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因杂伤证治(计三十七证)

《外科证治全书》在线阅读中医外科书籍在线阅读

金疮

金疮有刀斧箭镞伤,瓷锋伤,须看伤痕深浅,总以止血定痛为主。轻者皮肉破损,出血不止则先以花蕊石散掺之,并以热童便调服一钱,其瘀血化为黄水。倘血出过多,其人面黄眼黑者,则不可专攻瘀血,宜用八珍汤急固根本,加苏木红花调之可也。更有血亡,身体强痉,口禁不能言,似中风者,只宜大补气血,按发痉治法救之,若作中风治,万无一生。

凡兵器所伤,出血而渴甚者,不可即与饮食,恐簇毛在创内,须食干物并油腻,切忌食粥,酸盐。八者犯之未有不死者。其不治之证有十一∶一曰伤腰户天仓。二曰伤臂中跳脉及髀中阴股。三曰伤心及乳。四曰伤尻尾。五曰伤小便。六曰伤五脏。七曰脑髓出。八曰脑破、声哑、直视。九曰痛不在伤处。十曰血出不止,前赤后黑。十一曰肌肉臭腐。有一于此皆不能治。除此当诊其脉,血未出脉宜洪大,血既出脉宜虚细。沉小者生,数实浮大者死。血出过多而脉微缓者生,劲急者死。

一、杀伤未透膜者,急用乳香没药(皆去油)各末二钱和匀,以小便半盏、酒半盏调末通口服。患处以金疮必效散敷之。

一、所伤疮口出血不止者,用水调千脚泥敷出血处四边。如伤头面,则敷颈周遭;伤手则敷臂;伤足则敷腿,可以截住其血,令不来潮,其伤口得以用药敷贴。

一、金疮久不合口,用撮合散敷之。

一、箭入肉内,钳不出者,用螳螂一个,巴豆半个共研敷伤处,微痒忍之。候急痒时乃撼拔之,以黄连贯众汤温洗,海螵蛸末敷之。或以花蕊石散敷患四围亦可。

一、毒箭伤人,最恶有二种。交广蛮夷,用 铜作箭镞,人若中之,才伤皮肉,便闷脓沸烂毒也。又一种是草乌膏,喂涂箭镞名射冈,人若中之,见血封喉而死。急用蓝靛汁一碗灌之,外亦抹沫伤处。如无蓝靛则以青布渍汁饮之。一法用黑大豆,猪、羊血,内服,外敷解毒亦效。

一、金疮腹破肠出者,看其肠若仅一半可治。先以大麦煮粥取浓汁温洗其肠,用桑白皮尖茸。外用生人长发密缝腹伤口之里肉,留外皮,撒撮合散以待生肌敛口。缝后勿惊笑,以米饮少少饮之,渐增。待二十日再吃浓粥调理而愈。

一、耳鼻被伤落,用人发入阳城罐以盐泥固济, 过为末,乘急以所伤耳鼻蘸药缀故处,以软绢缚定。

一、筋断,用白胶香一味为细末敷之,或以旋复草根捣烂汁,以筋相对而封之,即相续如故,百不失一。

一、阴茎割去流血疼痛,即以所割之茎,炙干为末,酒服每一钱。

一、指断,用真苏木末敷之,外取蚕茧包缚完固,数日指接如故。

金疮必效散

龙骨( ) 乳香(制去油) 没药(制去油) 花蕊石(火 红,放地上冷定后再 ,凡七次) 麝香(三分)

上共碾细末研匀,瓷瓶密贮听用。

花蕊石

花蕊石 硫黄上罐盛,盐泥固济,火 自辰至酉。从下生火,冷一宿次早取出研细收贮。每以末撒患处(研花蕊石忌铁器。)

胜金散

参三七上一味磨粉,米醋调敷,溃者干敷立愈。

撒合散

降香 五倍子松香(各等分)

上共研细粉,收贮听用。

刎伤

凡看此证,不伤气嗓者易治。然气嗓在食嗓之前,或原生左前右前,故有左手剖者,多伤气断,危险之症也。治皆同法,先用护管药及扎法,如法治之可愈。但其脉洪大疾而无至数者,脱症也。若上护管药后,脉见和平而静者又属可生。大凡始终宜脉小而四至者,是有胃气易愈。其结喉之间,割在中三路,若割在上下,不能用扎法之处必死。然上中下及两旁可以用扎法者可救,但视其轻重若何。重者全在扎处得力,上护管药一复时,方能接续。此药只可上一次,接不接,生死判矣。接之后能低声言语,进汤药者生,反此者莫救。或半复时内汤药漏出一半者,俟次日必不漏而管接矣。倘仍漏,急用手解去,加上护管药,亦必接矣。总以头一次上药周密无渗漏之虞,次日生死方定。第三日口中不知松香味则管缝矣。虽能饮食必以大便过通为稳。内以续筋、养血、去痰、消食、散瘀为主,后三方,逐次服之。忌食花椒生姜大蒜、肚、肺。盖气血壅逆于肺,宜泻不宜补。惟白水煮健猪肉、腰子、黑鱼、炖鲫鱼甜酱油,其菜蔬总不可煎炒。

扎法

用旧包头一个扎二寸半阔要平正,以浓皮纸搓软,布二层于包头上,再挑护管药布于纸上,上,以便联系,如无天鹅绒,则用金毛狗代之。着有胆力三、五人,将患者扶起正坐,头稍仰,看其喉管端正,上下相对,将包头之药,对正刀口,一合而上,不可走气吹去药末,要紧,头伏稍低,合定其药,不可摇动。包头连扎二道,打结于项旁。包头要平正,不可陷动刀口,陷则内管撑开不连。临合口时,以意消息,内管对不对。连不连,方为合法,若偏脱则内气不通矣。又要先扎紧七、八分,少刻即松,总要松紧得宜。次用浓火纸半斤,衬于脑后,主扶立端正。以白布绑扎二道,打结项旁,使头不致仰侧。恐其项软,急卧于草地铺上,宜背后高,枕头中凹,两旁高使项常曲而不直。俟新肉生时,渐仰直可也。头渐有力去白布一道,火纸软,翻转再扎。过大半日喉管将续,加上止血生肌续筋骨药,再布天鹅绒一层于药上,如前上药法扎法一样,亦只可上一次,次日口中不知松香味,内管已实矣,则上生肌药。俟有大半新肉及新肉难生者,上玉红膏可望愈也。然总以先接内管为急,其外止血生肌皆易耳。

第一日服方当归 蒲黄 旋复花续断 山楂陈皮 牛膝 黄芩 刘寄奴 甘草 郁金(各一钱)

生地黄(三钱) 川芎(五分)

上水煎。

第二日方(防嗽。)

桑白皮 枇杷叶(去毛) 黄芩 川芎 续断 楂肉 寄奴 生蒲黄 陈皮 川贝母木瓜(各一钱) 薏苡仁 麦冬(各三钱)

上水煎。嗽甚加白前五分、马兜铃一钱。

第三日服方(调理。)

当归 茯苓 远志 丹皮 橘红 条芩 川贝(各一钱) 薏苡仁(二钱) 生地麦冬(各三钱)

上水煎。人虚加玉竹三钱,鲜石斛北沙参各一钱,五味子三分。

护管药

松香(按法精制为末) 真参三七(切薄片,晒干,为末) 钩藤钩(微焙炒) 茜草末 天鹅绒 肉老鼠(无毛者三、四个,捣烂为饼,贴板壁阴处风干,为末)

上各制细末听用。每料用制松香一钱,三七二分,肉老鼠二分、钩藤二分、茜草二分,共为,瓷瓶贮。凡用时记加天鹅绒不碾碎者一层于药上,使先着喉管联系也。如无天鹅绒则以金毛狗毛代之。此方药只六味,功效如神,但上一次生死判矣,不及上二次也。

止血生肌续筋骨药

上好明净鸡骨炭(在银灰内拣如中指粗者为极细末) 生嫩松香(轻手研,入金毛狗同研。多用毛则易联系)

上二末等分和匀。用时亦布天鹅绒一层于药上,如前上药法扎法一样。在大半日后喉管将续,则加此药。亦只上一次。

生肌药

生嫩松香(不拘多少,量加金毛狗同研细末,一两) 真瓜儿血竭(碾细末,一钱) 乳香(碾细末,三钱)

上三末共一处细研匀,上法如前。此药可常用,冬天二、三日一换。如新肉难生者,更上玉红膏无不愈矣。

金疮出血不止

蒲黄五钱,为末热酒服,或以牡蛎粉敷之则止。

又方∶白蜡末敷之血立止,愈。

箭镞伤

海螵蛸末,敷之。

出箭镞

象牙末,水调敷四围自出。花蕊石末敷四围亦出。

红膏

麻油二两,煎滚去沫,二、三滚后,入老黄蜡一两或八钱,冬季止用搅化匀,再煎五、六次,取起,盛瓷器内,置冷水中搅三、五遍,出热气,急入后细药∶轻粉末(八分) 飞丹(三分) 珍珠(生研极细末,三分) 黄柏末(三分,生) 象皮(阴阳瓦焙微黄,见风稍脆,即研细末,三分。如无即以象牙末代之)

五味细末,共一处研匀,入前蜡油内,不住手搅匀,俟冷,瓷器收贮。临用以桑皮纸薄薄摊贴。

跌扑损伤

凡跌打、磕压、落马、复车、坠屋、闪肭诸伤。大小便通者轻,不通者重。初时不问老弱,有无瘀血停滞及昏愦气绝不能言者,俱宜服热童便一大瓯以酒佐之。推陈致新,其功最大,且不动脏腑,不伤气血,万无一失。然后再看伤之轻重,按法治之。如皮肉未破,胸胁肚腹有作痞闷疼痛者,必是瘀血。壮实人以复元活血汤攻之,老弱人以四物汤桃仁红花穿山甲补而行之。外用生姜葱白同捣烂和面炒热,罨伤处,仍多用炒热者续易之,止痛如神。如皮肉已破,损伤筋骨,血流不止而烦躁者,名曰亡血。急用花蕊石散或金疮必效散干掺止血。内以八珍汤加酒炒骨碎补、红花、续断补之。其有痛伤胃气作呕,或不饮食者,以六君子汤当归木香调之。其有伤轻,别无瘀血等证,而肌肉作痛者,以复元通气散宣之。

此证,须察其所患轻重,有无瘀血及元气虚实,不可概行攻下,致成败证焉。凡所伤筋断、骨碎等证,另有接骨专科,兹书不及详载。

一、跌扑气绝,用仙人柴(即九里香叶。)捣自然汁一杯灌下即苏。只心中微热,能受一点者无有不活。

一、骨节打断离脱,急取大生蟹捣烂,热陈酒冲入,连服数碗,即大醉无妨。外亦用敷伤处,半日觉骨内有声。(按预收生蟹阴干,炙末酒服亦可。)

一、跌扑筋断,用金沸草根(即旋复草。)绞取汁,以筋相对,以汁涂而封之即相续如故,百不失一。须禁劳动二十七日。

一、孕妇跌伤,用阿胶二钱、归身一钱五分、艾叶一钱、生地黄三钱、续断二钱、砂仁八分炒、川芎五分炒、红花三分,酒水各半煎服。

一、跌打破伤风发热高肿,甚至牙关紧急者,用羌活防风苍术各一钱五分,白芷、川汲水调敷。

一、跌扑极重,大小便不通,乃危急之候,宜先用通导散行下蓄血,然后再进他药。此证药忌酒煎。

复元活血汤

柴胡(一钱五分) 当归(三钱) 穿山甲(炒研) 天花粉(各一钱) 大黄(三钱,酒炒)桃仁(二十个) 甘草(八分) 红花(八分)

上酒水各半煎,食前后服之,以利为度。

复元通气散

木香 茴香(炒) 穿山甲(炙研) 陈皮 白芷 甘草 漏芦 贝母(去心)

上等分为末,每服二、三钱,温酒调下。

通导散

大黄地黄 桃仁 枳壳 赤芍 当归(各二钱) 陈皮(三钱) 木通 朴硝(各一钱)甘草(六分)

上水煎,热服,以通利为度。切不可用酒煎,令人闷绝而死。

打伤眼睛方

打伤眼睛突出,急揉进。用生猪肉一片,将当归、赤石脂末少许,掺肉上贴之,去毒血即愈。

麻药

川乌草乌(各三钱) 闹羊花(醋炙七次,九分) 半夏(生,五钱) 黄麻花(一钱)蟾酥(酒化,一钱) 生南星(五钱)

芋艿叶汁拌上药晒干为末,瓷器收贮。每用八厘,服用淡盐汤一杯即解。

外麻药(名羊花散。)

生南星 生半夏(各二钱) 闹羊花(三钱) 生川乌草乌(各一钱)

麻黄根、芋艿叶汁拌上药末,或加蟾酥五分、雄黄少许。

桃花散

凡用刀割血出不止,用此止之。

锻石(一升,入牛胆内阴干,再入牛胆内阴干。如此七次,用牛胆七个方成。俟阴干贮收。) 大黄(四两,切片,同锻石入锅内炒,锻石桃红色取起,去大黄,放地上一夜,研收末听用。)

跌破头脑方

绿豆粉铜锅内炒黑,铺地上退火气,再敷破处,用包头布包好,避风数日愈。

跌扑神效散(存验。)

川乌(制) 草乌(各二钱,制) 肉桂 红花(各一钱七分)

上共为细末。每服二钱酒调下,伤重者不过三分即愈。

接骨丹(存验。)

取路旁墙脚下,往来人便溺处,年久碎瓦片一块,(黄透者佳。)洗净火 红,入米醋淬凡五,极能理伤续断,屡验。)

六君子汤(通用二十一。)

四物汤(通用二十三。)

八珍汤(通用二十五。)

花蕊石散(见金疮。)

金疮必效散(见金疮。)

杖伤

凡受 后,急以童便和热酒饮之,随服边城十二饮一剂,外敷七真膏或捧头丹。伤重者先用。如初时失治,日久溃腐疼痛及形气虚弱者,则非补托不可,宜用八珍、保元之属, 、术等生用,大理脾气以托气血。脾健则元气日复,肌肉自生,可保无虞。即或纵有瘀滞,少加乳香、没药,宣之足矣。

凡变证,宜与跌扑伤损互参通用。

一、有情不得已,事出不虞受害、重刑难免者,当预服铁布衫丸,可以受刑不痛。即纵有酷甚痛。

一、 癣用海风藤元参防风荆芥等分,煎浓汤洗之。痒甚者搽槿皮酒

一、 后发毒,用五倍子一两、南星三钱、半夏一钱、血竭一钱,共为末,米醋调敷。

边城十二味饮

归尾 蒲黄 红花 苏木 桃仁 丹皮 乳香 没药 紫苏(各一钱) 生地黄 赤芍 酒大黄(各二钱)

上酒水各半煎。

七真膏

乳香(去油,另研) 没药(去油,另研) 轻粉 三七(焙) 儿茶(各三钱) 麝香(四分)冰片(七分)

上各末共一处研匀,瓶贮听用。(凡杖伤不可用汤水洗,将此药蜜调敷上,薄棉纸盖之,干以蜜水润之。)

捧头丹

大黄(一两) 没药(去油) 乳香(去油) 樟脑(各五钱) 儿茶(三钱)

上共为末,蜜调敷。治 重临危,实时止痛。

铁布衫丸

归尾 地龙(制末) 川芎 无名异 儿茶(各一两五钱) 乳香(制) 制没药(各五钱)血竭(一两) 麝香(一钱) 木鳖仁(制末,一两五钱)

上共为末醋丸圆眼大,酒服一丸。不杖以葱汁解。

打着不疼方(存验。)

用白蜡一两切细入碗内,滚酒冲服。

疮方

凤仙花一棵,连根带蒂叶捣烂涂患处,如干又涂,一夜血散即愈。无鲜的则秋间收起为末。

保元汤(通用二十八。)

八珍汤(通用二十五。)

槿皮酒(见发无定处疥疮。)

夹伤

夹伤即挤伤也,初禁用膏药敷及泥涂等法,恐后必作肿成脓。未受刑之先宜服护心丹,既受心,先觉痒,次觉疼为止。再着一、二人以笔管于患者脚面上轻轻赶之,助通血脉,候伤处凹者突起,四围肿大为度,即服琼液散随饮至醉。次日揩去银朱,敷七真膏,服代杖汤至愈乃止。如复受重刑破溃者及夹伤多年不愈者,亦敷七真膏,内服代杖散,接用大补气血之剂,如参、 、术、草、归、地、杜仲之属方可收功。

一、夹死者,急将热尿灌之,再用生附子七钱泡去皮脐为末服二分。每服酒三盏煎一盏。如无附子,以生姜汁半盏、酒半盏,同煎百沸,并灌二服。

一、夹碎骨者,用土鳖、(生多年酒缸下。)生鳖同捣敷之,内服护心丹。

一、预防夹棍,用独核肥皂二十个,捣烂去皮净,捣极细,加川乌末五钱、黄麻子末八钱、用银朱敷之。

人之腿受官刑,皮肉腐烂,死血未散,疼痛呼号,似宜用膏药、末药外治为佳。然而受刑深一受官刑,实时煎服,断无性命之虞,服后再用外治,内外调治则疮口易愈。

护心丹

自然铜(醋 七次) 木鳖子(制) 无名异(洗) 制乳香 制没药 苏木 当归 蚯蚓(去土,各等分)

上为细末,和匀,蜜丸二钱重。每用一丸,黄酒化下。一方内有肉桂土鳖虫

琼液散

闹羊花拣去梗蒂蕊叶,洗去灰沙,晒干砂锅微炒。

上为末。每服五分,壮者七分,先饮醇酒至半酣,次用调药服,再饮至大醉为度,静卧勿语,语则发麻。麻至次日其麻方解。消肿止痛其功甚捷。弱者间一日再服。

代杖汤

当归 生地(各三钱) 制乳香 制没药 苏木(各二钱) 川芎 枳壳(面炒) 穿山甲(炙研) 甘草(各一钱)

上酒水各半煎服,取微汗。气虚人加人参黄 。

卫心仙丹

大黄(三钱) 当归(一两) 红花(三钱) 桃仁(三十粒) 生地(一两) 丹皮(三钱) 木耳(三钱) 白芥子(二钱)

上水煎服一剂而恶血散矣。然后以膏药贴之。

护心散

大黄(一两) 没药(三钱) 乳香(三钱) 白蜡(一两) 松香(五钱) 骨碎补(五钱) 当归(一两) 麝香(五分)

各为细末。猪板油一两,将白蜡、松香同猪油在铜锅内化开后,将各药末拌匀为膏药贴在伤处,外用油纸包裹,再用线缠住。轻者一膏即愈,重者须贴两膏。夹棍伤重,大约四个月即可行动无虞矣。此二方至神至奇,内方恶血散尽,外方使死肉回生。

七真膏(见前杖伤。)

凡 伤手指者,用皂矾二两,水四、五碗,砂锅内熬滚,将手熏洗,良久血活痛止,不致溃之,服代杖汤。

代杖汤(见前夹伤。)

踢伤

凡被踢青紫肿痛,用冬青叶同醋煮数沸,略滴麻油少许在内,取叶换贴患处即愈。

汤火伤

汤火伤者,乃好肉暴经汤泼、火烧, 赤肿,急用地榆磨细如面,麻油调敷,其痛立止。如火伤调敷,数次即愈。此证最忌凉水、凉药浸敷,致令热毒伏内,轻则皮肉臭烂,重则神昏气喘多成不救。

一、凡被烫烧将死者,用生罗卜汁灌之,良久则活。敷药同上。

一、被花炮火药烘燎者,磨爆竹硝黄染火烧者。服药,敷药同上。

一、铳子入肉,用蜂蜜冲好酒饮醉即出。或用黄蜡冲酒亦效。敷药同上。

火药烧伤

急取鲜柏枝捣烂,香油调敷神效。忌∶七天不可见水。

镞木刺入肉

陈腊肉去皮,取红活美好者连肥切细,将象皮末及人指甲末拌腊肉内,剁合一外,浓敷四及杂物入肉,刮牙屑和水敷之立出)

一、出箭头与铅炮子、铁针,以干苋菜沙糖涂之即出。

一、铁针刺入肉内,无眼者不动,有眼者随气游走。若走向心窝胸肿者险,极用乌鸦翎数根其针自出。又方,陈腊肉皮贴之即出。又方,双杏仁捣烂,羊脂调贴亦出。

一、苇刺入肉,用栗子生嚼敷之。

一、骨刺入肉,用象牙刮末,水煮白梅肉调敷自软。

一、竹木刺入肉,嚼生牛膝根罨之即出。又方,蓖麻仁捣敷极效。

一、刺伤水中肿痛,用韭菜微煮塌之。

人咬伤

人常食炙爆之物,牙齿渍有毒。初咬时急用热尿,伤处洗去牙垢瘀血,以白果生嚼涂之。或末,香油调敷。俟肿消痛止,换上生肌药。

熊虎野狼咬伤

熊虎野狼牙爪伤人,皮肉成疮者,宜用葛根浓煎内服一、二钟,外洗伤处。或生铁煮令有味洗一、凡虎伤,无论爪牙,流血必多,大约虎伤多在颈项,必有深孔,或两个,或四个,其孔随化,庶不致所伤之肉再腐。然后急用地榆半斤为极细末,敷其所伤之处,血即顿止。随用汤得已,小便饮之。

制虎汤

当归(三两) 地榆(一两) 生地(三两) 三七根末(一两) 麦冬(三两)

水十碗,煎数碗,令其畅饮,服完必安而卧。明日伤处大痒,又服一剂再卧。如是五日疮口生合而愈矣。

马咬伤

马咬成疮,用栗子嚼敷伤处。如毒瓦斯入里,心烦呕闷者,马齿苋捣烂煎汤频饮之。又方先用艾灸患处七壮,后以人尿鼠矢晒干 末,猪脂调敷效。

犬咬伤

才咬时,便以米泔水浸洗伤处,用番木鳖切片,瓦上炙炭存性,研末撒上一、二日即愈。如溃烂日久者半月愈。

癫狗伤人必发癫如狂之状。世以为其人必生小狗于腹中,此误传也。因其发癫,有如狗状,而死。急须用药调治救命。木鳖子三个,切片,斑蝥七个,陈土炒去头足,米一撮炒,大黄五钱,刘寄奴五钱,茯苓五钱,麝香五分,各研细末和匀,黄酒调服三钱,一剂毒即全解,至神之方也,不必二服,皆能奏功。过七日外,必须多服数次,无不可救。服药切忌色欲两月,并忌发物,诸豆豆油豆腐、豆粉、秋油,凡诸豆造成者皆忌食。余无所忌。

疯犬伤最毒,用糯米一撮,斑蝥二十一个去头足翅,先以七个入米内慢火略炒去毛,又入七少许,空心调服一钱,须臾又进一服,以二便利下恶物为度,未利再进。觉腹痛急,冷水调靛青服之以解斑蝥之毒,或预以黄连甘草煎汤待冷服之亦可。敷药同上。不可食热物,一年不食豆类,并戒犬肉终身,犯则复发不救。

猪咬伤

猪咬成疮,用松脂炼作饼贴之。或以龟版烧存性研末,香油调搽。

猫咬伤

创处用薄荷煎汁洗之,雄鼠矢 研,菜油调敷。

鼠咬伤

鼠咬成疮,用猫毛 存性,入麝香少许,香油调敷。

蛇咬伤

凡被蛇伤,即以针刺伤处出血,以绳扎伤处两头,庶不致毒瓦斯内攻,流布经络。用五灵脂雄黄等分研末,酒服二钱,外亦以敷之,中留一孔令泄毒瓦斯。或取三七捣烂罨之,毒亦消散,毒尽肿消。仍用白芷末敷之而愈。

一、蛇伤久溃不愈,毒瓦斯延蔓者,先以净水洗净,用白芷末、胆矾、麝香少许研匀掺之,良久恶水涌出,其痛即止。日以敷之,一月愈。

一、蛇切牙折肉中疼甚,勿令人知,用荇菜(即葳草)复其上,以物包之,所折牙自出。

一、蛇入七孔耳、鼻等处,割母猪尾血,滴入即出。内用雄黄、朱砂共末,煎人参汤调灌之,或食蒜、饮酒,内毒即解。

一、蛇缠人足,令人尿之即解,如缠腹即以热汤淋之亦解。

一、山居人被伤,仓卒无药者,急以溺洗伤处,以艾灸数壮最良。或捣蒜封之亦妙。

蛇伤,或在足上或在头面或在身腹之间,足肿如斗,面肿如盘,腹肿如箕,三日不救则毒瓦斯宜解毒为主。用祛毒散。

祛毒散

白芷(一两) 生甘草(二两) 夏枯草(二两) 蒲公英(一两) 紫花地丁(一两) 白矾(三钱)

水煎服,一剂肿消,二剂毒尽从大小便而出,三剂全愈。

蚯蚓伤

凡被蚯蚓毒,眉发皆落,状如大麻风,但夜则蚯蚓鸣于体中为异耳。宜用盐汤频频洗之,其囊俱肿如水泡,亦用鸭血涂之,或置鸭口,含少时即消。

蜈蚣咬伤

此伤取雄鸡倒控少时,以手蘸鸡口涎沫搽伤处,其痛立止。或捕蜘蛛置咬处,待吸毒完蜘蛛不动,放水中吐而活之,将蜘蛛放去。伤盛者内饮生鸡热血。

蝎螫伤

蝎有雌雄二种,雄者螫之痛在一处,雌者螫人痛牵遍体,方用大蜗牛一个捣烂涂之,其痛用胆矾搽之立消,此制蝎第一药也。

射工伤

(俗名沙发。)

溪涧有射工虫,常含沙射人形影,人中其毒则病如疟状,或如伤寒,疮偏聚一处,异于常疮时温服,移时再服。外用大蜈蚣一条,炙研醋和敷之。

蠼虫伤

(即多脚虫,俗名蓑衣虫。)

此虫藏于壁间,以尿射人,则皮肤肿痛起泡,状如茱萸,中央白脓或初如糁粟,渐大如豆,矢涂之,或以大黄末涂之亦效。

蜘蛛咬伤

蜘蛛咬人成疮,用姜汁调胡粉敷,或用清油和盐搽之,内饮羊乳。本草云∶蜘蛛咬人,令人一身生丝,惟羊乳饮之可解。

天蛇咬伤

(即花蜘蛛。)

天蛇即草中花蜘蛛,人被其伤与毒蛇无异,复浸露中,则皮肤似癞非癞,宜用秦艽煎汤徐徐饮之,外以雄黄、白矾研敷甚效。或用苍耳草捣汁,内服、外敷亦效。

羊辣子螫伤

此伤用蚯蚓泥干搽,或灶心土醋搓痛处俱妙。又细嚼甘草敷之效。

蜂螫伤

才伤即用小便浸洗,拭干以香油涂之愈。

又方,米醋磨雄黄涂之。又方,用井水蚯蚓粪涂立止痛。

蚕咬伤

蚕咬人,毒入肉中,令人发寒热,用苎根或叶捣汁涂之愈。(按蚕怕苎麻,故今之养蚕家以苎麻近蚕则不生发也。)

壁虎咬伤

此伤用桑叶烧灰,水调浓漉汁,调白矾末涂之,或用青苔捣涂,内服败毒散加青苔三钱煎服。

之误。)

蝼蛄咬伤

醋和锻石敷之效。

蚂蟥咬伤

用盐并香油调涂之。

蚁螯伤

蚁钳伤人,以头垢封之,或反手取地上土敷之,醋调亦可。

沙虱伤

此虫在水中,人洗澡则着人身,钻入皮内。初时皮上赤如小豆、黍、粟状,摩之痛如刺。三又方,用斑蝥二枚,以一枚末服,一枚烧至烟尽,研末敷之立痊。

石蛭伤

山中草木枝上有石蛭,着人足则穿肌入骨,害人。凡山行宜以腊猪脂和盐涂足胫、趾,即不着人。

辟蚊

鱼骨夜明砂,水上浮萍、楝树花,晒干烧一次,七日蚊虫不入家。一方,鳖甲骨、鳝鱼骨、楝树花、苦参藜芦各等分末,每晚取一撮烧之,蚊自去。

辟虱

百部秦艽为末,于竹笼内烧烟熏之,亦可煎汤洗衣。又方白果三十个去壳研烂,入浆内浆衣,则不生虱。

辟虼HT

樟脑雌黄鳝鱼骨等分末,烧烟熏之,即以樟脑掺衣席极妙。

辟臭虫

胡椒(即大椒)。碎末放火上烧烟熏之,人须离远,否则人闻烟入鼻即出血。一方,用茱萸末洒不透风方好。

乩仙治臭虫方

硫黄数钱为末,和棉花子烧,棉花子重下二、三次即绝。

下载《外科证治全书》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外科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