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三

《本草衍义》在线阅读中医本草书籍在线阅读

茯苓

乃樵斫讫多年松根之气所生。此盖根之气味,噎郁未绝,故为是物。然亦由土地所宜与不宜。其津气盛者,方发泄于外,结为茯苓,故不抱根而成物。既离其本体,则有苓之义。茯神者,其根但有津气而不甚盛,故只能伏结于本根,既不离其本,故曰茯神。此物行水之功多,益心脾不可阙也。或曰松既樵矣,而根尚能生物乎?答曰∶如马勃、菌、五芝木耳石耳之类,皆生于枯木、石、粪土之上,精英未沦,安得不为物也。其上有菟丝,下有茯苓之说,甚为轻信。

琥珀

今西戎亦有之,其色差淡而明澈。南方者色深而重浊,彼土人多碾为物形。若谓千年茯苓所化,则其间有沾着蜾蠃蜂蚁,宛然完具者,是极不知也。《地理志》云∶“林邑多琥珀,实松脂所化耳。”此说为胜,但土地有所宜不宜,故有能化有不能化者。张茂先又为“烧蜂窠所作”,不知得于何处。以手摩热,可以拾芥。余如经。

松黄

一如蒲黄,但其味差淡。治产后壮热、头痛颊赤、口干唇焦、多烦躁渴、昏闷不爽。

松花川芎当归石膏蒲黄五物等同为末,每服二钱,水二合,红花二捻,同煎七分,去滓,粥后温温细呷。

松子,多东海来,今关右亦有,但细小味薄,与柏子仁同治虚秘。

取脂以疗马 疥。今未见用松脂者。老人虚秘,柏子仁大麻子仁松子仁等分,同研,溶白蜡,丸桐子大。以少黄丹汤,服二三十丸,食前。尝官陕西,每登高望之,虽千万株,皆一一西指。盖此木为至坚之木,不畏霜雪,得木之正气,他木不逮也。所以受金之正气所制,故一一向之。

桂大热。《素问》云∶辛甘,发散为阳。故汉张仲景桂枝汤,治伤寒表虚皆须此药,是专用辛甘之意也。《本草》第一又云∶“疗寒以热药”。故知三种之桂,不取菌桂牡桂者,盖此二种,性止温而已,不可以治风寒之病。独有一字桂,《本经》言甘辛大热,此正合《素问》辛甘发散为阳之说,尤知菌、牡二桂不及也,然《本经》只言桂,仲景又言桂枝者,盖亦取其枝上皮。其木身粗浓处,亦不中用。诸家之说,但各执己见,终无证据。今又谓之官桂,不知缘何而立名。虑后世为别物,故书之。又有桂心,此则诸桂之心,不若一字桂也。

枫香

与松脂皆可乱乳香,尤宜区别。枫香微黄白色,烧之尤见真伪。兼能治风瘾疹痒毒。

水煎,热燥洗。

干漆

若湿漆,药中未见用。凡用者,皆干漆耳。其湿者,在燥热及霜冷时则难干,得阴湿,虽寒月亦易干。亦物之性也。若沾渍人,以油治之。凡验漆,惟稀者以物蘸起细而不断,断而急收起,又涂于干竹上,荫之速干者,并佳。余如经。

蔓荆实

诸家所解,蔓荆、牡荆纷纠不一。经既言蔓荆,明知是蔓生,即非高木也。既言牡荆,则自是木上生者。况《汉书·郊祀志》所言“以牡荆茎为幡竿”,故知蔓荆即子大者是,又何疑焉。后条有栾荆,此即便是牡荆也。子青色,如茱萸,不合更立栾荆条。故文中云∶本草不载,亦无别名,但有栾花,功用又别,断无疑焉。《注》中妄称石荆当之,其说转见穿凿。

桑寄生

新旧书云∶今处处有之。从宦南北,实处处难得,岂岁岁窠斫摘践之苦,而不能生邪?抑方宜不同也?若以为鸟食物子落枝节间,感气而生,则麦当生麦,谷当生谷,不当但生此一物也。又有于柔滑细枝上生者,如何得子落枝节间?由是言之,自是感造化之气,别是一物。古人当日惟取桑上者,实假其气耳。又云今医家鲜用,此极误矣。今医家非不用也,第以难得真桑上者。尝得真桑寄生,下咽必验如神。向承乏吴山,有求药于诸邑者,乃遍令人搜摘,卒不可得,遂以实告,甚不乐。盖不敢以伪药罔人。邻邑有人伪以他木寄生送之,服之逾月而死。哀哉!

沉香木

岭南诸郡悉有之,旁海诸州尤多。交干连枝,岗岭相接,千里不绝。叶如冬青,大者合数人抱。木性虚柔,山民或以构茅庐,或为桥梁,或为饭甑尤佳。有香者,百无一二。盖木得水方结,多在折枝枯干中,或为沉,或为煎,或为黄熟。自枯死者,谓之水盘香。今南恩、高、窦等州,惟产生结香。盖山民入山,见香木之曲干斜枝,必以刀斫成坎,经年得雨水所渍,遂结香。复以锯取之,刮去白木,其香结为斑点,遂名鹧鸪斑,燔之极清烈。沉之良者,惟在琼崖等州,俗谓之角沉。黄沉乃枯木中得者,宜入药用。依木皮而结者,谓之青桂,气尤清。在土中岁久,不待 剔而成者,谓之龙鳞。亦有削之自卷,咀之柔韧者,谓之黄蜡沉,尤难得也。然经中只言疗风水毒肿,去恶气,余更无治疗。今医家用以保和卫气,为上品药,须极细为佳。今人故多与乌药磨服,走散滞气,独行则势弱,与他药相佐,当缓取效,有益无损。余药不可方也。

熏陆香

熏陆香,木叶类棠梨。南印度界阿咤厘国出,今谓之西香。南番者更佳,此即今人谓之乳香,为其垂滴如乳。熔塌在地者,谓之塌香。皆一也。

丁香

《日华子》云∶“治口气。”此正是御史所含之香。治胃寒及脾胃冷气不和。有大者名母丁香,气味尤佳。为末,缝纱囊如小指,实末,内阴中,主阴冷病,中病便已。

柏木

今用皮。以蜜匀炙,与青黛各一分,同为末,入生龙脑一字,研匀。治心脾热,舌颊生疮。当掺疮上,有涎即吐。又张仲景柏皮汤,无不验。《伤寒论》中已着。

辛夷

先花后叶,即木笔花也。最先春,以其花未开时,其花苞有毛,光长如笔,故取像曰木笔。有红、紫二本,一本如桃花色者,一本紫者。今入药当用紫色者,仍须未开时收取。

入药,去毛苞。

榆皮

今初春先生荚者是。去上皱涩干枯者,将中间嫩处,锉、干、 为粉。当歉岁,农将以代食。叶青嫩时收贮,亦用以为羹茹。嘉 年,过丰、沛,人阙食,乡民多食此。

芜荑

有大小两种,小芜荑榆荚也。揉取仁, 为酱,味尤辛。入药,当用大芜荑,别有种。然小芜荑 造多假,以外物相和,切须择去也。治大肠寒滑及多冷气,不可缺。

酸枣

酸枣微热。经不言用仁,仍疗不得眠。天下皆有之,但以土产宜与不宜。嵩阳子曰∶“酸枣县,即滑之属邑,其木高数丈,味酸,医之所重。今市人卖者,皆棘子。”此说未尽。殊不知小则为棘,大则为酸枣,平地则易长,居崖堑则难生。故枣多生崖堑上,久不樵则成干,人方呼为酸枣,更不言棘,徒以世人之意如此,在物则曷若是也,其实一本。以其不甚为世所须,及碍塞行路,故成大木者少,多为人樵去。然此物才及三尺,便开花结子。但窠小者气味薄,本大者气味浓,又有此别。今陕西临潼山野所出者亦好,亦土地所宜也,并可取仁。后有白棘条,乃是酸枣未为大时,枝上刺也。及至长成,其刺亦少,实亦大。故枣取大木,刺取小窠也,亦不必强分别尔。

槐实

槐实只言实,今当分为二。实本出夹中,若捣夹作煎者,当言夹也。夹中子,大如豆,坚而紫色者,实也。今本条不析出夹与夹中子,盖其用各别,皆疏导风热。

槐花

今染家亦用,收时折其未开花,煮一沸,出之釜中,有所澄下稠黄滓,渗漉为饼,染色更鲜明。治肠风热泻血甚佳,不可过剂。

枸杞

枸杞当用梗皮,地骨当用根皮枸杞子当用其红实,是一物有三用。其皮寒,根大寒,子微寒,亦三等。此正是孟子所谓“性由杞柳”之杞。后人徒劳分别,又为之枸棘,兹强生名耳。凡杞,未有无棘者,虽大至有成架,然亦有棘。但此物小则多刺,大则少刺,还如酸枣及棘,其实皆一也。今人多用其子,直为补肾药,是曾未考究经意,当更量其虚实冷热用之。

下载《本草衍义》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本草衍义》相关章节:

本草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