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部

《本经逢原》在线阅读中医本草书籍在线阅读

李根白皮

苦微咸寒,无毒。炙黄用。

发明 《药性论》云,入药用苦李根皮。而仲景治奔豚气奔豚丸甘李根白皮。时珍疑为二种,不知仲景言甘,是言李之甘,《药性》言苦是言根之苦。但宜用紫李根,则入厥阴血分。若黄李根则入阳明气分矣。《别录》治消渴奔豚,《大明》治赤白痢下,《千金》烧存性敷小儿丹毒,甄权治消渴香港脚,孟诜治妇人赤白带下,皆取苦咸降逆气也。李核仁苦平入肝,疗僵仆瘀血骨痛,又能清血海中风气,令人有子,故承泽丸用之。其性散结,故能解硫黄白石英附子毒。为末和鸡子白敷面 ,一宿即落,《千金方》也。《黄帝》云,李子不可和白蜜食,蚀人五内。

杏仁

苦辛甘温,小毒。汤泡去皮尖,研如泥用,两仁者有毒伤人。凡果花六出者必双仁,得纯阴之气也。

《本经》主咳逆上气,雷鸣喉痹,下气产乳,金疮寒心奔豚。

发明 杏仁入手太阴经,辛能横行而散,苦能直行而降。遂为散血降气,定喘泄泻,散结温燥,除肺中风热咳嗽,总不出《本经》主治也。《千金》以童便浸七日研如泥,治咳嗽寒热。仲景麻黄汤杏仁者,为其利气泻肺解肌也;至于陷胸、麻仁等圆,皆熬黑,研腻如油,则知此物之性,愈熬黑愈润下矣。入肺寒喘逆发散药,连皮用之。又能治疮杀虫,用其毒也。《本经》治金疮寒心者,伤处风藉内入胞络,而心下恶寒,用以涂封疮口,拨散风热之邪也。言治奔豚者,辛能散结,温能下气也。元素言,润大肠气秘之,才言解邪毒。《别录》言,杀狗毒,炒香消狗肉索粉积,故六神曲用之。扁鹊云,杏仁不宜久服,令人面目须发落,耗气之验也。今人以之混治阴虚喘嗽,转耗胸中大气,为患不浅。亡血家尤为切禁,以其味辛、性温大能破血也。双仁者捣烂以车脂调涂,针断人肉,及箭镝在咽隔诸隐处,敷之即出。巴旦杏仁则甘平无毒,能止咳下气,消心腹逆闷。杏实味酸,伤人筋骨,生者尤甚。

榔梅

酸平无毒。

《本经》主下气,除热烦满,安心。止肢体痛偏枯不仁。死肌,青黑痣、蚀恶肉。

发明 梅花开于冬,而实熟于夏,得木之全气,故其味最酸。人舌下有四窍,两窍通胆液,故食则津生,类相感应也。所主之病,皆取酸收之义。梅之种类最多,惟榔梅最胜。相传是真武折梅枝插榔树株而誓曰,吾道若成,花开果实。其种从均州太和山来,榔即榆树中之一种,其梅如杏而松脆异常,故近世谓之消梅。食之开胃生津,清神安睡,乃榔之本性也。《本经》下气除热烦满安心,止肢体痛,皆指陈藏者而言。若青梅则凝涩滞气,决非偏枯不仁者所宜。凡谷食菜果皆尔,不独青梅为然。乌梅酸收益津开胃,同建茶、干姜治休息痢,能敛肺涩肠,止呕敛汗,定喘安蛔。仲景治蛔厥乌梅丸用之,虫得酸即止,用丸不用汤者,欲留有形之物入于虫口也。今治血痢必用之,中风惊痰喉痹肿痛,痰厥僵仆,牙关紧闭者,取乌梅擦牙龈即开。血痢不止,以乌梅烧存性,米汤服之渐止。恶疮 肉亦烧灰研敷,恶肉自消,此即《本经》去死肌恶肉之验。又《丹方》治女人脚上鸡眼乌梅肉饭上蒸烂,和米醋研如糊,涂上一宿即去。白梅咸酸,主中风牙关紧闭,擦牙根涎出即开。去 肉方多用之,竹木针刺在肉中者,嚼敷即出。梅核仁明日益气,除烦热,能治妇人子脏中风气积滞,《千金》承泽丸用之。梅叶煮汁治休息痢及干霍乱效。以之渍水洗葛则不脆。洗夏衣生霉点即去有验。

桃仁

苦甘平,无毒。去皮尖。生用则和血,连皮尖炒用即破血。同干漆拌炒大破宿血。双仁者有毒勿用。

《本经》主瘀血血闭症瘕邪气,杀三虫。

发明 桃仁入手足厥阴血分,为血瘀、血闭之专药。苦以泄滞血,甘以生新血,毕竟破血之功居多。观《本经》主治可知仲景桃核承气,抵当汤,皆取破血之用。又治热入血室瘀积症瘕经闭疟母,心腹痛,大肠秘结,亦取散肝经之血结。熬香治 疝痛痒,《千金》法也。桃实甘酸,多食令人腹热作泻。桃奴杀百鬼精物,疗中恶腹痛瘀血症坚,破血,酒磨服;

止血,烧灰服。桃树上胶最通津液,能治血淋、石淋、痘疮黑陷,必胜膏用之。桃叶治传尸,有水炙法,方用桃叶一斗,艾叶浓朴各二两,分二囊盛,置以火酒数斤煮沸,更迭煮药,熨患人背脊,酒尽为度,不过三次,瘵虫永绝。又疮中小虫,捣烂涂之。

咸温无毒。

发明 栗,肾之果也,肾病宜。风干者食之。若脾肾虚寒暴注,须煨熟食之。栗楔一球三颗,中扁者,疗筋骨风痛,又能破冷 癖。生嚼罨恶刺出箭头,栗 肉上薄皮也。烧存性,治骨鲠在喉,吹入即下。栗壳煮汁治反胃消渴。毛球外刺包也,煮汁洗火丹毒肿。栗花治瘰。栗树皮煮汁洗沙虱溪毒并丹毒疮毒,根治偏坠肾气,酒煎服之。

大枣

甘平无毒,入药取大红枣擘去核用。多食令齿生 。《本经》主心腹邪气,安中养脾气,平胃气,通九窍,助十二经,补少气少津液,身中不足,大惊,四肢重,和百药。

发明 枣属土而有火,为脾经血分药。甘先入脾,故用姜枣之辛甘,以和营卫也。仲景治奔豚用湿脾土平肾气也。十枣汤用以益土胜邪水也,而中满者勿食。故仲景建中汤心下痞者减饴,枣与甘草同例,此得用枣之法矣。《金匮》治妇人脏躁、悲愁欲哭,有甘麦大枣汤,亦取其助肝脾肺三经之津液,以滋其燥耳。

《本经》主心腹邪气,亦是和营卫邪之义。平胃气者,以其甘温健运善平胃中敦阜之气也。《素问》以枣为脾家之果。故《本经》又主身中不足,大惊,四肢重,用此补益脾津而神气自宁,肢体自捷矣。古方中用大枣皆是红枣,取生能散表也。入补脾药,宜用南枣,取甘能益津也。其黑枣助湿中火,损齿生虫,入药非宜。生枣多食令人热渴气胀,瘦人多火者弥不可食。

甘微酸寒,无毒。

发明 《别录》着梨,止言其害,不录其功。盖古人论病多主伤寒客邪,若消痰降火,除客热,止心烦,梨之有益,盖亦不少。近有一人患消中善饥,诸治罔效,因烦渴不已,恣啖梨不辍,不药而瘳。一妇郁抑成劳,咳嗽吐血,右侧不得贴席者半年,或令以梨汁顿热服盏许,即时吐稠痰结块半盂,是夜便能向右而卧,明日复饮半盏吐痰如前,以后饮食渐增。

虽寻常食品,单刀直入可以立破沉 。而梨之种类最多,惟乳梨、鹅梨、消梨可以疗病。然须审大便实者方可与食。元气虚者不慎而误啖之,往往成寒中之患,岂可概谓食之有益乎。

木瓜

酸温,无毒。

发明 木瓜酸收下降,所主霍乱转筋吐利香港脚,皆取收摄脾胃之湿热,非肝病也。转筋虽属风木行脾,实由湿热或寒湿之邪袭伤脾胃所致,用此理脾而伐肝也。多食木瓜损齿及骨,皆伐肝之明验。患头风人,以鲜者放枕边引散肝风,日久渐安。凡腰膝无力,由于精血虚阴不足者,及脾胃有积滞者,皆不利于酸收也。

山楂

即棠棣子,俗作山查

甘苦微酸温,无毒,去核则不发热。童便浸姜汁拌炒黑,去积血甚捷。

发明 山楂入足阳明、太阴、厥阴三经血分,大能克化饮食。《本经》言其酸冷,然其功长于消肉积,行滞血,性温可知。若胃中无食积,脾虚不能运化,不思饮食者服之,反克伐脾胃生发之气,良非所宜。炒黑治产后儿枕作痛,亦以其能消血也。今痢疾初起多积垢者,用姜汁炒;治偏坠疝气为散酒服,不过半月效,用核尤捷。若外感风寒兼伤饮食,举世以发表消导并进,中气实者幸而获痊,虚者表邪乘虚陷入于腑而生内变者多矣。东鲁棠 子酒后嚼数颗良,与糖作膏尤为精品。

俗名频婆

甘温无毒。

发明 柰生北地,与南方林檎同类异种,虽有和脾之能,多食令人肺壅胪胀,病患尤当忌食。

林檎

俗名花红

涩温无毒。

发明 林檎虽不伤脾,多食令人发热,以其味涩性温也。病患每好食此多致复发,或生痰涎而为咳逆,壅闭气道使然。其核食之,烦心助火可知。

柿蒂

涩平无毒。柿、蟹同食则吐利腹痛,木香可解。

发明 柿之生青,熟赤。生涩,熟甘。浑是阴内阳外之象。独蒂之涩始终不改,故取以治阴内阳外之病。《济生方》治呃逆,专取柿蒂之涩,以敛内蕴之热。丁香生姜之辛以散外郁之寒,深得寒热兼济之妙用。尝考古方中单有用柿蒂以降逆气者,是以丹溪但热以寒治热之理,而不及从治之法,矫枉过矣。至《三因方》又于《济生方》中加良姜之类,是真为寒而反助其热乎。其干柿白霜专清肺胃之热,在元气未漓,可胜寒润者,用之固宜。但虚劳烦嗽喘乏,得此郁闭虚阳,病根日固,与埋薪灰烬何异。

安石榴

子甘酸,皮涩温无毒。

发明 榴味甘酸,具木火之象,故多食伤肺损齿,而生痰涎,其皮涩温,能治下痢滑脱。一种小者曰酸石榴,治痢尤捷。《千金》治痢方皆用之酸兼收敛,故能止下痢、漏精、崩中下血。《丹方》以酸石榴连皮子捣汁入姜茶煎,治寒热利。又久痢用榴皮烧灰,人参汤下,一钱屡验。榴花曝干研细吹鼻止衄最速,千瓣者更良,功在山茶花之上。

橘皮

苦辛温,无毒。产粤东新会,陈久者良。阴虚干咳,蜜水制用。妇人乳房壅癖,醋拌炒用。

《本经》主胸中痰热逆气,利水谷,久服去口臭,下气通神。

发明 橘禀东南阳气而生,故以闽粤者最胜。其逾淮而北则变为枳,此地气使然,与人之乡音习俗无异。橘之文采焕发于外,故其功用都在于皮,专行脾肺二经气分。《本经》主治胸中痰热逆气,为消痰运食之要药。留白则补脾胃,去白则理肺气。同人参白术则补脾胃。同人参甘草则补肺。独用则泻肺损脾。其治百病,总是取其理气燥湿之功。同补药则补,同泻药则泻,同升药则升,同降药则降。脾乃元气之母,肺乃摄气之龠,故为二经气分药,但随所配而补泻升降也。同生姜则止呕,同半夏则豁痰,同杏仁治大肠气秘,同桃仁治大肠血秘,皆取其通滞也。橘红专主肺寒咳嗽多痰,虚损方多用之。然久嗽气泄又非所宜。

按∶橘皮下气消痰,其瓤生痰聚饮,一物而性之殊异如此。

青橘皮

辛温无毒。醋炒用。划去酸水作四界者曰莲花青皮,细如豆者为青皮。子中有小橙,莫能辨别。

发明 青橘皮古方所无,至宋时医家乃用之,入足太阴、厥阴。破滞气,削坚积及小腹疝疼,用之以疏通二经行其气也。小儿消积多用之。青皮最能发汗,多汗者勿用。久疟热甚必结癖块,宜多服。清脾饮内有青皮疏利肝邪,则癖自不结也。中气虚人禁用,以其伐肝太甚而伤生发之气也。

橘核

苦温无毒。去壳焙香研碎用。细者为橘核,粗即橙核。

发明 橘核沉降入足厥阴,与青皮同功。故治腰痛 疝在下之病,不独取象于核也。然惟实证为宜,虚者禁用,以其味苦大伤胃中冲和之气也。

橘叶

苦平无毒。

发明 橘叶苦平,导胸膈逆气,消乳。捣烂和面熨伤寒胸膈痞满。又治肺痈,绞汁一盏服,吐出脓血愈。

辛苦微寒,无毒。

发明 柑皮产广东化州者最胜。与橘皮虽同为下气之品,然性之温寒各异。故《开宝》取利肠中热毒,解丹石、止暴渴、利小便,皆取辛寒以散热滞也。世罕知用,惟《千金方》中用之,云柑皮者即此。

酸寒无毒。

发明 橙性酸寒,方药少用。其鲜者惟杀鱼蟹毒。和盐贮食,止恶心解酒病。 疟寒热禁食,以其酸寒能滞邪气也。其核治闪挫腰痛,炒研酒服三钱即愈。

酸寒,皮甘辛,无毒。

发明 柚能解酒,辟饮酒人口气。皮能下气化痰,与金橘性相类。但金橘甘酸,下气尤捷。

柑橼

柑橼旧作枸椽,字形相似之误

辛苦甘温,无毒。

发明 柑橼乃佛手香橼两种,性温相类,故《纲目》混论不分。盖柑者,佛手也,专破滞气。今人治痢下后重,取陈年者用之。但痢久气虚非其所宜。橼者,香橼也,兼破痰水。近世治咳嗽气壅,亦取陈者,除去瓤核用之,庶无酸收之患。《丹方》治鼓胀诸药不效,用陈香橼一枚连瓤、大核桃肉二枚连皮、缩砂仁二钱去膜,各 存性为散,砂糖拌调,空腹顿服。服后水从脐出,屡验。

金橘

一名金柑

酸甘温,无毒。

发明 金橘形如弹丸,金柑形如牛奶,一皆酸甘香窜,并能下气。快膈止渴、解醒,而圆者尤佳。

枇杷叶

辛苦平无毒,刷去毛,蜜炙用。

发明 枇杷味甘色黄,为脾家果。然必极熟,乃有止渴下气润五脏之功。若带生味酸,力能助肝伐脾,食之令人中满泄泻。其叶气味俱薄,故入肺胃二经,治夏月伤暑气逆最良。

近世治劳嗽无不用之,盖取其和胃下气,气下则火降痰消,胃和则呕定哕止。然胃寒呕吐及风寒咳嗽忌之。其核大寒而伐肝脾,以之同落苏入麸酱,则色青翠。同蟹入锅煮则至熟不赤,性寒走肝可知。

杨梅

甘酸温,无毒。

发明 杨梅为心家血分之果,兼入肝脾心包,能止渴除烦,烧灰则断痢,盐藏则止哕呕消酒。但血热火旺人不宜多食,恐动经络之血而致衄也。其性虽热,而能从治热郁解毒。其根皮煎汤能解砒毒,烧灰油调涂汤火伤。核仁疗香港脚,然须多食,以柿漆拌核暴之即自裂也。

樱桃

一名含桃

甘热小毒。

发明 樱桃属火而发湿热,旧有热病及喘嗽者得之立发。一种小者名山樱桃,性味甘平而不发热,能止肠 滑精,岂以形之不材而反食之无害耶。其核今人用以升发麻斑,力能助火,大非所宜,在春夏尤为切忌。

银杏

俗名白果

甘苦平涩,无毒。

发明 银杏定喘方用之。生嚼止白浊降痰,消毒杀虫。涂鼻面手足去 黯。生捣能浣油腻,同水捣浆衣杀虫虱,去痰涤垢之功可例推矣。熟则壅遏闭气,多食令人胪胀昏闷。

昔有饥者,薄暮食此过多,次日胀闷欲死,急以鹅翎蘸香油探吐,方可得生。粪清灌之亦生,取其能降泄也。

胡桃

一名核桃,又名羌桃

甘平温无毒。入药连皮用。

发明 补骨脂属火,能使心包与命门之火相通。胡桃属水,润燥养血,佐补骨脂有水火相生之妙。胡桃肉类三焦,而外皮水汁皆青黑,故能通命门,助相火;同补骨脂、杜仲青盐,名青蛾丸,治肾虚腰痛,以其能补肾也。同人参名应梦散,治肺寒喘嗽,以其能敛肺也。同生姜咀嚼亦治寒痰喘嗽。若多食动风,脱人眉毛,详其同钱细嚼即与铜俱化,与甘蔗同嚼则蔗渣消融,其消肺烁肝可知。《丹方》用其瓤烧令黑,和松脂敷瘰 有效。又以连皮胡桃肉同贝母全蝎枚数相等蜜丸,治鼠痰核,总取以通郁结也。但肺有痰热,命门火炽者勿食。其壳烧灰存性治乳痈,取灰末二钱,酒调服之,未肿即消,已溃渐敛。但不可以其烟薰衣,衣即易毁,青胡桃皮涂髭发皆黑。

长生果

一名落花生

甘温无毒。

发明 长生果产闽地,花落土中即生。从古无此,近始有之。味甘气香,能健脾胃,饮食难消运者宜之。或云与黄瓜相反,予曾二者并食,未蒙其害,因表出之。

琐琐葡萄

甘微咸温无毒。

发明 琐琐葡萄葡萄而琐细,故有琐琐之名。生于漠北,南方间亦有之。其干类木,而系藤本。其子生青、熟赤,干则紫黑。能摄精气归宿肾脏,与五味子功用不甚相远。凡藤蔓之类,皆属于筋;草木之实,皆达于脏,不独此味为然。此物向供食品,不入汤药,故《本草》不载。近时北人以之强肾,南人以之稀痘,各有攸宜。强肾方用琐琐葡萄、人参各一钱,火酒浸一宿,侵晨涂手心、摩擦腰脊,能助膂力强壮。若卧时摩擦腰脊,力助阳事坚强,服之尤为得力。稀痘方用琐琐葡萄一岁一钱,神黄豆一岁一粒,杵为细末,一阳夜蜜水调服,并擦心窝腰眼,能助肾祛邪,以北地方物专助东南生气之不足也。然惟禀质素弱者用之有益,若气壮偏阳者勿用,恐其助长淫火之毒也。

橡实

苦温,无毒。

发明 橡实消谷止痢,浓肠胃,令人强健,且能治脱肛。《千金方》治石痈坚硬如石不作脓,用橡子一枚蘸醋,于石上磨汁涂之,干则易,不过十度即平。共壳为散及煮汁服,止下痢并染须发。

槲皮

一名赤龙皮

苦涩无毒。

发明 槲皮煎服除虫及漏恶疮甚效。能治赤白痢,肠风下血。《肘后方》治下部败烂疮,赤龙皮散以之为君。《千金方》治附骨疽 疾及蛊毒多用之,皆取苦涩化毒也。

荔枝

肉甘温,核涩无毒。治疝,取建产阔肩之核良。

发明 荔枝实气味纯阳,能散无形之滞气,瘤赘赤肿宜之。多食发热烦渴口干衄血。而核入厥阴经行散滞气。其实双结,而核似睾丸,故治 疝囊肿,有连类象形之义。时珍治疝气刺痛,妇人血气刺痛。小而肉似龙眼,其核尖小,仅堪醋磨疗癣,治疝无效。

龙眼

俗名圆眼

甘平无毒。桂产者佳,粤东者性热不堪入药。

发明 龙眼补血益肝,同枸杞熬膏专补心脾之血。归脾汤用之,治思虑伤心脾,皆取甘味归脾,能益人智之义。然中满家呕家勿食,为其气壅也;师尼寡妇勿用,以其能助心包之火,与三焦之火相煽也。

橄榄

一名青果

涩甘温无毒。

发明 橄榄先涩后甘,生津止渴,开胃消痰,醉饱后及寒痰结嗽宜之。热嗽不可误食。

病患多食令气上壅,以其性温而涩,聚火气于胃也。又能消酒解 鲐、河豚诸鱼鳖毒,观朱鱼食橄榄渣即毙,能解鱼毒可知。故嚼汁咽之,能治鱼骨鲠,有效。患痘疮者宜多食,以其解毒而助胃中温和之气,令痘起发也。又核烧灰蜜丸同黄独服能稀痘,但性专搜涤胎毒,过服令人呕泻。婴儿初生,胡桃肉连皮三枚、橄榄核烧灰一枚、朱砂雄黄各一分,研细,和甘草汁、生白蜜绞去滓于乳前顿热服之,可代化毒丹。但化毒丹治胎热面赤,此治胎寒面白,不可混也。又灰末敷金疮无瘢。生核磨水搽瘢渐灭。

榧子

甘涩温有毒。

《本经》主腹中邪气,去三虫,蛇螫蛊毒,鬼疰伏尸。

发明 榧实,肺家果也。性温散气,故能去腹中邪气。三虫诸疾,火炒食之。引火入肺,多食则大肠受伤。小儿黄瘦有虫积者宜食,与使君子同功。观《本经》主治可知。

松子

甘温无毒。

发明 海松子甘温益肺清心,止嗽润肠,兼柏仁、麻仁之功,温中益阴之效。心肺燥痰干咳之良药也。

槟榔

苦辛温无毒。

发明 槟榔泄胸中至高之气,使之下行;性如铁石之沉重,能坠诸药至于下极。故治冲脉为病,逆气里急,及治诸气壅腹胀后重如神。胸腹虫食积滞作痛,同木香为必用之药。其功专于下气消胀,逐水除痰,杀虫治痢,攻食破积,止疟疗疝,香港脚瘴疠。若气虚下陷人及膈上有稠痰结气者得之,其痞满昏塞愈甚。又凡泻后、疟后、虚痢切不可用也。闽广瘴毒之乡人常食此,必以 叶裹嚼之。所云饱能使之饥,醉能使之醒者,以其能下气也。云饥能使之饱,醒能使之醉者,以 叶辛温能开发中外之气,以散瘴疠之邪也。

大腹子

大腹槟榔

辛涩温无毒。此味与槟榔皆性坚难切,须用滚水泡渍切之。若以水浸浊满,不但失其性味,反有伤于胃气也。

发明 大腹子偏入气分,体丰湿盛者宜之。夫槟榔偏主血分,腹满多火者宜之。时珍谓大腹与槟榔同功,似未体此。

大腹皮

辛涩温有毒。鸩鸟多集其树上。宜酒洗后再以绿豆汤洗过,用其内粗者耗气,宜摘去之。

发明 槟榔性沉重,泄有形之积滞。腹皮性轻浮,散无形之滞气,故痞满膨胀,水气浮肿,香港脚壅逆者宜之。惟虚胀禁用,以其能泄真气也。

马槟榔

苦甘寒无毒。

发明 马槟榔生滇南夷地,不入汤药。热病食数枚,冷水下之。肿毒恶疮嚼一枚并涂肿处。产难临时细嚼数枚,花水送下,须臾立产。再以四枚去壳,两手各握二枚,恶水自下。

欲断产,常嚼二枚,久则子宫冷,自不孕矣。

无花果

实甘平,叶微辛无毒。

发明 无花果出云南,扬州亦多有之。今吴楚闽越人家折枝插成。枝柯如枇杷树,三月发叶,五月不花而实,实出枝间,状如木馒头,熟则紫色,软烂,其味如柿而无核也。食之开胃止泄,治咽喉痛。叶主五痔肿痛,煎汤频熏洗之。

一名鸡距子,俗名蜜屈律

甘平无毒。

发明 枳 金钩树之子也。《本草》止言木能败酒,屋外有此木,屋内酿酒皆不佳。丹溪治酒病往往用其实。又能止渴除烦,去膈上热,润五脏,利大小便。多服发蛔虫,以其大甘助湿热之所化也。

下载《本经逢原》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本经逢原》相关章节:

本草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