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蛇部

《本经逢原》在线阅读中医本草书籍在线阅读

龙骨

甘平无毒。粘舌色白者良。 赤,水飞用。飞之不细,粘着肠胃,令人寒热。

《本经》主心腹鬼疰,精物老魅,咳逆泄痢脓血,女子漏下,症瘕坚结,小儿热气惊痫。

发明 涩可以去脱,龙骨入肝敛魂,收敛浮越之气。《本经》主心腹鬼疰,精魅诸疾,以其神灵能辟恶气也。其治咳逆泄痢脓血,女子漏下,取涩以固上下气血也。其性虽涩而能入肝破结,症瘕坚结皆肝经之血积也。小儿热气惊痫亦肝经之病,得牛黄以协济之,其祛邪伐肝之力尤捷。许洪云∶牛黄龙骨,而龙骨得牛黄更良,有以制伏之也。其性收阳中之阴,专走足厥阴经,兼入手足少阴。治夜梦鬼交,多梦纷纭,多寐泄精,衄血吐血,胎漏肠风,益肾镇心,为收敛精气要药。有客邪则兼表药用之。故仲景治太阳证,火劫亡阳惊狂,有救逆汤火逆下之。因烧针烦躁,有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少阳病误下惊烦,有柴胡龙骨牡蛎汤。《金匮》治虚劳失精,有桂枝加龙骨牡蛎汤。《千金方》同远志酒服,治健忘心忡。以二味蜜丸朱砂为衣,治劳心梦泄。《梅师》用桑螵蛸为末,盐汤服二钱治遗尿淋沥。又主带脉为病,故崩带不止,腹满,腰溶溶若坐水中。止涩药中加用之,止阴疟,收湿气,治休息痢、久痢脱肛,生肌敛疮皆用之。但收涩太过,非久痢虚脱者切勿妄投。火盛失精者误用,多致溺赤涩痛,精愈不能收摄矣。

龙齿

涩平无毒。 赤,醋淬七次,水飞用。形如笔架,重数两外,光泽如瓷,碎之其理如石,内如龙骨,舐之粘舌者真。亦有微黑,而 之色如翡翠者为苍龙齿,较白者更胜。

其小如笋尖,或如指状者,海鳅齿及骨也。丛生如贯众根者,海马齿也。舐之亦能粘舌,世多以等类伪充,不可不辨。

《本经》主杀精物,大人惊痫诸痉,癫疾狂走,心下结气,不能喘息,小儿五惊十二痫。

发明 龙者东方之神,故骨与齿皆主肝病。许叔微云∶肝藏魂能变化,故游魂不定者,治之以龙齿。古方有远志丸、龙齿清魂散平补镇心丸皆取收摄肝气之剂也。又龙骨以白者为上,取固上气以摄下脱。齿以苍者为优。生则微黑, 之翡翠可爱,较白者功用更捷。产后血晕为要药,取其直入肝脏也。予闻神龙蜕骨之说,初未之信,及从药肆选觅龙齿,见其骨有变化未全者,半与牛骨无异,始知宇宙之大无所不有。即如蛇虫之属,皆能脱形化体,岂特云龙风虎而已哉。龙禀东方纯阳之气,故能兴云致雨,东方木气主乎生也,其耳独不司听者,阳神别走于角也。春夏发现而秋冬潜伏者,随阳气之鼓舞也。虎禀西方阴暴之性,故啸则生风,西方金令主乎杀也,其项独不能仰者,阴威并振予尾也,昼潜伏而宵奋迅者,乘阴气之炎威也。以是惟之,则虎骨能搜风气,健筋骨、疗疼肿,睛能定人魄。魄者,阴之精也。龙骨能涩精气,收神识,止滑脱。齿能清人魂,魂者,阳之神也。然龙性飞腾而骨独粘者,正以其滞而欲蜕之,如得飞冲御天,非飞冲后而蜕其骨也。观《本经》惊痫癫疾结气,甄权镇心安魂魄等治,总皆入肝敛魂,用以疗阳神之脱,同气相求之妙。许叔微云∶肝藏魂能变化,故魂游不定者,治之以龙齿。时珍曰∶龙者东方之神,故其骨与齿皆主肝病。

龙角

甘平无毒。

发明 龙禀东方木气,而角又督脉所发,故治惊痫螈 ,神魂不宁。龙火上逆,身热如火及邪魅不祥,深师五邪丸用之。而《千金》治心病有齿角同用者。

鼍甲

《本经》名鼍鱼

酸微温小毒。

《本经》治心腹症瘕伏坚、积聚寒热,女子小腹阴中相引痛,崩中下血五色及疮疥死肌。

发明 《本经》鼍甲所主之证多属厥阴,其功在平肝木。治血杀虫与鳖相类,亦能治阴疟。《千金》有 甲煎,今药肆多悬之。云能辟蠹,亦杀虫之意。

鲮鲤甲

俗名穿山甲

咸微寒小毒。或酥炙,或黄土,或蛤粉炒发松研用,尾甲更胜。

发明 穿山甲入厥阴、阳明及阴阳二 。通经下乳,疟疾肿发痘为要药。盖其穴山而居,寓水而食,出阴入阳,能窜经络达于病所,凡风湿冷痹之证,因水湿所致,浑身上下强直不能屈伸,痛不可忍者,于五积散内加穿山甲七片、全蝎炒十个,葱姜水煎热服,取汗避风甚良。痈疽溃后不宜服。

石龙子

咸温小毒。《纲目》作咸寒,误。产平阳山谷荆襄等处,其类有四。一种生岩石间,头扁身长,尾与身等,长七八寸,大者尺余,其状若蛇。而脚似梅花,鳞目五色者为雄,色黄身短者为雌。此物最惜鳞甲,故见人不动,捕之亦不螫人,以其生岩石间。故《本经》谓之石龙子,以其善于变易吞霾吐雹,有阴阳析易之义,故《字林》谓之蜥蜴,楚人名为蝾螈,实一物也。入药雌雄并用,去头足酒浸酥炙用之。入传尸药醋炙用之。一种生草泽间,头大尾短身粗,其色青黄,有伤则衔草自敷,故谓之蛇医母,能入水与石斑鱼合,故又名水蜥蜴,不入药用。一种生人家屋壁,形小身细,长三四寸,色褐斑黑者谓之 蜓,吴俗名为壁虎,以其居壁而善捕蝎蝇也。或云,饲之以朱,点宫娥臂,故名守宫。一种似守宫而头圆身细,长五六寸,色白如银,通身细鳞,雌雄上下相应而鸣,情洽乃交者,蛤蚧也。荆襄岭泽皆有,而西川产者最胜。捕得成对线缠,炙干卷榕树皮中者是也。以此明辨,方无误用之失。

发明 石龙子为《本经》中品,而《纲目》主治中有《别录》,而无《本经》,岂《本经》之文有所残缺欤,抑《本经》之文误注《别录》欤?其治五癃邪结气,利小便水道,破石淋下血者,以蜥蜴能吐雹祈雨,故治癃淋利水道,是其本性。《千金》治症结水肿尸疰留饮,有蜥蜴丸,《外台》治阴 方用之,皆取其长于利水道耳。按∶蜥蜴即是石龙。今房术药中用之,以其兴发助阳而无止涩之患也。

守宫

一名 蜓,俗名壁虎

咸寒小毒。

发明 守宫食蝎虿,蝎虿乃治风要药。详守宫所治风疰惊痫诸病,犹蜈蚣之性能透经络也;且入血分,故又治血病、疮疡,以毒攻毒,皆取其尾善动之义。麻城移痘方治痘出眼目及正面稠密,用以移痘于不伤命处,其效最捷。观术士以守宫尾杵为细末,弹熟肉上,其肉便翕翕蠕动,移痘方得非从此悟出。陶弘景云∶ 蜓喜缘篱壁间,以朱饲之满三斤,杀,干末,以涂妇人臂,有交接事便脱,故名守宫。苏恭曰∶饲朱点妇人臂,谬说也。张华言∶必别有术,今不传矣。时珍曰∶守宫祛风,石龙利水,功用自别,不可不知。

蛤蚧

甘咸温小毒。生岭南城垣榕树间及粤西横州等处者,长七八寸。蜀中产者不过五寸,头圆肉满鳞小而浓,形似守宫,鸣则上下相呼,雌雄相应,情洽乃交,两相抱负自堕于地,人往捕之亦不知觉,以手劈之,至死不开,取以曝干,为房中要药。即寻常捕得者,功用亦相仿佛。但验其囫囵成对,卷榕树皮中者即真无疑。入药去头留尾酥炙用之。口含少许,疾走不喘者,是其益气之验也。

发明 蛤蚧味咸归肾经,性温助命门,色白补肺气,功兼人参羊肉之用。而治虚损痿弱,消渴喘嗽,肺痿吐沫等证,专取交合肾肺之气,无以逾之。愚按∶蛤蚧、龙子性皆温补助阳,而举世药肆中皆混称不分,医者亦不辨混用。龙子则剖开如皮,身多赤斑,偏助壮火,阳事不振者宜之。蛤蚧则缠束成对,通身白鳞,专温肺气,气虚喘乏者宜之。虚则补其母也。

蛇蜕

咸甘平小毒。火熬用之。

《本经》主小儿二十种惊痫,蛇痫,癫疾螈 ,弄舌摇头,寒热肠,蛊毒。

发明 蛇蜕属巽走肝,故《本经》治小儿惊痫等病,一皆风毒袭于经中之象。其入药有四义,一能辟恶取其性灵也,故治邪辟鬼魅,蛊疟诸疾。二能驱风取其性窜也,故治惊痫瘢驳,偏正头风,喉舌诸疾。三能杀虫,故治恶疮痔漏,疥癣诸疾,用其毒也。四有蜕义,故治眼目翳膜,胎衣不下,皮肤之疾,会意以从其类也。

蚺蛇胆

即南蛇

甘苦寒小毒。

发明 蚺蛇产岭南,禀己土之气,其胆受甲乙风木,其味苦中有甘,所主皆厥阴、太阴之病。其治心腹 痛者,虫在内攻啮也。下部 疮者,虫在外侵蚀也。湿热则生虫,燥湿则杀虫,内外施之皆可取用,更能散肿消血,故直谏之臣受廷杖者,临时服少许则血不凝滞于内。又能明目凉血,除疳杀虫。惜乎,难得真者。

白花蛇

甘咸温有毒。产蕲州者良,禁犯铁。凡用去头尾,酒浸,酥炙,火缓焙,去尽皮骨,此物甚毒,不可不防。胁有方胜,尾上有拂者真。

发明 蛇性窜,能引药至于风痰处,故能治一切风病。其风善行数变,蛇亦善行数蜕,所以能透骨搜风,为大风、白癜风、风痹、惊搐、癞癣恶疮要药,取其内走脏腑,外彻皮肤,无处不到也。阴虚血少内热生风者,非其所宜。凡服蛇酒药,切忌见风。开坛时须避其气,免致面目浮肿。凡疠风曾服过大枫子仁者,服白花蛇无效。

乌梢蛇

甘平无毒。剑脊细尾者佳,忌犯铁器。

发明 蛇性主风,而黑色属水,故治诸风顽痹,皮肤不仁,风瘙瘾疹,疥癣热毒,眉须脱落 痒等疮。但白花蛇主肺藏之风,为白癜风之专药。乌蛇主肾藏之风,为紫癜风之专药。两者主治悬殊,而乌蛇则性善无毒耳。

蝮蛇

肉大热,胆微寒并有毒。

发明 诸蛇皆是卵生,惟蝮蛇破母腹出,恶毒尤烈,故以蝮名。其状较诸蛇迥异,形短而粗,嘴尖鼻反,故又名反鼻蛇。有头斑身赤如锦纹者,有黄黑青黑而斑白者,皆蝮蛇也。

有头扁与土同色而无纹者,土虺也,亦名曰 ,字形相类之误也。时珍曰∶蝮大虺小,其毒则一。抱朴子言∶蛇类最多,惟虺中人甚急,即时以刀割去疮肉投之于地,其热如炙,须臾毒尽,人乃得活。一种形如蜥蜴,长一二尺者,千岁蝮也。年久脚生,能跳上树啮人啮己,还树垂头听人哭声,头尾相类,大如捣衣杵,俗名望板归,言被其啮必死,专望板归以备殓具也。苏颂以细辛雄黄等分为末,内疮口中,日易三四次。又以栝蒌根、桂末着管中密塞勿令走气,佩之,中其毒者急敷之。《野谈翁方》急以黄荆叶捣烂敷之,上皆解救之法。然有用其毒以攻疾厄之毒者。《别录》取蝮蛇肉酿酒,以疗癞疾。蝮蛇胆磨汁以涂 疮,总取杀虫攻毒之用耳。窃谓攻毒急救之药颇多,奚必借此而为异端之术哉,姑存以备解救之法可也。

下载《本经逢原》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本经逢原》相关章节:

本草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