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湿热病-下焦湿热

  下焦湿热 《黄帝内经》云:“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故上焦如雾,中焦如沤,下焦如渎,为水湿的通路。湿热病既是由湿所生,就不能不与它的通道发生密切的关系,因而湿热病变也就形成了上、中、下三焦相传的病程。一般说来,湿热病的重点是在中焦。由于部分中焦湿热证候,长期缠绵不解,既不燥化,也不寒化,根据水湿可以“下流”的特性,最终仍以湿热的面目而传人下焦,这就叫做下焦湿热。所以,下焦湿热是湿热为病的末期,已不是湿热病的重点。但是下焦湿热的生成,并不全都由中焦传变而来,也有初起即流人下焦者,如水肿病、泄泻、痢疾等。

  下焦湿热的主要问题,表现在大、小二便为湿热所滞留,造成二便不通或通而不畅。由于湿热滞留,不能向外排出,故而全身湿热症状也不易消退,腹胀胸闷头昏等症也难消除。其治疗方法,重在利湿。膀胱气化不利,小便不通者,用五苓散。方中猪苓茯苓泽泻通调水道,泻湿利水;白术燥湿利水;肉桂以助膀胱气化功能,用之多能收效。如果小便淋漓不利,溺管闭塞,多用寒通汤加减。方中知母黄柏清下焦湿热,利下窍通淋;滑石芍药利水渗湿和血止痛。全方共奏清化湿热、利水通淋之功。传导失司,大便不通者,则常用牵牛子末、茯苓、制大黄导浊行滞,把肠内滞留的湿浊排掉。如果大便利下不畅,里急后直,腹部胀痛痞满者,则用木香槟榔丸燥湿清热,疏通肠胃.往往效如桴鼓。湿流下焦,大便泄,溲少者,此即所谓“湿胜则濡泄”,常用滑石、茯苓、猪苓泽泻、革蘚、通草等淡渗利湿之品,以复分清泌浊之职,湿净则便泻自当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