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医家倪士奇和他的《两都医案》

  □ 孟庆云 中国中医科学院

  《两都医案》两卷,明代倪士奇撰。因其上下卷分载的是在北京和南京的治案,分为北卷和南卷,故尔又称“南北医案”。刻于明亡之前。孤本现藏于浙江图书馆。

  作者倪士奇,字复贞,今江苏镇江南徐人。其先祖在宋室南渡时即为京口之名医。宋元明三朝世代承传。倪士奇在《自序》中将自家的医业相继与龙门司马迁家世代执太史业相比堪。其祖父倪龙山曾遇异人传授针灸之术,其父倪小龙行医淮海也誉满当地,之后定居扬州。倪士奇兄三人,兄倪士英、弟倪士彦以医为业。倪士奇自幼习儒,曾游泮宫。但他在十二岁时的一次偶然,竟显示出具有明医悟性的资质。当年,乃父的友人因家中有病人前来延医,倪士奇在父亲外出的情况下,居然询问病情后,断为阳明经证,设大升麻等剂开鬼门,治小儿高热惊厥已十四日者,一剂见愈。《北案》的三十三案,以甘温除热治产后发热,第三十六案以二陈汤治癃闭。案主在《北案》第二十三案以开胃补命门治阳痿,第二十八案提出因气有余便是火,故妊娠下血不宜补气。等等。案主用家传秘方甚多,《北案》第二案有千金化痞膏,治痞证履验。第八案的琥珀丹治痰滞诸痛。第十三案的催生散秘方,治难产使产妇母子平安。用火针治内痈是案主的家传绝技。腹腔内之脓肿,包括肝痈、肠痈等,统称内痈,危重而常致患者死亡。《北案》第三十九、四十、四十一案,即是运用火针治此急危证的案例。其中也显现了古代中医治疗急腹症的智慧。

  纵观《两都医案》,可见案主倪士奇的学养和医术,其文笔通明流畅典雅,他的医案简直是一篇篇散文,无需注释,体现了医内功夫和医外功夫,他的友人将他与宋代庞安时相比,其医术精湛绝伦,正如《吴光仪序》中所言:“俦急而缓,俦缓而急,用奇而奇,用平而奇。盖非学术之独优,抑其胆其识有以,大胆人之心焉耳。”案主托于医以自行其志。他以儒医通天地人自况,其医案南北两集共七十二则,应天文之数七十二,合于术数。颇为有趣的是,他把当年在关帝庙求时的籤词也记于本案。诗曰:“一纸官书火急催,扁舟速下浪如雷,虽然目下多惊险,保汝平安去复回。”倪士奇认为,他的先人令他学医和传授他火针,都是与先圣“通灵入化”,故以此作为医案之殿。然而从他的经历和展现的学术看,虽非“医术神授”,但也确实具有传奇性,在他成为名医的诸多因素中,家学的承传当是第一位的,其人其术都已经达到相当高的境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