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把肺癌当作一种慢性病

  根据资料显示,在我国所有疾病死亡的人群中,肿瘤死亡的人占四分之一,而在这些肿瘤死亡的人群当中,又有四分之一因死亡。所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肺癌已经成为当前的第一杀手。但是,面对这个第一杀手,近几年许多专家提出新的观点:把肺癌当作一种慢!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胸外科主任支修益教授便是这一观点的拥趸者。

  近日,支教授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支修益教授指出:得任何一个疾病都不能同和死亡划等号,肺癌也是一样。

  这取决于几个因素。第一如果是早期肺癌,我们通过以外科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手段是可以做到临床治愈的,可以让这组肺癌病人不会因癌症而死亡。如果是中期病人,我们可以通过手术、放疗、化疗等手段延长病人的生命,也不会让病人很快因肺癌而死亡。针对那些病人一发现就出现颅脑转移骨转移、出现全身多处转移的晚期病人,我们还可以通过各种治疗手段减轻患者的痛苦,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晚期肺癌患者的死亡率是比较高的。

  肯定来讲,得了肺癌并不等于死亡。如果第一能够做到早期发现;第二通过有效的治疗办法能够把疾病根治掉;第三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对待这个疾病;支修益教授认为: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和寿命还是能够随着我们医疗科技手段的介入发生改变的。

  支修益教授用三个“三分之一”来描述目前肺癌治疗的现状。第一,有接近三分之一的肺癌病人时被“吓死的”。由于肺癌的高死亡率的现状,有些患者得了肺癌以后,本来可以活三、五年或者七、八年,因为不了解肺癌的治疗手段,也不知道自己患的是那期肺癌,终日恐惧癌症、恐惧治疗,患者受朋友、亲友死于肺癌的信息、医生的医疗术语的误解、生活工作环境以及经济方面的困难,都使得病人整天生活在恐惧当中,吃不好、睡不好,治疗产生的毒副作用也影响到病人的生活质量。

  还有三分之一的肺癌患者接受了不科学、不正当的治疗,给“治死了”。也就是讲过轻或过重的治疗,明明有些肺癌患者做完手术证实还有纵隔淋巴结转移,需要做一些书后辅助治疗,比如放疗、化疗,药治疗,可是他什么都不知道,有一些家属为了不让病人知道病情,即使有效的治疗手段全给拒绝了。也有些医生缺乏这方面的知识,也随病人意愿没有提供科学的辅助治疗。还有一些肺癌病人根本不接受科学的办法,找一些特殊的治疗,耽误了病期,延误了治疗。这样,不是过重的治疗,就是过轻的治疗,给“治“死了。

  当然,有三分之一的肺癌患者确属晚期肺癌。即便对于最后这三分之一的晚期肺癌患者,支修益教授认为也不能给他们“倒计时”。

  对于这部分中晚期的病人,支教授认为,通过有效治疗,可以帮助病人延长生存期,提高生活质量。争取带癌生存。像、、一样,都可以带病生存,癌症病人为什么不能带癌生存?即使不能完全杀死肿瘤细胞,病人在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段也可以活得非常有尊严。对于这部分病人,支教授告诉记者,还有中医手段,还有靶向治疗帮助他们。

  他介绍说,靶向治疗用通俗的话讲只杀伤癌细胞,不杀伤好细胞,更加准确杀伤癌细胞,最大限度保护正常细胞不受伤害,区别于刚才说的细胞毒性的化疗药物,那是好坏不分,谁都杀,目前恶心呕吐,白细胞下降,掉头发,很多副作用都是因为好坏不分造成的。这是进入21世纪以来,高科技领域对人类健康特别对癌症做出的突出贡献。

  记者提出,有些病人可能会觉得靶向治疗不“划算”,因为靶向治疗不能享受公费医疗。支修益教授认为,这是不合理的医疗保障体系造成的。但是,从节省社会资源的角度看,靶向治疗是很划算的。口服靶向药物,一天一片,就像吃阿司匹林一样,一天一片药把癌症给治了。以靶向治疗的药物易瑞沙为例,一天一片一个月要花1万多元。而化疗药物不管是紫杉醇也好,利比泰也好,加上止吐,升白的,这些药加起来的费用都比它贵,怎么得2万多。即便因为不能报销,靶向治疗也能给病人带来最大好处。靶向治疗,病人一般都能耐受住,而且能提高生活质量。前面说了,化疗药物好坏不分,恶心、呕吐、白细胞下降、掉头发等是其常见副作用。哪能有什么生活质量?

  支修益教授指出,随着靶向药物一线治疗的应用,可能会发现更多有效的人群。现在用在二线治疗已经失败的病人身上不好说,我们开展术前新辅助靶向治疗,发现标本有坏死,觉得有效。有些即使吸烟的病人,在临床病人里,也是很有效的。所以说,靶向治疗在未来几十年之内,都会是领导肺癌治疗的一个主流。

  但是,支修益教授表示,目前的靶向治疗还不能完全替代化疗,它是综合治疗中的强有力的手段。有四种情况,一个是一线化疗失败的病人可以用靶向治疗做二线治疗。第二,就可以对那些不能做化疗,不愿意接受化疗,不想接受化疗的病人可以当做一线治疗。第三,这里包括高龄病人,目前术后辅助化疗,75岁以上不建议进入临床实验的对象,就是一线靶向治疗,目前香港、日本、台湾一线化疗也很好。第三,将化疗与靶向治疗结合起来更好,这两个是互补的,作用点不一样,作用机制不一样,目前在国内国际都在这方面的临床研究。第四,易瑞沙跟其它靶向治疗药物相结合,多靶点结合会更好。

  专家小记:1983年于首都医科大学医疗系毕业后,分配至北京胸部肿瘤研究所医院胸外科工作, 2002年10月调到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胸外科担任胸外科主任。在肺癌多学科综合治疗领域,特别是在中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术前新辅助化疗及术后综合治疗方面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在改善癌症病人生活质量和卫生经济学研究领域有独特见解。目前担任中国癌症研究基金会(CCRF)专家委员会科普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国抗癌世纪行副秘书长和胸部肿瘤咨询中心秘书长,中国抗癌协会临床肿瘤协作中心(CSCO)执委会委员,国际肺癌协会(IASLC)会员,中国抗癌协会会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