鳞介鱼虫部

《玉楸药解》在线阅读中医本草书籍在线阅读

腽肭脐 即海狗肾

味咸,性热,入足少阴肾、足厥阴肝经。补精暖血,起痿壮阳。

腽肭脐温暖肝肾,治宗筋痿弱、精冷血寒,破坚癥老血,治鬼交梦遗,健膝强腰,补虚益损,洗阴痒生疮。

海马

味甘,性温,入足少阴肾、足厥阴肝经。暖水壮阳,滑胎消癥。

海马温暖肝肾,起痿壮阳,破癥块,消疔肿,平疽,催胎产。

龟板

味咸,性寒,入足少阴肾、足厥阴肝经。泻火滋阴,寒胃滑肠。

龟板咸寒泻火,败脾伤胃,久服胃冷肠滑,无有不死。朱丹溪以下庸工,作补阴之方,用龟板、地黄知母黄柏,治内伤虚劳之证,铲灭阳根,脱泄生气。俗子狂夫,广以龟、鹿诸药,祸流千载,毒遍九州,深可痛恨也!

烧研,敷、饮,治诸痈肿疡甚灵。

桑螵蛸

味咸,气平,入足少阴肾、足太阳膀胱、足厥阴肝经。起痿壮阳,回精失溺。

桑螵蛸温暖肝肾,疏通膀胱,治遗精失溺、经闭阳痿、带浊淋漓、耳痛喉痹、瘕疝骨鲠之类皆效。

炮,研细用。

绿蜻蜓

味咸,微温,入足少阴肾、足厥阴肝经。强筋壮阳,暖水秘精。

绿蜻蜓温暖肝肾,治阳萎精滑。

近时房中药,多用红色者。

桑虫

味苦,气平,入手少阴心、足厥阴肝经。止崩除带,消胀。

桑虫行瘀破滞,治口疮目瞖,崩中带下。庸工以起小儿痘疮塌陷,不通之至!

蜗牛

味咸,性寒,入足太阳膀胱、足厥阴肝经。利水泻火,消肿败毒。

蜗牛祛湿清热,治瘘瘰疬、发背脱肛耳聋鼻衄、喉痹腮肿、目瞖面疮,解蜈蚣、蚰蜓、蜂、蝎诸毒。

生捣,烧研,涂敷皆良。

蚯蚓土

味咸,微寒,入手少阴心经。除湿热,消肿毒。

蚯蚓土清热消肿,敷乳吹卵肿,聤耳痄腮,一切肿毒,少腹小便胀闭。

原蚕蛾

味咸,性温,入足少阴肾、足厥阴肝经。暖肾壮阳,固精敛血。

原蚕蛾温暖肝肾,大壮阳事,治遗精溺血,疗金疮,灭瘢痕,止白浊。

蝼蛄

味咸,性寒,入足太阳膀胱经。利水消脓,开癃除淋。

蝼蛄咸寒,清利膀胱湿热,消水病胀满、小便淋漓,下胎衣,平瘰疬,出针刺,拔箭镞。腰前甚涩,能止大小便,腰后甚利,能利大小便。

研细,吹鼻中,即出黄水,管吹茎内,立开小便,功力甚捷。

螺蛳

味甘,性寒,入足太阳膀胱经。清金止浊,利水泻热

螺蛳清金利水,泻湿除热,治水肿胀满,疗脚气黄疸、淋沥消渴、疥癣瘰疬、眼病脱肛、痔瘘痢疾、一切疔肿之证。煮汁,疗热醒酒。

水田、江湖、溪涧诸螺,性同,敷饮皆效。

黄蜡

味淡,气平,入手太阴肺、足厥阴肝经。敛血止痢,接骨续筋。

黄蜡凝聚收涩,止泄痢便脓,胎动下血,跌打金刃,汤火蛇咬,冻裂,一切诸疮。愈破风。

白蜡

味淡,气平,入手太阴肺、足厥阴肝经。止血生肌,补伤续绝。

白蜡坚凝敛聚,能消肿止痛,长肉合疮,接筋续骨,外科要品也。

白蜡即黄蜡之殊色者,此是腊树虫吐白如胡粉也。

真珠

味甘、咸,微凉,入手太阴肺、足厥阴肝经。明目去瞖,安魂定魄。

真珠凉肺清肝,磨瞖障,去惊悸,除遗精白浊,下死胎胞衣,涂面益色,敷疔拔毒,止渴除烦,滑胎催生。

石决明

味咸,气寒,入手太阴肺、足太阳膀胱经。清金利水,磨瞖止淋。

石决明清肺开郁,磨瞖消障,治雀目夜昏、青盲昼暗,泻膀胱湿热、小便淋漓,服点并用。但须精解病源,新制良方,用之乃效。若庸工妄作眼科诸方,则终身不灵,久成大害,万不可服。

面煨,去粗皮,研细,水飞。

蝉蜕

味辛,气平,入手太阴肺经。发表驱风,退瞖消肿。

蝉蜕轻浮发散,专治皮毛,退瞖膜,消肿毒。治大人失音小儿夜啼,取其昼鸣夜息之意。

庸工以治大人头风眩晕,小儿痘疮痒塌,则不通矣。眩晕不缘风邪,痒塌全因卫陷,此岂蝉蜕所能治也!又治惊痫噤风,亦殊未然。

蛇蜕

味咸,气平,入手太阴肺经。发表驱风,退瞖败毒。

蛇蜕发散皮毛,治疮疡毒肿。至于退瞖膜,止惊痫,则非蛇蜕、蝉蜕所能奏效。庸工往往不解病源,而但用表散之品,可见庸陋极矣。

蛤蚧

味咸,气平,入手太阴肺、足太阳膀胱、足少阴肾、足厥阴肝经。敛血止嗽,利水助阳。

蛤蚧收降肺气,疏通水府,治喘嗽吐血、消渴癃淋,通经行血,起痿壮阳,及虚劳羸弱之病。去头眼鳞爪,酒浸,酥炙黄,研细。口含少许驰百步不喘,止喘宁嗽,功力甚捷。其毒在头足,其力在尾。如虫蛀其尾者,不足用。

蜥蜴

味咸,性寒,入手太阴肺、足太阳膀胱、足少阴肾、足厥阴肝经。消癞通淋,破水积,治瘘疮。

蜥蜴亦名石龙子,能吐雹祈雨,故善通水道。

酥炙,研细用。

蟾酥

味辛,微温,入手太阴肺、足少阴肾经。涩精助阳,败毒消肿。

蟾酥研,涂抹尘顶,治精滑梦遗,磨点疮头,治疔毒痈肿,摩腰暖肾,揩牙止痛。辛烈殊常,入钵擂研,气冲鼻孔,喷嚏不止,沾唇麻辣,何能当者。外科家因做小丸服,甚非良善之法也。

五倍子

味酸,气平,入手太阴肺、手阳明大肠经。收肺除咳,敛肠止利。

五倍子酸收入肺,敛肠坠,缩肛脱,消肿毒,平咳逆,断滑泄,化顽痰,止失红,敛溃疮,搽口疮,吹喉痹,固盗汗,止遗精,治一切肿毒痔瘘、疥癞金疮之类。

五倍酿法名百药煎,与五倍同功。

蛤粉

味咸,性寒,入手太阴肺、足太阳膀胱经。清金利水,化痰止嗽。

蛤粉咸寒清利,凉金退热,利水泻湿,治咳嗽气逆,胸满痰阻,水胀溺癃,崩中带下,瘿瘤积聚

鍜研用。

全蝎

味辛,气平,入足厥阴肝经。穿筋透节,逐湿除风。

全蝎燥湿驱风,治中风喎斜瘫痪、小儿惊搐、女子带下诸证。此亦庸工习用之物。诸如此种,大方之家,概不取也。

僵蚕

味辛、咸、气平,入足厥阴肝经。活络通经,驱风开痹。

僵蚕驱逐风邪,治中风不语、头痛胸痹、口噤牙痛、隐疹风瘙、瘰疬疔毒、(黑干)斑粉刺、疳痔金疮、崩中便血,治男子阴痒、小儿惊风诸证。此庸工习用之物。风邪外袭,宜发其表,风燥内动,宜滋其肝,表里不治,但事驱风,欲使之愈,复何益也!愈驱愈盛,不通之极矣。

僵蚕烧研酒服,能溃痈破顶,又治血淋崩中。

蚕脱纸烧研,治吐衄便溺诸血,小儿淋漓,诸疮肿痛。

白花蛇

味咸,微温,入足厥阴肝经。通关透节,泻湿驱风。

白花蛇穿经透骨,开痹搜风,治鼻口喎斜、手足瘫痪、骨节疼痛、肌肤麻痒、疥癞风癫之证。

中风病因木郁风动,血燥筋枯,外风虚邪表闭,筋缩四肢而成。而木郁之由,全缘水寒土湿,生发不遂。

白花蛇外达经脉,则益其枯燥,内行藏府,不能去其湿寒,非善品也。庸工习用诸方,标本皆背,无益于病而徒杀生灵,其无益也。读柳子厚《捕蛇》之篇,至可伤矣。

乌梢蛇

味咸,气平,入足厥阴肝经。起风瘫,除疥疠。

乌梢蛇穿筋透络,逐痹驱风,治中风麻痹,疥疠瘙痒,与白花蛇同。

风癞因风伤卫气,卫敛营郁,营热外发。红点透露,则为疹,红点不透,隐于皮里,是为隐疹,隐而不发,血热瘀蒸,久而肌肤溃烂,则成痂癞。仲景有论及之,而后世不解,用搜风之物,枉害生灵,无补于病。诸如此类,概不足取也。

斑蝥

味辛,微寒,入足厥阴肝经。消肿败毒,利水通淋。

斑蝥辛寒毒烈,坠胎破积,追毒利水,止瘰疬疥癣、癞疽瘕疝,下蛊毒,开癃淋,点痣,消(疒咅)垒,解疯狗伤。

斑蝥糯米同炒,去斑蜇,用米,研细,清油少许,冷水调服,治疯狗伤,小便利下毒物而瘥。利后腹痛,冷水青靛解之。瘰疬每服一枚,不过七枚,毒从小便出,如粉片血块而瘥。毒下小便痛沥不堪,宜滑石灯心等,引之使下。

蜈蚣

味辛,微温,入足厥阴肝经。坠胎破积,拔脓消肿。

蜈蚣辛温毒悍,能化癖消积杀虫解毒蛊,治瘰疬痔瘘、秃疮便毒,疗蛇瘕蛇咬,虫瘴蛇蛊。庸工以治惊痫抽搐,脐风口噤。

青鱼胆

味苦,性寒,入足厥阴肝经。明目去瞖,消肿退热。

青鱼胆苦寒,泻肝胆风热,治眼病赤肿瞖障、呕吐喉痹涎痰,化鱼骨鲠噎,平一切恶疮。

乌鲗鱼

味咸,气平,入足厥阴肝经。行瘀止血,磨障消癥。

乌鲗鱼骨善能敛新血而破瘀血,《素问》治女子血枯,先唾血,四肢清,目眩,时时前后血,以乌鲗鱼骨、(艹闾)茹为末,丸以雀卵。血枯必由夫血脱,血脱之原,缘淤滞不流,经脉莫容。乌贼骨行瘀固脱,兼擅其长,故能著奇功。其诸治效,止吐衄崩带,磨瞖障癥瘕,疗跌打汤火、泪眼雀目、重舌鹅口、喉痹耳聤,缩瘿消肿,拔疔败毒,敛疮燥脓,化骾止齁,收阴囊湿痒,除小便血淋。

鲮甲

味辛、咸,气平,入足阳明胃、足厥阴肝经。穿经透络,洞骨达筋。

鲮甲善穿通走窜,透坚破结,开经络关节痹塞不通,通经脉,下乳汁,透筋骨,逐风湿,止疼痛,除麻痹,消肿毒,排脓血,疗瘰痈痔瘘、瘰瘘疥癣、奶吹乳岩、阴痿便毒、聤耳火眼、蚁瘘鼠疮。至于瘫痪喎斜,缓急拘挛,未必能也。而引达木荣筋之药,斩关深入,直透拳曲拘挛之处,则莫过于此。病在上下左右,依其方位,取甲炒焦,研细用。亦名穿山甲

鲤鱼

味甘,性温,入足太阴脾、手太阴肺、足太阳膀胱经。降气止咳,利水消胀。

鲤鱼利水下气,止咳嗽喘促,水肿黄疸,冷气寒瘕,泄利反胃,胎动乳闭。烧灰醋和,敷一切肿毒。

常食鼻口发热,助肺火

鲫鱼

味甘,性温,入足太阴脾、足太阳膀胱经、足厥阴肝经。补土培中,利水败毒。

鲫鱼补土益脾,温中开胃,治消渴水肿、下利便血、噎膈反胃、骨疽肠痈、疳痔秃疮,涂久年诸疮不差。

下载《玉楸药解》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玉楸药解》相关章节:

本草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