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天获得性肾性尿崩症验案

  患者,,55岁,因“反复尿频尿痛10年,尿量增多2年”于2003年3月16日初诊。患者10年前被诊断为“尿路感染”,先后予多种抗生素治疗后,病情反复发作。于5年前在某医院行“ivp”确诊为“慢性肾盂”;近2年前出现每日尿量约5000ml,伴口干明显,尿比重持续在1.001-1.005,在“上海瑞金医院”诊断为“慢性肾盂肾炎;肾性尿崩症”,予“双克片”25mg3/日为主治疗后,疗效明显,但后因出现低钾血症,于2003年3月10日自行停服。1月后前症再作,就诊时诉头晕四肢乏力,口渴多饮腰酸、尿频、尿量增多,夜寐欠安,大便不畅,苔薄质红,脉细弦。证属肾阴亏虚,肝阳上亢,封藏失职,治拟养阴滋肾平肝。方选:明天麻10g,枸杞子30g,钩藤15g,杭白芍15g,炙龟板15g,生熟地各15g,北沙参30g,麦冬10g,桑螵蛸10g,龙骨15g,炒杜仲30g,淮山药30g,煅牡蛎30g,金樱子15g,佛手片6g,绿梅花10g。连服20剂后,诉尿量较前稍减少,睡眠仍欠佳,予前方加炒川连3g,炒枣仁30g,续服两月后复诊,尿量减少至每日约2000ml左右,且头晕、腰酸明显减轻,精神好转,多次尿比重1.020-1.025。于03年8月起予“左归丸”续服,随访至今已三年,尿量、尿比重均正常。

  按:肾性尿崩症当属“消渴”病中的上消和下消范畴,其主要病机为阴虚为本,阳亢、燥热为标,两者互为因果,阳亢、燥热甚则阴愈虚,阴愈虚则阳亢、燥热愈甚。正如《临证指南医案.三消》指出“三消一证,虽有上中下之分,其实不越阴虚阳亢,津涸热淫而已”。上下消的病变虽与肺肾均有关,但杨师认为当以肾为关键。若肾阴不足,阴虚阳亢,火上炎至肺,津液干枯,则烦渴多饮;热伤肾阴,则津液外流,致使多溲。同时因肾阴不足,不能上通于心,遂呈寐差、健忘、腰酸等心肾两虚之象。故采用天麻钩藤饮为主方平肝潜阳,配合养阴滋肾固涩法治愈本病,值得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