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风门

《万氏秘传片玉心书》在线阅读中医儿科书籍在线阅读

凡小儿因闻非常之声,见异类之物,或为争斗推跌,或大小禽兽之类致惊,其神气结于心而痰生焉。痰壅气逆,遂成搐溺。

口眼歪斜,口吐涎沫,一时即醒,如常无事。或一日一发,或间日再发,或三五日一发,或半年一发,一年一发。若不急治,变成瘤疾,而为终身之痼病也。治法当先利痰顺气,后用清心安神。

风者,或因外感风寒,或内伤饮食,以致热生痰,痰壅发搐,口眼歪斜,手足牵动,气喘涎潮。口吐涎沫,发过略醒。潮热不退。须臾复发。治法当先泻(15)火开痰,后用安神清热。

惊风有二,有急有慢。急惊风为实为热,当凉惊泻(16)火;慢惊风为虚为寒,当用温补。不可一概(17)混治,以致杀人。

急惊风。小儿元气素实,或因恐怖,或因风,或因饮食而发,要审明白,详察症侯。而施治法。

如曾因恐怖而成惊者,其症发过即如常,若无他症,先以利痰丸顺气开痰,后用安神丸调之。

如曾因风寒而成者,其症发过略醒,须臾复发。轻者,只用导赤散吞下泻青丸,以清心肝之火,后以抱龙丸治痰,保命丹除风,缓缓调之。

如曾因伤饮食而成者,其症发过略醒,醒多啼哭,须臾复发,不思乳食。先用陈皮麦芽汤吞下五色丸,推去食积,则痰自降。后用辰砂五苓散治之。

凡治急惊风,除饮食一症外,不可遽用下药,必先间其大小便如何。若小便清,大便通利,其邪在表,只用导赤散防风,或泻青丸大黄全蝎作汤服之。去表中之寒邪,其风自退。后以辰砂五苓散谓之,不可犯麝香,恐引邪入里。若小便赤涩,大便闭结,此邪在里,可用五色丸下之。后用抱龙丸保命丹调之。

凡急惊发时,牙关紧闭不醒着,急用艾炷灸两手大指头少商穴(在甲旁),合而灸之,即醒,而后施治法。

凡急惊风,痰气喘急者,用定喘汤竹沥治之。痰涎壅塞(18)不开者,可用吐法。

凡病退后潮热不退者,此脾虚热也,四君子汤加炒干姜治之。若小便赤,大便硬,两腮红,足胫热者,此余邪未尽,不可作虚看。用凉惊丸薄荷灯心煎汤吞下调之而愈。

凡病退后,睡眠不醒者,此心脾二经之邪热未尽去也,安神九治之。

凡小儿但有潮热,观其两颊若赤,目上视者,必作惊风也。

当先以导赤散,加灯心,薄荷以去其热。次用抱龙丸以安其神,则风自不作矣。

(14)惊风门:原书注,惊自是惊,风自是风,要分别明白,不可混治。

(15),(16),(19)泻:山东泰安州李雨沾方悦父发梓版为"泄"。

(17)概:山东泰安州李雨沾方悦父发梓版为"侧"。

(18)壅塞:山东泰安州李雨沾方悦父发梓版为"涌塞"。

利痰丸

南星牛胆者)r-钱,枳壳(麸炒)二钱,陈皮(去白)

一钱,大黄二钱,牵牛头末二钱。共为末,皂角煮水为丸,灯心汤吞下。

安神丸

黄连(去毛)二钱,石菖蒲二钱,远志(去心)二钱,归身二钱,麦冬(去心)二钱,茯苓二钱,山栀子二钱。

共为末,炼蜜为丸。

导赤散

生地木通甘草。加竹叶(七皮),水煎服。

五色丸

黄芩二钱。大黄二钱,黄连二钱。共为末,分作五份,滴水为丸。一份青黛为衣,名青丸子;一份朱砂为衣,名红丸子;一份轻粉为衣,名白丸子;一份皂角烧灰存性研末为衣,名黑丸子,一份雄黄为衣,名黄丸子。

泻青丸

归身、川芎、大黄(煨)、羌活防风,桅子仁、胆草各等分,共为细末,炼蜜为丸,如捂桐子大,竹叶汤下,此泻肝火之药也。如发热,去大黄,如全蝎僵蚕(炒),竹叶引,水煎极。

辰砂五苓散

猪苓泽泻赤茯苓白术官桂,灯心引,煎,调辰砂服之。

定喘汤

陈皮(去白),南星(制)。栀子仁、软石膏杏仁泥,薄荷叶、赤服苓。右锉细,水煎,入竹沥服之。

吐法用土牛膝根,取自然汁灌入口中,其涎自吐。

灸法先以两手大指相合,于甲侧缝中处,烧三壮;又以两手中指相合,于甲侧缝中心烧一、二壮。即醒者可治,不知痛者不治。

祖转治惊风,先以雄黄解毒丸利去痰热,后用凉惊丸退火,再用保命丹、安神丸调之而安。

发急惊风之对。手撮,目闭,口张,囱陷,鱼口,气促急,吐沫,喷药,昏睡不语不啼,口禁绝,不饮食。遗尿失屎,面赤如朱,此皆不治之症。

凡慢惊风,小儿胎禀素弱,又多疾病,或大吐大泻,或久疟痢,误服吐下之药,皆致精神虚耗,渐成搐弱,十无一全。如元神虚弱,又逢恐怖而成慢惊者,其症发过即如常。但多啼哭,睡中不宁,不可妄用利痰之药。先以青州白丸子,加青礞石以去其痰,次服安神丸,以四君子汤送下。如因吐泻大病之后,手足逆冷昏睡,目睛微露,而无搐掣者,此欲成慢惊症也。急温补之,四君子汤加熟附子一片,愈后以集圣丸调之。

凡吐泻(19)大病之后,已成慢惊风者,其症口目牵引。手足搐掣,以醒脾散驱风醒脾。风退,以参苓白术散为丸服之。

凡慢惊风痰气壅塞者,不可妄用通利之药,只以青州白丸子加青礞石治之。

凡慢惊风不醒不退者,灸百会、三里,男左女右乳下。

凡慢惊风已退,或有余熟。不喜饮食,先服四君子汤一、二剂,后以集圣丸调之。

(19)泻:山东泰安州李雨沾方悦父发梓版为"泄"。

青州白丸子

半夏(炮),川乌(去皮尖)各五钱,南星二钱,白附子五分。共为末,以绢袋盛之,用水摆尽为度,放磁器内,日晒夜露,一日一换其水,换水必搅数转,侯知玉片,再研细;又用青礞石一钱。另研纽,以焰硝五分。同石末入铜锅内,锻通红,硝尽为度,令冷,入上药和匀,以糯米粉打糊为九,以薄荷汤入技谓进下,其痰自坠。

调元汤

黄祗一钱,人参五分,甘草(炙)二分半,白芍五分,水煎服。《内经》云:"热淫于内,以甘泻之。以酸收之。"此之谓也。

醒脾散

人参、全蝎、白附子天麻、甘草(炙)、白茯苓木香白术、石菖蒲莲肉。水一盅,姜枣引,煎服。有热者去木香

凡治惊风,不可妄用辛香之剂,寒凉之药,盖辛香能窜元气。

寒凉反伤脾胃也。

小儿夜啼哭,目睛上视,日间略定者,此内钓也。盖因受寒气,腹中作痛,以至痛极目定。以灯心烧灰,调滚水化下理中丸,痛止病退。

如小儿日夜啼哭,目睹物不转,身后仰者,此外钓也。盖食积作痛,其身强直,而目亦定,以灶心土泡滚水,送下丁香脾积丸,病退痛止。

如小儿忽然气急涎响,口眼如常,手足不搐,身无热者,此乍感风寒,肺经受邪也。用芎蝎散一服即退。

小儿腹胀喘满,胸膈气急,两胁扇动,陷下作坑,两鼻窍张,闷乱,咳嗽作渴,声嘎,涎痰壅塞,大小便闭,此马脾风也。若不急救,或不识症,死在旦夕。宜先用牛黄夺命散下之,后用白虎汤平之。

如小儿两手轮指。目略直视。此白虎症也。但身不热,手足不掣,宜向本年白鹿方取土泡汤,吞苏合香丸

如小儿口吐黄自沫,面色变易,喘急腹病。反侧掣搐,其状似惊,但眼不上窜,此由精神睡弱,外感客气,卒暴触杵。名客杵症。先视其口中上阨左右,有小肿泡,急摘破之。更以苏合香丸姜汤化下,外以降香。皂角二味烧薰!次用淡豆豉三合,水浸湿捣烂为允,如鸡子大,磨儿囱上及两足心各五、六遍,次摩脐心良久,拍开有毛,即掷之。

如小儿久咳,腹胀作喘,胸高气逆。目睛上视,手足牵引,此名龟胸,热症也。但身无热,以葶苈丸治之(方见咳嗽门)。

以上之症。俱与惊相似。不可一例施治。误者,恐伤其命。

芎蝎散

川芎、华援各一钱,蝎梢二分,细辛一分,半夏(酒浸一宿,汤泡七次,焙干)一分。共为末,热汤调服,或薄荷汤化下亦可。

牛黄夺命散

白牵牛、黑丑(各半生半熟取头)五分。大黄,枳壳各一钱。共为末,冷浆水调下。涎多者,加密少许。

如小儿痘疹惊搐者,只用导赤散调辰砂末一服,不可妄用凉惊丸,抱龙丸,保命丸等药。

西江 月小儿惊风症侯,须分急慢根由,急因实热泄中求,慢是虚寒温补。急为风寒食积,慢是久病绸缪,如斯辨认不差谬,才显神功妙手。

急惊卒然大热,因而热则生风。痰涎哽塞角张弓,口眼歪斜沉重。先使嚏惊妙散,后用导赤疏通,合灸少商与中冲,泻青凉惊选用。

若遇风寒外感,先须发汗为宜,泻青丸子作汤医,加上蝎蚕二味。果是内伤饮食,又当解利相随,三黄五色任施为,积去热除惊止。

慢惊先由久病。精神渐减脾虚,厌厌沉困气长吁,口眼张开不乳。搐弱时时举发,四肢逆冷何如,理中附子急驱除。不差艾灸左乳(20)

要认惊风死症,面如红粉涂搽,口张涎出紧关牙。目直气粗声哑。喉内响似拽锯,毛端汗如珠下,目瞪眼小不须夸,大叫闷乱尤怕。

搐掣乍作乍止,痰气无了无休,昏昏鼾睡唤难苏,乳食不知吞吐。屎尿遗时少觉,四肢僵直难收,啼声不出汗如油,纵有灵丹难救。

小儿惊风咳嗽,人人当作风哮,大黄白黑二牵牛,人参分两匀用。四味俱研为末,蜜水调和稀稠,灌将一字下咽喉,免得胡针乱灸。

两指伸缩名为搐,十指开合弱之形(21)。掣则连身常跳起,颤而四体动摇铃。身仰向后为反症,手如挽弓引状成。怒目觑高是窜样,睛露不活是斯真。

(20)左乳:原书注,即期门穴也,小儿乳下一指。

(21)两指伸缩名为搐,十指开合弱之形:汉阳鹤湄张伯琮校定版为"两指开合似发搐,十指伸缩弱之形"。

下载《万氏秘传片玉心书》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万氏秘传片玉心书》相关章节:

儿科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