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取消中医”反思中医学的现状与未来

  中南大学教授张功耀在互联网上发起的<取消中医>的连署,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和议论,赞同和反对者均有之,但前者毕竟是少数。卫生部、光明日报以及众多各界人士等为此也发表了明确的幷不赞同的意见。笔者也是不同意取消中医的一员。但仅仅停留在表态(不赞同)是很不够的。早在十九世纪二十年代、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和五十年代,就有人数次提出废除中医的主张。事实证明,存与废并不听由某人或某一行政命令所能左右的,而是以是否符合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实践为存废的依据的。然而,废的主张现在又被重提也不足为怪,我认为这也并不一定完全是一件坏事。因为,正可籍此为契机,对数千年传统中医中药的渊源和贡献,对我国近数十年的中医中药政策的执行情况,对中医中药在我国的现状和将来,作一次全面的反思、总结和展望。

  原卫生部副部长崔月犁首倡在全国地县均建立中医院,试图促进中医的繁荣和发展,这无疑是良好的主观愿望。然而,自全国县及县以上均相继组建中医院,各地纷纷成立中医学院以来,在落实计划和具体措施等方面却很不细致、很不得力,实有放任自流之弊。

  坦而言之,目前的中医药学和中医药界(执业人员),的确存在着不少缺陷及应该重视和极需解决的重大问题。现略举一二,愿与大家商榷。

  纵观我们基层(省、地、县级)的中医院以及综合医院的中医科室,大多数都没有将传统医学的特色发挥出来,而是向中医西化蜕变的趋势则越演越烈。不少建国以后培养出来的中医师,诊病不注重望闻问切,不根据四诊八纲,辨证的进行中医学诊断,而是东施效颦地喜欢作出中医学并不存在的西医学疾病病名的诊断(如慢阻肺、冠心病、心肌缺血、尿路感染、前列腺炎、甲亢、帕金森氏病……);或者是病人一来就给病人作一大堆X线断层扫描(CT)、核磁共振成像(MRI)、多部位脏器的超声等特殊检查……所开中药处方不依循理、法、方、药予以辨证施治,病人有头痛则加天麻、川芎,兼有消化症状又加中药学的传承、教育、研究、创新,人材培养,中医药从业人员资质的认证和中医院的运作模式的论证、管理等方面,扎扎实实的进行深入的探讨和改革。中央对中医药学要出决策、更要作实事。广大的人民群众和科技工作者要关心爱护中医、中药。中医药工作者对中医、中药更要奋起自救。只有这样,经过十年、数十年不懈的艰苦细致工作,中国的传统医药学必将有光辉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