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继学

任继学,男,汉族,1926年1月出生,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主任医师,1945年4月起从事中医临床工作,为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吉林省名老中医。

任继学:中医急症开拓者


任继学


任继学(右一)在“八五”攻关课题中查房 "/>

任继学(右一)在“八五”攻关课题中查房


任继学著书立说 "/>

著书立说

◆他敢为天下先,用中医药治疗中风,见血不止血,主张破血化瘀、醒神开窍,开中风治疗之新风。

◆他是中医急诊学的开拓者之一,创建了中医急证医学体系,主编了第一部《中医急诊学》教材。

◆他为人师表、悉心育人,培养了一批人,带出了一个团队,创建了一个学科,影响了一代人。

记者见到国医大师、著名中医大家任继学先生时,阳光下,任老的目光炯炯有神,高大的身材略显瘦削。书房里他年轻时跨马佩枪的戎装照格外显眼,让人感觉他身上总有一股领军人的气势。

任继学先生曾救治过无数急险重症,挽救过无数人的生命;作为中医界的领军人物之一,他曾为中医药奔走呼号。他为中医急症所做的开创和奠基,在中医界影响十分深远。

学术

创中医急证 开中风治疗之新风

任继学主张的破血化瘀和王永炎院士主张的通腑泻热法联用,可使中风的死亡率和致残率明显下降,发挥了中医药治疗重大疾病的优势。

任继学总结临床经验,针对中风,首次提出破血化瘀、泻热醒神、化痰开窍的治疗总则,此原则适合于缺血性中风与出血性中风,这突破了前人见血止血的观念,为诊断缺血与出血性中风不详情况下的用药提供了依据。目前,这种方法和王永炎院士主张的通腑泻热法联用,可使中风的死亡率和致残率明显下降,突出了中医药治疗重大疾病的优势。

任继学是中医急诊学的开拓者之一,他创建了较为完善的中医急证医学体系,主编了第一部《中医急诊学》教材。

对于内科学的学科建设,任继学首次明确提出了中医内科学的特点,他认为内科学的病、证、症、候、理、法、方、药、调、防为核心的独特体系。区别以上10种特点的方法为辨证十法,通过辨证十法,把疾病特点分析出来,使辨证论治更清楚、更有把握,从而提高疗效。

对于疾病任继学多有新见,如他多次强调药害的问题:对于滥用抗生素、激素、胰岛素,环境污染,化学药品广泛使用如农药、杀虫剂等,使人体发生病变,人类患现代药源性的疾患,出现的“怪病”、“坏病”,还有只犯皮毛的感冒, 由于大量用抗生素、病毒灵等,用药不当,反成太少合病,即成药害。任继学提出系统完整的治病防病措施,特别是对SARS治疗时使用大量激素后出现的股骨头坏死等病症,提出了中医有效的治疗方案。

无论是临床还是科研,任继学都不排斥西医,但是讲求西医为我所用,他能用中药治病的坚决不用西药,看见学生不用中药只用西药十分生气。

任继学曾明确指出:“中医研究”与“研究中医”模式的根本区别在于是否以中医药理论和实践为指导。不能只搞“研究中医”,而要“中医研究”;“研究了那些高级的一二类药物为什么没有疗效,为什么不受广大患者认可,反而那些古代名方、经方为什么经久不衰,难道不值得深思吗?”

“对中医一些不正确的认识,恰恰是因为功底不深,经典读得不透。”任继学曾多次告诫中医后学:要重视古文献和经典,不要纸上谈兵,真正理解和读透,用于指导临床。如果仔细研究古文献,就可以看到,有太多的记载证明中医理论不是凭空想象,而是有着非常系统论述的真科学。

任继学指出,中医要创新发展,首先得系统地了解自己,只有这样才能有的放矢。我们不应对中医妄加评论,而应踏踏实实地对古文献进行认真地发掘整理,找出本质所在,同时结合现代科学,这样才能走中医自我发展的道路。

医术

妙手回春 慈心仁术

以前,任继学家常有接二连三登门求医者,甚至夜里也常有人敲门求治,每次他都热情接待,从不拒绝病人,患者们常常感动得热泪盈眶。

任继学医术精良,屡起沉疴,还设身处地地替患者着想,经常垫钱送药。

以前,任继学在家吃饭时,经常有接二连三登门求医的人,甚至夜里也常有人敲门求治,每次他都热情接待,患者们常常感动得热泪盈眶。任继学说:“病人找到了我们,他们的心里就找到了依靠,所以我们再难也要给他们看病。”

对于那些经济困难的患者,任继学经常免费为他们看病。患者带的钱不够时,他还经常为他们垫付医药费。一年夏天,一对延边朝鲜族夫妻领着患肝病的儿子来就诊,可是没有挂上号。老夫妻衣着破旧,父亲黄胶鞋上沾满了泥,背着儿子上楼,满脸汗水。儿子水肿,腹水明显。任继学听说诊室外等着这样的患者,赶紧让他们进来看病。任继学不顾肝臭味,详细查体、诊脉、观舌象,开具了“千金鲤鱼汤”等药方。询问中得知老夫妻以种地为生,为了治儿子的病几乎倾家荡产,任继学自己拿钱让学生去抓药,并详细记下了地址,说是为以后随访用。他们走时,老父亲伸出长满老茧的双手握着任继学的手,激动地只说了句“大夫,谢谢……”就哽咽了,在场的人无不动容。事后,任继学让学生多次寄去了医药费,直到病人病情明显好转。

在查房过程中,对于农村困难患者,他多次带头捐款捐物,还要求医院为这样的患者减免医药费。

任继学治病的一个特点是突出中医简、便、效、廉的优势。一位患者患带状疱疹,屡治不愈,花了5000多元钱,左侧胸胁、上臂前臂外侧红肿疼痛难忍,静点、口服许多抗生素、镇痛药无效。任继学让她用马莲草熏洗外敷,1周后疼痛、并发的感染症状明显减轻,3周后痊愈,只花了挂号费。任继学常说:“多数病人不富裕,应尽量用有效且便宜的药物。”

任继学在上世纪50年代就主张心、脑分论,分治。他认为古代我国人就明确了心、脑功能,即心有血肉之心和神明之心之别。故任继学治中风依据他的脑髓理论和对脑病的深入认识,疗效甚佳。任继学的一个50岁的女亲属,患出血性中风,脑出血约70毫升,西医专家会诊中认为生存希望不大,任继学亲自抢救,应用自己创立的破血化瘀、泻热醒神、化痰开窍法急救。昏迷72小时的患者醒过来了,认人了,2周后开始说活了,1个月后恢复健康。

任继学开的药方将多名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SARS肆虐期间,其中一名病人,肺部90%炎性改变,5次会诊均被宣判为“死刑”,家属绝望了。任继学会诊后开了汤药,并从家里无偿拿来珍藏多年的梅花点舌丹、六神丸。家属也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理,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加服任继学的方药。4天后,X线胸片显示炎性改变70%消失,许多医生认为这简直是奇迹。其他一些患者也从拒服中药转变为争先恐后地服用中药,极大地提高了疗效。这名患者痊愈后,选择了跪拜磕头这种最古老的方式表达谢意。

责任

一片丹心 慈言俱浓

任继学外出一定会抽空去书店,自己掏钱给弟子买书。他经常对学生说:“要啥条件,我给你们跑,你们把中医药事业搞上去就行!”但凡自己读书有所领悟,也马上把学生一一召集到家里“上课”。

任继学性格鲜明,刚正不阿,既严厉又重情义,学生们对老师既敬又怕,却又情同父子。

任继学对学生要求严格,经常会随时考考学生,并对学生说:“我要是发现你们去唱歌跳舞,不好好花工夫学习,就别想毕业了!”但任继学又非常疼爱自己的学生,他外出一定会抽空去书店,自己掏钱给弟子买书,也经常对学生们说:“要啥条件,我给你们跑,你们把中医药事业搞上去就行!”但凡自己读书有所领悟,也马上把学生们一一召集到家里“上课”。广东省中医院黄燕教授在长春跟师任继学学习期间,任继学担心她冷,就让老伴买来棉衣服和靴子,知道她爱吃红烧肉和饺子,隔些天就让老伴做给她吃。严师出高徒,任继学的学生们个个都基础扎实,成为骨干力量。

任继学在担任原中医学院中医内科教研室主任时,曾亲自带领当时的科室骨干、他的弟子范国樑、黄永生、南征等先后6次奔赴长白山区采药,年年访问药农。长白山区层峦叠嶂,时有野兽出没,他们克服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研制出返魂草系列中药,仅此一项就为吉林省中药企业创造产值5.6亿元。

中药保健饮料“健美滋”,具有延年益寿、美容功效,它的研制成功获得了很大的经济效益,任继学自己却没有拿1分钱,而是全部投入到科室的硬件建设上来。教研室编写内部讲义,任继学把科研结余归己的经费拿出来继续资助编写。现在教研室上万册图书中,绝大多数都是任继学自己购买的。

任继学爱较真,因早年练就了对中药一眼识真假的功夫,常走进药房,抓起一些饮片看看说:“这些药是假的,不能用,那些药是好的。” 任继学也经常找院领导讲:“医生是救死扶伤的,不仅要看病,还要多学习。”

为提高医院中医急症水平,任继学家中两部电话曾24小时开通,经常接到电话,他不顾高龄,亲临临床一线指挥抢救,直至患者病情稳定才回家。

SARS流行之初,中医没有介入治疗,任继学坐不住了,亲自去找领导,并以近8旬高龄24小时值二线。任继学发现,外用药紫金锭是救急良药,可起死回生。但因其含有大戟、雄黄等剧毒药,学生们不敢给SARS患者内服,任继学说:“没关系,出了问题我负责。”

正是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在SARS期间不顾78岁高龄,整理出近10万字资料,供同行参考,亲自承担吉林省中医药防治SARS首席专家,24小时应诊,并带领他的弟子盖国忠、宫晓燕等去定点医院会诊,同时率先在国内制定出地方性防治方案《吉林省中医药防治SARS型肺炎方案》,组织弟子编辑《中国瘟疫大全》,他配制的院内制剂“扶正除疫汤”,3万余人服用,无1例患病。

1998年,任继学首先发起全国名老中医高级讲习班,号召全国的名老中医到各地聚集讲学,备受欢迎,现在已举办了13期。

任继学对中医爱之深,痛之切。他担心中医前途,忧虑后继乏人乏术,曾于1990年参与八老上书江泽民总书记,1998年参与八老上书朱镕基总理,2000年参与十老上书李岚清副总理,2004年12月参与七老上书温家宝总理,可见任继学对中医的一片丹心。

大家

中医活字典 岐黄国宝

一次学术会议,任继学40分钟的发言竟然一口气点出了150本古医书和作者,话语既出,震惊四座。会后一个年轻人到图书馆一一查对,无半分差错。

任继学有“中医活字典”的美誉。学生们说,有老师在,我们都不用翻书。

一次学术会议,任继学40分钟的发言竟然一口气点出了150本古医书和作者,话语既出,震惊四座。会后一个年轻人到图书馆一一查对记录,无半分差错。此后,一些知名不知名的大小专家都会小心翼翼地问:“任继学啊,关于某某问题那个什么书上是怎么说的了的?”任继学对答如流,还会说:“《诸病源候论》的某某页上,回去看看。”同样,在一些答辩会上,有任继学在大家就变得很紧张,真正过了任继学满意那才叫功夫过硬。

这自有任继学的天分,也有他的勤奋。在北京中医学院读书时,任继学看遍了图书馆里的所有线装书,工作人员都知道,那个固定的座位谁也不要占,是任继学的,他每日准时来。

任继学家里有3万藏书,且多是泛黄的古书,任继学不仅每一册读遍、批遍,还记得存放的位置。一次任继学的学生拿书借看后随手放到了别的书架,任继学查找时马上就发现:“小南征,借我的书没给我放到原位吧?”

任继学经常在50分钟的讲座中,不用讲稿,滔滔不绝,胸有成竹。也正因如此的博闻强记,任继学做决策也格外果断。

任继学一度非常繁忙,主持着多项课题,1周出四五次门诊,到全国各地出差讲学,著书立说忙到深夜,把自己的整个身心都献给了中医药。他为争取中医地位不断呐喊,为中医发展不知疲倦;布道南北,广育弟子:他培养了一批人,带出了一个团队,创建了一个学科,甚至影响了一代人。

任继学在中医药界声望之高,可以从其他国医大师对其评价中窥豹一斑:

南通朱良春说,任老精研医理,对中医学之奥意,说理透达,屡创新论,验之临床,疗效卓著。他反对“中医西医化”,但绝不因循守旧,愚与之交流切磋,得益甚多,敬仰殊深。

广州邓铁涛说,我与任继学,一在天之南,一在地之北,相隔数千里,而一见如故,情同手足,志同道合,真同志也。任继学博闻强记,脑中有个中医文库,临床上有套真功夫。

北京路志正说,其独见令人开阔;思巧者当予效仿;言理者据之有物,发挥升华于其临证实践;突出了中医之优势,于后学多有启迪。

浙江何任说,任继学造诣专深,毕生求索,议论新警,足以夺目。

上海颜德馨说,中医学界之巨擘也。在学术上多有发明,如中风病见血不止血,重用“清”、“通”、“化”、“泄”之法,独辟蹊径,所治多验,为世所许。任继学刚正不阿,忠诚捍卫中医事业,在中医界久负盛誉。

本文在采写的过程中,得到了任继学的夫人、长春中医药大学附院院长宋柏林、党委书记张晓明、原党办主任郭玮、任继学的弟子黄永生、南征、王中男、宫晓燕、盖国忠、赵建军、刘艳华等,以及任继学的子女任喜波、任喜尧、任喜洁的鼎力相助,在此一并致以深深的谢意!D4

任继学小传

1926年生于吉林省扶余县。

1939年~1945年,师从吉林省名医宋景峰先生学习中医。

1945年~1955年,先后在吉林省扶余县解放军第七区、第十六区、第十八区卫生所任所长,从事中医医疗工作。

1955年~1956年,在吉林省中医进修学校学习。

1958年~1960年,在北京中医学院全国教学研究班学习。

1956年起,在长春中医药大学任教,现为该校终身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2004年,获得“白求恩奖章”。

2008年,获得“王定一”杯中医临床国际贡献奖。

名医:任继学的更多内容...

养生保健:

 国医大师任继学:午休养气 随季而食

国医大师任继学逝世

继往开来 德艺双馨——缅怀国医大师任继学

怀念吾师——国医大师任继学教授

医名闻遐迩 教誉满神州--纪念国医大师任继学教授

癸未之年的任继学先生

恩师仙逝 教诲铭记——缅怀国医大师任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