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阵

《目经大成》在线阅读中医五官书籍在线阅读

酷痢吸髓,疟疫剥肤,投之厕中,民命顿苏。汇攻方∶

通气利中丸一

大黄(二两五钱) 滑石 牵牛(各一两五钱) 白术(一两) 羌活(五钱) 黄芩 白芷(各八钱)

气滞者不通,中实者不利。不有以治之,则亢阳上腾,害目之前驱也。乃以白芷羌活辛利诸节行其滞,黄芩滑石寒胜诸热去其实,大黄、牵牛苦泻二便利其中,亦逆攻之法。盖猛烈药也,虽有白术和胃,中病而仍与服,恐大厦将倾,非一木所能支矣。一方用白牵牛末一两,四制香附子五钱,甘草二钱,米糊丸,量病虚实,下以钱数,一切积聚,得之随去。且药甚平易,而又不损元神,功在利中、承气之上。一方制大黄、生白牵牛末各等分,薏苡仁粉、皂角浓煎汁调,蒸熟杵为丸,亦佳。

诗曰∶芩炫大黄芷发馨,牵牛南过滑家亭,笑羌活为杯中物,种术频年两鬓星。

大柴胡汤二

柴胡 半夏 大黄 枳实 黄芩 芍药 姜枣佐煎。

阳邪内传,表症未除,里症又急,此方主之。

表症未除者,寒热往来,胁痛口苦尚在也。故用柴胡半夏生姜大枣以解之。里症又急者,大便结而解难也。故用大黄、枳实、黄芩、芍药以攻之。

诗曰∶大柴胡芩白芍药,庄黄半夏小枳壳,表邪未罢里邪催,度量煎倾病合却。

调胃承气汤三

大黄 芒硝 甘草

肉轮肿痛,大便秘,谵语,脉长大有力,头痛巨阳穴,及不恶寒,反恶热,齿痛作渴,此正阳明邪实之症。

始得应发汗,失治而传至其经,则热困数日矣,不下病必变。硝黄大寒可以荡实,炙草甘平可以和中。汤重性行,则胃调而表气承顺,故曰调胃承气。亦治阳症中消,善食而溲。总之汗无太晚,晚则致得上症。下无太早,早则多有结胸痞气之患。

小承气汤四

大黄 浓朴 枳实

目赤肿,胸胀满,潮热狂言而喘,此方主之。

阳邪在上则目肿胸满,在中则胀,乘心则狂,溢于胃口则喘。胃实则潮热。潮者,犹江海之潮,其来不失时也。枳、朴去上膈痞满,大黄荡胃中实热,疾消热退,则正气得舒,阳邪自然承服,前症虽逆亦顺,故曰小承气。

中风邪气作实,二便不通,机要加羌活,更等其分,名三化汤。盖承气能治实邪,加羌活,不忘乎风也。服后大小便微行,上中下无所阻塞,而复其传化之职,故曰三化。凡久风变热,病实形实者,皆为对症。必曰中风多气虚上逆,无用承气之理,固矣哉。

大承气汤五

前方加芒硝调胃承气不与枳实者,以其不作燥满,如用恐伤上膈氤氲之元气也。小承气不与芒硝者,以其实而未坚,如用恐伤下膈汗漫之真阴也。今三部痞、满、燥、实、坚全见,非重大之剂,急下以承制其邪,则真阴尽为亢阳所劫,症其危矣。然下多亡阴,故仲景曰∶欲行大承气,先与小承气。又曰∶阳明病应发汗,医反下之,此为大逆。

不思补和救逆,漫谓伤寒失表,处散方与服,脉愈滑数,至不可为乃已。深造之士,既常戒惧,于此尤宜加谨。

诗曰∶调胃承气硝黄草;大黄枳朴承气小;二方相合名大承,不留甘草防中挠。

十枣汤六

芫花 大戟 甘遂 大枣

热邪内蓄、而有伏饮,致头痛项强者,此方主之。

病患内热必渴,渴则必引饮,饮多气弱不能施化。因而凝滞,发为头痛项强,或干呕、汗 出。不须攻表,但宜逐饮,饮尽则安。芫花之辛能散饮,大戟之苦能泄水,甘遂直达水饮所结之处,三物皆峻利,故用大枣以益土。此戎衣之后,而发鉅桥粟之意也。然非壮实人,未可轻与。

三花神丸七

(酒水为丸。由少至多,快利则止)

甘遂 大戟 芫花(各两半) 白牵牛(二两) 大黄(一两) 轻粉(一钱)

肢体麻痹,走注疼痛,或肿满翻胃,此积痰郁热,气血壅塞,不得宣通。以平剂调理,则经年不效。故聚六物峻厉之品下之,此守真治火之长技也。然曰三花神 ,恐今人无古人之福,闽地河间之浓,虽有好汉,不敢拜倾一二,神将焉 。丹溪加黄柏小胃丹,自注∶小者消也。只怕消得干净。外如子和木香槟榔丸之类,名为化滞,实伸足也,伸则不可复屈,故未敢录其方。

舟车丸八

前方加青皮 橘皮 木香(各一两) 酒水丸。

面目肿满,徐徐身亦浮大,知病体两实,此方主之。

通可以去塞,欲通之利,无过前方。辛可以行滞,欲行之速,更须加味。酒水下咽之后,水陆俱行,上下左右无所不至,故曰舟车。

诗曰∶芫花大戟偕甘遂,十枣煎投事乃济;牵牛大黄轻粉增,三花神 名堪味;再入木香陈皮,舟车竞逐疾徐去。

清毒逐瘀汤九

天冬 麦冬 黄连 黄芩 木通 车前子 怀牛膝 红花 苏木 紫草 蒲黄 丹皮 槐花 生地黄 甘草梢

瘀血灌睛,此方主之。

血行于气,无地不周。无形可见曰瘀;火邪上逆,明现于外而不散,曰灌睛。故以天冬麦冬黄连、黄芩、车前子、牛膝木通、甘草清其毒,毒清则气治;以红花苏木紫草蒲黄槐花生地、丹皮逐其瘀,瘀逐则血舒,气血周行,睛平如故。然虚人须量情增减,毋执。

诗曰∶天麦门,苏槐地,丹皮紫草红花聚,牛车载通甘蒲州,恰好连芩开药市。

麦煎散十

鳖甲 生地 大黄 柴胡 常山 当归 赤苓 干漆 石膏(各一两) 白术 甘草 小麦(各五钱) 有汗加麻黄根一两。

此治留而积,积而劳之方也。少男狎其女而莫能通,则有留精;室女亲其男而不敢乱,则有留血;孀妇鳏夫有所遇,未免目成念动,止乎礼而情夺,则有留瘀。留之云者,盖欲火方炽,精血已离其位,忍而转逆,停于经脉关隘之区。气至此阻而不行,则积阳为热,令人蒸蒸骨热。血至此行而濡滞,则积阴为疰,令人四肢攻疰,俗名相思病。鳖甲干漆,破坚物也,所以能逐精血之留。柴胡、石膏,解肌剂也,所以能散幽结之积。且男女亲狎,既分失魄,心神萧索矣,赤苓导而常山开。鳏寡相思,经久成劳,清浊混凝矣,小麦升而大黄降。生地、当归,生新血也。白术、甘草,致新气也。麻黄根之加,乃以其形中闭,为止汗之神品耳。肌热盗汗、目瞒脉实而涩,及男女交合精将泄而忽住,悒悒怏怏,蕴成精浊白带,弥月经年,不痊不减,服此亦间有效。

诗曰∶常山鳖甲黑如漆,大地茯苓坚若石,白术甘草采归来,柴麦煎投去劳积。

抵当汤十一

水蛭虻虫(炒各三十枚) 制大黄(二两) 桃仁(去皮,炒一两)

蓄血内实,热上攻眼,急治其标,非此汤不能抵当。分而言之,经曰咸走血,腐胜焦,水蛭虻虫之咸腐,所以祛血瘀;滑去着,苦降火,桃仁、大黄之苦滑,所以利血热。又抵者,至也;蓄血,死阴之属。无情草木安能营运生气,务必以灵动嗜血之虫,飞者走阳经,潜者达阴络,引领桃仁攻血瘀,大黄下血热,诚至当不易之良也,故名。

通幽丸十二

地黄 大黄 当归 红花 麻仁 郁李仁 桃仁(各五钱) 荆芥穗 赤芍药(各三钱)

肠结睛痛,此方主之。

肠结便黑而坚,盖血燥也。今曰睛痛,则久燥变热,风欲动矣。燥者润之,归、地、三仁润物也。热者寒之,大黄、红花寒物也。少入荆、芍者,正防其风为厉耳。

诗曰∶虻蛭桃黄汤异样,对症理宜无抵当,通幽当归熟地将,仍用桃仁制大黄,麻仁郁李荆穗芍,因性相从丸合作,制黄一味力相侔,利中还有白牵牛。

瘵疾丸十三

大黄(八两) 芍药(四两) 大元地 甘草(各三两) 黄芩 干漆 桃仁 杏仁(各二两) 蛴螬 虻虫 水蛭 虫(各半斤)

五劳病极,内有干血,致肌肤甲错,两目黑暗,此方主之。

吴鹤皋曰∶浊阴不降,则清阳不升,天地之道也。小人不退,则君子不进,家国之道也。干血不去,则新血不生,人身之道也。干漆、桃仁、虻虫、水蛭、蛴螬、 虫,去血之品,君以大黄,是听令于将军矣。乃芩、芍、地黄,去车火而存杯水。杏仁、甘草,泽焦土而培枯木。仲景为医方宗匠,良有特识。今世一遇劳伤羸瘦,用滋阴清热不愈,则坐以待毙。呜呼!术岂止于此耶。

诗曰∶腐草蛴螬水田蛭, 虫虻虫干地漆,大黄芩芍杏桃仁,法制蜜丸疗瘵疾。

滚痰丸十四

紫苏子、白芥子莱菔子煎浓汁,和蜜丸)

大黄(四两) 黄芩(二两) 礞石(硝煮,飞,一两) 沉香(五钱)

实热老痰,见诸怪症,此方主之。

痰之实也由于气,气动则痰行,故用沉香、三子以降气。痰之老也由于火,火盛则痰结,故用礞石、二黄以泻火

诗曰∶滚痰丸,大黄芩,金礞石,海南沉。

栀子豉汤十五

栀子豆豉(倍用) 或加干姜少许。

表证未退,医早下之,阳邪乘虚入里,固结不能散,烦热懊 。更以陷胸汤继投,愈虚其虚,病不起尔。栀、豉靖虚烦客热,服而探吐。俾误下表邪,一涌而出。去邪存正,此为上策。加姜者,既误必损胃之意。若未经下,烦闷及多痰头痛,以赤小豆、苦瓜蒂为散主之。盖苦能涌泄,瓜蒂苦物也。燥可去湿,赤小豆燥物也。夫病未经下,元气虽虚未损,头痛挟痰,又似实症,故用二物在上,吐而夺之,诚为快利。今人唯知汗下,而吐法全不能讲究,何哉?丹溪曰∶吐中就有发散之义。戴人亦谓吐法兼汗。镜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烧盐调热童便,本治霍乱搅肠,愚以治伤食睑肿,痛连胸膈,三饮而三吐之,亦效。所谓死方活用,全者多矣。

蜜胆导法十六

(一方量用蓖麻子、生大黄、生猪膏捣,捏长条,导入肛门内,效尤捷)

蜜二合煎极稠,捏如指,蘸皂角末少许,乘热纳入谷道。病患以手紧抱,勿令出,顷当便;猪胆一枚,入醋些子,用竹管深深灌入广肠,亦妙。

阳明症自汗,小便利,大便秘者,蜜胆导之。此仲景原文。汪注∶胃实自汗,小便复利,此津液内竭,非热结也。若与下药,则液愈耗矣。宜用外导之法。按是方只大便不行,别无所苦,及虚羸人燥秘,久病患欲下不敢下,蜜能润肠,角能通窍,胆寒清热,醋酸致液,迎而夺之,于法允合。若云胃实,应有痞、满、潮、渴等症。

阳明自汗,决为内热逼出,汗亡津液,小便安得反利。立言似此,作述均失之矣,大匠以为如何。

接汗法十七

姜、葱各半斤,煎汤一斛,如后法蒸之。

朔方严寒之地,汗不易得,及腠理闭密之人,得汗无多,皆可间行此法。盖姜、葱能通腠理,作汤以蒸之,则表易泄。譬诸克敌,乃外合之兵也。如汗出不止,速碾生龙骨牡蛎、杂荞麦糯米粉扑之。盖四物粘腻而涩,可以固脱云。

倒仓法十八

取肥嫩黄牝牛精肉二十斤,长流水煮糜烂,新布滤去渣,将净汁慢火熬略稠,如琥珀色为度。令病患先一日断肉茹淡,勿饱晚膳,于明亮无风密室坐定,以汤饮一杯,少停又饮一杯。备秽桶瓦盆贮吐下之物,一瓷瓶盛所出之溺。病在上者,欲其吐多须急进。病在中下者,欲其下多须缓进。全在活法审量,视出物净尽乃止。行后必渴,不得与茶水,即以所盛之溺呷之。倘倦怠觉肌,先与淡稀粥,次进菜羹,次鸡、羊。将息一二月,自然精神焕发,沉 悉去矣。

积聚 瘕,此法行之。

积以味言,膏粱致之也。聚以气言,忧思致之也。积浓聚久,则阻碍气血,乃无情而化有情,离形而自成形,为为瘕,栖于肠胃曲折之处。所谓鼓掌成声,击石出火,二物相合,象在其间。曾谓铢两丸散可能破其藩篱。

肉液充满融和,无处不到,到则必利。譬如雪消水来,浮沙沉木,顺流而东。虽秽物或逐未尽,而欲复营窠臼,势无及矣。丹溪曰∶黄牛,坤土地,以顺为德,而法健为功者,牝之用也。又曰∶全在饮溺上妙,非惟止渴,兼涤余垢。深洞此法之奥,至云。其方得于西域异人,中年后行一二次,却疾延年。说在那里去了。

分珠散十九

四物汤调服)

槐花 蒲黄 丹皮 丹参 红花 苏木 紫草(各一两) 乳香 没药 血竭 朱砂 灵砂(各五钱)

瘀血赤脉贯睛,血障。肉包睛,此方主之。

血生于心,藏于肝,上腾于目系,故肉胀脉粗而色赤。痛则热实,痒则风虚,脉弦而数,则热盛生风。倘多眵与气轮红紫,此心火乘金。两睑赤胜烂,奇痒,此风木侮土,法当一体。血分之药,且散且逐,载镇载和,自尔血势少沮,而障脉潜销。或加刀烙外治,日久睛光熠耀,黑白分明,故曰分珠。

诗曰∶从来血脉贯睛珠,没药朱灵竭力除,紫草蒲槐花木乳,丹参皮用亦相如。

下载《目经大成》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目经大成》相关章节:

五官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