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部

《本经逢原》在线阅读中医本草书籍在线阅读

黄柏

根名檀桓

苦寒,无毒。生用降实火。酒制治阴火上炎。盐制治下焦之火。姜制治中焦痰火,姜汁炒黑治湿热。盐酒炒黑治虚火。阴虚火盛,面赤戴阳,附子汁制。

《本经》主五脏肠胃中结热,黄瘅肠,止泄痢,女子漏下赤白,阴伤蚀疮。檀桓主心腹百病,安魂魄,不饥渴,久服轻身延年通神。

发明 黄柏苦燥,为治三阴湿热之专药。详《本经》主治皆湿热伤阴之候,即漏下赤白,亦必因热邪伤阴,火气有余之患,非崩中久漏之比。其根治心腹百病,魂魄不安,皆火内亢之候。仲景栀子柏皮汤治身黄发热得其旨矣。按∶黄柏味浓而降,入肾经血分。凡肾水膀胱不足,诸痿厥无力,于黄 汤中加用,使两足膝中气力涌出,痿弱即愈。黄柏、苍术乃治痿要药。凡下焦湿热肿痛,并膀胱火邪,小便不利及黄涩者并宜,黄柏、知母为君,茯苓泽泻为佐。凡小便不通而渴者,邪热在气分,主治在肺不能生水。不渴者,邪热在血分,主治在膀胱不能化气,亦宜黄柏、知母。昔人病小便不通,腹坚如石,脚腿裂水,双睛凸出,遍服治满利小便药不效,此高粱积热损伤肾水,致膀胱不化火气,上逆而为呕哕,遂以滋肾丸主之。方用黄柏、知母,入桂为引导,服少时,前阴如火烧,溺即涌出,顾盼肿消。《金匮》治误食自死,六畜肉中毒,用黄柏屑捣服方寸匕解之,不特治高粱积热。盖苦以解毒,寒以泄热也。大抵苦寒之性利于实热,不利于虚热。凡脾虚少食,或呕或泻或好热恶寒,或肾虚五更泄泻,小便不禁,少腹冷痛,阳虚发热,瘀血停止,产后血虚发热,疽肿后发热,阴虚小便不利,痘后脾虚小便不利,血虚烦躁不眠等证,法皆忌之。一种小而实如酸石榴者名曰小柏。性亦不甚相远,《千金翼》阿伽佗丸用之。

浓朴

苦辛温小毒。紫浓者佳,姜汁炒用。忌黑豆,宜用滚水泡数次,切之不可久浸,气有伤脾气。

《本经》主中风伤寒头痛寒热,惊悸逆气,血痹死肌,去三虫。

发明 浓朴苦温,先升后降,为阴中之阳药,故能破血中气滞。《本经》中风伤寒头痛寒热者,风寒外伤于阳分也。其治惊悸逆气,血痹死肌者,寒湿入伤于腠理也。湿热内着于肠胃而生三虫,此药辛能散结,苦能燥湿,温能祛虫,故悉主之,消风散用之,深得《本经》之义。今世但知浓朴为温中散滞之药。而治肠胃湿满寒胀,温中下气,消痰止吐,平胃散用以治腹胀者,味辛能散滞气也。若气实人误服参、 胀闷作喘,宜此泻之。与枳实大黄同用能泻实满,所谓消痰下气也。与苓、术、橘皮同用能泻湿满,所谓温中益气也。然行气峻猛,虚者勿服。气温即止,不可久服。

杜仲

辛甘温无毒。盐酒炒断丝用。

《本经》主腰脊痛,补中益精气,坚筋骨强志,除阴下痒湿,小有余沥。

发明 杜仲,古方但知补肾,而《本经》主腰脊痛,补中益精气等病,是补火以生土也。王好古言是肝经气分药。盖肝主筋,肾主骨,肾充则骨强,肝充则筋健。屈伸利用皆属于筋,故入肝而补肾,子能令母实也。但肾虚火炽,梦泄遗精而痛者勿用,以其辛温引领虚阳下走也。

椿樗根皮

凤眼草

香者名椿,甘平无毒。臭者名樗,苦温有毒。樗树有虫,谓之樗鸡

樗树有荚,荚中有实,状如目珠名凤眼草,子嗣门中练真丸用之,专治髓脏中湿热,高年素享丰浓者宜之。

发明 椿根白皮性寒而能涩血,治湿热为病,泻利浊带、精滑梦遗诸证,有燥痰之功;

痢疾滞气未尽者不可遽用,崩带属阴虚者亦不可服。盖椿皮色赤而入血分,久痢血伤者宜之。樗皮色白而入气分,暴痢气滞者宜之,不可不辨而混用也。

干漆

漆叶漆子

辛苦咸温有毒。炒令烟尽,否则损人肠胃。今人多用漆渣伪充,必凝结如砖者佳。

《本经》主绝伤,补中续筋骨,填髓脑,安五脏,五缓六急,风寒湿痹生漆去长虫。

久服轻身耐老。

发明 干漆灰辛温,性善下降而破血,故消肿杀虫,通月闭,皆取去恶血之用。而《本经》治绝伤补中,是取其破宿生新之力也。盖胃中有瘀积留滞,则阳气竭绝。不能敷布中外,故脏腑筋骨髓脑皆失营养,乃致健运失常,肢体缓 ,用此以铲除瘀积。中气得复,绝伤皆续,而缓急和矣。生漆去长虫,故《千金》去三虫,方以之为君,三虫去,轻身长年所不待言,但恒人艰于久服耳。元素云,削年深坚结之积滞,破日久凝结之瘀血,斯言尽干漆之用矣。无积血者切忌,以大伤营血。损胃气,故胃虚人服之,往往作呕,此与《本经》之义似乎相背,而实不相违。产后血晕,以旧漆器烧烟薰之即醒。盖亦取下血之义,而破经络中血滞,用真漆涂,鲮鲤甲 入药,破血最捷。妇人血虚、经闭为之切禁。凡畏漆者,嚼椒涂口鼻免生漆疮。误中其毒,以生蟹捣汁或紫苏解之。漆叶涂紫云风,面生紫肿,取其散瘀之功也。漆子专主下血,《千金方》用之。审无瘀滞,慎勿漫投。

梓白皮

苦寒无毒。取根去外黑皮用。

《本经》治热毒,去三虫。

发明 梓皮苦寒,能利太阳、阳明经湿热,仲景麻黄连翘赤小豆汤用之。其治温病复伤寒饮变为胃 者,煮汁饮之。取其引寒饮湿邪下泄也。

梧叶皮

苦寒无毒。

《本经》主恶蚀阴疮五痔,杀三虫。

发明 梧之与桐本是二种。梧子状如胡椒,性热助火,咳嗽多痰者勿食。梧叶消肿毒,生毛发。《本经》治恶蚀阴疮。《肘后》治发落不生。《医林正宗》治痈疽发背,大如盘,臭腐不可近,用梧叶醋蒸粘贴,热退痛止,渐渐生肉收口。梧皮煎汁疗小儿丹毒、恶疮。《本经》治五痔、杀三虫,今人煎汤熏洗肠痔脱肛,即《本经》治五痔之应。浸水涂须发黑润,过用则发黄赤,助火之验也。

桐实

辛寒有毒。

发明 桐子不入食品,专供作油。其状如罂,摩涂疥癣毒肿。吐风痰喉痹,以桐油和水扫入喉中则吐。误食吐者,得酒即解。

海桐皮

一名刺桐

苦平无毒。

发明 海桐皮能行经络达病所。治风湿腰脚不遂,血脉顽痹,腿膝疼痛,赤白泻痢,及去风杀虫。虫牙风痛,煎汤漱之。疳蚀疥癣,磨汁涂之。目赤肤翳,浸水洗之。此药专去风湿,随证入药服之。无风湿者勿用。

川楝实

金铃子,苦楝根附

苦寒小毒。酒浸蒸软去皮核,取净肉捻作饼,焙干用。

《本经》主温病伤寒大热烦狂,杀三虫疥疮,利小便水道。

发明 川楝苦寒性降,能导湿热下走渗道;人但知其有治疝之功,而不知其荡热止痛之用。《本经》主温病烦狂,取以引火毒下泄,而烦乱自除。其温病之下,又续出伤寒二字,以温病原从冬时伏邪,至春随阳气而发,故宜苦寒以降泄之。其杀三虫、利水道,总取以苦化热之义。古方金铃子散治心包火郁作痛,即妇人产后血结心疼亦宜用之,以金铃子能降火逆。延胡索能散结血,功胜失笑散,而无腥秽伤中之患。昔人以川楝为疝气腹痛、杀虫利水专药,然多有用之不效者,不知川楝所主乃囊肿茎强木痛湿热之疝,非痛引入腹厥逆呕涎之寒疝所宜。此言虽迥出前辈,然犹未达至治之奥。夫疝瘕皆由寒束热邪每多掣引作痛,必需川楝之苦寒兼茴香之辛热,以解错综之邪。更须察其痛之从下而上引者,随手辄应。设痛之从上而下注者,法当辛温散结,苦寒良非所宜。诸痛皆尔,不独疝瘕为然。近有一人牙宣出血不止,诸治罔效,或令以楝实研细,绵裹塞齿龈即止。详血从内出外治,何能即应?因以少许置舌上,其苦直透诸龈,况有罅漏,安得不渗入于经也。苦楝根治蛊毒,煎汤服之即时吐出。又能杀虫治疟。其花烧烟辟蚊虫,亦《本经》杀虫之验。

槐实

俗名槐角

苦酸咸寒,无毒。取子入牛胆中,阴干,日服七枚,久服有明目通神,白发还黑之功。有痔及便血者尤宜服之。

《本经》主五内邪气热,止涎唾,补绝伤,五痔火疮,妇人乳瘕,子脏急痛。

发明 槐者虚星之精,益肾清火,与黄 同类异治。盖黄 专滋肾经血燥,此则专滋肾家津枯。观《本经》主治,皆脾胃有热阴津不足之病,止涎唾。肾司闭藏之职也,下焦痔肠风,风热便血,年久不止者,用此一味熬膏炼蜜收服。妇人乳瘕、子脏急痛,皆肝家血热之患,用以清热滋燥,诸证自安。上皆指槐角而言。其角中核子专主明目,久服须发不白,益肾之功可知。惟胃虚少食及孕妇勿服。槐枝烧灰涂妒精疮,有清火润燥之功,《千金方》也。

槐花

苦寒无毒。温水涤去灰,焙香用。

发明 槐花苦凉,阳明、厥阴血分药也。故大小便血,及目赤肿痛皆用之。目得血而能视,赤肿乃血热之病也。肠血痔血同柏叶微炒为末,乌梅汤服。肠风脏毒,淘净炒香为末。

肠风荆芥汤服,脏毒蘸猪脏日日服之。但性纯阴,阴寒无实火禁用。

秦皮

苦微寒无毒。

《本经》治风寒湿痹,洗洗寒气,除热,目中青翳白膜,久服头不白轻身。

发明 秦皮浸水色青,气寒,性涩,肝胆药也。《本经》治风寒湿痹,取其苦燥也。又主青白翳障,取其苦降也。小儿惊痫,取其平木也。崩中带下,热痢下重,取其涩收也。老子云,天道贵啬。此服食之品,故《本经》有久服头不白、轻身之说。而仲景白头翁汤治热痢下重,以黄柏、黄连秦皮同用,皆苦以坚之也。秦皮、黄连等分,治赤眼肿痛。又一味煎汤洗赤目甚效。其味最苦,胃虚少食者禁用。

合欢皮

一名合昏,《千金》名黄昏,俗名乌绒树

甘平无毒。

《本经》安五脏合心志,令人欢乐无忧,久服轻身明目。

发明 合欢属土与水,补阴之功最捷。单用煎汤治肺痈唾浊。合阿胶煎膏治肺痿、吐血皆验。与白蜡同熬膏为长肌肉、续筋骨之要药,而外科家未尝录用,何也?按∶合欢所主诸病,不过长肌肉、续筋骨,故用以填补肺之溃缺。而《本经》安五脏,和心志等语,岂特诸疾而已,《嵇康养生论》云,合欢蠲忿,萱草忘忧,宁无顾名思义之实乎。

皂荚

一名皂角

辛咸温,小毒,入药去皮弦子,酥炙用。

《本经》主风痹死肌,邪气头风泪出,利九窍,杀精物。

发明 皂荚辛散属金,治厥阴风木之病。观《本经》主治风痹死肌,头风泪出,皆取其去风拔毒、通关利窍,有破坚积,逐风痰,辟邪气,杀虫毒之功。吹之、导之则通上下之窍。煎之、服之则治风痰喘满。涂之、擦之则散肿消毒,去面上风气。熏之、蒸之则通大便秘结。烧烟熏之则治 疮、湿毒,即《本经》治风痹死肌之意,用之无不效验。凡人卒中风昏昏如醉,形体不收,口角流涎者,急用稀涎散吐之。若南方类中由于阴虚火炎者,误用涌剂,愈竭其津液矣,得不在所切禁乎。然治湿热痰积,肺痈吐腥,及痰迷颠妄,千缗汤皂荚丸来苏膏等诚为圣药,惟孕妇禁服。按∶大小二皂所治稍有不同,用治风痰,牙皂最胜;

若治湿痰,大皂力优。古方取用甚多,然入汤药最少。有疡医以牙皂煎汤涌吐风痰,服后遍体赤,数日后皮脱,大伤元气,不可不慎。至于锁喉风证尤为切禁。常见有激动其痰,锁住不能吐出,顷刻立毙者。其子烧灰存性,能治大肠风秘燥结,祛风逐秽之性可知。

皂角刺

辛温无毒。去尖用,否则脱人须发。

发明 皂角刺治风杀虫,与荚略同,但其锐利直达病所为异。其治痘疹气滞不能起顶灌脓者,功效最捷。而气虚者慎勿误用,恐透表过锐反生虚泡也。若血滞不能起顶灌脓,又需鲮鲤,当非角刺所宜。《丹方》治大风恶疾,眉落鼻崩,用皂角刺三斤烧灰为末,食后煎大黄汤调一匕服之,不终剂而愈。肿疡服之即消,溃疡服之难敛,以其性善开泄也。

肥皂荚

辛温有毒。去皮弦子取净肉用之。

发明 肥皂涤除顽痰垢腻,不减二皂,痴病胜金丹用之,亦取涌发不使砒性留于肠胃之意。其子亦治大肠风秘,须去硬壳及黄膜,但取其仁炒研用之,庶不致有伤肾气耳。

无患子

俗名鬼见愁

苦平无毒。

发明 无患子言其辟邪之功也。浣垢去面 。喉痹研纳喉中立开。又主飞尸,子中仁烧之辟除恶邪,煨食辟恶气,去口臭

没石子

一名无食子

苦温无毒。

发明 没石子合他药染须,仲景用治阴汗,烧灰先以汤浴之,以灰扑之甚良。又血痢及产后下痢俱用之。绵裹塞牙痛效,取温散肾经湿热也。

诃黎勒

诃子

苦涩温无毒。六棱者佳,去核用。

发明 诃子苦涩降敛。生用清金止嗽,煨熟固脾止泻。古方取苦以化痰涎,涩以固滑泄也。殊不知降敛之性,虽云涩能固脱,终非甘温益脾之比。昔人言,同乌梅、五倍则收敛,同橘皮、浓朴则下气,同人参则补肺治嗽。东垣言嗽药不用者,非也。然此仅可施之于久嗽喘乏,真气未艾者,庶有劫截之能。又久嗽阴火上炎,久痢虚热下迫,愈劫愈滞,岂特风寒暴嗽、湿热下痢为禁剂乎?曷观世医用润肺丸益黄散之功过可知。

柳华

柳叶

苦寒无毒。

《本经》主风水黄瘅,面热黑。

发明 柳华性寒,故能疗风水黄瘅。《本经》虽云柳絮,实柳华也,絮则随风飞扬,何从觅之。《千金》治女人积年不孕,吉祥丸中与丹皮桃仁、芎 同为散血之用,亦属柳花无疑。柳叶治恶疥痂疮,煎汤洗之立愈,以其力能杀虫也。痘疮生蛆,以儿卧柳叶上其蛆立化;无叶时根皮亦可用之。

柽柳

俗名西河柳

甘咸平无毒。

发明 柽柳独入阳明,故其功专发麻疹兼解酒毒去风。煎汤浴风疹身痒效,其治剥牛马血入肉者,取以火炙熨之,亦可煮汁浸之,其毒即解。

水杨

苦平无毒。枝硬叶润,条不下垂,其材可造矢者为水杨。其枝软叶细,条叶下垂者谓之柳。

发明 柳叶杀虫,痘烂生虫用铺卧下,其虫即出。煎汤洗漆疮恶疥。杨枝解毒,浴之消痈肿疮疡。根治痘疮顶陷浆滞,《博爱心鉴》有水杨浴法,如无水杨根忍冬藤汤代之。然南方皮腠薄弱,良非所宜。《肘后》治乳痈用柳根。《永类钤方》以水杨根捣贴乳痈,其热如火,再贴遂平。大抵二根性味不甚相远。

榆根白皮

《本经》名零榆

甘平滑,无毒。

《本经》治大小便不通,利水道,除邪气。

发明 榆有二种。一种二月生荚,其荚飘零,故谓零榆。一者八月生荚,皮有滑汁,谓之榔榆。性皆滑利。然入手足太阳、手阳明经。《本经》治大小便不通,取其有逐湿利窍之功,故五淋肿满及胎产宜之。《本草十剂》云,滑以去着,冬葵子榆白皮之属,盖亦取其通利渗湿,消留着有形之物耳。榔榆甘寒,其下热淋利水道之功则一,但服之令人睡,较零榆之除邪气稍有不同,二者性皆疏利。若胃寒而虚者服之,恐泄真气,良非所宜。

芜荑

辛平无毒。去壳取仁,微炒用。

《本经》主五内邪气,散皮肤、骨节中淫淫湿,行毒,去三虫化食。

发明 芜荑辛散,能祛五内、皮肤、骨节湿热之病。近世但知其有去疳杀虫及肠风痔、恶疮疥癣之用。殊失《本经》之旨。《千金》治妇人经带崩淋之病,每同泽兰、浓朴、本、白芷细辛防风、柏仁、石斛辈用之,取其去子脏中风热垢腻也。和猪脂捣涂疮。和蜜治湿癣。及治腹中气血痰酒诸癖,以芜荑仁炒香,兼暖胃活血理气药为散服之。

苏方木

甘咸平无毒。

发明 苏木阳中之阴,降多升少,肝经血分药也。性能破血,产后血肿胀闷欲死者,苦酒煮浓汁服之。本虚不可攻者,用二味参苏饮补中寓泻之法,凛然可宗。但能开泄大便,临证宜审。若因恼怒气阻经闭者,宜加用之,少用则和血,多用则破血。如产后恶露已净,而血虚腹痛大便不实者禁用。

桦木皮

苦平,无毒。

发明 桦皮能收肥腻,故用以治湿热疠风、痈毒,取其能辟恶气、杀虫 也。《开宝》治诸黄瘅,浓煮汁饮之,以其能利小便也。《和剂》治遍身疮疥如疠及瘾疹搔痒,面上生风,妇人粉刺。《灵苑方》治乳痈肿痛结硬欲破,烧存性,无灰酒服之。

棕榈

苦涩平,无毒。陈久者良。

发明 棕灰性涩,失血去多瘀滞已尽者,用之切当,取涩以固脱也。如积瘀未尽,误服则气滞血瘀,益增痛结之患矣。

乌根

辛苦温,有毒。

发明 乌 味苦而辛,性沉而降。故能主暴水症结积聚,功胜大戟,气虚人不可用之。叶治食牛马六畜肉腹中绞痛欲死者,捣自然汁一二盏,顿服大利,毒去则愈。冬用根皮捣烂和酒绞服。 油涂头变白为黑。涂一切肿痛疮疥, 油烛抽去心导大便秘结效。

巴豆

辛热,大毒。去壳及心炒紫黑,或烧存性,或研烂纸包压去油,取霜,各随方制。

《本经》主伤寒湿疟寒热,破症瘕结聚,坚积留饮,痰癖大腹,荡练五脏六腑,开通闭塞,利水谷道,去恶肉,除鬼毒蛊疰邪物,杀虫鱼。

发明 巴豆辛热,能荡练五脏六腑,不特破症瘕结聚之坚积,并可治伤寒湿疟之寒热,如仲景治寒实结胸白散,深得《本经》之旨。世本作温疟,当是湿疟,亥豕之谬也。其性峻利,有破血排脓、攻痰逐水之力,宜随证轻重而施。生用则峻攻,熟用则温利,去油用霜则推陈致新,随证之缓急而施反正之治。峻用则有戡乱却病之功,少用亦有抚绥调中之妙。可以通肠,可以止泻,此发千古之秘也。一老妇人,久病溏泄,遍服调脾升提止涩诸药,则泻反甚,脉沉而滑,此脾胃久伤、冷积凝滞所致。法当以热下之则寒去利止,自后每用以治泄痢结聚诸病,多有不泻而病痊者,妙在得宜耳。苟用不当则犯损阴之戒矣。按∶巴豆大黄同为攻下之剂,但大黄性寒,腑病多热者宜之;巴豆性热,脏病多寒者宜之。其壳烧灰存性,能止泻痢亦却病之效也。孕妇禁用,以力能堕胎也。元素曰,巴豆乃斩关夺门之将,不可轻用。世以治酒病膈气,以其辛热能开通肠胃郁热耳,第郁结虽通,血液随亡,其阴亏损。伤寒结胸,小儿疳积用之,不死亦危。奈何庸人畏大黄而不畏巴豆,以其性热剂小耳,试以少许轻擦完肤,须臾发泡,况下肠胃能无熏灼溃烂之患乎。即有急证不得已而用之,压去其油取霜少许入药可也。

大风子

辛热有毒。去壳取仁用。

发明 丹溪曰,粗工治大风病,佐以大风油,殊不知此物性热,有燥痰之功,而伤血特甚,至有病将愈而先失明者。时珍曰,大风油有杀虫却病之功,然不可多服。用之外涂,其功不可没也。

相思子

苦平小毒。

发明 相思子味苦有毒,立能吐人。其粒半黑半红,故以命名。能通九窍,去心腹邪气,止热闷头痛,风痰瘴疟,杀一切虫毒、蛊毒,取三七枚研水服之,即当吐出。今人皆认此为赤小豆,以之配入六神曲中。铺家以误认而罔名,医家亦不辨而混用。噫,医之道可胜道哉。

下载《本经逢原》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本经逢原》相关章节:

本草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