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部

《本经逢原》在线阅读中医本草书籍在线阅读

鹤顶

辛温大毒。

发明 鹤食蛇虺而顶血大毒,力能杀人,人之欲求自尽者服之即毙。而《嘉 》又以鹤血益气力,补虚乏,去风益肺,恐未必然。肫中砂石子磨水服能解蛊毒。

鹳骨

甘寒小毒。

发明 鹳骨治尸疰,喉痹,蛇虺伤,专用其毒以攻伏匿之毒也。嘴及脚骨尤良。卵能预解痘毒,水煮一枚与儿啖之,令不出痘或出亦稀,与鹤卵同功。

??

咸寒无毒。

发明 好啖鱼蛇及鸟雏,故治痞积,有 丸用之为君,治食鱼鳖成瘕者尤效。其骨酥炙,和南硼砂吹喉治骨哽,忍之须臾,轻轻咯之,骨与痰涎俱出。

鹈鹕

即淘鹅

咸温滑无毒。

发明 淘鹅油性走,能引诸药透入病所拔毒,故治聋痹肿毒诸病。其舌治疔疮,取入心拔毒外出也。

白者甘平无毒。苍者有毒,嫩者尤劣。

发明 鹅气味俱浓,发风发疮莫此为甚。《别录》谓其性凉利五脏,是指苍者而言。韩氏谓其疏风是言白者之性耳。昔人治疠风方中取纯白鹅通身之毛及嘴足之皮与肫肝内皮,同固济, 灰存性,和风药用之,为风药之响导也。然不可遗失一处,其处即不能愈。又不可用杂色者,若有一处色苍,风愈之后其处肌肤色黑。此与蛇发风毒,白花蛇善解风毒之义不殊。白鹅脂祛风润燥解 石毒,血能涌吐胃中瘀结,开血膈吐逆,食不得入,乘热恣饮,即能呕出病根,以血引血,同气相求之验也。中射工毒者,饮之并涂其身即解,以其能食此虫也。尾 内耳中治聋及 耳,取以达三焦之气也。涎治误吞稻芒,亦物性之相制耳。白鹅屎绞汁治小儿鹅口疮苍鹅屎敷虫蛇咬毒。

甘温无毒。

《本经》主风挛拘急偏枯,血气不通利。

发明 雁为信鸟,岂宜食之。故道家谓之天厌,性善通利血气。风挛拘急,偏枯,取肉炙熟贴之。昔黄帝制指南于雁胫骨空中制针,取其能定南北也。但觅之不易,今人于鲤鱼脑中制之,以其性专伏土定而不移,可定水土之方向也。

即家鸭

甘温无毒。嫩者有毒,老者无毒。

发明 之逼火而生, 水而长,未出卵时先得火气,故不惮冰雪,偏喜淫雨,而尾膻浊最甚,故群雌一被其气皆得生化之机,不待 尾之遍也。温中补虚,扶阳利水是其本性。

男子阳气不振者食之最宜。患水肿人用之最妥。黑嘴白毛者,治肠胃久虚,葛可久白凤膏用之,取金水相生之义,绿头老鸭治阳水暴肿,《外台》鸭头丸用之,取通调水道之义。白鸭生血能补血解毒,劳伤吐血冲热酒调服屡效。中射工溪毒及野葛砒霜毒,灌之即解。误吞金银入腹,乘热顿饮数升,其金即下。诸鸭涎治谷麦芒入喉及小儿痉风反张,滴之即消。卵能闭气,以混沌未分塞人聪慧。诸病忌食,而滞下尤禁。白鸭通杀石药毒,凡服药过剂昏迷眩晕者,取白鸭通一合,汤渍,澄清服之即解,勿以其秽而弃诸。

野鸭

甘平无毒。

发明 凫逐群飞,夏藏冬见,与鸿雁不异。其在九月以后,立春以前味极鲜美,病患食之全胜家鸭。以其肥而不脂,而易化,故滞下泄泻,喘咳上气,虚劳失血及产后、病后无不宜之。虽有安中利水之功,而方药曾未之及,孟诜除十一种虫等治未能深信。《摘玄方》解挑生蛊毒,取生凫血热饮探吐。于此可悟生鹅血可吐胸腹诸虫、血积,总以血引血同气相应之力耳。

甘平小毒。诸鸡有五色者,黑鸡白首者,六指者,死足不伸者,并不可食。

发明 鸡属巽而动风,外应乎木,内通乎肝,得阳气之最早,故先寅而鸣,鸣必鼓翅,火动生风之象,风火易动而易散,人之阳事不力者不宜食鸡,是以昔人有利妇人不利男子之说。而东南之人,肝气易动,动则生火、生痰,病邪得之为有助也。北方阳气潜伏最宜发越。病邪得之便能作汗,以其能助肝气也。姑以物性之常变,言之诸鸡中惟乌骨白丝毛者最良。巽象变坎,得水木之精气,肝肾血分病宜之。乌骨鸡丸治经癸胎产虚热诸病,以其峻补肝血也。今人治贼风痛痹,专取五爪乌骨雄鸡,置病痛处任其鸣啄,少顷其痛自止,鸡之五爪者有毒,此专取其毒以引其毒外泄也。丹雄鸡治女人崩中漏下赤白沃,通神明,杀恶毒,辟不祥,中恶魔魅,以血灌鼻即苏。中风口眼 斜,乘热涂患处即正。鸡冠血酒酿鲮鲤甲末治痘疮,肝热毒盛而变青干紫黑陷伏。黄雌鸡产后虚羸,煮汁煎药最宜。黑雌鸡治妊娠胎息不安。泰和老鸡内托小儿痘疮。近世治产后虚羸寒热,亦取用之,以其能助肝经生气也。雄鸡肝取不落水者研烂,和蜂蜡酒酿顿熟,治小儿疳积、坏眼,日服无间,翳尽为度。鸡俗名鸡内金,治食积腹满反胃泄利,及眼目障翳。鸡卵伤寒发狂,咳嗽失音并生食之,以鸡卵略敲损勿令清漏,浸尿中,冬三、夏一日,取煮食之,治哮喘风痰。鸡子清治伏热目赤喉痛。鸡子黄治产后胞衣不下并用生者。又以煮熟去白取黄同乱发香油熬化,涂婴孩胎毒热疮。抱出卵壳研细为末,去目中障翳,烧灰蜜调涂婴儿头身诸疮。卵壳中白皮麻黄紫菀治久咳气结。 鸡子乃不孵之卵,取以同犬屎敷肿疡,其痛立止,《千金方》也。

鸡矢白为散,无灰酒下一钱匕,治蛊胀腹满,《内经》鸡矢醴也。溏矢和锻石末涂疔肿,半日许即能拔出。

野鸡

甘酸温小毒。

发明 埤雅云,蛇交雉则生蜃,蜃为雉入大水所化。推其变化之源,必由异气所感。《水经》云,蛇雉遗卵于地而为蛟,其卵遇雷则入地,不遇雷则仍为雉,于此可悟其化蜃,总由灵蛇之性未泯,不得山灵之气,遂其飞腾,则得沧溟之气,恣其吞吐,是与虹霓奚择哉。

《别录》言其补中益气力,止泄痢,除蚁 。此指寻常之雉而言。《千金》以之治蚁 ,因其喜于食蚁,乃用以制之也。《周礼》包人供六禽,雉是其一,亦食品之贵。然有毒,不可常食,有病患尤非所宜。而春夏不可食者,以其食虫蚁也。时珍曰,雉属离火,鸡属巽木,故煮鸡则冠变,煮雉则冠红。火性暴烈,发发疮,与家鸡子同食令人发疰,周身疼痛,为患种种,恶得谓之无毒乎?

乌鸦

酸甘平无毒。种类有四,小而纯黑者为乌,大嘴而腹下白者为鸦,并入药用;其项白而大者为燕乌,嘴赤而小者为山乌,皆不入药。

发明 慈乌反哺,性禀孝慈。《嘉 》虽有补劳治瘦之功,骨蒸羸弱咳嗽之治,然血肉之中岂无他味,而忍伤孝慈之物哉。乌鸦嘴大贪戾伤生,时珍取治暗风痫疾,劳伤吐血咳嗽,杀虫等病,专取搜逐风毒之用,与慈乌之调补虚羸,各有仁慈刚暴之用。奚啻天渊。

鹊重巢

甘寒无毒。

发明 鹊性灵慧,能知吉凶,观其营巢开户必背太岁而向太乙,非鹁鸠之可比,《别录》用之为下石淋专药,以其鸣必掉尾,取其周身之气悉向下通也。藏器有云,烧灰淋汁饮汁,令人淋石自下。苏颂言,妇人不可食,以其相视而通音感而孕也。其脑烧之入酒同饮,令人相思。苏颂之说得非缘此。鹊重巢,《日华》取多年者烧之,疗癫狂鬼魅及蛊毒,仍呼祟物名号,亦敷 疮。《千金》治妇人难产,取多年生育相安之义。

鹧鸪

甘温小毒。

发明 此物食乌头半夏苗,好啖此者,多发咽喉头脑肿痛,甘草生姜并可解之。《唐本》言鹧鸪治岭南野葛菌子生金毒及温疟。久病欲死者,合毛熬酒渍服之,或生捣汁服最良。《日华》云,酒服主蛊气欲死。孟诜云,能制五脏益心力,令人聪明。

甘平无毒。

发明 鹑主腹大如鼓,解热结,疗小儿疳。按∶鹑乃蛙化,气性相同,蛙与蛤蟆皆解热结,治疳利水消肿。则鹑之消鼓胀,盖亦同功,食后下如鹅脂,数次即愈。

咸平无毒。

发明 鸽之品类颇多,惟白者入药。能解诸药毒,久患虚羸者食之有益,调精益气。治恶疮疥癣,风疮白癜风,瘰 疡风,煮熟酒服,无不宜之。鸽卵能稀痘,其矢气臭之能杀瘵虫,虚劳家咸多畜之。

俗作莺,即黄鹂,《月令》名仓庚

甘温无毒。

发明 此鸟感春阳先鸣,故能补益阳气。食之令人不妒,以阳和之气能胜阴毒也。按∶《阳止妒论》云,梁武帝 后性妒,或言仓庚为膳疗治,遂令食之,妒果减半。

雀卵

甘温无毒。服术人忌食。

发明 雀属阳而性淫,故能强壮阳事,火衰阴痿精寒者最宜。阴虚火盛者禁用。雀卵治血枯,《素问》有四乌 一 茹丸,用之最妙。如无雀卵,生雀肝代之。头血主雀盲,脑用绵裹塞耳治聋。雄雀屎名白丁香,去目中翳膜及面上 黑。但取直者即雄与 鼠粪无异,入药有效。

伏翼

蝙蝠屎,名夜明砂

咸平无毒。伏翼 灰,用夜明砂淘净焙用。

《本经》主目瞑痒痛,明目夜视有精光,其屎治面肿,皮肤洒洒时痛,腹中血气,破寒热积聚,除惊悸。

发明 《本经》治目瞑痒痛用伏翼。近世目科惟用夜明砂,鲜有用伏翼者。要皆厥阴肝经血分药也。其伏翼屎能破结血消积,故目翳盲障,疟魅淋带,瘰 痈疽皆用之。然蝙蝠食之大能利人,稍虚不可轻用。

五灵脂

寒号虫矢,又名

苦酸寒小毒。研细酒飞去砂石晒干。生用则破血,炒用则和血。

发明 ,候时鸟也。晋地有之。春夏羽仪丰盛,冬时裸形昼夜哀鸣,故杨氏《丹铅录》谓之寒号虫,屎名五灵脂,谓状如凝脂,而受五行之灵气也。其气腥秽,其味苦酸,大伤胃气。《纲目》言其甘温,恐非正论。虽有治目翳、中脘疼痛之功,惟藜藿庶可应用,终非膏粱所宜。同蒲黄失笑散,治一切心胸腹胁少腹诸痛,及产后结血、血崩,目中生翳往来不定,其性入肝散血最速。但性极膻恶,脾胃虚者,不能胜其气也。

斑鸠

甘平无毒。

发明 斑鸠补肾,故能明目,治虚损益气,食之令人不噎。目科斑鸠丸、锦鸠丸用之,取气血为引导,以助补肾明目之功也。

伯劳

平有毒。

发明 方药未有用者。其毛治小儿继病,欲作 病。取毛带之,继病者,母有娠乳儿,儿病如疟痢,他日相继腹大或瘥或发,他人有娠相近亦能相继也。北人未识此病。

鸲鹆

俗名八哥

甘平无毒。

发明 鸲鹆目和乳汁滴目,令人目明,能见霄外之物,甚言明目之效耳。肉治噎逆及五痔止血,并炙熟食之。

啄木鸟

甘酸平无毒。形色与画眉鸟相似,但头顶有红毛一片,嘴与爪皆坚锐如铁,故能啄木取蠹,不可不辨。

发明 啄木性专杀蠹,故治人脏腑积蠹之患。时珍治劳瘵痫痿,皆取制虫之义。烧灰存性治痔 。虫牙纳孔中不过二三次愈。《丹方》治噎膈,诸药不效,以之熬膏,入麝香一钱匕,昼夜六时嗅之,膈塞自开。盖膈多有因郁积所致,以其善开木郁之邪也。

即水老鸭

酸咸温微毒。或云咸寒误。

发明 鸬 性寒利水,能治腹大如鼓体寒者,以鸬 烧存性为末,米饮服之。其骨 灰蜜调绵裹,治鱼骨鲠与白鹭骨同功,嘴骨尤效。鸬 屎多在石上,色紫如花,就石刮取名蜀水花,能去面上 黑靥痣,灭瘢疵及汤火疮痕。和猪脂敷疔疮。

鹰屎白

微寒无毒。

《本经》主伤挞灭瘢。

发明 虎啸则风生于地,鹰扬则风动于天,具体虽殊,机应则一。鹰具雄健之翮不能长恃无虞,至秋火伏金生,令行改革劲翮渐脱,弱翎未振,即有雄风未遂奋扬,是以众鸟侮之,《月令》所谓鹰乃祭鸟是也。古圣触物致思,专取鹰之屎白灭伤挞痕。虽取秽恶涤渍,实取其翮之善脱也。后人推而广之,用以涤除目中宿翳。吹点药中咸取用之。其屎中化未尽之毛,谓之鹰条,入阴丹、阳丹,不特取其翮之善脱,以治难脱之病。并取其屎中未化之羽,以消目中未脱之翳,颖脱之妙用崇古未宣,因显示后起,毋失《本经》取用之义。

温小毒。

发明 鹰、鹗、雕骨皆能接骨,以鸷鸟之力在骨,故以骨治骨从其类也。折伤断骨,烧灰每服二钱酒下,在上食后,在下食前,骨即接如初。但在三日内者易治,三日外则难治,以气血凝滞不能合辙也。

咸平小毒。

发明 鸱头治头风目眩,颠倒痫疾。《千金》治头风眩转,面上游风,有鸱头酒。《圣惠》治旋风眩冒有鸱头丸。总取旋风健搏之力。

??

甘温小毒。

发明 治风痫噎食,取初生无毛者一对,黄泥固济, 存性为末,每服一匙,温酒服之。头主痘疮黑陷,用腊月者烧灰,酒服之当起。

鸱鸺

俗呼猫头鹰

酸微咸小毒。

发明 鸱鸺,不祥之物,古方罕用。近世治传尸劳瘵,专取阴毒之味,以杀阴毒之虫也。方用鸱鸺酒煮焙干,同大鳗鲡七条摊薄荷上蒸烂,和薯蓣一斤捣焙,细末为丸,空腹酒下三钱。功用与獭肝仿佛。方士用以昏夜露煮以聚鬼魅,是以至阴之味诱至阴之物也。

大毒。

发明 鸩产蛊毒瘴疠之乡,钟毒最烈,非宿槟榔不能自安,以其无枝,人莫能捕也,人欲求自尽者,以翅羽调酒服之立毙,与鹤顶之毒无异。《别录》云鸩喙杀蝮蛇毒。时珍言蝮蛇中人,刮末涂之即愈。如极恶之人有以用之,未尝不解危救急也。

下载《本经逢原》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本经逢原》相关章节:

本草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