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门第六十五

《医方考》在线阅读中医方言书籍在线阅读

叙曰∶为国者,必欲去夫蠹国之小人。故为医者,必欲去夫蠹身之 蚀。身国不同,理相

化虫丸

鹤虱(去土) 胡粉(炒) 苦楝根(东引不出土者) 槟榔(各一两) 芜荑 使君子(各五分)

量人大小服,一岁儿可五分。

肠胃中诸虫为患,此方主之。

经曰∶肠胃为市,故无物不包,无物不容,而所以生化诸虫者,犹腐草为萤之意,乃湿热之所生也。是方也,鹤虱槟榔、苦楝根、胡粉、白矾芜荑使君子,皆杀虫之品,古方率单剂行之,近代类聚而为丸尔。

灵砂丹

水银(一斤) 硫黄(四两)

二物于新铫内炒成砂,更入水火鼎内, 炼为末,糯米糊丸如麻子大。每服三丸,加至五七丸。忌猪羊血绿豆粉、冷滑之物。

肠胃诸虫,此方主之良。

尝谓湿热生虫,故知湿热者,虫之天也。是方用硫黄以燥湿,用水银以驱热,是夺虫之天矣。虫失其天,未有不杀。

虫药总考

昆按∶古方杀虫,如雷丸贯众干漆、蜡尘、百部铅灰,皆其所常用也。有加附子干姜者,壮正气也。加苦参黄连者,虫得苦而安也。加乌梅诃子者,虫得酸而软也。加藜芦瓜蒂者,欲其带虫而吐也。加芫花、黑丑者,欲其带虫而下也。用雄黄川椒蛇床樟脑、水银、槟榔者,治疥疮之虫也。用胡桐泪莨菪子韭子蟾酥者,治龋齿之虫也。用川槿皮海桐皮者,治风癣之虫也。用青葙子覆盆叶者,治九窍 蚀之虫也。用败鼓心、桃符板、虎粪骨、死人枕、獭爪、鹤骨者,驱瘵虫也。或用桃柳东南枝者,以其得天地春生夏长之气,而假之以为吾身之助也。或用吴茱萸东引根,或用酸石榴东引根,煎汤吞药者,一以此物亦能杀虫,一以东方者生物之始,诸虫受气之所也。东引根,能引诸药东行,夺其生生之气,乃伐根之斧也。

《泊宅编》云∶永州通宅听军员毛景,得奇疾,每语喉中必有物作声相应。有道人教之读《本草》药名,至兰而默然,遂取兰捩汁而饮之,少顷吐出肉块,长二寸余,人形悉具。刘思在永州亲见其事。《千金翼》云∶兰主疳蚀,则固杀虫物尔。

雷丸

陈正敏《遁斋闲览》云∶杨 ,中年得异疾,每发言应答,腹中有小虫效之,数年间,其声浸大。有道士见而惊曰∶此应声虫也,久不治,延及妻子,宜读《本草》,遇虫不应者,当

槟榔散石榴根煎

蔡定夫戡之子康积,苦寸白虫。医者教之以月初三日前,先炙猪肉一脔,置口中,咀咽其津而勿食,诸虫闻香争咂,如箭攻攒,却以槟榔细末一两,取石榴东引根煎汤调服之。蔡如其言,不两时,腹中雷鸣急泻,虫下如倾,以杖挑之,皆连绵成串,其长几丈,尚蠕蠕能动,乃悉置之于火,宿患顿愈。

古称九虫∶一曰伏虫,长四寸,为群虫之长。二曰白虫,相生至多,形长一寸,其母长至四、五尺。三曰肉虫,状如烂杏,令人烦闷。四曰肺虫,其状如蚕,令人咳而声嘶。五曰胃虫,状如蛤蟆,令人吐逆呕哕。六曰弱虫,状如瓜瓣,令人多唾。七曰赤虫,状如生肉,令人肠鸣。八曰蛲虫,至微细,状如菜虫,居洞肠间,居则为漏、疽诸疮。九曰蛔虫,长一尺,贯心则杀人。又有三尸虫,状如大马尾,薄筋根据脾而居,乃有头尾,皆长三寸。又有劳虫,膈噎虫、癞虫、蛊虫狐惑虫,未易悉举,医者推类而治之可也。

痔漏门第六十六

叙曰∶察痔漏者,疡医之事也,君子鄙谈之。然择疾而疗,非医之任者也。故考二方,以大其规,详论药物,以要其变。

四物汤加黄芩黄柏槐花方

当归 芍药 川芎 生地黄黄芩黄柏槐花

内热痔漏下血者,此方主之。

痔漏,广肠之毒也。《内经》曰∶因而饱食。经脉横解,肠癖为痔。是以痔漏之疾,多见于膏粱富贵之人,而藜藿之腹,未见其多也。一有病根,则劳思便作,饮酒便用,所以然者,内热而血妄行也。是方也,生地槐花黄芩黄柏,清其热也;当归、芍药、川芎,调其

四君子汤

人参 白术(炒) 茯苓 甘草(炙)

年高气弱,痔血不止者,此方主之。误服攻痔之药,致血大下不止而虚脱者,亦此方主之。血,有形之阴也,必赖无形之气以固之。故年高而气弱,则血下。久药损气,则血下。是方也,人参白术茯苓甘草,皆甘温益气之品也。大气充盈,自足以固有形之血,譬之干元充溢于两间,自能举乎大地,而无倾陷之危者也。

痔漏诸药总考

昆按∶古方医痔漏下血,有用槐角灰者,有用柏叶灰者,有用 皮灰者,有用露蜂房灰者,有用牛角腮灰者,有用胡桃灰者,俱以方寸匕酒调下,此皆枯痔之法也。汤液之中,有用防风者,有用秦艽者,有用皂角仁者,有用荆芥白芷者,此皆责之风热入脏也;有用芒硝大黄者,有用槟榔、枳实者,此皆责之实热可下也;有用胡黄连者,有用酒苦参者,有用石莲肉者,有用番木鳖者,此皆责之实热可清也。有用桃仁红花者,有用蒲黄苏木者,此皆责之瘀血未消也。有用杏仁麻仁者,有用地黄、黄柏者,此皆责其燥金无液也。有用地榆蕲艾者,有用枯龙骨鹿角霜者,此欲强止其血也。有用象牙螳螂者,有用人爪、蟹爪者,此欲放出其肛而外施药以愈之也。有用熏法者,有用洗法者,有用药坐者,无非枯痔止血之品也。有用插药者,有用挂线者,无非烂肌去腐之辈也。呜呼!任医犹任将,用药犹用兵。神于兵者,叠石可以为营,驱牛可以破敌。神于药者,心解而机自灵,见超而术自神,有不拘拘于纸上之陈言矣。

疥疮门第六十七

叙曰∶人以弗病为安,疥疮虽曰小疾,然流连其痒,弗息其搔,则亦非可观之度矣。因着六考以主之,庶几乎无疮痍也。

防风通圣散

防风 川芎 川归 黄芩(炒) 麻黄(去节) 连翘 薄荷 石膏 白术(炒) 栀子(炒黑) 大黄 芒硝 桔梗 荆芥 白芍药 滑石 甘草

表有疥疮,内有实热,此方主之。

诸痛疡疮痒,皆属心火,故表有疥疮,必里有实热。是方也,用防风、麻黄,泄热于皮毛。用石膏、黄芩、连翘桔梗,泄热于肺胃。用荆芥、薄荷、川芎,泄热于七窍。用大黄、芒硝、滑石栀子,泄热于二阴。所以各道分消其势也。乃当归白芍者,用之于和血。而白术、甘草者,用之以调中尔。互考见中风门、火门。

玉烛散

川芎 当归 生地黄 赤芍药 大黄 甘草 朴硝(各等分)

疥疮作痛者,此方主之。

诸痛属实,实者可泻,故用朴硝、大黄泻其实,生地、赤芍凉其血,川芎、当归和其营,甘草调其卫。是方为攻下之剂,必形气、病气两实者,始可用之。若病气有余,形气不足者,以前方防风通圣散去大黄、芒硝可也。

当归补血汤加防风连翘方

当归 防风(各一钱) 黄 (五钱) 连翘(二钱)

疥疮有血无脓,瘙痒不止者,此方主之。

有血无脓,此表气不足也。诸痒属虚,虚者可补,故用当归、黄 大补其气血。乃防风者,引归、 直达于表,二物得之而效愈速也。若连翘者,解诸经之客热而已。此药服之数剂,诸疮化毒生脓,又更服之,得脓满毒尽,则去病根,而无温瘢之患。若脓日久不干者,去黄 ,加白术、茯苓以燥之。如治烂豆之法则善矣。

十全大补汤

人参 黄 白术 茯苓 熟地黄 当归 川芎 芍药 甘草(等分) 桂心(少许)

疮久,血气虚弱,颈面腹背皆疮者,此方主之。

疮疥生于手足者为轻,生于颈面腹背者,气血虚羸之盛,乃小人道长之象。故用人参、黄、白术、茯苓、甘草大补其气。用当归、川芎、白芍、熟 、桂心大补其血。气血得其补,则腹背之疮先愈,而君子道长,小人道消矣。脾胃门参苓白术散,亦可酌用。

加品

古方有苦参、沙参忍冬花、皂角刺者,此皆治疮善药。若根据前法,则此辈不用变愈,必欲用之,苦参宜用酒炒。

疥疮涂药总考

古方涂药,有用蛇床子、川椒、雄黄樟脑、水银、槟榔者,有少入人言者,皆杀虫也。

铅粉黄丹者,为解热者。或以 油涂者,或以麻油涂者,或以猪脂涂者。予少时常自用之,率验于此而违于彼,今月少愈,再月即发,竟以服药而瘳,终无益于涂也。然病浅者,间有涂之而愈,故涂药亦所不废。

暴死门第六十八

叙曰∶幻化之躯,不能无死,但曰暴死,则非正命矣。君子顺受其正,胡然以非命归耶?

六君子汤加天麻方

人参 白术 茯苓 甘草 半夏 陈皮 天麻

暴死口噤吐沫,身体温暖,脉来虚大者,中风暴死也,此方主之。

暴死者,卒然而倒,不省人事也。风燥则筋急,故令口噤。吐沫者,风盛气涌使然,乃风来潮汹之象,风为阳邪,故令身体温暖。脉来虚大者,正气虚而邪气盛也。斯时也,主辛散之剂以驱风,则恹恹之气必绝,非其治也。故用人参、白术、茯苓、甘草之甘温者急固其气,复用半夏陈皮之辛利者以平其沫。天麻之加,定风邪尔。

附子理中汤

附子 干姜 人参 甘草 白术

腹痛额头黧黑,手足收引,脉来沉下,无气以息者,中寒暴死也,此方主之。

腹痛病因固有数种,但额头黧黑、手足收引、脉来沉下,则中寒之验也。所以无气以息者,呼出主阳,吸入主阴,三阴受其真寒,则病不能吸。吸亡,则呼不能独存矣,故令人暴死。寒者温之,故用附子、干姜。乃人参、白术、甘草,所以生其呼吸之气也。进药后,更着艾灸其关元,此内外交治之法。是证也,有死一日夜而治之复苏者,幸勿因其危而忽之。

生脉散加香薷方

人参 麦门冬 五味子 香薷

人本阴虚,复遇暑途,饮困劳倦,暴仆昏绝者,此方主之。

人本阴虚,则阳独治,复遇暑途,则阳易亢,加之饥困劳倦,则阴益亏。所以暴仆昏绝者,一则阴虚而孤阳欲脱。一则暑邪乘虚而犯神明之府也。故用人参益元而固脱,香薷辟邪而却暑。麦冬之清,所以扶其不胜之肺。五味之酸,所以敛其欲脱之真。

四君子汤加竹沥姜汁方

人参 白术 茯苓 甘草 竹沥 姜汁

暴死有痰声者,名曰痰厥,此方主之。

痰厥者,虚阳载痰上逆之名,所以令人暴死者,顽痰塞其清阳呼吸之道也。痰既塞之,气欲通之,故令喉中有声。经曰∶壮者气行则愈,怯者着而成病。故用人参、白术、茯苓、甘草之温补者以壮气。佐之竹沥、姜汁以行痰。

独参汤

人参(二两,去芦煎)

行立之间,暴眩仆绝,喉无痰声,身无邪热者,阴虚阳暴绝也,此方主之。

阴阳之在人身,互为其根而不可离者也。若阴道亏乏,则孤阳无所根据附,亦自飞越,故令人暴眩仆绝。过不在痰,故无痰声。病不因感,故无体热。斯时也,有形之阴血,不能急生,无形之呼吸,所宜急固,况夫阴生于阳,又太极之妙乎!故以独参主之,取其为固元益气之圣品尔。

五磨饮子

木香 沉香 槟榔 枳实 台乌药

五件等分,白酒磨服。

暴怒暴死者,名曰气厥,此方主之。

怒则气上,气上则上焦气实而不行,下焦气逆而不吸,故令暴死。气上宜降之,故用沉香、槟榔。气逆宜顺之,故用木香乌药。佐以枳实,破其滞也。磨以白酒,和其阴也。

火醋熏鼻法

凡感臭秽瘴毒暴绝者,名曰中恶。不治即死。宜烧炭火一杓,以醋沃之,令患人鼻受醋气,则

补拜法

凡遇尸丧,玩古庙,入无人所居之室,及造天地鬼神坛场,归来暴绝,面赤无语者,名曰尸疰,亦曰鬼疰,即中祟之谓也。进药便死。宜移患人东首,使主人焚香北面礼拜之,更行火醋熏鼻法,则可复苏,否者七窍迸血而死。

凡男妇交感死,在男子名曰脱阳,在女子名曰脱阴。男子虽死,阳事犹然不萎;女子虽死,阴器犹然不闭。亦有梦中脱死者,其阳必举,阴必泄,尸容有喜色,为可辨也。皆在不救。

下载《医方考》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方言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