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四

《本草衍义》在线阅读中医本草书籍在线阅读

龙眼

经曰∶一名益智。今专为果,未见入药。《补注》不言,《神农本草》编入木部中品,果部中复不曾收入。今除为果之外,别无龙眼。若为益智子,则专调诸气,今为果者复不能也。矧自有益智条,远不相当,故知木部龙眼,即便是今为果者。按今《注》云∶“甘味归脾,而能益智。”此说甚当。

浓朴

今西京伊芳阳县及商州亦有,但薄而色淡,不如梓州者浓而紫色有油。味苦,不以姜制,则棘人喉舌。平胃散中用,最调中。至今此药盛行,既能温脾胃气,又能走冷气,为世所须也。

猪苓

行水之功多,久服必损肾气、昏人目。果欲久服者,更宜详审。

竹叶

凡诸竹与笋,性皆微寒,故知叶其用一致。《本经》不言笋及苦竹性,若取沥作油,亦不必强择也。张仲景竹叶汤用淡竹。笋难化,不益脾。邻家一小儿,方二岁,偶失照管,壮热喘粗、不食多睡、仰头呻吟、微呕逆、瞑目多惊,凡三五日,医作慢惊治之。治不对,病不愈。忽然其母误将有巴豆食药作惊药,化五丸如麻子大,灌之。稍久,大吐,有物噎于喉中,乳媪以指摘出之,约长三寸,粗如小指,乃三日前,临阶曝者干箭笋。是夜诸证皆定,次日但以和气药调治,遂安。其难化也如此。经曰∶问而知之者谓之工。小儿不能问,故为难治,医者当慎谨也。

枳实

枳实枳壳一物也。小则其性酷而速,大则其性详而缓。故张仲景治伤寒仓猝之病,承气汤中用枳实,此其意也。皆取其疏通决泄、破结实之义。他方但导败风壅之气,可常服者,故用枳壳,其意如此。

山茱萸

吴茱萸甚不相类。山茱萸色红,大如枸杞子。吴茱萸川椒,初结子时,其大小亦不过椒,色正青。得名则一,治疗又不同。未审当日何缘如此命名。然山茱萸补养肾脏,无一不宜。经与《注》所说备矣。

吴茱萸

须深汤中浸去苦烈汁,凡六七过,始可用。今文与注及注中药法皆不言,亦漏落也。此物下气最速,肠虚人服之愈甚。

栀子

仲景治发汗吐下后,虚烦不得眠,若剧者,必反复颠倒,心中懊 ,栀子豉汤治之。

虚,故不用大黄,有寒毒故也。栀子虽寒无毒,治胃中热气,既亡血、亡津液,腑脏无润养,内生虚热,非此物不可去,张仲景《伤寒论》已着。又治心经留热,小便赤涩,去皮山栀子、火炮大黄连翘甘草炙,等分,末之,水煎三二钱匕,服之无不效。

槟榔

二书所说甚详,今人又取尖长者入药,言其快锐速效,屡尝试之,果如其说。

合欢花

其色如今之醮晕线,上半白,下半肉红,散垂如丝,为花之异。其绿叶至夜则合,又谓之夜合花。陈藏器、日华子皆曰皮杀虫,又曰续筋骨。经中不言。

秦椒

此秦地所生者,故言秦椒。大率椒株皆相似,秦椒但叶差大,椒粒亦大而纹低,不若蜀椒皱纹高,为异也。然秦地亦有蜀种椒,如此区别。

卫矛

所在山谷皆有之,然未尝于平陆地见也。叶绝少,其茎黄褐色,若柏皮,三面如锋刃,人家多燔之遣祟。方家用之亦少。

紫葳

今蔓延而生,谓之为草。又有木身,谓之为木。又须物而上。然干不逐冬毙,亦得木之多也,故分入木部为至当。唐白乐天诗∶“有木名凌霄,擢秀非孤标。”由是益知非草也。《本经》又云∶“茎叶味苦。”是与瞿麦别一种甚明。《唐本·注》云∶“且紫葳瞿麦皆《本经》所载,若用瞿麦根为紫葳,何得复用茎叶?”此说尽矣。然其花赭黄色,本条虽不言其花,又却言茎叶味苦,则紫葳为花,故可知矣。

芜荑

性温,治大肠寒滑不可缺也,须佐以他药为丸服。温而散走寒气。

茗苦

今茶也。其文有陆羽《茶经》、丁谓《北苑茶录》、毛文锡《茶谱》、蔡宗颜《茶山节对》。其说甚详。然古人谓其芽为雀舌、麦颗,言其至嫩也。又有新芽一发便长寸余,微粗如针。惟芽长为上品,其根干、水土力,皆有余故也。如雀舌、麦颗,又下品。前人未尽识,误为品题。唐人有言曰∶“释滞消壅,一日之利暂佳。”斯言甚当,饮茶者宜原其始终。又,晋温峤上表“贡茶千斤,茗三百斤。

”郭璞曰∶“早采为茶,晚采为茗。”茗,或曰 (尺兖切),叶老者也。

桑根白皮

桑根白皮条中,桑之用稍多,然独遗乌椹,桑之精英尽在于此。采摘,微研,以布滤去滓,石器中熬成稀膏,量多少入蜜,再熬成稠膏,贮瓷器中。每抄一二钱,食后、夜卧,以沸汤点服。治服金石发热渴,生精神,及小肠热,性微凉。

白棘

一名棘针,一名棘刺。按经如此甚明,诸家之意强生疑惑,今掠不取,求其经而可矣。其白棘,乃是取其肥盛紫色,枝上有皱薄白膜先剥起者,故曰白棘。取白之意,不过如此。其棘刺花,乃是棘上所开花也,余无他义。今人烧枝取油,涂垢发,使垢解。

龙脑

条中与《图经》所说各未尽。此物大通利关膈热塞,其清香为百药之先。大人、小儿风涎闭壅及暴得惊热,甚济用。然非常服之药,独行则势弱,佐使则有功。于茶亦相宜,多则掩茶气味,万物中香无出其右者。西方抹罗矩咤国,在南印度境,有羯布罗香。干如松株,叶异,湿时无香。采,干之后折之,中有香,状类云母,色如冰雪,此龙脑香也。盖西方亦有。

庵摩勒

余甘子也。解金石毒,为末,作汤点服。佛经中所谓庵摩勒果者是此。盖西方亦有。

(音矿)如糖霜结于细枝上,累累然,紫黑色,研破则红。今人用造绵烟脂,迩来亦难得。余如经。

天竹黄

自是竹内所生,如黄土着竹成片。凉心经,去风热,作小儿药尤宜,和缓故也。

天竺桂

与牡菌桂同,但薄而已。

乌药

和来气少,走泄多,但不甚刚猛。与沉香同磨作汤点。治胸腹冷气,甚稳当。

没药

大概通滞血,打扑损疼痛,皆以酒化服。血滞则气壅淤,气壅淤则经络满急,经络满急,故痛且肿。凡打扑着肌肉须肿胀者,经络伤,气血不行,壅淤,故如是。

松之烟也。世有以粟草灰伪为者,不可用。须松烟墨,方可入药,然惟远烟为佳。今高丽国每贡墨于中国,不知用何物合和,不宜入药。此盖未达不敢尝之义。又治大吐血,好墨细末二钱,以白汤阿胶清调,稀稠得所,顿服,热多者尤相宜。又 延界内有石油,燃之烟甚浓,其煤可为墨,黑光如漆,松烟不及,其识文曰延川石液者。是不可入药,当附于此。

下载《本草衍义》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本草衍义》相关章节:

本草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