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在无性时光中淡化

  有人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我和丈夫确实是一见钟情的。当我乘着地球快车转完第28圈的时候,我把我最宝贵的感情献给了丈夫。当时我很平静,而丈夫却惊讶不已。在如此开放的年代,走遍世界各地的他竟能遇上一个如此纯洁的女孩。从此,我的生活里充满了激情。我们不能整天呆在一起,否则大家都疲劳不堪。每天一下班,打开房间门,丈夫就紧紧地拥抱我,顾不上脱下满是汗味的衣服。我常常说:“你应该先洗个澡。”从澡房出来,丈夫又是迫不及待地要拥吻我,令我喘不过气来。我们互相拥抱着看完电视新闻就出去吃晚饭。虽谈不上烛光晚餐,但找一家气氛祥和宁静的餐厅慢慢地享受生活倒是每天必须做的一件事。我们不用去酒吧打发时间,我们一起散散步,吹吹海风,逛逛商店。时间对我们来说总是不够。有一次,他因公事去了珠海两三天。这天中午,他回到住处。一打开房门,丈夫的激情经过两三天的控制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我们忘记了上班时间,听不到电话铃的响声,只听到彼此的心跳。我沉浸在爱的甜蜜中。 生活永远是捉弄人的。丈夫要派往俄罗斯去了。临别前我们依依不舍,我发誓,等他回来一定给他一个惊喜,而他也表示心中只有我,再也装不下别人。 在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违约,每个星期天准时打回国际长途。我曾开玩笑说:“你有没有找俄罗斯姑娘,她们可是很性感的哟。”他回答说:“不,我有你已经够了。”幸福仍然陪伴我。 时间在往前走,电话铃已不再响,焦虑代替了我脸上的笑容,烦躁令后来生下的女儿糟糕。一年过去了,他从俄罗斯转到印度尼西亚,可就是转不回我身边。直到前不久,有朋友从印度尼西亚带回消息才得知,原来到印尼不久他又遇上了一个印度尼西亚女人,而那个俄罗斯女人他却早已忘记。我在苦苦地等待他的回心转意,我是活不到海枯石烂的那一天的,但我希望等他对性爱不再强烈需求的那一天回到我身边。性生活对我这个沐浴过传统礼教的女人来说并不重要,我渴望的是等他回来,每天抚摸我的身体让我进入梦乡。我等待着这一天,它会到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