内经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春伤于风夏生飧泄"。是言风伤于表,则内应于肝,肝气乘脾,故为飧泄。《黄帝内经素问·生气通天论篇》:"春伤于风,邪气留连,乃为洞泄"。是言风气通肝,春肝木旺,木胜脾土,故为洞泄;《针经》:"春伤于风,夏生后泄肠澼"。三者名异而实同。《难经》又云:"湿多成五泄"。(注)据此泄痢之疾,除风木伏气外,脾虚湿胜,实致病重要因素之一。故雷氏论治,多以补中泻木,补火生土,暖培卑监等为基本方法,随证加减。综观其意,对脾胃功能特别重视,盖以脾胃为后天之本,且与消化功能有直接重要影响故耳。但其中有非因伏气为病者,而雷氏一并言之,盖便于互相参照,以资鉴别,临床幸勿忽诸。

(注释)

五泄:胃泄、脾泄、大肠泄、小肠泄、大瘕泄。(见《难经·第五十七难》)。

三、拟用诸法

(一)培中泻木法

(方歌)

培中泻木治伏气,飧泄洞泄与风痢。

苓术芍草吴茱萸,陈防姜炭荷叶蒂

(药物)白术、白芍、陈皮防风茯苓甘草炮姜、吴萸。

(方解)

此方是治伏气飧泄、洞泄之主方,术、芍、陈、防,四味即刘草窗痛泻要方,用之为君,以其泻木而益土也。佐苓、甘以培中,姜炭以暖土,吴萸疏木以止痛,荷叶升清而助脾。

(二)补火生土法

(方歌)

补火生土飧洞赅,久泻虚痢命火衰。

桂附吴萸菟丝子益智骨脂芡莲偕。

(药物)

附片、肉桂菟丝补骨脂、吴萸、益智仁芡实莲肉

(方解)

此治飧泄、洞泄、命门火衰、久泻虚痢之主方。以桂、附辛甘大热,补命门之火以生脾土;菟丝补骨脂温补其下;吴萸、益智暖其下中,中下得其温暖,则火土自得相生,完谷自能消化;更佐芡实莲子补其脾且固其肾。盖火土生,脾肾固,飧泄洞泄自然就愈矣。

(三)暖培卑监法

(方歌)

暖培卑监脾虚寒,水谷冷痢泄泻缠。

二术参苓益智草,葛根梗米炮姜炭。

(药物)

潞党、茯苓、白术、甘草、姜炭、苍术、益智仁葛根

(方解)

此治脾土虚寒泄泻、冷痢、水谷痢等之有效方。法中用四君理中以暖其脾土。因脾喜燥,故佐以苍术;喜温,故佐以益智;喜升,故佐以葛根;喜甘,故佐以梗米。相辅相成,收效益显。

(四)补中收脱法

(方歌)

补中收脱痢久作,谷道不合肛门脱。

气虚下陷术参芪,罂粟黎勒榴草芍。

(药物)东洋参黄芪、白术、甘草、罂粟壳、白芍、诃黎勒(注)石榴皮

(方解)

主治泄痢不止,气虚下陷,谷道不合,肛门下脱,以参芪术草之甘温,补中州以升其陷;罂粟诃黎之酸涩,止泻痢且敛其肛;榴皮为引,取其酸以收脱,涩以住利也。

(注释)

诃黎勒:即诃子,亦称黎勒,为收脱止泻药。

(五)通利州都法

(方歌)

通利州都主渗利,火泻湿泻湿热痢。

苓泽苍术车前子,滑通桔梗渗开提。

(药物)

茯苓、泽泻、苍术、前仁、通草滑石、桔梗。

(方解)

主治火泻、湿泻、湿热、痢疾等症。首用茯苓甘淡平和,以通州都(注)为君;泽泻咸寒下达,而走膀胱为臣;佐苍术之苦温以化其湿;车前通滑之甘淡以渗其湿;更佐桔梗之升提以升上启下,则收效知宏矣。

(注释)

州都:是指膀胱而言。《内经》:"膀胱者州都之官也"。

(六)清凉涤暑法

(方歌)

清凉涤暑治暑温,暑热暑泻秋暑能。

扁豆青蒿通甘草,苓翘瓜翠滑石成。

(药物)

滑石、甘草、青蒿、扁豆连翘、茯苓、通草,加西瓜翠衣。

(方解)

主治暑温、暑热、暑泻、秋暑。滑石、甘草即河间之天水散,以涤其暑热;更加蒿扁瓜衣以加强清暑之力;佐莲翘以清心;用通苓而渗湿。所以渗湿,盖取其暑必挟湿之意耳。

(七)化痰顺气法

(方歌)

化痰顺气痰气闭,痰疟痰泻食疟贵。

苓半厚朴广木香,甘草陈皮生姜配。

(药物)

茯苓、制半夏、陈皮、甘草、广木香、厚朴,加生姜

(方解)

主治痰疟痰泻,兼治食疟等症。苓、夏、陈、甘,即局方二陈汤,为化痰之要剂。加木香、厚朴,以行其气。气行,则顺而不滞。所谓化痰须顺气,气行痰自消也。木香、厚朴,在某种意义上还有治泻之作用。

(八)楂曲平胃法

(方歌)

楂曲平胃食泻因,兼治食疟此方灵。

楂肉神曲苍术草,陈皮厚朴鸡内金

(药物)

楂肉、神曲、苍术、厚朴、陈皮、甘草,加鸡内金

(方解)

主治食泻、食疟。苍陈朴草,系局方平胃散,为消导之要剂。佐渣肉健脾去积,神曲消食住泻,鸡金消水谷,治泻利,为治食泻之良方。

(九)增损胃苓法

(方歌)

增损胃苓小便赤,腹疼水泻袭暑湿。

二苓藿香苍术滑,厚朴泽泻陈皮适。

(药物)

苍术、厚朴、陈皮、猪苓、茯苓、泽泻、滑石、藿香

(方解)

主治暑湿内袭,腹痛水泻,小便赤热。苍、朴、陈皮以化湿,即平胃散损去甘草;二苓、泽泻拆利湿,即五苓散损去桂术;增滑石清暑渗湿,藿香止泻和中。凡因暑湿而致泻者,此方最佳。

(十)清痢荡积法

(方歌)

清痢荡积脉滑数,热痢夹食溺赤渴。

芩连芍草酒大黄枳壳木香荷煨葛。

(药物)

广木香、黄连、酒制大黄枳壳黄芩、白芍、甘草、葛根。加荷叶为引。

(方解)

主治热痢夹食,脉滑数,烦渴溺赤。首用香、连以治痢,加枳、黄以荡积,芩、芍以清血,甘草以解毒。更用荷葛升提。用于实热之痢多能奏效。

(十一)温化湿邪法

(方歌)

温化湿邪小便白,寒湿为痢胸痞塞。

曲陈蔻朴枳藿香,苍术加姜为引则。

(药物)

藿香、蔻壳、神曲、厚朴、陈皮。加生姜为引。

(方解)

主治寒湿酿痢,胸痞溺白。藿香、枳壳,宣上下之邪滞;神曲、厚朴,化脾胃之积湿;陈皮理其气分,苍术化其湿邪,更佐生姜温中,中焦通滞自下矣。

(十二)调中开噤法

(方歌)

调中开噤痢不食,潞党黄连半夏制。

藿香石莲陈苍术,绝不欲食连去之。

(药物)

潞党、黄连、制半夏、藿香、石莲肉,加陈仓米

(方解)

主治下痢不食或不能食(噤口痢)。凡噤口痢脾胃俱惫,潞党补其中州,黄连清其余痢,半夏和中止呕,藿香醒胃苏脾,石莲开其噤,陈米养其胃。如绝不思食,可减去黄连。

(十三)调中畅气法

(方歌)

调中畅气治虚气,脾亏泄泻休息痢。

参术芪草鲜荷叶,煨广木香陈腹皮

(药物)

潞党、白术、黄芪、甘草、陈皮、腹皮、煨广木香。加鲜荷叶。

(方解)

主治中虚气滞,休息痢,脾亏泄泻。参、芪、术、草调其中州;陈、腹、木香宣畅气分;加荷叶助脾胃而升阳。

四、备用成方(计十二方)

草窗痛泻方

(主治)腹痛便泻不止。

(药物)白术、白芍、陈皮、防风。久泻加升麻

(服法)煎服。

胃苓荡

(主治)中暑伤湿,腹痛泄泻。

(药物)猪苓、茯苓、白术、泽泻、肉桂、厚朴、苍术、陈皮、甘草。夹食者加楂肉。

(服法)煎服。

四神丸

(主治)脾肾两虚久泻。

(药物)肉果霜、破故纸五味子、吴萸、枣肉。

(服法)捣成丸服。

胃关煎

(主治)脾肾虚寒作泻,甚至久泻,腹痛冷痢等。

(药物)熟地山药干姜、吴萸、扁豆、白术、炙草。

(服法)水煎服。

姜茶饮

(主治)寒热疟及赤白痢

(药物)生姜、茶叶等量。

(服法)浓煎服。

香连丸

(主治)下痢赤白,脓血相杂,里急后重。

(药物)木香、黄连。

(服法)醋糊为丸。

芍药汤

(主治)下痢脓血稠粘,腹痛后重。

(药物)芍药、归尾、黄芩、黄连、木香、槟榔、大黄、甘草、肉桂。

(服法)煎服。

苍术地榆汤

(主治)脾经受湿,痢疾下血。

(药物)苍术、地榆

(服法)煎服。

补中益气汤

(主治)烦劳内伤,阳虚自汁,气虚不能摄血,久痢久疟

(药物)人参、黄芪、白术、炙草、归身、陈皮、柴胡、升麻,加姜枣。

(服法)煎服。

真人养脏汤

(主治)泻痢日久,虚寒脱肛

(药物)人参、白术、当归、白芍、罂粟壳诃子肉豆蔻、木香、炙甘草、肉桂。

(服法)煎服。

肉苁蓉汤

(主治)噤口痢,日久不愈,下焦累虚。

(药物)肉苁蓉附子、人参、姜炭、当归、白芍。

(服法)煎服。

人参樗皮散

(主治)脏毒夹热下血,久痢脓血不止。

(药物)人参、樗白皮(醋炒)。

(服法)等分为末,水饮或酒调下。

下载《时病论歌括新编》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诊治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