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痴呆症给中医药机会

  “由于人口基数大和人口快速老龄化,我国老年痴呆症的发病形势十分严峻。目前老年痴呆在我国已经发展为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迅猛增加的疾病负担必将对我国的社会经济发展和家庭生活产生重要影响。”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东直门医院副院长、老年病科主任田金洲如是说。

  我国老年痴呆发病率远超预期

  田金洲从事老年痴呆诊断和治疗研究已有20年。早在上世纪60年代,国外就通过学术团体和政府组织将阿尔茨海默病从正常衰老中分离出来,将其定义为一种疾病,并推到医学研究前沿,不少国家还将其作为一种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来对待。我国直到上世纪末还有不少医生认为老年痴呆是人“老糊涂了”,而不是病,家属置之不理,患者自己难以识别。

  “出现上述情况的根本原因就是人们对我国老年痴呆的发病形势缺乏足够认识。”田金洲说,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都认为我国是一个痴呆疾病低发的国家,而且认为我国的阿尔茨海默病要低于血管性痴呆(包括中风后痴呆)。这完全是个误解。中国老年痴呆的发病形势比其他国家更严峻。随着人口的老龄化和生活方式的转变,我国老年痴呆的发病率远远超出预期。我国现有老年人口1.69亿,按照目前7.8%的患病率来计算,保守估计也在1000万人左右,其中阿尔茨海默病有800万人左右。庞大的发病群体和快速增长的发病率已经对我国公共卫生事业的发展带来了严峻挑战。

  中医药治疗老年痴呆前景广阔

  长期以来,老年痴呆的治疗主要是依靠西药,如胆碱酯酶抑制剂、美金刚和尼莫地平等。这些药物只能在短期内改善症状,并不能延缓患者的病情发展。“单一用药有劣势,目前国内提倡联合用药,尤其是早期联合用药,可更多地改善患者症状,延缓病情发展。在这种情况下,中医就有了用武之地。”田金洲说。

  中医认为老年痴呆分肾虚、痰浊、血瘀等不同证候,可同病异治。目前临床上主要以化痰为主(痰的多少是痴呆的一个重要指标),如服用二陈汤、转呆汤等。田金洲说,中医学在治疗疑难杂症方面具有独特优势。尽管目前,中医治疗老年痴呆仍以协同作用为主,尚无单一疗法的循证医学证据,但是银杏叶提取物在治疗老年痴呆方面已经显示出了符合西医评价标准的临床疗效,被西方世界广泛认可。我们研制的中药金思维提取物也被国际痴呆预防大会推荐为给阿尔茨海默病带来希望的5种创新疗法之一。这些已经为中医药治疗老年痴呆开启了一扇窗户,其前景将十分广阔。

  “四分”疗法开启老年痴呆治疗新模式

  作为专业从事老年痴呆诊断和治疗的专家,田金洲一直在探索一种治疗老年痴呆的新疗法——“四分”疗法。经过多年总结,这种疗法日臻成熟。

  所谓“四分”疗法,也就是分型、分级、分层、分证。首先是分型,因老年痴呆临床表现为不同的亚型,如阿尔茨海默病、血管性痴呆等多种,针对不同原因引起的痴呆,应首先揪出“元凶”,区别治疗;其次分级,痴呆多具有由轻到重发展的过程,从轻度认知损害期到痴呆的轻中重度,治疗方法也不一样;第三分层,痴呆症状有核心与边缘之分,核心症状包括记忆力减退和认知损害,而边缘症状则有幻觉、焦虑、睡眠障碍等,治疗时要两手抓,效果才好;最后分证,痴呆常表现为肾虚、痰浊、血瘀等证候,不同证候的疗法和方药也不同,如使用补肾益髓法治疗肾虚髓减证、补益气血法治疗气血不足证等。

  “这套方法可以弥补过去单一疗法的不足,以多靶点、多层次、多环节的个体化治疗模式取得更好的疗效。”田金洲表示,目前老年痴呆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最好的方法就是早期干预、联合用药。另外,他建议人们要加强预防,特别是当老人出现爱忘事、爱唠叨、脾气古怪等早期症状时,就开始治疗。希望老年人多与外界接触,保持平和心态;多用脑,勤动脚;多喝绿茶,清淡饮食;不断接受新知识,保护和维护好我们的大脑,延缓痴呆发病。(李木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