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血上

《竹泉生女科集要》在线阅读中医妇科书籍在线阅读

竹泉生曰∶血脉不调,小则常抱血病诸证,大则竟成劳瘵,男子且然,妇女尤甚,为其以肝为先天,而阴道以血为本也。然则调血之义,可不慎重也哉。故余论次女科书,经带之后,列调血一门。

血瘀第一

妇人经水不行,少腹有块,或大或小,或痛或否,亦多有经水时行无阻碍者,此乃血积胞宫也。非经水能为块也。

经水中有块者,亦属瘀血,然亦有挟痰饮败精而成块者,虚寒人少腹有瘀块,治宜温痛,有郁热者,加龟版丹皮白芍之属。

党参 当归 黑姜鳖甲 淡吴萸 莪术艾叶 荸荠桃仁

血瘀第二

少腹无块,小溲时刺痛不可忍,水自利者,为血结精窍,或在血管,男子亦有患之,治之勿利水。

当归桃仁 黑芥穗 淡苁蓉 生草梢 藕节黄柏

血瘀第三

风血相搏,瘀阻关节,掣痛若废,是为历节,祛风行瘀为主。

鹿衔草 威灵仙 茜草 虎骨木瓜 荆芥穗当归 芜荑 川芎白芍

血瘀第四

阳气虚泄,寒着肌表,血脉瘀滞,遍体麻木不仁,是为血痹。富贵尊荣而逸豫者,多有患之。其人骨弱体丰,脉微涩,尺中或关上小紧,失治则脉隧不畅,浸为劳瘵。故仲景《金匮》合虚劳论之,而主以黄 桂枝五物汤,诚不易之圣方也。(〔批〕因是圣方并未加减,故着分量,然皆三分之一。按∶桂、 、芍原均作三两,今合七钱五分;生姜原作六两,今合一两五钱;大枣原作十二枚。

《金匮》黄 桂枝五物汤

黄 (二钱五) 白芍(二钱五) 桂枝(二钱五) 生姜(五钱) 大枣(四个)

竹泉生曰∶圣人之制方,尽美矣,又尽善也。黄 助气,大枣滋脾阴而助血,桂芍虽云分调营卫,然皆长于行血,生姜重用者,所以温经而散寒,辛通而速行,全资其力也。

血瘀脉证第五

仲景曰∶病患胸满,唇痿,舌青,口燥,但欲漱水,不欲咽,无寒热,脉微大来迟,腹不满,其人言我满,为有瘀血,此乃因寒而瘀,瘀未甚也。仲景未立方治,但宜通,不拘一方,故略之,拟备大法。

当归 桂枝 干姜 艾叶 川芎 白芍 阿胶 芥穗

血瘀脉证第六

仲景曰∶病者如有热状、烦满、口干燥而渴,其脉反无热,此为阴伏,是瘀血也,当下之。吾为之解曰∶不发热,知非外感,血瘀不养心,故烦。滞冲任胃脉之气,故满。以其干燥而渴,故知所瘀之地在冲任,胃气因之而生火上炎也。脉无洪数之象,故知是瘀久气郁,热伏阴分也。下之不出方,因事制宜也。窃谓烦甚而胸中痞痛者,与泻心汤加归、芎、生姜、白芍治之。

泻心汤加味

大黄(酒炒) 淡黄芩 酒白芍 生姜 黄连姜汁炒) 炒当归 细抚芎腹满甚,痛而拒按者,与桃仁承气汤

仲景桃仁承气汤

桃仁 大黄 芒硝 桂枝其烦满渴饮杀是者,拟备大法。

白薇 川芎 黄柏炭 宝珠花(研冲) 大丹牛膝 川贝 淡姜汁(冲)

血瘀经闭第七

〔批〕大抵血瘀属实,为有余之证,脉必沉紧滑数。血枯属虚为不足之证,脉必散大浮芤,识此辨之可无误矣。

妇人、室女,因血气瘀滞而经闭者,其脉反见滑数,数则为有热,滑则为有余,虽未见吐衄诸证,然属之经脉逆转,治宜降逆通瘀。陈氏曰∶经脉逆转者,宜《金匮》麦门冬汤,加牛膝茜草之类。

《金匮》麦门冬汤

麦门冬 人参 粳米 炙甘草 半夏 大枣

通瘀行经之品,随时因其虚实而加之。瘀多者,减去参,逆甚而气满者,并去甘草;渴甚舌光剥者,重加白蜜以滋肾阴。

血瘀历久成血枯第八

妇人有因瘀血结滞脉隧,历久成血枯证而为劳瘵者。其始或经行不利,甚至刺痛,因而经水断者有之,或经水先断,小水自利,但溲时,或溲后血管作痛,如淋痛者有之,其脉不见虚大濡涩,而反得滑数之象。如是者居多,医者误治,但与利水泄火之剂,延久则一水二火皆绝,是速其死也。此证,先天秉气浓,未尝治逆者,与仲景大黄 虫丸

仲景大黄 虫丸

大黄(一钱) 黄芩(二钱) 甘草(一钱) 桃仁(三钱) 虫(二钱) 水蛭(三根) 虻虫(一钱) 蛴螬(二钱) 干漆(一钱) 杏仁(三钱) 地黄(二钱) 白芍(二钱)

蜜丸酒服。竹泉生曰∶服之宜在空心食前。唐容川方论曰∶此丸治干血痨,旧血不去,则新血断不能生干血痨,人皆知其极虚,而不知其补虚,止是助其病也。必去其干血,而后新血得生,乃望回春,干血与寻常瘀血不同,瘀血尚可以气行之,干血与气相隔,故用啮血诸虫以蚀之。

其先天不足,或已治逆者,服大黄 虫丸后,隔一时许,接服新制龟鹿补血胶。

鹿茸 当归 炙当参 远志肉 川芎 桂圆肉 龟胶 阿胶白术枣仁 炙草 大枣肉 木香 茯苓 血余膏 大麦冬 白蜜 生姜

另用交趾肉桂,去粗皮研末搅入,开水化服。

其水不涸,而阳虚甚,但倦卧不喜言语者,急扶二火,补脾气,俟其神少振,仍按上法治。

附子 野山参 北五味 远志筒 川石斛 交趾桂 制于术 麦冬龙眼肉

血瘀随枯第九

血瘀成 瘕,旋即经闭,因而枯涸,此乃血将枯而先瘀,非以瘀而枯也。但问经水未断之前,所下无若秫米绿豆大瘀块者,即以纯虚论,何也。瘀块皆小于绿豆,下之时极痛,此乃脉隧之瘀,结于血管,以妨新血之生,最为大害,虽其人极虚,亦宜亟破之。今无是证,虽曾有瘀块,现有 瘕,皆置勿论,但补其枯,血液既生,瘀者自化,即不然,缓以治之,弗为害也。若先攻之,于人无益,虚者反加损矣。故治之但以归脾汤,如鹿茸、阿胶、麦冬,如“调经门”中经水两月一至第六条法。倘肝郁而逆者,参服逍遥散,去白术柴胡,加贝母竹茹石决明之属。

血枯属之经闭第一

〔批〕上条名为血瘀,实是血枯。此条名为血枯,实系经闭。总见参伍错综,精辨施治不可疏忽。下条亦同。盖经闭一候实不易辨,往往误治致死,故一再言之,而列于血枯一门之首。

妇人方壮强,经水断,无寒热,历年不愈,人疑为血枯,非也。肾水不足,而心脾之气不舒也。滋水源,辞气郁,佐以调血,备大法。

大熟地 白归身 盐杜仲 贝母 山药 牛膝 女贞子 山萸肉 细抚芎 白芍 木香 芥穗

其人尺脉旺,精气足者,但交其心肾,相火太旺者,加黄柏炭。

远志茯神 首乌藤 酒白芍 炒枣仁 贝母 细抚芎

血枯属之经闭第二

喻嘉言曰∶室女某,经闭年余,发热,食少,肌削,多汗,汗出如蒸笼气水,医谓属血枯,与补剂,血益涸,此经血内闭,化汗外泄也。设无汗而血不流,则筋骨皮毛皆干萎而死矣。宜极苦之药,敛血入内,下通冲脉,则热退经行,而汗自止也。与龙荟丸,日三服。

龙荟丸(一名当归芦荟丸

当归(一两) 胆草(一两) 栀子(一两) 芦荟(五钱) 青黛(五钱) 麝香(五分)黄柏(一钱) 黄芩(一两) 黄连(一两) 大黄(五钱) 木香(二钱五分)

酒丸,童便下,月余经血略至,汗热稍轻,减之日一服。又一月,经血大至,诸病皆瘳。(按∶每服不言多寡,酌用可也。

血枯第三

妇女经水断,与通经药不效,反泄泻便血,投四神、六君、八味之属,泻益甚,食少,骨瘦如柴,此血枯而不归经也。然其血未涸,阳气不脱,易治。加减黄土汤君鹿茸以治之。

鹿茸(生用) 熟地 阿胶 赤石脂 白归身(炒) 白术(土炒) 甘草 黄芩 麦冬肉 黑芥穗

〔批〕血枯血崩之证,气不脱者易治,脱气者危,故此下再三致意焉。

其血未涸,气先脱,呛咳喘促者危。先服独参汤或黄 汤,少定,与加减六君子汤,君鹿茸治之。

生鹿茸 制白术 茯苓五味 麦冬肉 阿胶 野山参 炙甘草 陈皮萸肉 赤石脂 芥穗(炒)

前方偏于补血药,此方则补敛精气者居多,用意各殊也。人参如无真者,以绵黄 代之。

血枯第四

陈修园曰∶《内经》云∶二阳之病发心脾,有不得隐曲,女子不月,其传为风消,其传为息奔者,死不治。马元台注云∶二阳足阳明胃也,为仓廪之官,主纳水谷。乃不能纳受者,何也?此由心脾所发耳,正以有不得隐曲,郁之于心,故不能生血养脾,脾亦以伤于思虑,而失其运化之司,胃亦由是不纳水谷,而血脉遂枯,经水逐绝矣。(〔批〕此处略参己意。)余拟用归脾汤,重加生鹿茸、连心麦冬,服二十余剂可愈。郁甚者,加芍药柴胡。(〔批〕陈氏以一病一法分为二方,余合之。归脾汤已见前,故不列。

血枯传为风消第五

风消,火盛烁肌,其消瘦有如风行之速也,宜急救胃阴,归脾汤加生地黄地骨皮、鲜石斛、白芍、蔗浆、麦冬、白蜜之属。

血枯传为息奔第六

息奔,喘息上奔,气将脱也。(〔批〕其气将脱,必先八九至之脉,余曾亲见之)。陈氏谓为胃气上逆,与麦冬汤,大谬。《经》曰∶不治。无己为拟救元汤

野山参 山萸肉 制首乌 黑降香(磨冲) 胡桃肉(连皮用) 龙骨 北五味 紫苏子 灵磁石(先煎去黑水)

服之气稍平者,不死。息既平,改服鹿茸麦冬归脾汤。加龙骨、五味。(〔批〕此方敛补元气纳归于肾,服之息平,气尚能归元也。然此证能生者百中一耳,不过数日而已,先天不足者,一二日即死。

血枯第七

室女血海干枯,甚于妇人,多死者。冬日,与假借当归生姜羊肉汤,余以当归补血汤加味治之,或与归脾汤,加鹿茸、麦冬。

假借当归生姜羊肉汤〔批〕此方用药轻重意与原方不同,故着明之。

当归身(五两炒) 干姜(三两) 炙甘草(四钱) 羊肉(一斤)

《金匮》当归生姜羊肉汤,治产后瘀痛,是但行气血寒滞,而稍兼补意也,意不相同,故曰假借。原方当归三两,生姜五两,今倒之,且增炙甘草者,意重在补血也。生姜易用干姜,取其守而不走之义,此为无力者设也。倘然冬日,则未宜。

当归补血汤

黄 (一两) 当归(五钱)

陈氏曰∶加麦冬、白芍各五钱,炙甘草二钱。虚极者,加附子一钱,以助之。按血枯之证,补血不易,况室女乎!

自非血肉之品不可,仍宜加鹿茸三钱,或鹿角胶龟胶各三钱。

血枯第八

陈修园曰∶女室经闭,肝脉弦上寸口鱼际,非药所能治,急与婿配则愈。或与加味逍遥散。若体常怯寒,食少腹胀,佐以六君子汤,加干姜之类。归脾汤、八珍汤,可以出入互用。

下载《竹泉生女科集要》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妇科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