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阵

《目经大成》在线阅读中医五官书籍在线阅读

病实形虚,攻补不可,欲得其平,须从缓治,汇和方∶

人参固本丸一

人参 天冬(各二两) 麦冬 生地 熟地黄(各四两)

本犹根也,肺气根于丹田,故肺肾为子母之脏。乃用人参益肺,二冬清肺,熟地补肾,生地凉肾。肺足自生水,且使肾能纳气。水足可胜火,而后火不刑金。二本固,则肺劳虚热等证,计日可瘥。

诗曰∶人参固本,二冬二地,金水同疗,何简而易。

逍遥散二

(碾极细,淡姜汤入薄荷汁少许调)

柴胡 当归 白术 茯苓 白芍(各等分) 甘草(减半)

肝燥劳蒸,咳嗽而渴,往来寒热,月事不调,此方主之。

肝藏血,虚则燥而病矣,故骨蒸潮热,月事不调。肝火乘肺,故咳嗽口渴。肝邪移胆,故寒热往来。是方之制,燥当滋养,当归与之。木盛恐土衰,白术与之。柴胡升阳也,合芍药则敛风,而使木得条达。茯苓渗湿也,得甘草则和中,且令金能发越。再用生姜散郁温寒,薄荷利气疏逆,则肝气渐舒,前证顿除,以故有逍遥之名。

羚犀逍遥散三

即前方量加牡丹皮栀子仁,或去栀仁加橘皮、萸酒炒连。

怒气伤肝,血郁目暗,此方主之。

肝主怒,怒则气逆,故伤肝。肝伤故血郁而目暗。越人云∶东方常实,就使气逆自伤,疏之即所以补之也。

乃用逍遥加丹皮、栀仁。夫丹栀色赤入血,味苦从火。既伐肝邪,自疏肝气。薛氏以治上症,诚有卓见。养葵以栀子屈曲下行,改用萸酒炒连,复增橘皮,盖取其辛燥之气,引连入木,木平则心火亦因而息。且火不刑金,而金能制木,又得左金之意。持以治郁,较薛颇胜。愚常以羚角犀角磨水调是散,效尤速。乃更今名。

诗曰∶逍遥散只六味药,术草柴苓当归芍,加味栀仁牡丹皮,或去栀仁酒连着,本资姜薄淡汤调,目经改用羚犀角

神效黄汤四

人参 黄 蔓荆 芍药 甘草 橘皮

睛痛昏花,隐涩难开,此盖病发过服攻散,或由饮食劳倦伤脾耗气而致。故以人参、黄 扶其正,蔓荆、橘皮祛其邪,芍药、甘草既和且平,除其涩痛。饮毕开视如常,因名其汤曰神效。

诗曰∶神效黄 ,人参为宝,岂在蔓荆,芍药橘皮。

越鞠丸五

(加砂仁半夏、姜、枣煎,即六郁汤,治同)

香附六神曲 栀子仁 橘皮(去白) 苍术(漂净油) 面粉(炒各等分)

越鞠者,发越鞠郁之义。夫水火平,气血荣。气血布,脏腑治。不平不荣,不布不治,是谓之郁。胸膈痞闷,饮食不消,脉大紧数莫辨,曰气郁。周身痛,或关节酸痛,遇阴寒即发,脉缓小,曰湿郁。喜咳气短,脉沉滑,曰痰郁。昏瞀,身时热,便赤,脉沉数,曰热郁。四肢无力,月经失常,脉涩,曰血郁。嗳酸腹饱,不能食,脉紧大,曰食郁。是方香附和气,苍术燥湿,芎 调血,栀仁泻火神曲消食,橘皮利痰。总而言之,皆理气也。

诸郁以气为主,气畅则郁自舒矣。外如湿郁,加白芷、茯苓。血郁加桃仁红花。食郁加山楂麦芽砂仁。痰郁加南星半夏海石栝蒌仁。热郁加青黛。气郁加郁金;或春加防风,夏加苦参,秋冬加吴茱萸。此经所谓升降浮沉则顺之,寒热温凉则逆之耳。赵氏谓逍遥从越鞠而出,青胜于蓝,其然岂其然乎?

诗曰∶越鞠丸,仍六味,芎术栀,香曲橘,加苓夏,缩砂实,姜枣煎,即六郁。

葛花解酲汤六

葛花 砂仁 白蔻 木香 人参 茯苓 六曲 白术 干姜 泽泻 橘红 枳 子

酒食内伤,睛黄瘀肉,不辨晨昏,此方主之。

酒乃水米造作,本应无害。然必由曲 酝酿,或水火蒸熬,湿从燥化,故大热有毒,古人名为祸泉。虚寒人及骤受外湿,一觞三雅,通行营卫可也。以其甘香滑辣而过饮之,则伤胃损气。气伤故睛黄,胃伤故瘀肉。不辨晨昏者,中于酒而不醒耳。葛花、枳 专解酒毒;茯苓、泽泻直利酒湿;行滞消腻,宜砂仁、木香神曲、橘红;止呕扶胃,须干姜白蔻、人参、白术。有酒德,有酒量,不为酒困,偶尔沉酣,乍可煎服。若癖溺成劳,夙夜牛饮,如前症外,定加吞酸 杂,溏泻呃逆,甚则噎膈翻胃,水浆不能下咽。是汤徒能解酲,不闻起死。至若好气之人,酒以偾事;好色之人,酒以助欲;机谋纵密,酒中常吐真言;谨慎自操,酒后每遭奇辱。身家之祸,又岂葛花辈之所能解哉。毋谓吾有此方,可以终老醉乡矣。昔苏文忠,每食二簋,不设酒。客至,簋三之,酒一偏提而已。其言曰∶安分以养福,宽胃以养气,省费以养财。有味哉,前辈风规也!觥录事引兹以律酒徒,贤于药师千万。

诗曰∶解酲有葛与参术,白蔻木香枳 橘,姜苓泽曲缩砂仁,放饮不须推量窄。

茶调疏肝散七

夏枯草(四两) 香附子(二两) 甘草(一两) 山栀仁(五钱)

目睛夜痛,泪出不止,及点服苦寒之药反甚者,此方如神。

睛痛泣出,皆肝候也,理当泻火,不效则止,安得反甚?盖夜为阴凉,药又属阴,所谓寒水太过,复则大风故尔。夏枯草四月开花,夏至则枯,秉阳气最纯,故治厥阴虚痛如神者,以阳配阴也。香附、甘草,木根于土,栽者培之之义。且木能胜土,用防未然。其山栀清茶,一泻曲直之火,不致动摇为风,正所以疏肝也。故名。

茶本食物清品,名人赏识颇多。阅《茶经》、《茶谱》、《茶录》暨诸诗歌可见。不知质固芳洁,释滞涤烦,而性实苦寒,伐胃消肾,愈精者力愈猛。非饱膏粱浓味,不可当其锋镝。俭素之士,饭后一二瓯足矣。若以书斋供具,汲泉添火,无夜无明,或洞箫檀板,资其逸 ,一曲七碗,未有不耗元神。虽客散甘凉少留舌本,小便不禁者有之,清宵无寐者有之,甚则咽疼咳紧,胸腹虚膨,谷食渐减,面色如金,其不为腐肠物也几希。今亲友会晤,愿并前说,相告,摄生养重,谅有同心也。虽然,余平生知已,大半都由茶酒,倘为东道主,拘此不令尽欢,恐交疏隙起,其贾祸较嗜斯二者更深耳。

诗曰∶木嫌蔽密喜萧疏,一夜膏霖死复苏,固所山栀香附草,茶浇不虑夏中枯。

藿香正气散八

藿香 紫苏 白芷 大腹皮 茯苓(各三两) 白术 橘皮 桔梗 半夏曲 浓朴姜汁炒各二两) 甘草(一两)

内伤外感,致成霍乱,憎寒壮热,急调其中而疏其表。白术、茯苓、甘草、半夏、浓朴、桔梗、大腹皮,调中药也。中调足以正不正之气于内。藿香、白芷、橘皮、紫苏,疏表药也,表疏足以正不正之气于外。内外畅达,邪逆潜消。霍乱,吐泻交作之谓。戴元礼曰∶肥人多中虚,以气盛于外而歉于内也,治之必先理气,此散是也。

吴绶曰∶若太阳伤寒头痛发热,骨节疼痛,此方全无着落。伤寒发热,脉沉而小,及夹阴伤寒,阴虚发热等,皆不可用。

诗曰∶藿香正气,橘术苓芷,桔朴甘苏,相霍为治,偌大腹皮,一盂病去。

二陈汤九

半夏陈 橘皮陈 茯苓 甘草

一切痰饮为病,咳嗽胀满,呕吐恶心,头眩心悸,此方主之。

痰虽本乎水,成乎火,结乎气,相见乎湿,稠浊为痰为热,清稀为饮为寒,皆由脾惫,不能运化食物,腐气留中,偏传经脉而成病。故在肺则咳,在胃则呕,在心则悸,在胁则胀,在背则冷。初起发热头痛,类外感表证;久则潮热夜重,类阴火内伤;走注支节疼痛,又类风症。但肌色如故,脉滑不匀为异。是故痰以湿生,半夏之辛热能燥湿,茯苓之甘淡能渗湿,湿去痰乃消。痰从气结,橘皮之辛温以利气,甘草之甘平以和气,气治疾徐瘥。

生姜黄连,曰加味二陈。治嘈杂不快,睑赤胜烂而痒。加当归、地黄、曰金水六君。治肺肾虚寒,水泛为痰。

诗曰∶二陈谓橘夏,苓草无妨新,金水六君内,归地亦云云。

香苏散十

紫苏 香附(二两) 橘皮(一两) 甘草(五钱)

感冒风寒,头痛发热,目病,而无六经之证可求者,此方主之。

南方风气柔弱,伤于风寒,俗称感冒。感冒者,受邪肤浅之名也。经曰∶卑下之地,春风常存。故东南之区,人感风证居多。所感之气,由鼻而入,实于上部,客于皮肤,故无六经形症。只紫苏、香附、橘皮之辛芬,疏邪理气,甘草之甘平,和中辅正,前症随痊。

芎苏饮十一

枳梗二陈汤加芎 、紫苏、柴胡、干葛

六气袭人,深者为中,其次为伤,轻则为感冒。今人外有头痛,发热恶寒,内有吐痰,咳嗽,气汹情状,此感冒微兼伤中者也。今用芎、苏、柴、葛以解表,表解则头痛、发热、恶寒愈矣。枳桔二陈以和里,里和则咳嗽、吐痰、气汹除矣。

参苏饮十二

仍即枳桔二陈加参、苏、前胡、木香、干葛。

外感内伤,发热头痛,呕逆泄泻,痰塞咳嗽,眩晕嘈烦,此方主之。

发热头痛,外感也。余症内伤也。外感宜解表,故用葛、苏、前胡。内伤宜补中,故用参、苓、术、草。其木香、枳、橘、枯梗、半夏,辛苦燥湿,清芬行滞,既足正乖异之气,又以破痰饮之积,是大有助于前药也。元戎谓此方治一切发热皆效,或然。谓更入四物名茯苓补心汤,尤能治虚热及吐衄便血,言过其实。

诗曰∶参苏饮药是橘皮,甘草前胡枳桔俱,苓葛木香陈半夏,内伤外感用无虞。参前木去芎柴入,饮号芎苏治亦如。香苏散反广橘草,六经无症暂施之。

疏风养荣汤十三

四物汤羌活防风、白芷、荆芥穗

血为邪胜,睛珠痛甚,及吐失过多,此方主之。

血,所以养睛者也。今劳役饥饱,重伤脾胃,则血蹇不能宣发,乖气乘之,是为邪胜。又复吐失过多,遂虚生风,风生火,睛愈痛不可忍。得芎、归、芍、地补而行之,荆、芷、羌、防升而散之,风自疏而荣自养,因为名汤。服后痛止,眼睫无力,常欲垂闭者,中其病矣。然由吐失多而睛痛,须艾人理血汤,此恐不合。

诗曰∶疏风养荣汤,荆防羌白芷,再增四物煎,血邪无复起。

救睛散十四

当归 地黄 血竭(各一两) 磁石(二两) 朱砂没药 乳香 丹参(各五钱) 木香 独活 防风(各三钱)

打撞损睛,此方主之。

室坚而固,八风莫贯其隙。器藏而密,投鼠不忌其伤。夫人卑以自牧,重而致威,一切凶狂恶少,不敢以非礼相犯,乃所谓真睛者,安所损也。今不幸误触于物,受伤同于拳棒,故即用以拳棒之药,脱化处方。或询其义,曰∶当归、地黄养阴卫青睛也,磁石朱砂镇火清神水也。且伤则血瘀,或妄行,须芎 、血竭没药丹参之苦辛,和而行之。血病气亦病,再生风,必乳香青木香独活、防风之温凉,平而散之。进此不退,另增别病,当因症议治,慎毋固窒。

诗曰∶头目遭扑跌,虽活防血竭,丹参采鲜肥,朱砂取明彻,媒合芎归地,石杵成木屑,乳没酒载调,烦痛有如揭。

黑神散十五

棉花子 败蒲扇荷叶 少妇发(俱炒焦存性各一两) 威灵仙 骨碎补 续断 防己 延胡索 血竭(各七钱)紫金皮 乳香 没药 独活(各五钱) 丁皮 木香 大茴香 山漆(各三钱)

紫泥金十六

螃蟹(炙干) 土鳖炙 驴嘴紫虾蟆(炙干) 白蜡 当归 血竭(去子) 虎骨(蜜酥膏酒炙) 乳香 没药 朱砂(各一两) 桂心(去皮) 沉香 木香 自然铜(火 醋淬,水飞) 琥珀 灵砂 蓬砂麻油炒各五钱) 麝香(二钱)

跌扑折伤,三家村亦有能治之者。盖脏腑本无病,又明知患在某处,所以药无不应。但手法与工程迟速分优劣耳。余少好武事,洞达个中渊微。每丹成,市人争买,云服之不惟去疾,兼耐刑苦。恐名闻当道,绝口不言者十余祀。今目受重伤,非是弗瘥,勉出二方传世。考其性与功力,乳香、木香、大茴、丁皮,理气行痰者也。威灵仙骨碎补、独活、防己续断,除湿疏风者也。山漆、血竭、延胡索、没药利血而清热,棉花子、败蒲荷叶、发灰,逐瘀而生新。夫瘀逐则血行,气理则湿除。充以和荣之当归、肉桂,行卫之沉香麝香,安神定魄得琥珀、三砂,健骨壮肌有铜、虎、蜡、诸虫。宜其痛止肿消,兴居晏如。曰黑神,曰紫泥金者,本其色而赞美之也。

诗曰∶紫泥金皆锦虾蟆,药圃当阳识物华,桂木乳沉香若麝,麒麟血珀赤于砂,自然活虎铜为骨,大抵灵沙火作茅,且喜蜡虫如蟹鳖,夜缘月石上窗纱。

黑神荷巾枣断发,灵游蒲鞋子棉袜,路逢丁皮碎补衣,乳没木茴香喷发,防山漆竭紫金多,独得施伊芳快活杀。

拨云丹十七

蝉蜕 蛇蜕(炙) 木贼草 蒺藜 当归(各二两) 芎 白菊花 地骨皮 荆芥花椒(各一两) 甘草 密蒙花 蔓荆子桃仁 黄连 薄荷 花粉(各五钱)

密蒙不散,皆由阳虚阴胜,风湿熏蒸故耳。乃用荆穗、蔓荆、薄荷以升阳散风,楮实花椒、甘草以益气利湿。阳衰血亦病,当归、木贼、芎 既和且平。阴盛能束热,黄连地骨皮天花粉兼清带泄。蝉蜕蛇蜕、蒙花、蒺藜菊花本经专治,盖取其明目去翳,退赤止泪,拨云见日。舍此其谁与归。一切风障客热,此方主之。

诗曰∶退云丸里首蝉蛇,木贼芎归次菊花,地骨秦椒皮最好,蔓荆楮实子为佳,草连两用同甘苦,蒙穗齐收理正邪,再有蒺藜苏薄叶,天花粉下见仙娃。

正容汤十八

羌活 白附子(姜汁制) 秦艽 胆南星僵蚕 半夏(漂净毒,姜 ) 木瓜 黄连(酒炒) 防风 甘草 姜汁好酒(各一杯和服)

筋牵肉惕,病在土木。盖木主筋,土主肉,木不务德,以风胜湿,土有所御,就以湿啖之。风湿持久,痰火徐作,土木俱困矣,故口眼 斜,一见笑人。先以南星、白附、僵蚕化其痰,继以防风、羌活祛其风,黄连、甘草清其热,终以秦艽木瓜舒其筋,姜散风邪,酒行药势。服数剂渐减,随以青州白丸下一二两,仪容端肃如初,故名。

诗曰∶秦艽甘草白附子,姜连酒醉蚕娥死,南星半夏晓风生,瓜期羌活被伊芳阻。

又方十九

天麻(姜制) 黄 人参 白术 茯苓 橘皮 半夏 神曲 麦芽 黄柏(盐、酒炒) 干姜 泽泻 苍术

痰重饮食之人,常发头痛,头旋眼喑睑黑,恶心气促,心神颠倒,身重而倦,四肢厥冷,脉大、缓或伏,症与风牵 斜大异,而致病则一。是故痰厥发冷,湿胜寒也,非橘皮半夏不能疗。眼黑头旋,风虚内作也,非干姜天麻不能除。人参、黄 ,益气实表,且能止热蒸之自汗。二术、曲、麦,补中消食,又可荡中州之滞气。用泽、苓者,湿不即除,导归小便,所以安退步也。用柏皮者,寒被阴胜,恐水兼火化所以防未然也。此方药味本庸,而功力甚速,善用之者,靡有不验。

诗曰∶苍黄术麦已芽生,半夏看看曲 成,好与姜陈同一醉,天麻泽畔采参苓。

杞菊饮二十

薄荷 甘草 天麻 荆芥 防风 白菊花 当归 连翘 枸杞 青葙子 白芷 密蒙花

木不胜其土,则虚风内作,发为痒泪。土反胜其木,则湿热上溢,发为赤烂。荆、芷、防风、荷、菊,疏表邪也。监以当归、枸杞正所以和肝,肝平则虚风息,而痒泪止矣。天麻、青葙连翘, 湿热也,佐以甘草、密蒙,又兼能理脾,脾治则肌肤实,而赤烂愈矣。肉轮一切溃漏,久而不痊者,此方主之。

诗曰∶杞菊饮,汇天麻,青葙荆薄密蒙花,防翘归芷粉甘草,风热循皮赤烂瘥。

青州白丸子二十一

川乌(一两) 白附子(二两) 南星(三两) 半夏(七两)

上四生物作一家,碾极细,绢袋盛,置瓷盆,泉水摆出粉,粉尽俟澄,则换水漂,相天寒热,露晒三五七日,阴干,糯米煮稀糊,丸如绿豆大,每服二十丸,姜汤下,兼风薄荷酒,尤佳。

风盛则痰壅、痰壅则气升,或寒或热,发为呕吐泄泻口眼 斜,手足瘫痪,小儿惊风。故用半夏、南星之辛,以散寒 湿,川乌、白附之热,以温经逐风。浸而暴之,杀其毒也。喻嘉言曰∶此治风痰之上药,然热痰迷窍者非宜。青州范公亭,井泉清冽,浣物迥洁白,拟以名方,盖美之也。

诗曰∶青州丸子,川乌白附,半夏南星,四合生做。

益黄散二十二

橘皮(一两) 青皮(三钱) 丁香(二钱) 诃黎勒 甘草(五钱)

小儿面黄睛黄,食不化,及滑肠颐滞,主此方。

胃主受纳,脾主消磨,今能纳而不能化,责脾虚。滑肠者,肠滑而飧泄也。颐滞者,颐颌之下多涎滞也。面黄睛黄,皆土弱不能摄水之象。火能生土,故用丁香;甘能补土,故用甘草;涩能止滑,故用诃子;及青橘二皮,取渠快膈平肝,能抑其所不胜尔。

诗曰∶益黄青陈橘,丁香诃黎勒,小儿脾气亏,甘草同调燮。

上症还须理中等方,此散恐不合式,学人审诸。

升阳益胃汤二十三

人参 白术 茯苓 甘草 橘皮 半夏 黄 羌活 独活 防风 柴胡 黄连 白芍 泽泻

风热不制之证,当从凉散。服之反体重节痛,口干无味,二便失常,饮食不化,洒淅恶寒。此盖脾胃虚衰,不能鼓荡阳气,荣渥水木。致湿淫于内,体重节痛,饱闷不嗜食,而食亦无味。甚则阴胜湿愈盛,故洒淅恶寒,大便泻下。久湿乃生热,故口苦舌干,小便秘结。是方异攻散,中虚湿淫之主药也,羌、防、柴、独除湿痛而升清,半夏、连、泽 湿热而降浊,更有黄 之助阳,芍药之理阴,则散中有补,发中带收,脾胃互益矣。如中病,除连、泽、羌、独活,加砂仁、当归为妙。

诗曰∶升阳益胃只参 ,术草柴苓夏橘皮,白芍黄连防有碍,独羌活泽用何为。

培元散二十四

山楂 神曲 麦芽 半夏 砂仁(各一两) 橘皮 苍术 甘草 白芷 藿香 浓朴 芎 香附 紫苏(各五钱)

胃土,人身之坤元也。至哉坤元,万物资生,《易》不云乎!然资生固有养生之术,而养生不无伤生之患。

此医药、稼穑所以并垂于世而弗废也。今小儿因食致积,挟食转疳,市人一竟意伐木,凿柄方圆不合,徒自灾及坤元、眷行秋令,生生之机荡然尔。上方山楂、神曲、麦芽、橘皮,销宿污而进香稻;砂仁、半夏、苍术、甘草,焊寒湿而理虚痰;白芷、藿香、浓朴疏气结也,气不足加人参、白术,有余加黄连;芎 、香附、紫苏行气滞也,血不足加黄 、当归,有余加丹皮。夫如是,则神恬清爽,不治目而目治矣。爰就其才质以名曰培元。

诗曰∶培元藿芷又山楂,橘朴苍芎麦子芽,草草酿成香曲酒,砂人半夏醉苏家。

保和丸二十五

怀山药打糊为丸,麦芽汤下;加白术二两,名大安丸,治同)

楂肉(二两) 六神曲 半夏 茯苓(各一两) 莱菔子 橘皮 连翘(各五钱)

饮食内伤,令人恶食及腹痛泄泻,痞胀,嗳酸,此方主之。

经曰∶阴之五宫,伤在五味。故饮食过其分量,则脾胃受伤,不能运化谷气,积为前证。详考五味相制,酸胜甘,腐胜焦,苦胜热,香胜腐,燥胜湿,淡胜饮,利胜滞。故用山楂之酸,以消肥甘。用神曲之腐,以化焦炙。解郁热须连翘之苦,辟腐秽藉橘皮之香。半夏辛烈,燥湿土也。茯苓淡洁,利水饮也。莱菔之利行食滞,白术之辛甘香温,总胜五味,自然五宫大安,脏腑太和之气,于以保和云。

诗曰∶保和苓曲山楂肉,橘夏连翘子莱菔,大安一味白术加,消中兼补放心服。

七味白术散二十六

四君子加木香、藿香、干葛。

中气不和,肌热泄下,此方主之。

中气者,脾胃之气也,虚则不和。不和则热作,而泄泻时下,虚者补之于甘,故用四君。热者沉之以清,故用干葛。不和者,醒之以香,故用藿、木香。

诗曰∶七味白术散,四君加木藿,干葛用何为,肌热泄时作。

橘皮竹茹汤二十七

人参 麦冬 枇杷叶(去毛,蜜炙) 甘草 赤茯苓 砂仁 橘皮 竹茹 大枣

目大病后,哕逆不已,脉来浮大,势欲复发者,此方主之。

目大病,必苦寒攻散乃瘥。既瘥,则元神削弱,稍有感触,个中迥觉难耐。正气汹汹,邪格之则逆而作者,曰哕逆。一二日不罢,本脉定加脉大。浮者虚象,大则病进。目再微红不爽,毕竟复发。譬兵荒后,天疫盛行,非灾也。盖饥困伤脏,不能翊运秽气耳。得饱其粱肉,勿药而起。上方橘皮、竹茹、麦冬、枇杷叶,平其气而清其热。人参、甘草、砂仁、枣子,和其逆而补其虚。是亦粱肉之微乎。

诗曰∶橘皮竹茹汤,参麦枇杷叶,苓草缩砂仁,大枣煎同呷。

生熟地黄饮二十八

人参 黄 五味 天冬 麦冬 生地 熟地黄 枇杷石斛 当归 牛膝 苁蓉

消渴烦躁,咽干面赤,神珠枯涩,此方主之。

咽干,肾火上炎也。面赤,阳明郁热也。火燥则消,热盛则渴。津液消渴,则目睛枯涩,而烦躁不宁。故用二冬、二地养阴润燥,参、 、归、味补气生津,再有枇杷叶、石斛清和肺气,牛膝、苁蓉疏导金水。依然清者亲上,浊者就下,无庸再投汤饮。

诗曰∶生熟地黄天麦冬,当归牛膝肉苁蓉,参 石斛枇杷叶,五味融和补化工。

小柴胡汤二十九

柴胡 枯芩(酒炒) 人参 甘草 半夏 生姜 大枣

目病初作,寒热往来,胁痛、口苦、脉弦,此少阳经伤寒,半表半里之证也。法当和散,故制是方。盖柴胡,枯芩质轻性寒,能退少阳之热。半夏、生姜味辛性温,能散少阳之寒。人参,甘草补益中气,中气足则邪不得复传入里,乃不治之治也。今人遇伤寒,不分阴阳表里,概用此汤去参投之,以为平稳,祸人多矣。妇人伤寒,合四物更除半夏、入白术,尽剂泰然。

诗曰∶小柴胡汤参居最,草夏黄芩功少退,但有生姜枣作煎,少阳百病成和解。

清镇汤三十

(除羌活、桂枝入茯苓即清脾饮

青皮 浓朴 柴胡 半夏 黄芩 白术 甘草 草果 羌活 桂枝

此即小柴胡合清脾饮加减而变是方。风疟蒸散瞳神,恶风头痛,暂予一服。愚按疟疾,多因暑湿戕脾而起。

盖暑耗气,湿蕴热,热生痰,三者相持不能发越,故寒热间作。复感风邪则木又乘土,摧困极矣。理合橘、朴、柴、桂破滞疏风,半夏、黄芩燥痰清热,再用羌活、草果之辛散积寒,白术、甘草之温克中气,庶病势渐衰,脾部为之一清。脾清,肝邪亦从此而伏焉。爰名其饮曰清镇。

诗曰∶清镇元自清脾变,小柴胡汤药亦见,出参苓入桂羌煎,风疟蒸人势少善。

扶桑丸三十一

桑叶晒干一斤,黑芝麻四两,蜜丸。

昔有胡僧货此丸于市,歌曰∶扶桑扶桑高入云,海东日出气氤氲,沧海变田几亿载,此树遗根今独存,结子如丹忽如漆,绿叶英英翠可扪,真人采窃天地气,留与红霞共吐吞,濯磨入鼎即灵药,芝术区区未可群,餐松已有人仙去,我今朝夕从此君。时人居为奇货,有若吉光片羽,争先得之为快者。遂传其方,服之皆谓却病驻景云。

余考桑叶甘寒,凉血除风,芝麻甘平,养精润燥。夫风燥去,则筋骨自强,精血营而容颜宜泽。用却燥金目病,诚良剂也。乃曰驻景,未免为胡僧所欺。

释家群居饱食,嗜欲满怀,所图谋远越强人。稍优者狃于空寂,若忘天日。此诗颇不俗,而有生意,又自胡僧得来,不知捉刀谁手。

参麦自然饮三十二

人参 麦冬 五味 当归 黄 甘草 乌梅 白芍 枣皮

煎成,用葛、梨、蔗、藕、茅根、地黄、西瓜,自然汁一杯,入汤服。如非时无有,得人乳牛乳石蜜、枣膏亦可。

此治燥之通剂。

燥乃阳明秋金之化。经曰∶逆秋气,则太阴不收,肺气焦满。肺为寒水生源,源止流绝,不能灌溉周身。且或汗,下亡津,或房劳竭髓,或过饵金石,或贪哺酒食,皆能助狂火而损真阴,故化为燥。在外则皮肤皱揭,在内则喘咳烦渴,上则咽焦鼻干,下则肠枯便秘。治宜生津存液,其燥自退。故用参、 、麦冬、甘草补气以生津,归、芍、梅、枣,五味辛酸而致液。且津生于自然,当用自然之瓜、梨等汁以为助。液存于温润,更须温润之乳、蜜、枣膏以为养。

诗曰∶自然汁,一二好,花样兼并何处有,有的生脉如归 ,和着枣梅芍药草。

黄连汤三十三

黄连 干姜 桂枝 甘草 人参 半夏 大枣

胸中有热欲呕,胃中有寒作痛,与此汤而愈者,黄连之苦佐以半夏之辛,则苦从辛化,寒者不滞,可以泄上热;姜、桂之温和以参、草之甘,则温从甘缓,热者不燥,可以散中寒。寒热之相用,犹兵法奇正之相倚也。况大枣益胃,又所以热中而靖招摇矣。若早下误下,胸满不痛,渐成痞气,去桂枝,换黄芩,盖病在表,早下误下皆逆矣。下而虚其中,表邪乘之,则阴阳不通如痞象,故曰痞。邪正相搏,抑郁心肺,必烦躁肠鸣干呕或泄利、谷不化。论因固属虚,见症如斯,虚亦成实尔。故须出桂入芩,从其部而泻之。假无热,只自虚而痞,当塞因塞用,补阵热阵选方,芩连俱用不着。

诗曰∶黄连癖干姜,甘草爱肉桂,偏是枣强人,半夏为知契。

下载《目经大成》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目经大成》相关章节:

五官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