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铜

自然铜

(宋《开宝》)

【释名】石髓铅。志曰︰其色青黄如铜,不从矿炼,故号自然铜。

【集解】志曰︰自然铜生邕州山岩间出铜处,于坑中及石间采得,方圆不定,其色青黄如铜。

颂曰︰今信州、火山军铜坑中及石间皆有之。信州出一种如乱铜丝状,云在铜矿中,山气熏蒸,自然流出,亦若生银老翁须之类。入药最好。火山军出者,颗块如铜,而坚重如石,医家谓之石,用之力薄。采无时。今南方医者说︰自然铜有两三体︰一体大如麻黍,或多方解,累累相缀,至如斗大者,色煌煌明烂如黄金、石,入药最上。一体成块,大小不定,亦光明而赤。一体如姜石、铁屎之类。又有如不冶而成者,形大小不定,皆出铜坑中,击之易碎,有黄赤,有青黑,炼之乃成铜也。其说分析颇精,而未尝见似乱丝者。又云︰今市人多以石为自然铜,烧之成青焰如硫黄者是也。此亦有二、三种︰一种有壳如禹余粮,击破其中光明如鉴,色黄类石也;一种青黄而有墙壁,成纹如束针;一种碎理如团砂者,皆光明如铜,色多青白而赤少者,烧之皆成烟焰,顷刻都尽。今医家多误以此为自然铜,市中所货往往是此,而自然铜用须火,此乃畏火,不必形色,只此可辨也。独孤滔曰︰自然铜出信州铅山县,银场铜坑中深处有铜矿,多年矿气结成,似马屁勃也。色紫重,食之苦涩者是真。今人以大石为自然铜,误矣。

承曰︰今辰州川泽中,出一种自然铜,形圆似蛇含,大者如胡桃,小者如栗,外有皮,黑色光润,破之与石无别,但比石不作臭气耳,入药用之殊验。

曰︰石髓铅即自然铜。勿用方金牙,真相似,若误饵之,杀人。石髓铅似干银泥,味微甘也。

时珍曰︰按《宝藏论》云︰自然铜生曾青、石绿穴中,状如寒林草根,色红腻,亦有墙壁。又一类似丹砂,光明坚硬有棱,中含铜脉,尤佳。又一种似木根,不红腻,随手碎为粉,至为精明,近铜之山则有之。今俗中所用自然铜,皆非也。

【修治】曰︰采得石髓铅捶碎,同甘草汤煮一伏时,至明漉出,摊令干,入臼中捣了,重筛过,以醋浸一宿,至明,用六一泥泥瓷盒子,盛二升,文武火中养三日夜,才干用盖盖了,火两伏时,去土研如粉用。凡修事五两,以醋两镒为度。

时珍曰︰今人只以火醋淬七次,研细水飞过用。

【气味】辛,平,无毒。大明曰︰凉。

【主治】折伤散血止痛破积聚(《开宝》)。消瘀血排脓续筋骨,治产后血邪,安心,止惊悸,以酒磨服(大明)。

【发明】宗奭曰︰有人以自然铜饲折翅胡雁,后遂飞去。今人打扑损,研细水飞过,同当归、没药各半钱,以酒调服,仍手摩病处。

震亨曰︰自然铜,世以为接骨之药,然此等方尽多,大抵宜补气补血、补。俗工唯在速效,迎合病患之意,而铜非不可用,若新出火者,其火毒、金毒相扇,挟香药热毒,虽有接骨之功,燥散之祸,甚于刀剑,戒之。

时珍曰︰自然铜接骨之功,与铜屑同,不可诬也。但接骨之后,不可常服,即便理气活血可尔。

【附方】新三。

心气刺痛︰自然铜,火醋淬九次,研末,醋调一字服,即止。(《卫生易简方》)

下气瘿︰自然铜贮水瓮中,逐日饮食,皆用此水,其瘿自消。或火烧烟气,久久吸之,亦可。(杨仁斋《直指方》)

暑湿瘫痪,四肢不能动︰自然铜(烧红,酒浸一夜)、川乌头(炮)、五灵脂、苍术(酒浸)各一两,当归二钱(酒浸)。为末,酒糊丸梧子大。每服七丸,酒下,觉四肢麻木即止。(陆氏《积德堂方》)

金部相关铜矿石 赤铜屑 赤铜 朱砂银 银膏 锡吝脂  金浆 金屑 

自然铜

《本草纲目》金部

本草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