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部

《本经逢原》在线阅读中医本草书籍在线阅读

蜂蜜

甘平无毒。入调补药用白蜜泻火药用赤蜜。味酸者不堪入药,不可与生葱、独蒜、莴苣同食,令人下利。凡炼蜜,炭火慢炼,掠去浮沫至滴水成珠为度。炼成每斤入陈酒四两再熬沸,和药为丸,则药力易化。

《本经》主心腹邪气,诸惊痫 ,安五脏,补不足,益气补中,止痛解毒,除众病,和百药,久服强志轻身,不饥不老。

发明 蜂采无毒之花酝酿而成。生则性凉清热,故能治心腹之邪气。熟则性温,补中安五脏诸不足,甘而和平,故能解毒。柔而润泽,故能润燥。缓以去急,故能主心腹肌肉疮疡之痛。仲景治阳明结燥,大便不通,用蜜煎导法,取其能通结燥而不伤肠胃也。凡滋补药俱用炼白蜜丸,取其和脾润肺也。赤蜜味酸,食之令人心烦,惟降火药用之。白蜜虽补脾肺,然性凉润,脾胃不实,肾气虚滑,及湿热痰滞,胸痞不宽者,咸须忌之。故琼玉膏用糖霜,枳术丸荷叶裹饭,佐金丸用米饮,牛黄丸蒸饼黑锡丹用酒曲,磁朱丸神曲虎潜丸用酒,香连丸用醋,茸珠丹用红枣滚痰丸用水泛,各有所宜。今人制丸剂概用蜂蜜,殊失先哲用方之义。

蜜蜡

淡平无毒。

《本经》主下痢脓血,补中,续绝伤金疮,益气不饥耐老。

发明 蜜成于蜡。万物之至味,莫甘于蜜,莫淡于蜡,得非浓此薄彼耶。仲景治痢有调气饮,《千金》治痢有胶蜡汤。盖有见于《本经》之义也。淡为五味之本,胃为五脏之源,故能补中续伤,盖有得于太极也。甄权治孕妇胎动下血不绝欲死,以鸡子大一枚煎三五沸,投美酒半斤服立瘥。又能解毒,故蜡矾丸用之为君。华佗治下痢,食入即吐,用白蜡方寸匙,鸡子黄一枚,石蜜苦酒、发灰、黄连末各半,鸡子壳,先煎蜜蜡苦酒,鸡子四味令匀,乃纳连末,发灰熬至可丸乃止,二日服尽神效。

露蜂房

苦咸平有毒。

《本经》主惊痫螈 ,寒热邪气,癫疾鬼精,蛊毒肠,火熬之良。

发明 露蜂房,阳明药也。《本经》治惊痫癫疾,寒热邪气,蛊毒肠痔,以其能祛涤痰垢也。疮疡齿痛及他病用之者,皆取其以毒攻毒杀虫之功耳。

一名果蠃,细腰蜂也

辛平小毒。

《本经》治久聋咳逆毒瓦斯,出刺出汗。

发明 诗言螟蛉有子,果蠃负之,言细腰之蜂,取青虫之子教祝变化成子也。《大明》治呕逆。生研能罨竹木刺,即《本经》出刺出汗取其毒之锐,以出其刺也。

虫白蜡

甘温无毒。

发明 蜡树属金,性专收敛坚强之气。其叶能治疮肿,虫食其叶而成,与桑螵蛸无异,为外科之要药,取合欢皮同入长肌肉膏中神效。今人治下疳服之,未成即消,已成即敛,以半两入鲫鱼腹中煮食,治肠红神效。

紫矿

紫草茸

甘咸平小毒。

发明 紫矿麒麟竭树上蚁壤聚其脂液而成,与蜂酿蜜无异。出真蜡为上,波斯次之。

古方治五脏邪气,金疮,崩漏,破积血,生肌止痛。今人专治痘疮,有活血起胀之功,无咸寒作泻之患,其功倍于紫草,故以紫草茸呼之,实非紫草同类也。

五倍子

即川文蛤

苦酸咸平无毒。产川蜀,如菱角者佳。法酿过名百药煎,每五倍末一斤,入桔梗甘草、真茶各一两为末,入酵糟二两拌和,置糠中窨,待起如发面状即成矣,作饼晒干用。

发明 川文蛤善收顽痰,解热毒。黄昏咳嗽乃火气浮于肺中,不宜用凉药,宜五倍、五味敛而降之。若风寒外触暴咳及肺火实胜者禁用,以其专收而不能散也。故痰饮内盛者,误用则聚敛于中,往往令人胀闭而死。为末收脱肛及子肠坠下。百药煎性浮,味带余甘,治上焦痰嗽热渴诸病,含噙尤宜。 过主下血,乌须发,消肿毒,敛金疮,治喉痹口疮掺之,便可进食也。

桑螵蛸

甘咸平无毒。桑枝螳螂子也,火炙黄用。

《本经》主伤中疝瘕、阴痿,益精生子,女子月闭腰痛,通五淋,利小便水道。

发明 桑螵蛸,肝肾命门药也,功专收涩。故男子虚损,肾衰阳痿,梦中失精,遗溺白浊方多用之。《本经》又言通五淋,利小便水道,盖取以泄下焦虚滞也。桑螵蛸散治小便频数,如稠米泔,心神恍惚,瘦悴食少。得之女劳者,方用桑螵蛸、远志龙骨菖蒲人参茯苓当归龟甲各一两,卧时人参汤调下二钱,如无桑树上者,以他树上者浓煎桑白皮汁佐之。若阴虚多火人误用反助虚阳,多致溲赤,茎痛,强中失精,不可不知;生研烂涂之出箭镞。

雀瓮

一名蛄 ,俗名 毛

甘平小毒。

《本经》主寒热结气,蛊毒鬼疰,小儿惊痫。

发明 雀瓮,蛄 壳也。其虫夏生叶上,背上有刺螫人,故名 毛。秋深叶尽欲老,口吐白沫,凝聚渐硬,在中成蛹如蚕,至夏羽化而出,其形有似蜻蜒而翅黑稍阔,放子叶上而生蛄 。谓雀瓮者,以雀好食其蛹也。入药惟取石榴树上者,连蛹炙焙用之。苏颂曰∶今医家治小儿惊痫,用雀瓮子连虫同白僵蚕全蝎各三枚,微炒捣末,煎麻黄汤调服一字,日三服大效。藏器治小儿撮口不得饮乳,但先 口傍见血,以雀瓮打破取汁涂之。

原蚕蛾

咸温小毒。取未交雄蛾,纸封焙干,拌椒密藏则不蛀。

《本经》主心腹邪气,起阴痿,益精气,强志生子,好颜色,补中轻身。

发明 蚕之性禀淫火,力专助阳。其子在腊月中非以重盐盐透,水渍曝干,则茧不能缫丝,出子之后非桑不食。《本经》主心腹邪气,皆桑之余力,犹僵蚕之治风痰,蚕茧之疗肿,蚕沙之去风湿耳。其起阴痿,益精气,强志,生子,即《别录》之益精气,强阴道,交精不倦,亦能止精,若合符节。好颜色,令人面色好之互辞。补中轻身者,以其善补真阳,阳主轻捷故也。详参经旨洵为原蚕,主治无疑,奈何集《本草》者误列樗鸡之下,敢力正之。

白僵蚕

咸平无毒。色白者良,入药惟取直者,为雄,去黑口及丝,炒用。

《本经》主小儿惊痫、夜啼,去三虫,灭黑 ,令人面色好,男子阴痒病。

发明 僵蚕,蚕之病风者也。功专祛风化痰,得乎桑之力也。《本经》治惊痫,取其散风痰之力也。去三虫,灭黑 ,男子阴痒,取其涤除浸淫之湿,三虫亦湿热之蠹也。凡咽喉肿痛及喉痹用此,下咽立愈。其治风痰,结核,头风,皮肤风疹丹毒作痒,疳蚀,金疮疔肿,风疾,皆取散结化痰之义。

蚕茧

甘温无毒。

发明 蚕茧治痈肿无头,烧灰酒服,次日即破。煮汤治消渴;缲丝汤丝绵煮汁,功用相同。

蚕蜕

即马明退

甘平无毒。即老蚕眠起所蜕皮,入药微炒用。今以出过蚕之纸为马明退,非也。

发明 蚕非桑叶不生,得东方水气之全,故能治风病、血病。而蜕治目中翳障,较之蝉蜕更捷,惜乎,一时难觅。

蚕砂

甘辛温,无毒。微炒用。

发明 蚕砂疗风湿之专药。有人病风痹用此,焙熟,绢包熨之。治烂弦风眼,以麻油蚕砂二三宿,研细涂患处,过宿即愈。蚕砂置酒坛上泥好,色清味美。然惟晚者为良。早蚕者不堪入药,以饲时火烘,故有毒也。

九香虫

咸温无毒。

发明 九香虫产贵州,治膈脘滞气,脾肾亏损。壮元阳摄生方,乌龙丸用之。

雪蚕

即雪蛆

甘寒无毒。

发明 雪蛆生峨眉山北,积雪历年不消,其中生此,大如瓠,味极甘美,故能解内热渴疾,方物中之最益人者也。

蜻蛉

一名蜻

赤者名赤卒。微寒无毒。

发明 蜻 生水中而能暖水脏,强阴涩精,而赤者性犹壮热,助阳药用之。

樗鸡

红娘

苦平有毒。不可近目。去翅足同糯米炒,去米用。

发明 樗鸡,厥阴经药也。能活血散血,治目翳。拨云膏中与芫青斑蝥同用,亦是活血散结之义。能通血闭,行瘀血,主瘰 ,辟邪气,疗 犬伤。治偏头风用红娘子青娘子各七枚,去翅足炒为末,同葱茎捣涂痛处,周时起泡去之。孙一奎治血蛊用抵当丸以樗鸡易水蛭三服,血下胀消,形神自复。与薛新甫治水肿椒仁丸芫青不殊。一走血而下瘀,一走气而破水,皆峻剂也。《纲目》以《本经》原蚕蛾主治误列于此,今正之。

芫青

即青娘子

辛温有毒。去翅足同糯米炒,去米用。

发明 芫青居芫花上而色青,故能泄毒、攻积破血、堕胎,功同斑蝥而毒尤猛,芫花有毒故也。其治疯犬伤,消目翳,却偏头风,塞耳聋,皆取其毒锐也。又治月闭水肿,椒仁丸方用之。

斑蝥

辛咸温有毒。去翅足同糯米炒熟或醋煮用之。

《本经》主寒热鬼疰蛊毒,鼠 疮疽,蚀死肌,破石癃。

发明 斑蝥,人获得时,尾后恶气射出,臭不可闻。其性专走下窍,利小便,故《本经》言,破石癃,能攻实结而不能治虚秘,不过引药行气,以毒攻毒而已。但毒行小便必涩痛,当以木通滑石导之,其性猛毒,力能堕胎,虚者禁用。疯犬伤,先于患人头上拔去血发二三茎,以斑蝥七枚去翅足炙黄,同蟾蜍捣汁服之,疮口于无风处搠去恶血,小便洗净,发灰敷之,服后小盒饭有瘀毒泄出,三四日后当有肉狗形,三四十枚为尽,如数少,再服七枚。若早服虽无狗形,永不发也。

葛上亭长

辛温有毒。去翅足同糯米炒,去米用。

发明 亭长大毒。善通淋及妇人经脉不通,以五枚研末服三分,空心甘草汤下,须臾脐腹急痛,以黑豆煎汤服之即通。此虫五六月为亭长,头赤身黑,七月斑蝥,九月为地胆,随时变化,其毒可知。

地胆

辛温有毒。同糯米炒,去米用。

《本经》主鬼疰,寒热鼠 ,恶疮死肌,破症瘕,堕胎。

发明 地胆有毒而能攻毒。性专破结堕胎,又能除鼻中息肉,下石淋功同斑蝥,力能上涌下泄。

蜘蛛

微寒有毒。其种类不一,惟用悬网者入药。

发明 仲景治阴狐疝气,偏有大小,时时上下者,蜘蛛散主之,以其入肝,性善循丝上下,故取以治睾丸上下之病。《别录》治大人、小儿 疝,又治干霍乱,服之能令人利,其邪得以下泄也。捣汁涂蛇伤效。

壁钱

无毒。

发明 生壁间似蜘蛛而形扁,其膜色白如钱故名。治鼻衄及金疮出血不止,取虫汁注鼻中及点疮上。同人中白等分,烧研治疳,又治喉痹。

辛平有毒。被螫者以木碗合之即愈。去毒及足用,亦有独用其尾者,其功尤捷,滚醋泡去咸,炒干用。

发明 蝎产于东方,色青属木,治厥阴诸风掉眩,及小儿胎惊发搐,最为要药。左半身不遂,口眼 斜,语言謇涩,手足抽掣,疟疾寒热,耳聋无闻,疝气带下,无不用之。蝎尾膏治胎发惊搐,用蝎梢二十一枚、麝香少许屡效。东垣治月事不调,寒热带下,有丁香柴胡汤,方用羌活柴胡当归生地丁香全蝎,盖取以散血分之风热耳。

水蛭

咸苦平有毒。水蛭是小长色黄,挑之易断者,勿误用泥蛭头圆身阔者,服之令人眼中如生烟,渐至枯损。凡用水蛭,曝干,猪油熬黑,令研极细,倘炙不透虽为末,经年得水犹活,入腹尚能复生。凡用须预先熬黑,以少许置水中七日内不活者,方可用之。

《本经》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瘕积聚,无子,利水道。

发明 咸走血,苦胜血,水蛭之咸苦以除蓄血,乃肝经血分药,故能通肝经聚血,攻一切恶血聚积。《本经》言无子,是言因血瘕积聚而无子也。《别录》云堕胎,性劣可知。昔人饮水误食水蛭,腹痛面黄,饮泥浆水数碗乃得下,盖蛭性喜泥,得土气随出,或用牛羊热血同猪脂饮亦下,或以梅浆水多饮则蛭溶化而出也。

苦寒无毒。漂净炙黄,捣细末,同糖霜食之。

发明 蛆出粪中,故能消积,治小儿诸疳积滞,取消积而不伤正气也。一法用大虾蟆十数只打死置坛内,取粪蛆不拘多少,河水渍养三五日,以食尽虾蟆为度,用麻布扎住坛口,倒悬活水中令污秽净,取新瓦烧红置蛆于上焙干。治小儿疳积腹大脚弱,翳膜遮睛,每服一二钱;量儿大小服之,无不验者,勿以其鄙而忽诸。

狗蝇

咸温无毒。

发明 蝇食狗血,性热而锐,力能拔毒外出。故治痘疮倒靥色黑、唇口冰冷之证,以数枚擂细,醅酒少许调服。闻人规方也。

蛴螬

咸微温有毒。

《本经》主恶血血瘀痹气,破折血在胁下坚满,通月闭,目中淫肤,青翳白膜。

发明 蛴螬穴土而居,与蚯蚓不异,故《本经》所治皆瘀血之证。《金匮》治虚劳瘀血,大黄 虫丸方用之,取其去胁下坚满也。许学士治筋急,养血地黄丸用之,亦取其治血瘀也。取汁滴目去翳障散血止痛。《千金》研末敷小儿脐疮,加猪脂调治小儿唇紧,《经验方》治瘀伤肿痛。《肘后》捣涂竹木刺。苏颂捣汁点喉痹得下即开。藏器涂游风丹疹。又治麦芒入眼,以蛴螬在目上隔布摩之,芒着布上即出。

桑蠹虫

甘温小毒。色白带黄而腹中无秽, 之无水者为真。若头硬而腹中不净者,即杂树内蠹也。如一时难觅真者,则以 毛壳 灰存性代之。

发明 桑蠹虫食木,柔能胜坚,故治痘疮毒盛,白陷不能起发者,用以绞汁,和白酒酿服之即起。但皮薄脚散及泄泻畏食者服之,每致驳裂而成不救,不可不慎。《千金》治崩中漏下赤白,桑蠹烧灰温酒服,亦治胎漏下血效。

桃蠹虫

辛温无毒。

《本经》杀鬼邪恶不祥。

发明 桃实中虫,食之令人美颜色,与桃蠹不异。其虫屎能辟瘟疫令不相染,为末水服方寸匕。

蚱蝉

咸甘寒无毒。

《本经》主小儿惊痫夜啼,癫病寒热。

发明 蝉主产难下胎衣,取其能蜕之义。《圣惠》治小儿发癫有蚱蝉汤、散、丸等方。

今人只知用蜕而不知用蝉也。

蝉蜕

咸甘寒无毒。去翅足用。

发明 蝉蜕去翳膜,取其蜕义也;治皮肤疮疡、风热破伤风者,炒研一钱,酒服神效。

痘后目翳,羊肝汤服三钱,则翳渐退。更主痘疮发痒。若气虚发痒,又当禁服。小儿夜啼,取蝉蜕四十九枚,去前截,用后截为末,分四服,钩藤汤服之即止,惊啼加朱砂二字,若用上截即复啼也。小儿惊痫夜啼,痫病寒热,并用蝉腹,取其利窍通声,去风豁痰之义,较蜕更捷。

蜣螂

咸寒有毒。去足,火炙用。勿置水中,令人吐。

《本经》主小儿惊痫,螈 腹胀寒热,大人癫疾狂疡。

发明 蜣螂,手足阳明、足厥阴药也。《本经》等治,总不离三经之证。其治暴噎、吐食,用二枚入生姜内煨,以陈橘皮二钱同巴豆炒过,去巴豆,将蜣螂陈皮为末,每服二分,吹入喉中,吐痰二三次即愈。又治箭镞入骨,用巴豆微炒同蜣螂捣涂,痛定必痒,忍之,待急痒不可忍乃撼动拔之。又烧灰入冰片少许,治大肠脱肛,掺上托入,捣丸塞下部,引痔虫出尽永瘥。其蜣螂心贴疔疮拔疔,贴半日许,血尽根出则愈。然蜣螂最畏羊肉,食之即发。

天牛

甘温小毒。

发明 天牛乃水中蠹石所化。杨树中最多,桑树中独胜。长须如角,故有天牛之名。利齿善啮,是有啮桑之号。其性最锐,取治疔肿恶疮、出箭镞、竹木刺最捷。与蝼蛄不殊,一啮木而飞,一穴土而出。其颖脱之性则一,如无啮桑,他树上者,亦可焙干为末,蜜调敷之。

蝼蛄

咸寒小毒。去翅足炒用。

《本经》主难产,出肉中刺,去溃肿,下哽噎,解毒除恶疮。

发明 蝼蛄性善穴土,故能治水肿。自腰以前甚涩,能止大小便。自腰以后甚利,能通大小便,取以治水最效。但其性急,虚人戒之。《本经》治难产者,取其下半煮汤服之则下也。出肉刺、溃痈肿恶疮者,生捣涂之,肉刺即出,疮肿即溃也。下哽噎者,炙末吹之哽噎即下,非噎膈之谓也。《千金》治箭镞入肉,以蝼蛄杵汁滴上三五度自出。延年方治胎衣不下,以蝼蛄一枚,水煮数沸,灌下入喉即出。小儿脐风,蝼蛄、甘草等分为末敷之效。

萤火

即熠耀,《本经》名夜光

辛温无毒。

《本经》明目。

发明 萤火本腐草所化,得大火之余气而成。入胞络三焦,能辟邪、明目,取其照幽夜明之义。务成子萤火丸,辟五兵白刃,虎野狼蛇虺之毒,恶鬼疫疠之邪。庞安常亦极言其效,惜乎,世鲜备用。

衣鱼

蠹鱼

咸温无毒,即衣帛书画中之蠹,碎之如银,有粉者是。

《本经》主妇人疝瘕,小便不利,小儿中风,项强背起摩之。

发明 衣鱼主中风项强,摩之即安。惊痫天吊口 、淋闭,服之即愈,皆手足太阳经病,乃《神农本经》之药。古方盛用,今人罕知。合鹰屎、白僵蚕敷疮瘢灭。

鼠妇

《本经》名 ,即湿生虫

酸咸无毒。

发明 《金匮》治久疟鳖甲煎丸中用之,以其主寒热去瘀积也。古方治惊痫血病多用之,厥阴血分药也。《千金》治产妇遗尿,以鼠妇七枚熬研,温酒服之。痘疮倒靥为末,酒服一字即起;又解射干蜘蛛毒。

《本经》名地鳖

咸寒有毒。或去足炒用,或酒醉死,去足捣汁用。

《本经》主心腹寒热洗洗,血积症瘕,破坚下血闭。

发明 虫伏土而善攻隙穴,伤之不死,与陵鲤不殊。故能和伤损,散阳明积血。《本经》治心腹寒热洗洗,亦是积血所致。《金匮》大黄 虫丸用水蛭、 虫,取其破坚症、下积血耳。无实结者勿用。跌扑重伤,焙干为末,酒服二钱,接骨神效。

虻虫

蜚虻

苦微寒有毒。即啖牛血蝇,去翅足炒用。

《本经》逐瘀血,破血积坚痞症瘕寒热,通利血脉九窍。

发明 虻食血而治血,因其性而为用,肝经血分药也。《本经》治症瘕寒热,是因症瘕而发寒热,与蜣螂治腹胀寒热不殊。仲景抵当汤丸水蛭、虻虫虽当并用,二物之纯阴悬殊。其治经闭用四物加蜚虻作丸服甚良。以破瘀血而不伤血也。苦走血,血结不行者,以苦攻之,其性虽缓,亦能堕胎。

蟾蜍

皮辛凉微毒,肉甘平无毒。捕取风干泥固, 存性用,其目赤嘴赤者有毒。一种色青而生陂泽中者曰蛙,与此不同。

发明 蟾蜍,土之精也,习土遁者赖之,其形大而背多磊者是。土性浓重,其行极迟,土生万物,亦能化万物之毒。故取以杀疳积,治鼠 阴蚀疽疠,烧灰敷恶疮并效。弘景治温病发 困笃,用以去肠,生捣一二枚,啜其汁无不瘥者。治 犬伤,先于顶心拔去血发三四茎,即以蟾蜍一二枚捣汁生食,小便内见沫其毒即解。又破伤风用二枚,生切如泥,入椒一两,同酒炒热,入酒二盏乘热饮之,少顷通身汗出而愈。发背疔肿初起,以活蟾一只系定放肿上半日,蟾必昏愦,即放水中以救其命。再换一只如前,蟾必踉跄。再易一只,其蟾如旧,则毒散矣。其金蟾丸治肿胀腹满,并治小儿疳劳,腹大胫细,方用大蟾一只,以砂仁入腹令满,盐泥固济, 存性,黑糖调服一二钱匕,下尽青黄积粪即愈。未尽,过二三日再服,以腹减热除为度。若粪便不能溅注而淋漓不前者,此元气告匮,不可救也。

蟾酥

辛温有毒。

发明 蟾酥辛温,其性最烈,凡用不过一分。齿缝出血及牙疼,以纸 少许按之即止。蟾酥丸治发背疔肿一切恶疮,拔取疔毒最捷,入外科有夺命之功。然轻用能烂人肌肉。

蛤蟆

甘寒小毒。

《本经》主邪气,破症坚、痈肿、阴疮,服之不患热病。

发明 蟾蜍、蛤蟆同类异种。故其功用亦不甚相远,服之不患热病。即弘景治温病发困笃之意。时珍言古方多用蛤蟆,近方多用蟾蜍。盖古人通称蟾为蛤蟆,而蛤蟆不复入药矣。

俗作蛙

甘寒无毒。

发明 时珍曰,蛙产于水,与螺蚌同性,故能解热毒,利水气。但系湿生之物,其骨性复热,食之小便苦淋。妊娠食蛙令子寿夭。小蛙多食令人尿闭,脐下酸痛,擂车前水饮之可解。戴原礼云∶凡浑身水肿或单腹胀者,以青蛙一二枚去皮炙熟食之,则自消也。嘉谟曰∶时行面赤项肿名蛤蟆瘟,以金丝蛙捣汁水调,空腹顿饮即效。

蝌蚪

发明 蝌蚪生水中,蛤蟆子也。有尾如鱼,渐大则脚生尾脱,因其所禀之毒未化,故藏器取治火 热毒及肿疡疮,并捣碎敷之,或化水涂之,或配入敷药中并效又得效方,多用蝌蚪阴干,待桑椹熟,等分置瓶中密封悬屋东,或捣汁浸埋东壁下,百日化泥,取涂须发永黑如漆。

蜈蚣

辛温有毒。火炙去足用。

《本经》主鬼疰蛊毒,啖诸蛇虫鱼毒,杀鬼物老精,除温疟,去三虫。

发明 盖行而疾者,惟风与蛇。蜈蚣能制蛇故亦能截风。厥阴经药也。岭南有蛇瘴,项大肿痛连喉,用赤足蜈蚣二节研细,水下即愈。又破伤风欲死,研末擦牙边去涎沫立瘥。《本经》言啖诸蛇虫鱼毒,悉能解之。万金散治小儿急惊,蜈蚣一条去足炙黄,入朱砂轻粉乳汁为丸,服少许即安。双金散治小儿天吊目久不下,口噤反张,蜈蚣一条酥炙去头足,入麝香为末,以少许吹鼻至眼合乃止。若眼未下再吹之。小儿撮口刮破舌疮,蜈蚣末敷之。

《千金》治射工毒疮,蜈蚣炙黄为末敷之。小儿秃疮,蜈蚣浸油搽之。《直指方》治痔疮疼痛,蜈蚣炙末,入片脑少许唾调敷之。《急救方》治温疟洒洒时惊,凉膈散加蜈蚣尾服之。

《摘要》治妇人趾疮,甲内鸡眼及恶肉突出,蜈蚣一条去头足,焙研入麝香少许,去硬盖,摊乌金纸留孔,粘贴一夕即效。如有恶肉,外以南星末,醋和敷四周,其祛毒之功,无出其右。

蚯蚓

地龙

咸寒小毒。白颈者良。解热毒,入盐化水用。通经络,炙干用。

《本经》主蛇瘕,去三虫,伏尸鬼疰蛊毒,杀长虫。

发明 蚯蚓在物应土德,在星为轸水,体虽卑伏而性善穴窜。专杀蛇虫、三虫伏尸诸毒,解湿热,疗黄胆,利小便,通经络,故活络丸以之为君。地龙汤治痘疮,脾肾虚热娇红,五六日渐变干紫伏陷者,同荸荠捣,和酒酿,服之即起。若干紫色黯皮坚,为肝脾血热,即宜犀角、紫草、黄连清解,非地龙所宜。温病大热,狂妄,天行大热,和人尿捣绞服之,热毒从小便而去也。小便暴秘不通,亦宜用之。入葱化为水,疗暴聋。

蜗牛

咸寒小毒。

发明 蛞蝓蜗牛生下湿地,阴雨即出,至阴类也。治诸肿毒痔漏,制蜈蚣、蝎虿诸毒,研烂涂之,取其解热消毒之功耳,其形尖小而缘桑上者谓之缘桑蠃。治大肠脱肛,和猪脂涂之立缩。此蠃诸木上皆有,独取桑上者,正如桑螵蛸之义。

下载《本经逢原》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本经逢原》相关章节:

本草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