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医学的历史地位及影响

  摘要:本文对新安医学在中国医学史、中医学说发展史上的重要地位及影响加以评述。新安医家将儒、易等学说援入医学,既发展了医学,又丰富了徽文化。新安儒医及其众多著作对中医学、徽州域外医学均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新安医学是祖国医学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据史料考证、统计,自宋代至新中国建立前,“徽州府”卓然成家者820人,其中421人撰集汇编医籍约730种。医家之众,医籍之多,“在以地区命名之中医学派中,堪称首富”。[1]大量的专家、学者通过近20年来对新安医学发掘、研究、整理、发表的文献资料,证明了她在中国医学史、中医学说发展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故有学者称新安医学是明清时期中医药学的“硅谷”,[2]这是对新安医学历史地位恰如其分的评价。新安医学又是徽州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新安医学的繁荣有明显的地域特色,离不开徽州文化。新安医学受徽州文化的影响,其发展、兴盛又拓展了徽州文化的内涵,弘扬了徽州文化。

  新安医学的历史地位是世所瞩目的,其影响是巨大的,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新安医学的历史地位

  新安医学在中医药学领域诸多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就,在中医学术发展的理论及临床诸科方面都有承前启后的作用。大量的医家不仅被徽州地方志及所迁徙、客寓之处的地方志所载,而且有的医家被史书所载,如《明史·方技传》称:祁门汪机等四人,“皆精通医术,治病多奇中”。新安医籍多被重要的医籍文献工具书著录,如《中国医籍考》探新安医学[A].安徽省新安医学第一次学术讨论会资料汇编(内部资料),1986:163.

  [4]张玉才.新安医学之最[A].安徽省新安医学第一次学术讨论会资料汇编(内部资料),1986:107.

  [5]王怀美,等.八纲辨证源流小考[J].安徽中医临床杂志,1998,(3):188.

  [6]童光东.明清时期徽版医籍刻印及其影响[J].中国医药学报,1990,(4):60.

  [7]张玉才.新安医学的儒学传统[J].上海中医药杂志,1998,(7):35.

  [8]甄志亚.中国医学史[M].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1984:104.

  [9]张玉才.孙一奎生平著作及学术思想初探[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1986,5(2):16.

  [10]洪芳度.新安历代医家名录[A].安徽省科学技术委员会,1997:74.

  [11]张玉才.明清时期徽人在扬州的医事活动及影响[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00,6(9):62.

  [12]郑重光.素圃医案.见:新安医籍丛刊·医案医话类·二[M].合肥:安徽科技出版社,1993:54.

  [13]吴楚.医验录·初集.见:新安医籍丛刊·医案医话类·二[M].合肥:安徽科技出版社,1993:111.

  [14]龚维义.东传的新安医籍及其影响略考[A].安徽省新安医学第一次学术讨论会资料汇编(内部资料),1986:24~27.

  [15]项长生.浅谈新安医学特色[A].安徽省中医药学会1996年年会论文汇编(内部资料),安徽中医临床杂志社,1996:5~9.

  安徽中医学院(合肥,230038) 张玉才 万四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