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六

《本草衍义》在线阅读中医本草书籍在线阅读

乱发自是两等。发 味苦,即陈旧经年岁者。如橘皮皆橘也,而取其陈者。野狼毒麻黄吴茱萸半夏枳实之类,皆须陈者,谓之六陈,入药更良。败蒲亦然,此用 之义耳。今人又谓之头 。其乱发条中,自无用 之义,此二义甚明,亦不必如此过谓搜索。右以乱发如鸡子大,无油器中熬焦黑,就研为末,以好酒一盏沃之,何首乌末二钱,同匀搅,候温灌之,下咽过一二刻,再灌,治破伤风及沐发中风极效。

人乳汁

人乳汁治目之功多,何也?人心生血,肝藏血,肝受血则能视,盖水入于经,则其血乃成。又曰∶上则为乳汁,下则为月水。故知乳汁则血也。用以点眼,岂有不相宜者。血为阴,故其性冷。藏寒人,如乳饼酪之类,不可多食。虽曰牛、羊乳,然亦不出乎阴阳造化尔。西戎更以驼马乳为酥酪。老人患口疮不能食,饮人热乳良。

人屎

用干陈者为末,于阴地净黄土中作五六寸小坑,将末三两匙于坑中,以新汲水调匀。

良久俟澄清,与时行大热狂渴须水人饮之,愈。今世俗谓之地清,然饮之勿极,意恐过多耳。又治一切热毒肿,脓血未溃,疼痛不忍,用干末、麝香各半钱,同研细,抄一豆大,津唾贴疮心,醋面钱子贴定,脓溃出,去药。

人溺

须童男者。产后温一杯饮,压下败血恶物。有饮过七日者。过多,恐久远血藏寒,令人发带病;气血虚无热者,尤不宜多服,此亦性寒,故治热劳方中亦用。

人指甲

鼻衄,细细刮取。俟血稍定,去淤血,于所衄鼻中搐之,立愈。独不可备,则众人取之,甚善。衄药,并法最多,或效或不效,故须博采,以备道途、田野中用。

龙骨

诸家之说,纷然不一。既不能指定,终是臆度。西京颖阳县民家,忽崖坏,得龙骨一副,肢体头角悉具,不知其蜕也,其毙也。若谓蜕毙,则是有形之物,而又生不可得见,死方可见。谓其化也,则其形独不能化。然《西域记》中所说甚详,但未敢据凭。万物所禀各异,造化不可尽知,莫可得而详矣。孔子曰∶“君子有所不知”,盖阙如也。妄乱穿凿,恐误后学。治精滑及大肠滑,不可阙也。

牛黄

牛黄,亦有骆驼黄,皆西戎所出也。骆驼黄极易得,医家当审别考而用之,为其形相乱也。黄牛黄轻松自然微香,以此为异。盖又有 (音猫)牛黄,坚而不香。

麝每粪时须聚于一所,人见其所聚粪,及有遗麝气,遂为人获,亦物之一病尔。此猎人云。余如经。

象牙

取口两边各出一牙下垂夹鼻者,非口内食齿,齿别入药。今为象笏者是也。

醍醐

作酪时,上一重凝者为酪面。酪面上其色如油者为醍醐。熬之即出,不可多得,极甘美。虽如此取之,用处亦少,惟润养疮痂最相宜。

犀角

凡入药须乌色、未经汤水浸煮者,故曰生犀。川犀及南犀,纹皆细。乌犀尚有显纹者露,黄犀纹绝少,皆不及西番所出纹高雨脚显也。物像黄外黑者为正透,物像黑外黄者为倒透。盖以乌为正,以形像肖物者为贵。既曰通犀,又须纹头显,黄黑分明,透不脱,有雨脚滑润者为第一。鹿取茸,犀取尖,其精锐之力尽在是矣。犀角尖,磨服为佳,若在汤散则屑之。西番者佳。

羚羊角

今皆取有挂痕者。陈藏器∶取耳边听之,集集鸣者良,亦强出此说,未尝遍试也。

今将他角附耳,皆集集有声,不如有挂痕一说尽矣。然多伪为之,不可不察。

羊角

出陕西、河东,谓之 羊,尤很健,毛最长而浓。此羊可入药,如要食,不如无角白大羊。《本草》不言者,亦有所遗尔。又同、华之间,有卧沙细肋,其羊有角似 羊,但低小,供馔在诸羊之上。张仲景治寒疝用生姜羊肉汤,服之无不验。又一妇人产当寒月,寒气入产门,脐下胀满,手不敢犯,此寒疝也。医将治之以抵当汤,谓其有瘀血。尝教之曰∶非其治也,可服张仲景羊肉汤,少减水,二服遂愈。

牛角腮

此则黄牛角腮。用尖,烧为黑灰,微存性,治妇人血崩、大便血及冷痢。又白水牛鼻,干湿皆可用。治偏风口 斜,以火炙热,于不患处一边熨之,渐正。

犬胆

涂铅如金色。又救生接元气,补虚、损、惫。黄狗脊骨一条(去两头,截为五、七段,带肉些小。用好 砂一两,细研。浆水二升,入 砂,在浆水中搅匀。浸骨三日后,以炭火炙令黄色,又入汁蘸,候汁尽为度,其狗骨已酥脆,捣令极细。后入诸药) 肉苁蓉(去沙,薄切,火焙干) 菟丝子(酒浸二日,曝干) 杜仲(去粗皮) 肉桂(去皮上粗涩) 附子(炮,去皮、脐) 鹿茸(急燎去毛,酥,微炙黄色。不可令焦) 干姜(炮。以上各一两) 蛇床子(半两,微炒) 阳起石(半两,酒煮一日,令数人不住手研一日) 将前八味同杵,罗为末。次入阳起石狗骨末,用熟枣肉五两,酥一两,同和。再捣千余下,看硬软,丸如小豆大,晒干。每日空心盐汤下二十丸。

鹿茸

他兽肉多属十二辰及八卦。昔黄帝立子、丑等为十二辰以名月,又以名兽,配十二辰属。故獐鹿肉为肉中第一者,避十二辰也。味亦胜他肉,三祀皆以鹿腊,其义如此。茸最难得不破及不出却血者,盖其力尽在血中,猎时多有损伤故也。茸上毛,先薄以酥涂匀,于烈焰中急灼之。若不先以酥涂,恐火焰伤茸。俟毛净,微炙入药。今人亦能将麻茸伪为之,不可不察也。头亦可酿酒,然须作浆时稍益葱椒。角为胶,别有法。按《月令》,冬至一阳生,麋角解;夏至一阴生,鹿角解;各逐阴阳分合,如此解落。今人用麋、鹿茸作一种,殆疏矣。凡麋鹿角,自生至坚完,无两月之久。大者二十余斤,其坚如石,计一昼夜须生数两,凡骨之类成长无速于此。虽草木至易生,亦无能及之,岂可与凡骨血为比。麋茸利补阳,鹿茸利补阴。凡用茸无须太嫩,唯长四五寸、茸端如马 红者最佳。须佐以他药则有功。

虎骨

头、胫与脊背入药。肉微咸。陈藏器所注乙骨之事,反射之目光堕地如白石之说,必得之于人,终不免其所诬也。人或问曰∶风从虎何也?风,木也,虎,金也,木受金制,焉得不从?故呼啸则风生,自然之道也。所以治风挛急,屈伸不得,走疰,癫疾,惊痫,骨节风毒等,乃此义尔。

豹肉

毛赤黄,其纹黑如钱而中空,比比相次。此兽猛捷过虎,故能安五脏,补绝伤,轻身。又有土豹,毛更无纹,色亦不赤,其形亦小。此各自有种,非能变为虎也,圣人假喻而已。恐医家未喻,故书之。

狸骨

形类猫,其纹有二,一如连钱者,一如虎纹者。此二色狸,皆可入药。其肉味与狐不相远,江西一种牛尾狸,其尾如牛,人多糟食,未闻入药。孟诜云∶“骨理病,作羹 食之。”然则骨如何羹 (音郝,肉羹也?)炙骨和麝香雄黄为丸服,治痔及 疮甚效。

有白毛者,全得金之气也,入药尤功。余兔至秋深时则可食,金气全也。才至春夏,其味变。取四脚肘后毛为逐食,饲雕鹰,至次日吐出。其意欲腹中逐尽脂肥,使饥急捕逐速尔。然作酱必使五味。即患豌豆疮,又食此,则发毒太甚,恐斑烂损人。

(音羸)鼠

经中不言性味,惟是于难产通用药中云∶ 鼠,微温,毛赤黑色,长尾,人捕得取皮为暖帽。但向下飞则可,亦不能致远。今关西山中甚有,毛极密,人谓之飞生者是也。《注》中又引水马,首如马,身如虾,背伛偻,身有竹节纹,长二三寸,今谓之海马

鼹鼠

鼹鼠也,其毛色如鼠,今京畿田中甚多。脚绝短,但能行。尾长寸许,目极小,项尤短,兼易掘取。或安竹弓射之,用以饲鹰。陶不合更引“今诸山林中大如水牛,形似猪,灰赤色者也。设使是鼠,则熟能见其溺精成鼠也。”陶如此轻信,但真醇之士,不以无稽之言为妄矣,今经云∶“在土中行。”则鼢鼠无疑。

四足俱短,头与身尾皆扁,毛色若故紫帛。大者身与尾长三尺余,食鱼,居水中。出水亦不死,亦能休于大木上,世谓之水獭。尝縻置大水瓮中,于其间旋转如风,水谓之成旋,起,四面高,中心凹下,观者骇目。皮,西戎将以饰毳服领、袖。问之,云∶垢不着,如风霾翳目,即就袖口拭目中即出。又毛端果不着尘,亦一异也。又《本草·序例》言“獭胆分杯”,尝试之,不验。惟涂于盏唇,但使酒稍高于盏面。分杯之事,亦古今传误言也,不可不正之。肝,用之有验。

今用肝治风,皮兼毛用为裘者是也。此兽多疑,极审听。人智出之,以多疑审听而捕取。捕者多用 。

??

肥矮,毛微灰色,头连脊毛一道黑,嘴尖黑,尾短阔。蒸食之极美。貉形如小狐,毛黄褐色。野兽中 肉最甘美,仍益瘦人。

野猪黄

野猪黄在胆中,治小儿诸痫疾。京西界野猪甚多,形如家猪,但腹小、脚长、毛色褐,作群行。猪人惟敢射最后者,射中前奔者,则群猪散走伤人。肉色赤如马肉,其味甘,肉复软,微动风。黄不常有,间得之,世亦少用。食之,尚胜家猪。

驴肉

食之动风,脂肥尤甚,屡试屡验。《日华子》以谓“止风狂,治一切风”,未可凭也。煎胶用皮者,取其发散皮肤之外也。仍须乌者,用乌之意,如用乌鸡子、乌蛇乌鸦之类。其物虽治风,然更取其水色,盖以制其热则生风之义。

腽肭脐

今出登、莱州。《药性论》以谓是海内狗外肾。日华子又谓之兽。今观其状,非狗非兽,亦非鱼也。但前即似兽,尾即鱼。其身有短密淡青白毛,腹胁下全白,仍相间于淡青白毛,上有深青黑点,久则色复淡。皮浓且韧,如牛皮。边将多取以饰鞍鞯。其脐治脐腹积冷、精衰、脾肾劳极有功,不待别试也。似狐长尾之说,盖今人多不识。

獐之属,又小于獐,但口两边有长牙,好斗,则用其牙。皮为第一,无出其右者,然多牙伤痕。四方皆有,山深处则颇多,其声如击破钹。

野驼

生西北界等处,家生者峰蹄最精,人多煮熟糟啖。粪为干末,搐鼻中,治鼻衄。此西番多用,尝进贡于彼,屡见之。

败鼓皮

黄牛皮为胜。今不言是何皮,盖亦以驴马皮为之者。唐韩退之所谓牛溲马勃,败鼓之皮,俱收并蓄,待用无遗者。今用处少尔,尤好煎胶。专用牛皮,始可入药。

丹雄鸡

今言赤鸡者是也,盖以毛色言之。巽为鸡为风,鸡鸣于五更者,日将至巽位,感动其气而鸣也。体有风,人故不可食。经所着其用甚备。产后血晕,身痉直,带眼、口角与目外向上牵急,不知人,取子一枚,去壳,厘清,以荆芥末二钱,调服,遂安,仍依次调治。若无他疾,则不须,治甚敏捷。乌鸡子尤善。经、《注》皆不言鸡发风,今体有风,人食之无不发作。为鸡为巽,信可验矣。食鸡者当谨。

(音牧)肪

陶隐居云∶“ 即是鸭”,然有家鸭,有野鸭。陈藏器《本草》曰∶“尸子云,野鸭为凫,家鸭为 。”《蜀本》注云∶“《尔雅》云,野凫, ,注云,鸭也。”如此则凫、 皆是鸭也。又云《本经》用 肺,即家鸭也。如此所说各不同,其义不定。又按唐王勃《滕王阁记》云“落霞与孤 齐飞”,则明知 为野鸭也。勃,唐之名儒,必有所据,故知 为野鸭明矣。

雁肪

人多不食者,谓其知阴阳之升降,分长少之行序。世或谓之天厌,亦道家之一说尔。

食之则治诸风。《唐本》注曰∶“雁为阳鸟”。其义未尽,兹盖得中和之气,热则即北,寒则即南,以就和气。所以为礼币者,一以取其信,二取其和。

鹧鸪

鹧鸪,郑谷所谓相呼相应湘天阔者,南方专充庖。然治瘴及茵毒甚效。余悉如《经》。

其飞若矢,一往而堕,故今人取其尾置船车上,意欲如此快速也。汉吕太后名雉,高祖字之曰“野鸡”。其实即鸡属也。食之,所损多,所益少。

鹰屎白

鹰屎白,兼他药用之,作溃虚积药,治小儿奶癖黄,鹰粪白一钱,密陀僧一两,舶上硫黄一分,丁香二十一个,上为末,每服一字,三岁以上半钱。用乳汁或白面汤调下,并不转泻。一复时取下青黑物后,服补药。醋石榴皮半两、炙黑色,伊芳祁一分,木香一分,麝香半钱,同为末。每服一字,温薄酒调下,并吃二服。凡小儿胁下硬如有物,乃是癖气,俗谓之奶脾。只服温脾化积气丸子药,不可取转,无不愈也。取之多失。

雀卵

孟诜云∶“肉,十月以后正月以前食之。”此盖取其阴阳静定,未决泄之义。卵亦取第一番者。

头无丹,项无乌带,身如鹤者是,兼不善唳,但以喙相击而鸣。作池养鱼蛇以哺子之事,岂可垂示后世?此禽多在楼殿吻上作窠,日夕人观之,故知其未审耳。 石条中亦着。

伏翼

伏翼屎合疳药。白日亦能飞,但畏鸷鸟不敢出。此物善服气,故能寿。冬月不食,亦可验也。

孔雀

孔雀尾不可入目,昏翳人眼。

陶隐居云∶“此鸟不卵生,口吐其雏。今人谓之水老鸦,巢于大木,群集,宿处有常,久则木枯,以其粪毒也。怀妊者不敢食,为其口吐其雏。”陈藏器复云∶使易产,临时令产妇执之,与陶相戾。尝官于澧州,公宇后有大木一株,其上有三四十巢,日夕观之,既能交合,兼有卵壳布地,其色碧。岂得雏吐口中?是全未考寻,可见当日听人之误言也。

白鸽

白鸽,其毛羽色于禽中品第最多。野鸽粪一两,炒微焦,麝香别研,吴白术各一分,赤芍药青木香各半两,柴胡三分,延胡索一两,炒赤色,去薄皮。七物同为末,温无灰酒,空心调一钱服,治带下,排脓,候脓尽即止。后服,仍以他药补血脏。

斑鹪

斑鹪斑鸠也,尝养之数年,并不见春秋分化。有有斑者,有无斑者,有灰色者,有小者,有大者。久病虚损人食之补气。虽有此数,其用即一也。

鹑有雌雄,从卵生,何言化生?其说甚容易。尝于田野屡得其卵,初生谓之罗鹑,至初秋谓之旦秋,中秋以后谓之白唐。然一物四名,当悉书之。小儿患疳及下痢五色,旦旦食之,有效。

下载《本草衍义》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本草衍义》相关章节:

本草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