脏腑条分

《医学入门》在线阅读中医综合书籍在线阅读

心,君脏也,神明居焉。

心者,一身之主,君主之官。有血肉之心,形如未开莲花,居肺下肝上是也。有神明之心,神者,气血所化,生之本也,万物由之盛长,不着色象,谓有何有?谓无复存,主宰万事万物,虚灵不昧者是也,然形神亦恒相同。赤色。小理者,心小,心小则安,邪弗能伤,易伤以忧;粗理者,心大,心大则忧不能伤,易伤于邪。

无(骨曷)(骨亏)者,心高,心高则满于肺中, 而善忘,难开以言。(骨曷)(骨亏)小短举者,心下,心下则脏外易伤于寒,易恐以言;(骨曷)(骨亏)长者,心坚,心坚则脏安守固; (骨曷)(骨亏)弱小以薄者,心脆,心脆则善病消痹热中; (骨曷)(骨亏) 直下不举者,心端正,心端正则和邪难伤;(骨曷)(骨亏)倚一方者,心偏倾,心偏倾则操持不一,无守司也。凡心之病,皆因忧愁思虑、而后邪得以入之。此圣人所以无心病也。

七窍三毛,星应荧惑台斗∶

荧惑,南岳火星。七孔以应北斗七星,三毛以应三台,故此心至诚,则帝宰无所不应之,此上智聪明之人也。中智五窍三毛,下智三窍一毛,常人二窍无毛,愚人一窍,下愚一小窍,无窍则神无出入之门。心应南方荧惑星,肝应东方岁星,脾应中岳镇星,肺应西方太白星,肾应北方辰星。

十有二两,系通肺叶关元。

心重十二两,不论大小皆然,以同身寸法秤量故也。五脏系通于心,心通五脏系,心之系与五脏之系相连,输其血气,渗灌骨髓,故五脏有病,先干于心。其系上系于肺,其别者自肺两叶之中,向后通脊者肾,自肾而至于膀胱,与膀胱膜络并行而之溲溺处,乃关元下极部分。

内主血而外应舌,盛则荣发华面;

人身动则血行于诸经,静则血藏于肝脏,故肝为血海,心乃内营运之,是心主血也。舌者心之苗,故外应舌。舌和则知五味。发者血之苗,血盛则发润,心荣色,其华在面。

所恶热而所喜静,衰则懒语错言。

心本热,虚则寒耳。心恶热,肝恶风,脾恶湿,肺恶寒,肾恶燥。心静则安,心动则躁,延年不老,心静而已。人年六十,则心气衰而言多错忘。

丙丁伤风,癫痫嗜卧脉痿;

丙丁日伤于风者,为心风。其状多汗恶风,唇焦赤,剥皮,甚则言不可快,嗜卧而为癫痫神乱,善怒吓人。

心之风为行痹,五痹以夏遇之,则为脉痹,膝腕枢纽如折,胫筋纵缓,不能任用于地。或疑下体肝肾所主,孰不知心火内燔,阴上隔阳,下不守位,肝肾亦随火炎而筋脉上逆也。又心痹则脉不通利,心下鼓满,喜噫之以出其气,上气喘急,嗌干气逆,则生恐惧。或问丙丁伤风不亦泥欤?曰∶此阴阳自然之妙也。春甲乙伤风为肝风,秋庚辛为肺风,冬壬癸为肾风,四季戊己为脾胃风。推之南风舍于心,则为心风,东肝、西肺、北肾,皆此义也。

庚辛滞气,伏梁萦痛生烦。

肾病传心,心当传肺,肺秋旺,旺者不受邪,心复欲还肾,肾不肯受,故留结为积,故知伏梁以秋庚辛日得之。其积形有似手臂,而在脐畔萦系,伏而不动,如屋之栋梁然。久不愈,令人心烦而闷,或夜眠不安。

热则火炎,喜笑而口糜,目黄咽疮,甚则狂渴无汗流衄;

笑者,火之象也。心实则笑,心虚则悲。口糜者,口疮糜烂也。目黄者,湿热熏蒸也。咽疮者,手少阴之正,别入于渊腋两筋之间,属于心,上走咽咙,出于面,合目内 ,此为四合也。谵语发狂,热则神昏而乱,渴者火盛,则肾液干而咽路焦。汗为心液,热则无汗,得汗则肾水准而皮润,火不受克矣。血乃心主,热逼上行,虚则为衄、为唾,凡热者颐必先赤,当预防之。

虚则神昏,梦飞而健忘,惊悸不乐,其则胸腹腰胁痛牵。

心实则梦可忧、可惊、可怪之事,虚则魂梦飞扬。气逆于心,则梦丘山烟火,健忘失记,惊悸不安,心内懊不乐,皆心血少也。胸胁腰胁相引痛者,手心主厥阴之脉,从胸中出,属心包,下鬲历络三焦;其支别者,循胸出胁,心系下鬲络小肠,故病如是也。

血滞经闭可治,

女子不月,多因劳极惊悸,暴忧思虑,以致心气不足,而后血滞不行,不治其血,而通其心可也。

冷痰真痛难援。

冷证即真心痛。手足俱冷,痰壅,乃水克火,必死。以上风、气、血、热、冷、虚,纂华氏、丹溪之法。有非本脏病而兼见者,何故?盖五脏病邪自相互入,即如心风证∶为痫者,肝风入心也;为头重呕吐者,脾风入心也;为咳嗽唾衄血者,肺风入心也;为眼旋生花者,肾风入心也。心气证∶为胁痛伏梁者,肝气入心也;为背膊妨闷者,脾气入心也,为胸背痛短气夜卧不安者,脾气入心也;为 癖面黄者,肾气入心也。心热证∶为舌干少唾者,肝热入心也;为目黄恶心者,脾热入心也;为咳逆喘气生疮者,肺热入心也;为癫狂骨烦者,肾热入心也。心冷证∶为吐酸手足冷心痛者,肝肾冷入心,不治;为痰冷吐泻者,脾冷入心也;为悲思不乐者,肺冷入心也。心虚证∶为惊悸不欲闻人语者,肝虚入心也;为食了旋饥,心中往往多热卧者,脾虚入心也;为悲思鼻塞惊怖者,肺虚入心也;为四肢无力多汗者,肾虚入心也。举此心脏为例,余可类推。

凉以犀角生地牛黄,温则(当)归芍(药)吴萸(肉)桂苍(术)白术;泻以黄连苦参秦艽,补则(远)志菖(蒲)菟(丝子)天(门冬)麦门冬

《编注药性》补用酸枣仁天竺黄、金银屑麦门冬远志山药红花川芎羚羊角当归,泻用枳实葶苈苦参贝母半夏杏仁郁金玄胡索前胡黄连木香,温用石菖蒲藿香苏子,凉以竹叶丹砂矾石玄明粉牛黄珍珠、麦门冬、郁金黄连知母、贝母、连翘芦根柴胡。《内照》又分风、气、热、冷、虚用药。大概风宜凉药为主,兼以温泻;气宜温泻并用;热则纯用泻药;冷则纯用热药;虚则纯用补药。各脏皆然。

吁!黍羊韭李,每食宜设;

其谷黍,其畜羊,心病宜食酸,小豆、犬肉、李、韭皆酸。

早夜欢乐,夏气常存。

夏三月,天地气交,夜卧早起,无厌于日,使志无怒,长养之道也

小肠 上接胃口,受盛其糟粕传化∶下达膀(胱)广(肠大肠),泌别其清浊宣通。

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凡胃中腐熟水谷,其滓秽自胃之下口,并入于小肠上口,自小肠下口,泌别清浊,水入膀胱上口,滓秽入大肠上口。

居脐上而长三丈二尺,脉纡则结;曲(左回迭积十六曲)十六而大二寸有四,形小难容。

胃之下口,乃小肠之上口,脐上一寸水分穴,则小肠下口,受谷二斗四升,水六升三合。合之大半。但肠有浓薄大小之分,从脉知之,诸阳经脉皆纡曲,小肠气结。皮浓者,脉浓;脉浓者,小肠浓。皮薄者,脉薄;脉薄者,小肠薄。皮缓者,脉缓;脉缓者,小肠大而长。皮薄而脉波小者,小肠小而短;小短者,则所容差小。

机发心极,

小肠与心相应,所以脐轮能知冷暖。常人二便由心所主,病则不能从令。

候在人中。

人配天地为三才。以面部言之∶鼻之下、口之上为中以配人,得阴阳交泰,其位居中,故曰人中。虚者唇青下白。

脐 痛而成痢成疝者,属气;

脐下 痛,赤白痢,小肠疝气,连腰脊、控睾丸而疼,皆心气入小肠也。

肠激鸣而为淋为秘者,属风。

肠鸣作声,或时激痛,小便五种淋沥,或秘涩,以致肚腹胀急,皆心风入小肠也。

热入口渴生疮,火逆呕胀有异;

心热入小肠者,血热烦闷作渴,或虚火反逆入胃而为呕哕,小便不通。中满腹硬胀急不作渴者,未可以淡渗也,古方滋肾丸最宜。

虚陷遗精懊 ,隐曲带浊相同。

心虚入小肠者,神魂恍惚、狂乱,梦中遗精,男子赤白浊,妇人赤白带,或阴中疮疡,隐曲不利,皆宜清上固下,未可以大寒大热峻攻也。

冷凝水谷不化,

寒入下焦肠痛。

血滞肩颔肿红。

气热反上,则为头疼、咽痛、颔肿不可顾,肩如拔, 似折。血热反上,则为耳聋、目黄、腮颊肿痛。

补以牡蛎石斛,温则巴戟小茴(角茴)乌药;凉以茅根通草(天花粉黄芩,)泻则(海)金砂荔核白葱(续随子紫苏。)降火邪二便自顺,灸水分一阳遂充。

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

勇而能断,故曰将军。潜发未明,故谋虑出焉。

罢极之本,魂所居也。

人身运动,皆筋力所为,肝养筋,故曰罢极之本。肝藏魂,魂者,神明之辅弼,故又曰肝为宰相。

两分七叶,色象春木繁荣;

肝有二布叶,一小叶,左三右四,共七叶,分两行,如木甲析之多叶也。叔和云∶实梦山林树,虚看细草芒。

四斤四两,沉重庚金吸射。

肝重四斤四两。《难》曰∶肝得水而沉,木得水而浮,肺得水而浮,金得水而沉,其意何也?肝非纯木,乙与庚合而吸其微阴之气,其意乐金,故令肝得水而沉也。肺非纯金,辛与丙合而就火,其意乐火,故令肺得水而浮也。肺熟而复沉,肝熟而复浮者,何也?故辛当归庚,乙当归甲也。

连膈膜而形有软坚,

肝之系者,自膈下着右胁肋上,贯膈入肺中,与膈膜相连也。筋脉皆肝所主。如青色。小理者,肝小,肝小则脏安无胁下之病;粗理者,肝大,肝大则逼胃迫咽,苦膈中且胁下痛。广胸反 者,肝高,肝高则上支贲切胁,俯为息贲;合胁兔骹者,肝下,肝下则逼胃胁下空,易受邪;胸胁好者,肝坚,肝坚则脏安难伤;胁骨弱者,肝脆,肝脆则善病消瘅易伤;膺腹好相得者,肝端正,肝端正则和利难伤∶胁骨偏举者,肝偏倾,肝偏倾则胁下痛也。

名血海而归于暮夜。

肝藏血,故名血海,血海有余,则常想其身大;不足,则常想其身狭小。昼则营运,眼受血能视,足受血能步,掌受血能握,指受血能摄,夜卧则血归于肝。如有谋虑不决,肝虚为他脏移热,则妄行于口鼻,或为便溺,乃肝不藏血也。又思色不遂,意淫于外,入房太甚,宗筋弛纵,发为筋痿,及为白淫。故经曰∶筋痿者,生于肝,使内也。又转筋,亦肝所主也。

风动筋脉蜷缩, 满不便疽;

肝之合,筋也,凡外疮发于筋脉者,皆肝所主也。经曰∶脾移寒于肝,痈肿筋挛。

气逆头顶眩痛,积肥杯覆胁罅。

有所大怒,气上而不下。气逆于上,则头痛眩晕;积于胁,则为肥气,突出如肉肥盛之状也。《难》曰∶肝之积名肥气,在左胁下如覆杯,有头足,久不愈,令人咳逆 疟,连岁不已,以季夏戊己日得之。何以言之?

肺病传肝,肝当传脾,脾季夏适旺,旺者不肯受邪。肝复欲还于肺,肺不肯受,故留结为积。小儿多有此病。

热争目赤惊狂,胁痛肢躁为疝 。

经络虽已受热,本脏犹未受邪,曰争。肝血热则目赤肿,虚则眼前生花。肝性静,热则狂言多惊骇,四肢躁扰,卧不得安。肝热郁则胁痛。小腹牵茎囊痛者,名 疝。肝经湿热,为疝之本也。

虚则关节不利,腰连脚弱多惧怕。

血虚则周身关节不利,甚则筋骨蜷痿。血枯则腰疼脚弱,挟湿热者,膝胫痿痹。血不足则多惧,有余则多怒。

血枯食至闻腥,

有病胸胁支满者,妨于食,食至则先闻腥臊臭气,唾出清液。先唾血,四肢清,目眩,时时前后泄血,病名血枯。此得之年少时大脱血,若醉入房,中气竭,肝伤,故月事衰少不来也。

痰冷遗溺吐泻。

冷则痰起,胸满吐清水,恶食鲜菜,甚则遗溺不禁,或为洞泻。凡冷症皆难治。

补以木瓜阿胶

川芎、黄 、人参沙参薏苡仁五加皮酸枣仁、芡实胡黄连草龙胆

泻必青皮芍药柴胡

前胡青黛橘叶犀角葳蕤款冬花、吴萸、秦皮

凉必鳖甲菊花

草决明车前子三棱芜荑

温必木香肉桂半夏

肉豆蔻陈皮槟榔荜茇

纵怒过劳病之源,被发飧麻勿任霸。

春三月,宜夜卧早起,被发缓形,生而勿杀,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逆之则伤肝。麻者,东方所用之粮也,肝病宜食麻与粳米牛肉、枣、葵,味皆甘也。不拘何月得病,宜体春气以养之。

异哉胆也!无出入窍,而附于肝之叶间;水色金精,名清净腑,而避乎胃之私污。

胆者,金之精,水之色,其色玄,其形如悬瓠,其神为龟蛇,无出入窍,附肝之短叶间,不同六腑传化,而为清净之腑。

藏精汁(三合)而验五爪青红,

肝虽应爪而胆合于肝。故爪浓色黄者,胆浓;爪薄色红者,胆薄;爪坚色青者,胆急;爪濡色赤者,胆缓;爪直色白无约者,胆直;爪恶色黑多纹者,胆结。

行荣卫而重三两零数。

荣卫虽主于肺,而其流行则又主于胆也,故胆气始于子云。胆重三两三铢,三铢是今之一钱二分半也。

气痛心胁膊项不便,或发燥体枯面尘;

足少阳之正绕髀入毛际,合于厥阴。别者入季胁之间,循胸里,属胆,散之上肝。贯心以上,挟咽出颐颔中,散于面系目系,合少阳于外 ,故气病如是。不便者,肝循阴器,上贯膈络,故尔胀满不得小便也。发燥者,胆有怒火也。胆合膀胱,上荣毛发,风气盛则焦燥。汗竭则枯,身体面色蒙尘者,气滞则荣卫道涩也。

风攻头眉耳目多倾,或癫痫吐沫口苦

少阳脉上抵头角,下耳后,循项,风邪上攻,则头痛眉倾,耳暴聋,目锐 肿赤。风甚则螈 癫痫,轻则常吐黄水,口为之苦。

热壅鼻渊,咽肿食亦,痿 难行∶

胆候咽门,故热壅则生疮肿痛。食亦者,胃移热于胆,食入移易而过,不生肌肤∶亦者,易也。痿 坐不能起者,热则筋缩,足少阳之别曰光明,去踝上五寸,故主之。

虚怯昏泪,不眠善恐,如人将捕。

人数谋虑不决,故胆气虚而溢为泪。泪者,类也。胆受水气,与坎同位,眼亦水也。人心悲则泪出者,水得火而煎,阴必从阳,故悲则泪出。老人胆汁悭,哭则无泪,笑则有泪.火盛水亏也,故胆热者亦流泪。热则多眠,虚则不眠,独卧神无所附,尤生惊畏,善太息,恐如人将捕,或梦细草。

冷不食菜(或吐酸水),痛闷左边五肋之中∶血瘀生瘿,马刀两腋缺盆(皆胆)之路。补以胡黄(连草龙胆木通,)泻必青皮柴胡(黄连);温以橘(皮)皮半(夏)生姜(川芎),凉必黄连竹茹(柴胡)。

公直果断自降衷,

胆生于金,金主武,故为中正之官,决断出焉,人禀刚正果断,直而无疑无私者,胆气正也。

壮胆安神资药饵。

所禀怯者,参枣丸朱雀丸亦可资助,以全胆气。

脾镇黄庭,磨水谷以养四脏;

黄,脾色;庭,中也。脾居中脘一寸二分,上去心三寸六分,下去肾三寸六分,中间一寸二分,名曰黄庭。在天为太阳,在地为太阴,在人为中黄祖气。脾气壮,则能磨消水谷,以荣养四脏。

职兼谏议,却生硬以辅心君。

脾本仓廪之官,五味出焉。饮食人之大欲,凡生冷坚硬之物,心所欲食,而脾不能化则不敢食,故又名谏议大夫。误食者,留而伤质,甚于伤气也。

中理五气,运布于体面;

脾居于中,和合四象,中理五气,运布水谷精微,以润肌体而面肉滑泽。脾壮则臀肉肥满,脾绝则臀之大肉去矣。

上应两眉,荣通乎口唇。

脾神上通两眉间,明堂穴内一寸。脾裹血,主藏荣,上通于口而知五味,其华在唇。黄色。小理者,脾小,脾小则脏安难伤于邪;粗理者,脾大,脾大则苦凑 而痛不能疾行。揭唇者,脾高,脾高则 引季胁而痛;唇下纵者,脾下,脾下则下加于大肠脏苦受邪。唇坚者,脾坚,脾坚则脏安难伤;唇大而不坚者,脾脆,脾脆则善病消瘅易伤。唇上下好者,脾端正,脾端正则和利难伤;唇偏举者,脾偏倾,脾偏倾则善胀善满也。

扁似马蹄,广三寸而长有五寸。

形扁似马蹄,又如刀镰。

膜连胃腑,重二斤(三两)而散膏半斤。

脾之有大络,其系自膈下正中,微着左胁于胃之上。与胃包络相附。其胃之包在脾之上,与胃相并,结络周回,漫脂遍布。上下有二系,上者贯膈入肺中,与肺系相并,而在肺系之后,其上即咽门也。咽下胃脘也,胃脘下,即胃之上口也,其处谓之贲门者也。水谷自此而入胃,以胃出谷气,传之于肺,肺在膈上,因曰贲门。

其门膈膜相贴之间,亦漫脂相包也。若胃中水谷腐熟,则自幽门而传入于小肠,故言太仓之下口为幽门。散膏主裹血,各脏血脉,皆其所主也。

气痛膨胀水肿,久则右脐有痞;

气滞则心腹 痛,膨胀水肿。痞者,痞塞不通。脾之积名痞气,在胃脘,大如覆杯。以冬壬癸日得之,何以言之?肝病传脾,脾当传肾,肾以冬适旺,旺者不受邪。脾复欲还肝,肝不肯受,故留结为积。久则四肢不收,发为黄胆,或为消中,饮食不为肌肤。

风羁瘫痪肉蠕,轻则四体不勤。

轻则怠惰,重则瘫痪,皆脾精不行,阴道不利,筋骨肌肉无气以生,故不用焉。肉属牌,脾受风湿,则卫气不荣而肌肉蠕动,或痿痹不仁,谓之肉痿。经曰∶肉痿者,得之湿地也。又曰∶脾热者,色黄而蠕动也。

肥甘热泛,口疮舌强,中消发疸∶

唇燥口疮,舌根强痛,此肥甘之发也。食肥则腠理密而阳气不得外泄,故肥令人内热。甘者,性气和缓而发散逆,故甘令人中满。然内热则阳气炎上,炎上则欲饮而嗌干;中满则阳气有余,有余则脾气上溢,故其气上溢转为消渴。盖脾热则胃液渗泄,故干而渴。疸者,湿热甚也。

酒色虚羸,节缓肠癖,吐泻转筋。

凡脾虚则梦饮食,虚则梦取,实则梦与,得其时,则梦筑垣盖屋。酒入于胃,则络脉满而经脉虚,经脉阴气虚,则阳气入而胃不和。前阴乃太阴阳明之所合,胃既不和,则精气竭而四肢不荣矣。醉饱入房,则气聚脾中不得散,酒气与谷气相搏,热盛于中,故遍于身,内热而溺赤也。羸瘦者,能食不生肌肤,乃大肠移热于胃,亦名食易。节缓者,脾之大络名曰大包,出渊腋下三寸,布胸胁,实则身体尽痛,虚则百节尽皆纵缓。此脉若罗络之血者,皆取之脾之大络脉也。凡此十五络者,实则必见,虚则必下,视之不见,求之上下,入经不同,络脉异所别也。肠癖者,肾虚精气内消,下焦无主以守持,乃移热于脾,脾虚不能制水而受病,久为虚损,肠癖除而气不禁止者死。吐泻转筋者,饮食伤风,木乘土也。

血瘕 而卧立皆倦,血瘀则为瘕 ,令人强立,嗜卧或不卧。

手足冷而痰饮宜分。

凡脾胃病手足冷而不渴者,乃冷痰壅滞,宜温散分消。

补以参 苓术,茯苓白术甘草苍术陈皮、半夏、莲肉芡实山楂扁豆麦芽滑石山药白芍干姜大腹皮升麻、柴胡、枳壳人参、黄 。

泻必巴棱枳壳

巴豆三棱、枳壳、赤芍药葶苈桑白皮、青皮、鳖甲

凉以栀连滑石山栀、黄连、羚羊角、甘草白芍连翘升麻泽泻、葳蕤、仙灵脾

温必香附砂仁

干姜生姜、木香、肉桂,肉豆蔻、川芎、益智仁、吴萸、丁香藿香胡椒附子良姜红豆蔻

豆栗藿豕宜于病,大豆、豕肉、栗、藿皆咸,脾病宜食。

饮食歌乐养其真。

凡脾病皆因饮食劳倦致虚,而后邪得以入之。然饮食一日不可无者,但宜调节,或歌乐鼓动脾气,以养真元。

胃号太仓,俗呼为肚。

无所不容,若仓库然。

上透咽门食管,而受其所吞;曲接小肠,而传其所腐。容三斗五斗,而留亦如之;横屈受水谷三斗五升,其中常留谷二斗,水一斗五升。平人日再至圊,一行二升半,日中五升,七日五七三斗五升而水谷尽矣。故平人不饮食七日而死者,水谷津液俱尽也。

长二尺六寸,而大一尺五。

寸径五寸,重二斤十四两。

形验于 ,而浓薄不同;

者,肉之标,即肚皮也。脾应肉,肉 坚大者,胃浓;肉 么者,胃薄;肉 小而么者,胃不坚;肉 不称身者,胃下,胃下者,下管约不利也;肉 不坚者,胃缓;肉 无小里累者,胃急; 肉多少里累者,胃结,胃结者,上管约不利也。

气通于口,而脉息是主。

五味入口,藏于胃,以养五脏气,气口亦太阴。是以五脏六腑之气味皆出于胃,变见于气口。气口在手鱼际之后,所候动脉者,是手太阴脉气所行,故言气口亦太阴也。

清升浊降,六腑大源;食化饮消,五脏安堵。

胃中清气升则浊气降,饮食消化则百病不生,五脏调和,安然如堵,是胃主阳气发生,而为六腑之源也。

噫!至浊之中,而有至清者存焉。

风中口 喉痹,颈汗膈塞腹大,或时目黄目泣;

胃脉起于鼻,交额中,循鼻外,入齿缝,还出侠口环唇,下交承浆,循颐后下廉,至人迎,循咽,入缺盆,下乳膈,循腹里,至气冲而合,故病如是。《内经》曰∶胃风之状,颈多汗,恶风,饮食不下,膈塞不通,腹善满,失食则 胀,食寒则泄,形瘦而腹大是也。目黄者,人肥,风气不得外泄,则热中而上蒸于目变黄色。

目泣者,人瘦,腠理开,风得外泄,则寒中而目泪自出。

气逆喘急不卧,食胀妨闷呕哕,或时痛心痛乳。

上喘者,阴气下而复上,上则邪客脏腑为水而喘。又曰∶阳明盛则喘而惋,惋则恶人,不卧而息有音者,阳明气不得从其道,故胃不和而卧不安,且息有音也。胀满妨闷者,腹属脾络胃,故病则妨闷,吃食则胀满。

如十一月属子,万物气皆藏于中也,得后与气则快然如衰者,阴气衰而阳气将出也。呕者,阳明病气,至则善呕,呕已乃衰,挟寒则呕腥水,挟风则呕甜水,挟湿则呕酸水也。哕者,其人旧有寒气,因谷气入胃,上注于肺,寒气与新谷气相攻相并,复出于胃而为干哕也。心痛者,气郁胃脘当心而痛也。乳痛者,阳明主乳房也。

热恶炎气(人声亦恶),腋肿口渴流涎,甚则登高发狂;

发狂逾墙上屋者,阳盛则能升高也。经曰∶阳明之厥,则巅疾欲走呼,腹满不得卧,面赤而热,妄言妄见。

虚恶木音,呵噫腹响胫枯,甚则身 腰俯。

胃,土也,虚则闻木音惕然而惊,闻钟鼓则不动,土恶木喜金也。噫者,阴气上走入阳明,阳明络属心,故曰上走心为噫。所以时时心闷,欲食不喜,食来欠多也。腹响者,腹中谷谷,便溺难,多寒气也。胃阳虚,则阴气上与阳拒,故胫寒或肿或枯,而股不能收也。虚寒者,面目俱浮,骨节皆痛,虚甚则筋脉解堕,气不复用,故为身 也。腰俯者,阳明腰痛不可以顾,顾而有见者善悲。

冷则振寒鼓颔,翻胃吐清;

阳虚则寒栗鼓颔,又阴气虚而阳气加之,故洒洒振寒也。翻胃吐清水不止者,冷败证也。

血瘀鼻衄肠风,酒 食蛊。

血热或衄或吐。胃风在下,则为肠风下血,在上则为面肿。酒 、食瘕、蛊注,皆胃气不行,而瘀血与痰相结而成也。

巴豆大黄立泻,石膏连翘颇凉,

泻用巴豆、大黄、枳壳、芒硝硝石。凉用石膏、连翘、玉屑元明粉滑石寒水石、白术、石斛、茅根、黄连、黄芩干葛天花粉、升麻、紫参、山栀、松脂竹茹韭汁

香豆蔻从温,白术山药最补。

温用丁香肉豆蔻白豆蔻草豆蔻、良姜、香附、生姜、木香、川芎、藿香、浓朴益智仁、吴萸、辛荑胡椒香薷。补用白术、山药、莲肉、芡实、山楂、陈皮、扁豆麦芽神曲、滑石、黄 、半夏、百合苍术

水荣谷卫,脾胃相通;

胃为水谷之海,脾为消化之器,水入于经,其血乃成,谷入于胃,脉道乃行。故血不可不养,卫不可不温。血温卫和,荣卫通行,天命常有。

春实秋虚,阴阳逆忤。

脾为阴,胃为阳,阳脉上行,阴脉下行,阳脉从外,阴脉从内。春夏阳明为实为从,太阴为虚为逆;秋冬太阴为实为从,阳明为虚为逆,此脾胃病,常相更迭而不定也。

肺系喉管,而为气之宗;

肺系有二;一系上通喉咙,其中与心系相通。肺之系者,自膈正中微近左胁,居胃之上,并胃胞络及胃脘相连,贯膈与心肺相通,膈膜相缀也。一系自心入于肺两大叶之间,曲折向后,并脊膂细络相连,贯通脊髓,而与肾系相通。肾纳气,肺主气,肺主行荣卫,为相傅之官,治节出焉,为气之本也。相傅,如今之尚书。

形似人肩,而为脏之盖。

形似人肩,又如磬悬于五脏之上,而为脏之华盖。

三斤三两,空空相通,六叶两耳,脉脉朝会。

重三斤三两,六叶两耳,共八叶,下无窍,叶中有二十四空,行列分布诸脏清浊之气。脉气流经,经气归肺,肺朝百脉,输精于皮毛。毛脉合精,行气于腑,腑精神明,留于四脏,气归于权衡,权衡以平,气口成寸,以决死生。

义配于心,

肺在德为义,心为礼,肝为仁,脾为信,肾为智,然皆统于心也。

卦象乎兑。

肺在卦象兑。又曰肺气通而象干,心象离,肝象震,脾象坤,肾象坎,胆象巽,胃象艮。以外象言之,则干为左脚,坎为外肾,艮为右脚,震为右身,巽为右手,离为头顶,坤为左手,兑为左身。然人禀两仪而生,配合八卦,大概如此。其实一气流行,每子时自左脚心涌泉穴起,阳循左足腹胁手,而上至头顶囟门午位而止。

午时自顶门循右手胁腹足,而下至右脚心而止。是坎离为阴阳消息,故后天图独言之。

谷稻畜马,魄藏于中;

稻色白,为肺之谷。马善斗象金,为肺之畜。并精出入谓之魄,乃精气之匡佐也。肺藏魄,肝藏魂,魂乃阳之精,魄乃阴之精。阳动而阴静,魂游而魄守,阴阳相济,魂魄相守。魂不游而魄不守,阴阳俱丧。魄不收而魂枯,阳亦消亡,阴阳宜常相济。故叔和云∶魂将魄共连。凡人之梦寐,皆魂魄合而成者也。肺热则梦美女相根据,或兵戈相竞;虚则梦涉水田。

合皮荣毛,鼻应于外。

肺主皮毛,上荣于眉,开窍于鼻。白色。小理者肺小,肺小则少饮,不病喘咳;粗理者肺大,肺大则多饮,善病胸痹,喉痹逆气。巨肩反膺陷喉者肺高,肺高则上气肩息咳;合腋张胁者肺下,肺下则居贲迫肺,善肋下痛。好肩背浓者肺坚,肺坚则不病咳上气;肩背薄者肺脆,肺脆则苦病消瘅易伤。背膺浓者肺端正,肺端正则和利难伤;肋偏疏者肺偏倾,肺偏倾则胸偏痛也。

气逆胸痞背疼,喘哮息贲。

肺气太过,则令人喘咳逆气,背痛愠愠然,或胸膈 闷之气牵引背疼。又有起居如故而息有音者,乃肺之络脉,逆而不得随经上下故也。息贲者,肺之积名。言其或息而或贲起也,在右肋下,大如覆杯,以春甲乙日得之。何以言之?心病传肺,肺当传肝,肝以春适旺,旺者不受邪。肺复欲还心,心不肯受,故留结为积。

久不已,令人洒淅寒热,喘咳发肺痈。

风浮涕塞声重,瘾疹疮疥。

涕乃肺液,伤风则涕流,鼻塞声重,其声哭,其志忧,故哭则泪出。又云肺热涕出,凡黄涕如脓,大如弹丸从鼻中出,不出则伤肺。肺主皮毛,风盛则生瘾疹、疮疥。

热着咽膈尻阴,股膝皆痛,鼻 鼻或成成渊∶

肺通喉舌,候在胸中,故热壅则喉舌肿痛,胸膈满闷。尻阴股膝痛为痿 者,肺热叶焦也。鼻端紫红粉刺,谓之鼻 。内生 肉,谓之鼻痔,流涕不止,谓之鼻渊。皆上热下虚也。

虚极呼吸息微,欠伸溺频,肺痿肺痈或成瘵。

肺主气,虚则呼吸少气不足以息,小便频数或遗。虚甚为相火所乘,则咳而见血,或为痨瘵、肺痈、肺痿。

冷时身颤呕涎。

用力颤掉,声嘶气虚,卫冷甚也。肺脉起于中焦,下络大肠,循胃口上膈属肺,故虚寒则善呕沫也。

血燥掌热干咳

手太阴之别名列缺,起于腕上,并太阴之经直入掌中,故肺经血燥,掌心亦热。干咳者,肺中无津液也。

补以参 阿胶五味子

山药、紫菀、酸枣仁、麦门冬、车前子、百部白胶栝蒌仁白茯苓

温必陈皮半夏干姜。

款冬花、生姜、白豆蔻、肉桂、木香、杏仁、苏子。

凉以知母栝蒌桔梗

沙参天门冬玄参、贝母、马兜铃香薷、枯芩、冬瓜子萝卜子、犀角、百部、山栀、枇杷叶人溺、石膏、青黛

泻必葶苈桑皮蛤蚧

防风槟榔、枳壳、通草泽泻赤茯苓琥珀冬葵子

轻声美食自清虚。

凡肺病皆因呼叫过度,或煎爆酒面姜椒太过,以致虚实见焉。病者宜轻声缓语以养其气,食苦麦、羊肉、杏、薤,皆苦以润其燥。

夙兴夜寐防灾害。

秋三月,天地容平,早卧早起,与鸡俱兴,收敛神气,养收之道也。逆之则伤肺,冬为飧泄,奉藏者少。

大肠又名回肠,长二丈一(尺)而大四寸,受水谷一斗七升半;

回肠者,当脐右回迭积十六曲,径一寸半,受谷一斗,水七升半。

魄门上应阑门,长二尺八(寸)而大八寸,受谷九升三合八分。

魄门者,肺藏魄也。又曰广肠,言广阔于大小肠也。又曰肛门,言其处似车缸形也。《内经》以此为一脏,故俗名坠脏。热则重坠或突出,虚则脱下不收。受谷九升三合八分合之一,专主出而不纳。凡肠胃合受水谷八斗七升六合八分合之一。阑门者,大小肠各受物传化而相会于此,滓入广肠,水入膀胱,关阑分隔,故曰阑门。

肛之重也,仅十二两;肠之重也,再加二斤。

肛门重十二两,大肠重二斤十二两。

总通于肺,而心肾膀胱联系系膈;

肛门亦大肠之下截也,总与肺为表里。大小肠之系自膈下与脊膂连心肾膀胱相系,脂膜筋络,散布包裹,然各分纹理,罗络大小肠与膀胱。其细脉之中,乃气血津液流走之道。

外应在皮,而气血津液润燥不均。

肺应皮,腹皮浓者,大肠浓;皮薄者,大肠薄;皮缓腹里大者,大肠大而长;皮急者,大肠急而短;皮滑者,大肠直;皮肉不相离者,大肠结。气血津液调和则大便亦调,燥热则便坚而涩,寒湿则便润而利。

风搏耳鸣齿痛便血,或时欲食不食呕吐清水;

便血有远近者,肠系心肾膀胱故也。食则呕吐者,肺风传入大肠,令肠中宛转搏上不欲食,食即呕吐清冷水也。

血壅鼻衄目黄喉痹,或时大指次指肩痛频。

手阳明脉起大指次指之端,循臂 ,外上肩之前廉,下齿还退场门交人中,左之右,右之左,侠鼻孔交目侧,故病如是。

气秘腹满切痛,外注皮肤坚硬;

气滞肠中切痛或鸣,腹满大便秘涩。重感于寒,当脐而痛,即泄。不能久立。若气注于外,挟痰则皮肤坚而不痛。

热秘脐满口疮,内结痔痈痢 。

侠脐满痛,大便不通,或喘不能立,或口生疮,皆热症也。湿热内结,则为痔漏肠痈,痢下赤白。 者,赤色也。

虚则肠鸣身易瘦,冷则滑脱耳难闻。

肠气虚则鸣,身枯瘦如鸡皮有鳞。虚冷则滑泄、脱肛、耳聋。经曰∶邪克阳明之络,令人耳聋,时不闻音。

补以粟壳五倍棕榈

牡蛎、木香、肉豆蔻、莲肉、蓁子、诃子龙骨

泻必硝黄续随桃仁

芒硝、大黄、续随子、枳壳、麻仁、石斛、槟榔、旋复花榧实、巴豆、葱白牵牛

温以吴萸人参姜桂,

干姜、肉桂、半夏、桃花石、木香、石蜜

凉必芩连槐花茅根。

黄芩、黄连、天花粉、玄参砂糖

吁!水谷变化自然妙,

经曰∶大肠为传道之官,变化出焉。《难经》曰∶唇为飞门(言唇开则食入如飞也),齿为户门(饮食由此而入也),咽为吸门(言咽入不得复出也),胃为贲门(言咽下贲向于胃也),太仓下口为幽门(在脐下三寸。居于幽暗,故名也),并阑门、魄门,合之为七冲门,皆水谷变化出入相冲之要路也。但水谷清芳甘美,运布则为精微,腐熟则为滓秽,乃阴阳自然之妙用也。

食息调燮由于人。

肾有两枚,左属水而右属火;重各九两,右主女而左主男。

左右两枚,共一斤二两,男以左肾为主,女以右肾为主。

连胁系心贴脊膂兮,裹以脂膜,里白外紫如江豆兮,相合若环。

肾连胁下对脐,形如江豆,相并如环,曲贴脊膂膜中,里白外紫。两肾二系相通下行,其上则与心系通而为一,所谓坎北离南,水火相感者也。左右气常相通,静养极者,左右相合,则精不泄矣。

以左言其概,位北水惟悭;

此条专言左肾天一生水,专一以悭为事,所以五脏俱有补泻,惟肾有补无泻。

纳气收血化精,而为封藏之本;

左肾主纳气收血化精,司冬之令,专主收藏,故曰封藏之本。

壮志造无成有,别号作强之官。

肾藏志,意之所存者谓之志。精完则志壮,志壮则精益完,故曰精志自相随。造无为有,男女交媾,造化形容。经曰∶作强之官,伎巧出焉。言精志完而强于作用也。又,男曰作强,女曰伎巧。

候在腰而充骨填髓,

肾之候在腰,其充在骨,诸髓皆属于脑,而肾实主之。叔和云∶实梦腰难解,虚行溺水湄。

窍于耳而荣发驻颜。

黑色。小理者肾小,肾小则脏安难伤;粗理者肾大,肾大则善病腰痛不可俯仰,易伤以邪。高耳者肾高,肾高则苦背膂不可俯仰;耳后陷者肾下,肾下则腰尻痛,或为狐疝。耳坚者肾坚,肾坚则不病腰背痛;耳薄不坚者肾脆,肾脆则善病消瘅易伤。耳好前居牙车者肾端正,肾端正则和利难伤;耳偏高者肾偏倾,肾偏倾则苦腰尻痛也。须发颜面皆肾脉所络,阳精盛注于外,则须发荣盛,面体光润。

风旋目KT 无见,或面浮咳水而隐曲不利。

肾风多汗恶风面浮,目视KT KT 无所见,若伏有水气,则目下亦肿,名曰风水。不能偃卧,偃则咳出清水,男子身重难行,溺黄,女人月事不行,俱谓之隐曲不利。风盛者,膝胫挛急,不能久立。

气动饥不欲食,或喘急奔豚而胁脊痛酸。

饥不欲食,喘嗽喉中鸣者,肾气病也。奔豚者,肾之积。发于小腹,上至心下,如豚之奔然,以夏丙丁日得之。何以言之?脾病传肾,肾当传心,心以夏适旺,旺者不受邪。肾复欲还脾,脾不肯受,故留结为积。久而不已,令人喘逆少气,竟至于骨髓痿弱矣。胁脊痛者,肾病小腹腰脊痛、胫酸,三日背膂筋痛、小便闭,三日腹胀,三日两胁支痛,二日不已,死。冬大晨,夏晏晡。

热则口燥舌干咽痛,甚则小腹胀而背亦强;

少阴脉贯肾络于肺系舌本,故口燥、舌干而渴。邪克于少阴之络,令人咽嗌肿痛,不可纳食。肾病则大小腹胀痛,背痛引心,厥心痛;引腰者,属肾;引胁者,属膀胱。

虚则心悬骨痿齿摇,甚则梦泄精而囊亦寒。

肾气虚,心悬如饥善恐,惕惕如人将捕,水不胜火,则骨枯而髓虚,故足不任身,发为骨痿。经曰∶肾气热则腰脊不举,骨枯而髓减,发为骨痿。言虚中有热也。齿者骨之属,肾虚则摇动不固。梦泄者,肾气虚而下脱,或挟火邪也。囊寒者,肾气衰也。人年六十,气衰发堕齿落,经脉空虚,七十形体皆极,九十如树之有根耳。

血症口唾肠癖足心热,并湿必发黄胆;

经曰∶咳则有血,阳脉伤也。阳气未盛于上而脉满,满则刻期,故血见于鼻与口也。又少阴不足脉涩,病积溲血。足心热者,心风入肾也。黄胆者,肾虚为湿热乘之,必口淡脚软,是为虚疸。

冷症胸痹茎缩股内痛,并郁必然黑颜。

骨痹者,肾脂髓枯而不满,故寒冷。甚则至骨,痹痛蜷挛,其人身寒,汤火不能热,浓衣不能温。然不能振栗者,肝为一阳,心为二阳,肾孤脏,一水不胜二火,故不能振栗也。茎缩者,肾窍二阴,冷则痿弱不举,甚则缩入,俗云脱阳症也。股内后廉痛者,少阴脉起于足小指,走足心,循内踝后入筋中,上内廉股内后廉贯脊故也。黑颜者,冷郁久则精枯不能上注,故面黑颜衰,肌枯肉瘦。

补以熟地枸杞鹿茸(图)

钟乳粉龟板龙骨虎骨五味子锁阳山茱萸杜仲、山药、知母、莲肉、芡实、覆盆子桑螵蛸、牡蛎、小草牛膝、当归、玄参、石楠合欢五加皮、楮实

泻必苦茗猪苓琥珀

泽泻、茯苓。肾本无泻,此言泻者,伐其邪水邪火也。

温以沉香菟丝附子

干姜、肉桂、巴戟、葫芦巴补骨脂柏子仁乌药石楠藤

凉必知母黄柏牡丹皮

地骨皮、玄参、竹沥

吁!早卧晚起阳气复,

冬三月,天地闭藏,早卧晚起,必待日,去寒就温,无泄皮肤,此养藏之道也,逆之则伤肾。四时有肾病者,亦宜体此以养微阳。凡肾病皆因快情纵欲,失志伤肾,过服丹药。华佗云∶阳剂刚强,则天癸竭而荣卫涸。

静坐独眠藿豆飧。

静坐则肾水自升,独眠则房色自节。藿、葵、黑豆味咸,黄黍、鸡、桃味辛,肾病宜食。

膀胱 上口阔二寸半,而盛溺九升九合;中广九寸正,而重九两二铢。无出窍也,资气海以施化,府名津液;膀胱以虚受水,为津夜之夜。有上窍而无下窍,得气海之气施化,则溲便注泻;气海之气不足,则秘隐不通。

透绝顶也,司升降之消息,官号州都。

经曰∶州都之官,津液藏焉。

应在毛发,系通心肺;验于皮骨,脏属肾俞。

肾应骨,密理浓皮者,三焦膀胱浓;粗理薄皮者,三焦膀胱薄;疏腠理者,三焦膀胱缓;皮急而无毫毛者,三焦膀胱急;毫毛美而粗者,三焦膀胱直;稀毫毛者,三焦膀胱结也。

风搏头疼眼旋目泪,恶心筋骨不利;气滞项拔背强腰折,尻痛 胫尤拘。

膀胱脉起于目内 ,上额交巅,其别者,从巅至耳上角。其直行者,从巅入络脑,还出别下项,循肩膊,挟脊,揭腰中,入循膂,络肾,属膀胱。其支前者,从腰中下脊,贯臀,入 中。其支别者,从膊内左右别下,贯脾,挟脊,内过膊枢,循髀外后廉,下合 中,以下贯 、内出外踝之后,循京骨至小指外侧端,故病如是。

恶心者,膀胱移邪于小肠,故恶闻食臭。

热结腹满而胞塞,甚则狂发;

热结下焦,则小腹苦满,难于俯仰,胞转闭塞,不得小便,令人发狂。

冷即多唾而带下,甚则沥余。

冷则湿痰上溢则为多唾,湿痰下渗则为带浊,甚则小便沥余,或频数。叔和云∶冷败则遗尿不知。

虚症脑转耳聋,房事举亦无力;血病鼻衄淋(沥)痔(疮),茎囊肿或被吹。

阴茎阴囊肿大,皆湿热以致血瘀。小儿多虫蚁、地风所吹。

温以荜(澄)茄茴香乌药,凉必生地防地肤(子);

黄柏防风甘草梢防葵

泻以车前瞿麦滑石,

芒硝、泽泻、萱草根

补必橘核益智菖蒲

龙骨、续断、黄芩。

吁!寡欲一念真秋石

今人不知吾身自有秋石。谚云∶泄尽真药服假药,十字街头买秋石。

节饮三杯固尾闾。

酒水好停下焦为邪,节之尾闾自固,不患漏泄。

命门 下寄肾右,而丝系曲透膀广之间;

命门,即右肾,言寄者,命门非正脏,三焦非正腑也。命门系曲屈下行,接两肾之系,下尾闾附广肠之右。通二阴之间,前与膀胱下口于溲溺之处相并而出,乃是精气所泄之道也若女子则子户胞门,亦自广肠之右,膀胱下口相并而受胎,故气精血脉脑,皆五脏之真,以是当知精血来有自矣。

上为心包,而膈膜横连脂漫之外。

心包即命门,其经手厥阴,其腑三焦,其脏心包络,其部分在心下横膈膜之上。竖斜膈膜之下,与横膜相粘。其处黄脂漫包者,心也。其漫脂之外有细筋膜如丝,与心肺相连者,此胞络也。

配左肾以藏真精,男女阴阳攸分;

命门为配成之官,左肾收血化精,运入藏诸命门,男以此而藏精,女以此而系胞胎。男子以气为主,坎水用事,故蒸气为精而色白,如带火者,精亦能红。女子以血为主,离火用事,故血盈为经而色红,如挟痰气者,经亦能白。女人属阴,阴极则必自下而上冲,故乳房大而阴户缩也。男子属阳,阳极则必自上而垂下,故阴物垂而乳头缩也。盖阳无形,阴有质,男子内阳而外阴,女人内阴而外阳,男子背属阳而腹属阴,女人腹属阳而背属阴。又男子督脉主事,自背尾闾行至龈交穴止,故血盛者感阳气而髭须生。女子任脉主事,自小腹上行至咽喉而止,故不上与阳合而无须。宦官去势,亦无须,一理也。

相君火以系元气,疾病死生是赖。

相火之脏,元气系焉。凡病虽危,命脉有神者生,命脉无神者死。

风则肘臂挛急,腋下肿红;

心包支脉循胸,出胁,下腋三寸,上抵腋下,下循 内,行太阴少阴之间,入肘中下臂,行两筋之间。

气则胸膈支结,胁不舒太。

心包脉起于胸中下膈,循历络三焦,故病有胸病及息贲者。

热逼五心烦,而目赤善笑,溲便亦难;

火盛故也。

虚乏四体软,而头旋耳痛,精力不锐。

火衰则土不运,而四体若无骨然。头旋者,命门带系上透泥丸,阳虚则头旋也。耳痛者,肾窍于耳,虚气壅则痛,壅塞则聋也。精力不锐者,交感精来不快,平时无力不足以息。

血衰面黄,而心下崩且烦∶

面色紫光者,肾无苦也;色黄黑者,肾衰也。经曰∶悲哀太甚则心下崩,数溲血也。盖悲哀则心系急,肺布叶举,而上焦不通,荣卫不散,热气在中,故包络绝而阳气内鼓动,发则心下崩数溲血也。心下崩,谓心包肉崩而下血也。

冷极阴痿,而肢体厥且痹。

肾气冷极,前阴痿弱不举,病则四肢发厥如冰,骨痛为冷痹。

泻以乌药枳壳,补必苁蓉葫芦巴;

沉香、黄 、肉桂。

凉以黄柏山栀,

黄连、柴胡。

温必附子肉桂。

腽肭脐、川芎、补骨脂、沉香。

抑又疑,左右受病,同归于膀胱;

小便清利,脉沉而迟,是冷气归肾;小便赤涩,脉沉而数,是热气归命门。是命门与肾脉同者,谓其所受病同归于膀胱一腑也。

冬夏司天,两分于水火。

所以左属水,右属火者,左尺膀胱停 肾水,右尺三焦腐熟谷食。俗呼小便曰水,大便曰火,水火之义较然。况六气司天,左为寒水,司冬为寒;右为相火,司夏为暑。

盖其同者,有形之质,均属乎水;其异者,无形之火,不司乎寒。司天既有寒暑之异,在人岂无水火之分?肾合膀胱,左尺之脉纯乎水;命合三焦,右尺之脉纯乎火。

似同而实异者,阴阳之所以为妙也;宜静不宜动者,左右之所以相同也。

凡病莫非火之所为,火盛则热怯虚劳,火衰则阳虚气弱。左右之脉皆沉,诊而贵乎沉滑,惟相火司令,则滑而带浮。非其时而数且大者,皆谓火动。

叔和脉不立部,同断乎症;丹溪图不尽意,妙存乎心。

丹溪脉图始补命门、包络。

三焦 如雾如沤如渎,虽有名而无形;主气主食主便,虽无形而有用。

上焦,玉堂下一寸六分,直两乳间陷处;中焦,脐上中脘;下焦,脐下膀胱上口。上焦主出阳气,温于皮肤分肉之间,若雾露之溉焉,故曰上焦如雾。中焦主变化水谷之味,其精微上注于肺,化而为血,行于经隧,以荣五脏周身,故曰中焦如沤。下焦主通利溲便,以时传下,出而不纳,开通秘塞,故曰下焦如渎。又曰∶决渎之官,水道出焉。上焦主纳,心肺若无上焦,何以宗主荣卫?中焦主不上不下,脾胃若无中焦,何以腐熟水谷?

下焦主出,肾间动气应焉,肝肾若无下焦,何以疏决津液?是三焦者,引导阴阳,分别清浊,所以主持诸气,有其名而无其形。寄生胸中,以应呼吸而行气血。夫气者,上至头而不能下;而血者,下至足而不能上。皆三焦之用,壅逼鞭碎,使气血由是而贯通焉,故谓无形而有用。

发为无根之相火,寒热异常;

三焦为丙火之腑,故其发也,则为无根之相火。游行诸经,令人恶寒发热异常。

位寄膻中与血海,男女相共。

膻中即上焦,血海即下焦,男女均有此气血,均有此血海。又名血室,乃荣卫停止之所,经脉流会之处。但男子则运而行之,无积而不满;女人则停而止之,有积而溢下为月经。

募在石门,真元会合以始终;

石门在脐下二寸,为三焦之募,诸气之所会聚,聚而复分于十二经,与手少阳厥阴相为表里,故曰∶为元气之始终也。

腑在气冲,水谷资胃以传送。

气冲在小腹毛中,去中行各二寸,乃阴阳道路,阳明脉之所发。足阳明主腐熟水谷之气,三焦发用,贯通十二经络,往来上下,腐熟水谷,营运气血,皆其所主。是知气冲为三焦行气之府,盖气血必胃气以为本也。

升中清,降下浊,造化出纳无穷;

胃中浊气下降而为溲便,清气上升而为荣卫。上极必返于下,下极必复于上,造化自然之妙,循环无穷。

至于水谷之所入者,自上而中,自中而下,糟粕转输传导而无底滞,故云∶水谷之道路也。

养精神,柔筋骨,襟怀喜气若烘。

粹然清和之气,上入中焦,则佐上德,翕受五谷,变化精微,内养精神,外柔筋骨。中焦既治,其气上烘,入于膻中,以司入内,襟怀开害,喜乐由生。

虚则引气于肺,而中寒痞胀,甚则溺窘耳鸣;

手少阳支脉从耳入耳中。经曰∶三焦病者,腹气满,小腹尤坚,不得小便窘急。溢则水流,即为胀候。耳鸣者,手少阳支脉从耳后入耳中也。

热则上结于心,而胸中烦满,甚则口渴咽肿。

手少阳脉从膻中出缺盆,上项系耳后,直上出耳上角,以屈下颊至 。

风若萦缠,小指次指,肘臂肩 肋外皆疼;

手少阳脉起于小指次指之端,循手表腕上贯肘 外,上肩而交足少阳之后,入缺盆交膻中,散络心胞而下膈循肋,属三焦。故病实则挛痛,虚则不收。

气为是动,时秘时泄,耳后胸前目锐作痛。

气症或秘或泄,手少阳别脉,绕臂注胸中,合心主病,其支脉自耳中走耳前,交颊至目锐 ,故气滞则作痛。

血凝痿痹泣流,

血凝于肤者则为痹,凝于脉者则为泣,凝于足者则为痿。因卧汗出而风吹之也。凡吐衄便溺诸血,皆三焦所生也。

冷败汗多栗冻。

冷败则自汗不止,发为振栗,四肢冰冷如冻,甚则阴头缩入,名脱阳症。

泻心痹以去中焦之热,连柏猪牛相宜;

泻心∶黄连、黄柏、山栀、连翘、薄荷、生地、麦门冬、柴胡、桔梗木通龙脑

泻脾∶猪苓、牵牛、泽泻、赤茯苓、枳壳、木通、槟榔、芒硝、大黄、浓朴。

补肺胃以济中焦之寒,参 姜术可供。

人参、黄 、干姜、白术、甘草、益智仁、良姜。

下热凉肝,荆防地皮剂皆轻;

荆芥、防风、地骨皮银柴胡菊花、石膏。

下寒温肾,附子补骨脂性重。

当归、熟地、木香、地榆、阿胶、蒲黄

噫!观三焦妙用,而后知脏腑异而同,同而异,分之则为十二,合之则为三焦。约而言之,三焦亦一焦也。

焦者,元也,一元之气而已矣。

《五脏穿凿论》曰∶心与胆相通(心病怔忡,宜温胆为主;胆病战栗癫狂,宜补心为主),肝与大肠相通(肝病宜疏通大肠,大肠病宜平肝经为主),脾与小肠相通(脾病宜泻小肠火,小肠病宜润脾土为主),肺与膀胱相通(肺病宜清利膀胱水,后用分利清浊;膀胱病宜清肺气为主,兼用吐法),肾与三焦相通(肾病宜调和三焦,三焦病宜补肾为主),肾与命门相通(津液胃虚,宜大补右肾),此合一之妙也。

下载《医学入门》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医学入门》相关章节:

综合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