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气要略缘起

《灵素节注类编》在线阅读中医经论书籍在线阅读

余本浅学,而于医道略窥阴阳五行之端,至于主客运气,流行变化,微妙无穷,所谓白首纷如者也。明时有新安汪石山、汪心谷,集《要览》,颇简明易读,辑于徐东皋《古今医统》中。曩承前辈湖南楚竹园先生又授余是篇,云系乾隆年间高隐张姓者所编,余读之,与汪本大同,而加客气升降图说,按年分列主病、脉候等,尤为精简,使后学易于记诵,余故不揣愚昧,略加修节,校录以殿斯集。惜乎张公之名不传,未能表彰,然其书存则人存,亦可以无憾矣。

会稽后学章 楠谨识

运气提纲

尝读《内经》至《天元纪》论七篇,推申运气,元蕴难窥,未尝不废书三叹也。斯天地之纪纲,变化之渊源,非通于《大易》、《洪范》、历元、律法之说者,其敢横心以解,矢口而谈哉!无惑乎当今之人,置而弗讲久矣。先哲有言曰∶不明五运六气,检遍方书何济。故弗医则可,业已志医,反掌生杀,能不猛畏。博学多闻,沉思力索,神将通我,幸勿惮焉。然知天知地,必先知人。丹溪曰∶先识病机变化处治。纯攻运气,恐流于马宗素之徒,妄谓某年生人,于某日病于某经,用某药,某日当瘥,某日当危,悖乱经旨,涉于怪僻。兹特撮其大纲,提其切要,令学人忻其简便,为行远登高之自。至于穷神达变,则《内经》而下,代有发明,其可以是为画耶!

五运者,金木水火土也;六气者,风寒暑湿燥火也。合十干为五运,如甲己合为土运,乙庚合为金运,丙辛合为水运,丁壬合为木运,戊癸合为火运是也。对十二支为六气,如子与午对,俱为君火;丑与未对,俱为湿土;寅与申对,俱为相火;卯与酉对,俱为燥金;辰与戌对,俱为寒水;巳与亥对,俱为风木是也。运乃五年一周,气则六期环会。五运有太过,有不及,有平运,有大运,有主运,有客运。太过者,甲丙戊庚壬五阳干也;不及者,乙丁己辛癸五阴干也。太过之年,大寒前十三日交,名曰先天;不及之年,大寒后十三日交,名曰后天。平运者,司天与运同气也。或太过,而司天克气;或不及,而年支相合,谓之岁会。或月干与之相符,或交初气,日干时干,与之相合,谓之干德符。值之者,物生脉应,无相后先,皆平运也。正大寒日交,名曰齐天。大运者,本年年干也。主运者,每年皆以木运,从大寒日始,以次相生,至水而终,每运各主七十二日另五刻,岁岁皆然者也。客运者,假如甲己年,即以土起运,亦从大寒日始,以次相生,至火而终,每运亦主七十二日另五刻,此逐岁变迁者也。六气有司天,有在泉,有正化,有对化,有主气,有客气。正化者,午未寅酉辰亥之年也。对化者,子丑申卯戌巳之年也。正司化令之实,对司化令之虚。又以子午卯酉为一律,子午君火司天,则必卯酉燥金在泉,寅申巳亥为一律,辰戌丑未为一律,例皆同也。主气者,每年皆以木气从大寒日始,以次相生,至水气而终,每气各主六十日奇八十七刻半,岁岁皆然也。客气者,以本年年支后第三支起运,即如子年,子后第三支是戌,戌属水,就以水气从大寒日始为初之气,即在泉左间也;木为二之气,即司天右间也;火为三之气,即司天火气也;土为四之气,即司天左间也;热为五之气,即在泉右间也;金为终之气,即在泉燥金也。每气各主六十日奇八十七刻半,每年一易者也。以客加主,客胜主,则从;主胜客,则逆。凡司天主岁半以前,在泉主岁半以后,此客气之大者,加于主气之上也。司天居上,在泉居下,运气居中。或司天克运、生运,以上临下为顺,顺分生克之殊;或运克司天、生司天,以下临上为逆,逆有大小之异。其中有司天与运同者,名曰天木符。年支与运合者,名曰岁会。在泉与运同者,名曰同天金符。运与在泉合者,名曰同岁水会。司天与运与气三合者,名曰太乙天符。天符为执法,中执法者,其病速而危;岁会为行令,中行令者,其病徐而持;太乙天符为贵人,中贵人者,其病暴而死。嗟乎!风寒暑湿燥火者,天之阴阳,三阴三阳上奉之;木火土金水者,地之阴阳,生长化收藏下应之。戊己,土也,然化气必以五,故甲己化土,而居其首;土生金,故乙庚次之;金生水,故丙辛次之;水生木,故丁壬次之;木生火,故戊癸次之。

此化气之序也。五行各一,而火独君相二者,上应乎天之六气也。盖木旺于东,火旺于南,金旺于西,水旺于北,而土旺于四维,戊附于戌而在干,己附于辰而在巽,未之对冲在丑,而丑未属坤艮之乡,故辰戌丑未,寄旺之位也。假如太角之化,为启拆,而变为摧拉;太征之化,为暄燠,而变为炎烈,正化之气也;少角木气不足,清胜而热复;少征火气不足,寒胜而雨复,邪化之复也。寒甚而阳焰,为火郁,热甚而凄清,为金郁,抑而不足也。

水郁而发,则为冰雹;土郁而发,则为飘骤,郁而怒起也。风淫所胜,则克太阴;热淫所胜,则克阳明,侮其所胜也。相火之下,水气承之;湿土之下,风气承之,亢则制也。摧拉之变不应,普天悉皆大风;炎烈之变不应,薄海悉皆燔灼;清气之胜不应,宇宙无不明洁;雨气之复不应,山泽无不蒸溽。圣人反复谆谆,盖欲人法于阴阳,和于术数,勿为运气所中也。即使偶中,亦知其受病之因,不令妄投药饵,而有夭伤之叹耳。凡主客之气,皆能致疾,下为主气,上为客气。经曰∶木位之主,其泻以酸,其补以辛;厥阴之客,以辛补之,以酸泻之,以甘缓之。火位之主,其泻以甘,其补以咸;少阴之客,以甘泻之,以酸软之;少阳之客,以咸补之,以甘泻之,以咸软之。土位之主,其泻以苦,其补以甘;太阴之客,以甘补之,以苦泻之,以甘缓之。金位之主,其泻以辛,其补以酸;阳明之客,以酸补之,以辛泻之,以苦泄之。水位之主,其泻以咸,其补以苦;太阳之客,以苦补之,以咸泻之,以苦坚之,以辛润之。凡客胜,泻客补主;主胜,泻主补客。而本经更有六气司天、在泉淫胜之治法,有司天、在泉反胜之治法,有岁运上下所宜药食之治法。而五运之中,又必折其郁气,先取化源。

故化子以为太阳司天,取九月为水之源;阳明司天,取六月为金之源;少阴、少阳司天,取三月为火之源;太阴司天,取六月为土之源;厥阴司天,取年前十二月为木之源。经曰∶无失天信,无逆气宜,无翼其胜,无赞其复,是为至治者此也。夫人禀五行之气而生,亦从五行之数而尽。故王冰曰∶苍天布气,尚不越乎五行,人在气中,岂不应乎天道。随气运阴阳之盛衰,理之自然也。经曰∶不知年之所加,气之盛衰,虚实之所起,不可以为工矣。虽然,气运之理,亦有不可泥者,如肝木素虚,脾土太盛,运值太角,肝气稍实,脾气方平,五脏显然;又内外两因,随时感触,虽当太过之运,亦有不足之理;不及之运,亦多有余之患,倘专泥运气,能无实实虚虚,损不足而益有余乎?况岁气之在大地,亦有反常之时,故冬有非时之温,夏有非时之寒,春有非时之燥,秋有非时之暖,犯之者病。又如春气西行,秋气东行,夏气北行,冬气南行。卑下之地,春气常存;高阜之境,冬气常在。天不足西北而多风,地不满东南而多湿。又况百里之内,晴雨不同,千里之外,寒暄各别,方土不齐,而病亦因之,此皆法外之遗也。善言运气者,随机观变,方得古人未发之旨,幸毋胶执,而为程、马之续也。

五天五运图解

此太古占天之始,察五气,纪五天,而所立五运也。五天五气者,谓望气之时,见丹天之火气,经于牛女璧奎四宿之上,下临戊癸之方,此戊癸之所以为火运也。 天之土气,经于心尾角轸四宿之上,下临甲己之方,此甲己之所以为土运也。苍天之木气,经于危室柳鬼四宿之上,下临丁壬之方,此丁壬之所以为木运也。素天之金气,经于亢氐昴毕四宿之上,下临乙庚之方,此乙庚之所以为金运也。元天之水气,经于张翼娄胃四宿之上,下临丙辛之方,此丙辛之所以为水运也。是知五运之化,莫不有所由从,盖已肇于开辟之初矣。详《太史天元册文》,及《天元纪大论》中。

五运图解

自太始初分,阴阳析位,虽五运之象,昭于五天,然尚有月建之法,及十二肖之说,则立运之法,因是又一理。

月建者,单举正月为法。如甲己之岁,正月首建丙寅,丙者火之阳,火生土,故甲己为土运;乙庚之岁,正月首建戊寅,戊者土之阳,土生金,故乙庚为金运;丙辛之岁,正月首建庚寅,庚者金之阳,金生水,故丙辛为水运,丁壬之岁,正月首建壬寅,壬者水之阳,水生木,故丁壬为木运;戊癸之岁,正月首建甲寅,甲者木之阳,木生火,故戊癸为火运。此五运生于正月之建者也。

十二肖者,谓十二宫中,惟龙善变,而属辰位,凡十干起甲,但至辰宫,即随其所遇之干,而与之俱变矣。

如甲己干头,起于甲子,至辰属戊,戊为土,此甲己之所以化土也;乙庚干头,起于丙子,至辰属庚,庚为金,此乙庚之所以化金也;丙辛干头,起于戊子,至辰属壬,壬为水,此丙辛之所以化水也;丁壬干头,起于庚子,至辰属甲,甲为木,此丁壬之所以化木也;戊癸干头,起于壬子,至辰属丙,丙为火,此戊癸之所以化火也。

此又五运之遇龙而变者也。

又一说谓甲刚木,克己柔土为夫妇,而成土运;乙柔木,嫁庚刚金,而成金运;丁阴火,配壬阳水,而成木运;丙阳火,娶辛柔金,而成水运;戊阳土,娶癸阴水,而成火运。

此三说者,义各不同,今并存之,以备参校。

运气总论

太极肇分,而有阴阳。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藏也。

纲纪,谓生长化成收敛之纲纪也;父母,谓万物形之先也;本始,谓生杀皆因之而有也。夫有形禀气,而不为五运阴阳所摄者,未之有也。所以造化不极,能为万物先化之元始者,何也?以具是神明之育故也。

合散不测,生化无穷,非神明无能也。

故物生谓之化,物极谓之变,阴阳不测谓之神。然天地者,万物之上下也;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金木者,生成之始终也。

阴阳五行,流为十干五化之运,寒暑燥湿风火之气,周流天地间,而为万物之原,人则禀其精,而囿于两间,所以具五脏六腑,以应五运六气之数也。

五运者,金木水火土也。

木言阳气触地而生,火言烁然盛而变化万物,金言阴气禁止万物而收敛,水言润养万物,土言含吐万物,将生者出,将死者归。

六气者,风火暑湿燥寒也。

六气皆有一化也。木化风,主于春,阳气鼓舞,为天号令;君火化热,主于春末夏初,行暄淑之令,而不行灾暑,君德也;相火化暑,主于夏,炎暑大行;金化清燥,清凉乃行,金为丙妇,带火之气,故燥也;水化寒,严凛乃行;土化湿,与土润溽,暑湿化行也。盖湿则土生,干则土死,泉出于地中,湿化信矣。

圣人仰观,五天云色。 天之气,经于中央,临甲己之位,立为土运;素天之气,经于西方,临乙庚之位,立为金运;元天之气,经于北方,临丙辛之位,立为水运;苍天之气,经于东方,临丁壬之位,立为木运;丹天之气,经于南方,临戊癸之位,立为火运。此五气之色,上经二十八宿,下应十二分位,所以古人占天望气,则和气与灾疫应在何方,了然预知之矣。

凡占当于正月初一日,若看太过之纪,寅初看;不及之纪,寅末看;平治之纪,寅正看。法如苍气为风,丹为热, 为湿,素为燥,黑为寒,其气之色有兼见者,又当分其微甚而推之。

天干取运,地支取气。天干有十,配合则为五运;地支十二,对冲则为六气。所以然者,天有阴阳,地亦有阴阳。

天有阴,故能降;地有阳,故能升。

天以阳生阴长,地以阳杀阴藏。

生长者,天之道;藏杀者,地之道。天阳主生,故以阳生阴长;地阴主杀,故以阳杀阴藏。

阳中有阴,阴中有阳。

人在气交之中,身半以上,天之分也,天气主之,身半以下,地之分也,地气主之。其生五,其气三,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三而三之则为九,九九制会,故生九窍、九藏而应之也。天有三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五骨节。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藏化五气,以生喜怒忧思恐。在天为元,玄生神;在人为道,道生智;在地为化,化生五味。神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人为怒;神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人为喜;神在天为湿,在地为土,在人为思,神在天为燥,在地为金,在人为忧;神在天为寒,在地为水,在人为恐。寒暑五气更立,各有所先,非其位,则邪当其位。

阴阳之神,不可得而见也,支干之迹,可得而求之也。

天地阴阳以象,不以数推,惟凭支干,则可测焉。天气始于甲,地气始于子,天地相合,则为甲子,故甲子者,干支之始也;天气终于癸,地气终于亥,天地相合,则为癸亥,故癸亥者,干支之末也。阴阳相间,刚柔相须,是以甲子之后,乙丑继之,壬戌之后,癸亥继之,三十年为一纪,六十年为一周。有主运焉,有客运焉,有主气焉,有客气焉,主运主气,万载而不易,客运客气,每岁而迭迁。

自干支兄弟次序言之∶甲乙,东方木也。

甲者,草木始甲而出;乙者,阳尚屈乙。

丙丁,南方火也。

丙乃万物炳然,着见而强;丁适阳强,与阴气相丁。

戊己,中央土也。

戊,阳土也,万物生而出之,万物伐而入之;己,阴土也,无所为而得己者也。

庚辛,西方金也。

庚乃阳更而续,辛乃阳极于此而更辛也。

壬癸,北方水也。

壬乃阳气生之,任壬而为胎,与子同意;癸乃万物闭藏,怀孕于其下,揆然萌芽,天之道也。

故木为初之运,火为第二运,土为第三运,金为第四运,水为第五运,此主运也。

诗曰∶大寒木运始行初,清明前三火运居,芒种后三土运是,立秋后六金运推,立冬后九水运伏,周而复始万年如。或问木火土金水,天道左旋,自然之序也,然君火生土,土能复生相火,火复生金,其义何在?

盖相火非土不成,未见虚空能聚火,金在矿非火不能 出,所以河图火七居西,金九居南,互显其成也。须知五行六气,总一气也。故木焚则为火,绞则为水;石击则为火,熔则为水;洲澶之内,江河竞流;大海之中,火光常起;皆情之本有也,又何疑土中火、火中金乎。

自其夫妇配合言之∶甲与己合而化土,乙与庚合而化金,丙与辛合而化水,丁与壬合而化木,戊与癸合而化火。故甲己之年,土运统之;乙庚之岁,金运统之,丙辛之岁,水运统之,丁壬之年,木运统之;戊癸之岁,火运统之,此客运也。

假如甲己年,甲为土运,初之运,即土也;土生金,二之运,即金也;金生水,三之运,即水也;水生木,四之运,即木也;木生火,五之运,即火也。每一运,各主七十二日另五刻,此天干在上为阳,所以主乎运也。

又以地支循环次序言之∶寅卯属春,木也。

寅者,演也,正月阳上阴下,律管飞灰以候之,可以述事之始也;卯者,茂也,二月阳气盛而孳茂也。

巳午属夏,火也。

巳者,起也,四月正阳无阴,物毕尽而起;午者,长也,五月阳尚未尽,阴始生,而为生物皆长大也。

辰戌丑未属四季,土也。

辰者,震也,三月,阳已过半,万物尽震而长;戌者,灭也,九月,万物皆衰减矣;丑者,纽也,阴尚执而纽之,十二月,始终之际也;未者,味也,六月,物成而有味也。

申酉属秋,金也。

申者,身也,七月,物体皆成也;酉者, 也,八月,万物皆 缩收敛。

亥子属冬,水也。

亥者,劾也,十月阴气劾杀万物,此降之道也;子者,北方寒水阴位,一阳肇生之始,故阴极则阳生,壬而为胎,十一月是也。

故风为初之气,火为二之气,暑为三之气,湿为四之气,燥为五之气,寒为终之气,此主气也。

诗曰∶大寒厥阴气之初,春分君火二之隅,小满少阳分三气,大暑太阴四相呼,秋分阳明五位立,小雪太阳六之余。

自其对冲定位言之∶子对午,而为少阴君火;丑对未,而为太阴湿土;寅对申,而为少阳相火;辰对戌,而为太阳寒水;巳对亥,而为厥阴风木。

故子午之岁,君火主之。

君火司午火,本热而其气当午位,阴生之初,故标寒,而属少阴也。

丑未之岁,湿土主之。

主应长夏未之位,未乃午之次,故曰太阴。

寅申之岁,相火主之。

相火司子寅,寅乃丑之次,故曰少阳。

卯酉之岁,燥金主之。

金居兑方,在人主于肺,居膈上阳位,金必待阳而后发,故曰属阳明也。

辰戌之岁,寒水主之。

水居北方子位,水本寒,而其气当阳生之初,故标热,而属太阳也。

巳亥之岁,风木主之。

木居东方震,在人主于肝,处膈下阴位,木必待阴而后生,故属厥阴。

此客气也。

诗曰∶子午少阴君火天,阳明燥金应在泉,丑未太阴湿土上,太阳寒水两连绵,寅申少阳相火旺,厥阴风本地中联,卯酉却与子午反,辰戌巳亥倒皆然。如卯酉年司天,即子午年在泉,卯酉年在泉,即子午年司天,辰戌年与丑未年倒,巳亥年与寅申年倒。假令子午年少阴君火司天,阳明燥金司地。上者右行,太阴湿土为天之左间,厥阴风木为天之右间,所以面南而命其位也;下者左行,太阳寒水为地之左间,少阳相火为地之右间,所以面北而命其位也。

一气在上,一气在下,二气在左,二气在右。地之左间,为初之气。

要诀∶每年退二,便是客乡,如子司天,后二支戌,太阳寒水,为初之气,亥为二之气,子为三气,丑为四气,寅为五气,卯为六气。又逐年年辰,逐日日辰,皆名司天。

天之右间,为二之气,司天为三之气,天之左间,为四之气,地之右间,为五之气,司地为终之气,每一气主六十日八十七刻半有奇。

卯酉年∶阳明司天,少阴在泉,初气太阴,二气少阳,三气阳明,四气太阳,五气厥阴,六气少阴。辰戌年∶太阳司天,太阴在泉,初气少阳,二气阳明,三气太阳,四气厥阴,五气少阴,六气太阴。丑未年∶太阴司天,太阳在泉,初气厥阴,二气少阴,三气太阴,四气少阳,五气阳明,六气太阳。寅申年∶少阳司天,厥阴在泉,初气少阴,二气太阴,三气少阳,四气阳明,五气太阳,六气厥阴。巳亥年∶厥阴司天,少阳在泉,初气阳明,二气太阳,三气厥阴,四气少阴,五气太阴,六气少阳。

此地支在下为阴,所以主乎气也。然客运之流行也,有太过焉,有不及焉,太过之年,甲丙戊庚壬五阳干也;不及之年,乙丁己辛癸五阴干也。太过,其至先,大寒前十三日交,名曰先天;不及,其至后,大寒后十三日交,名曰后天;平气之年,正大寒日交,不先不后,名曰齐天。

申子辰年∶大寒日寅初一刻,交初之气;春分日子时末,交二之气;小满日亥时末,交三之气;大暑日戌时末,交四之气;秋分日酉时末,交五之气;小雪日申时末,交终之气,所谓一六天也。巳酉丑年∶大寒日巳初一刻,交初之气∶春分日卯时末,交二之气;小满寅时末,交三之气;大暑日丑时末,交四之气;秋分子时末,交五之气;小雪日亥时末,交终之气,所谓二六天也。寅午戌年∶大寒日申初一刻,交初之气;春分日午时末,交二之气;小满日巳时末,交三之气;大暑日辰时末,交四之气;秋分日卯时末,交五之气;小雪日寅时末,交终之气,所谓三六天也。亥卯未年∶大寒日亥初一刻,交初之气;春分日酉时末,交二之气;小满日申时末,交三之气;大暑日未时末,交四之气;秋分日午时末,交五之气;小雪日巳时末,交终之气,所谓四六天也。

客气之升降也,有正化焉,有对化焉。正化之岁,谓午未寅酉辰亥三年也;对化之岁,谓子丑申卯戌巳之年也。正化者,令之实,从本,其数生;对化者,令之虚,从标,其数成。

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皆以阴阳而配。若考其深义,则水生于一,天地未分,万物未成之初,莫不先见于水,故草木子实人虫胎卵未就,皆水也,及水聚而形质凝,阴阳备而后成物。故物之小而味苦者,火之兆也;物熟则甘,土之味也;甘极则淡,反本也。人禀阴阳,先生二肾,草木子实,大小虽异,其中皆有两以相合,与人肾同,是以万物非阴阳合体,则不能化生,故火曰次二。既阴阳合体,然后有春生而秋成,故次三曰木,次四曰金,水火木金,莫不因土而成,次五曰土。三阴三阳,正化者,从本生数;对化者,从标成数。

假如甲子年,甲为土运,统主一年,子为君火,专司一岁,期三百六十五日零二十五刻,正合乎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也。

周天者,天周地位,非周天之六气也,天体至圆,周遭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天行健,一日一夜,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又进过一度,日行速,健次于天,一日一夜,周三百六十五度之一,天多进一度,则日为退一度,二日天度进二,则日为退二度,积至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则天所进过之度,又恰周得本数,而日所退之度,亦恰退尽本数,遂与天会,而成一年,是谓一年一周天。月行迟,一日一夜,行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行不尽,比天为退了十三度有奇,至二十九日半强,恰与天相值,在恰好处,是谓一月一周天。五日成一候,三候成一气,即十五日也。三气成一节,节谓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此八节也。三八二十四气,而分四时,一岁成矣。春秋言分者,阴阳中分,其气异也;冬夏言至者,阴阳至此而极,其气同也。天亦无候,以雨雪霜露草木之类,应期可验而测之,故曰候,言一候之日,亦五运之气相生,而直之即五日也。《书》曰∶期三百六旬又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其义盖即此也。

一期之中,主运以位,而相次于下;客运以气,而同流于上。客气加于主气之上,主气临于客气之下,天时所以不齐,民病所由生也。

辰戌年∶初之客气,少阳相火,加主气厥阴风木;二之客气,阳明燥金,加主气少阴君火;三之客气,太阳寒水,加主气少阳相火;四之客气,厥阴风木,加主气太阴湿土;五之客气,少阴君火,加主气阳明燥金;终之客气,太阴湿土,加主气太阳寒水。以上皆客气加于主气之上,举此二年为例。抑论主气,春温、夏暑、秋凉、冬寒。风以动之,火以温之,暑以蒸之,湿以润之,燥以干之,寒以坚之,皆天地正气之营运。惟客加于主,乃有逆从淫胜,然后春有凄风,夏有伏阴,秋有苦雨,冬有愆阳。风胜则地动,火胜则地固,暑胜则地热,湿胜则地泥,燥胜则地干,寒胜则地裂,气候不齐,疠疫时降。

六甲年,土运太过,则雨湿流行,湿病乃生,肾水受邪,治当除湿以补肾;六己年,土运不及,则木气乘旺,反见风化,风病乃行,治当益脾以平木;六丙年,水运太过,则寒气大行,寒病乃生,心火受邪,治当逐寒以补心;六辛年,水运不及,则土气乘旺,反见湿化,湿病乃行,治当补肾以除湿;六戊年,火运太过,则热气大行,热病乃生,肺金受邪,治当降火以补肺;六癸年,火运不及,则水气乘旺,反见寒化,寒病乃行,治当补心以逐寒;六庚年,金运太过,则燥气流行,燥病乃生,肝木受邪,治当清燥以补肝;六乙年,金运不及,则火气乘旺,反见热化,热病乃行,治当清肺以降火;六壬年,木运太过,则风气大行,风病乃生,脾土受邪,治当平木以补脾;六丁年,木运不及,则金气乘旺,反见燥化,燥病乃行,治当补肝以清燥。此客运之治法也。太阳寒水,治宜辛热;阳明燥金,治宜苦温;少阳相火,治宜咸寒;太阴湿土,治宜苦热;少阴君火,治宜咸寒;厥阴风木,治宜辛凉。此六气之治法也。然运气之所以有变者,气相得则和,不相得则病,又有相得而病者,以下临上,不当位也。五行相生者,谓相得;相克者,为不相得。上临下为顺,下临上为逆。

假令土临火,火临木,木临水,水临金,金临土,皆以下临上,不当位也。父子之义,子为下,父为上,以子临父,不亦逆乎。

司天克运则顺,运克司天则逆。气克运则顺,运克气则逆。运气皆相同,曰天符。

戊子、戊午、戊寅,运气皆火;丙辰、丙戌,运气皆水;己丑、己未,运气皆土;乙卯、乙酉,运气皆金;丁巳、丁亥,运气皆木。六十年中,惟此十二年天符也。又戊子,戊为火运,子为少阴,君火司天,运与司天同火,是为天符,此日得病,速而危困也;更遇当年太岁,亦是天符,或者岁会,其病尤危。

天气生运,曰顺化。

甲子、甲午、甲寅、甲申,火下生土也;壬辰、壬戌,水下生木也;乙丑、乙未,土下生金也;辛酉、辛卯,金下生水也;癸巳、癸亥,木下生火也。六十年中,惟此十二年顺化天符也。

天气克运,曰天刑。

庚子、庚午、庚寅、庚申,火下克金也;戊辰、戊戌,水下克火也;辛丑、辛未,土下克水也;丁卯、丁酉,金下克木也;己巳、辛亥,木下克土也。六十年中,惟此十二年天刑也。

运生天气,曰小逆。

壬子、壬午、壬寅、壬申,木上生火也;庚辰、庚戌,金上生水也;癸丑、癸未,火上生土也;己卯、己酉,土上生金也;辛巳、辛亥,水上生木也。子临父位,于理未当。六十年中,惟此十二年小逆也。

运克天气,曰不和。

丙子、丙午、丙寅、丙申,水上克火也;甲辰、甲戌,土上克水也;丁丑、丁未,木上克土也;癸卯、癸酉,火上克金也;乙巳、乙亥,金上克木也。六十年中,惟此十二年不和也。

运(客)临本气(主)之位,曰岁会。

子,水位也,丙子年,水运临之;午,火位也,戊午年,火运临之;卯,木位也,丁卯年,木运临之;酉,金位也,乙酉年,金运临之;辰戌丑未,土位也,甲辰、甲戌、己丑、己未,土运临之。六十年中,有此八年岁会也。又丙子日,丙为水运,子为水支,是运与支同水,乃名岁会,年月日时同,如遇此日得病,不死,但执持而徐缓,更会年月时,合天符岁会,其病尤盛。

天符岁会相合,曰太乙天符。

戊午、乙酉、己未、己丑,六十年中,惟此四年太乙天符也。又戊午日,戊为火运,午是少阴,君火司天,又是火支,乃名太乙天符,此日得病,主死。

运(客)与四孟月相同,曰支德符。

寅属木,孟春月也,壬寅年,木运临之;巳属火,孟夏月也,癸巳年,火运临之;申属金,孟秋月也,庚申年,金运临之;亥属水,孟冬月也,辛亥年,水运临之。六十年中,惟此四年支德符也。

运与交司日相合,曰干德合。

甲与己合,乙与庚合,丙与辛合,丁与壬合,戊与癸合,一年遇此,二干天地德合,亦为平气之岁也。

太过之运,加地气,曰同天符。

庚子、庚午,运同司地燥金;壬寅、壬申,运同司地风木;甲辰、甲戌,运同司地湿土。六十年中,惟此六年同天符。

不及之运,加地气,曰同岁会。

辛丑、辛未,运临司地寒水;癸卯、癸酉,运临司地君火;癸巳、癸亥,运临司地相火。六十年中,惟此六年同岁会也。

大要阳年先天时化,则己强,而以气胜实,故不胜者受邪;阴年后天时化,则己弱,而以气休衰,故胜者来克,彼克之后,必待时而复也。行复于所胜,则己不可前,故待得时,则子当旺,然后为母复仇也。

阳年太过,则传所不胜,而乘所胜;阴年不及,则所胜妄行,而所生受病。如肝木有余,则时已气盛,反薄肺金,而弃其脾土;肝木不及,则土无所畏,遂妄行,乃凌其肾水。此五行生克之理,盖胜至则伤,伤已而胜,故无常气而不息,若复而不胜,则是生意已伤,而有穷尽矣。

经曰∶亢则害,承乃制。制则生化,外列盛衰;害则败乱,生化大病。

亢者,过极而不退也。当退不退,始则灾害及物,终则灾害及己。承,犹随也,以下奉上,有防之之义焉。

制,克胜之也。制则生化者,言有所制,则六气不至于亢而为平,平则万物生,而变化无穷矣。生者,自无而有;化者,自有而无。外列盛衰者,六气分布,主位迭为盛衰,害而无所制,则败坏乖乱之政行,为灾为变,生化几乎息,而为万物之大病。大病,即灾变也。万物皆病,天地其能位乎?此亢害承制,皆莫或死,然而自不能不然者也。以天时言之,春时冬令不退,即水亢极,而害所承之木,然火为木之子,由是乘土而制水,则木得化生之令,而敷荣列秀于外;但草木生育,自有各年盛衰不同,苟无制,而木被其害,则冬入于春,生化几乎息,而为天地间之大灾变也,岂非政令败乱之极者乎?以人身言之,心火亢甚,口干发燥身热,则脾土失养,肺金受害,由是水乘而起,以复金母之仇,而制乎心火,汗出发润,口津心凉而平矣;苟肾水愈微,而不能上制,心火愈盛,而不能下退,则神去气孤,而灾害不可解矣。

又曰∶有余而往,不足随之,不足而往,有余从之,知迎知随,气可与期。

言六甲有余,己则不足,不若己则有余,若余已复除,少已复少,则天地之道变矣。

又曰∶出入废,则神机灭息;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收化藏。是以升降出入,无器不有,四者常守,反之,则灾害至矣。

出入者,天地之呼吸也;升降者,天地之化气也。毛羽裸鳞介,及飞走 行者,皆生气根于身中,以神为动静之主,故曰神机,金玉土石草木,皆生气根于外,假气以成之,故曰气立。根于中者,生原系天,其所动浮,神气为机发之主,故其所为也,物莫之知,是以神舍出则机息;根于外者,生源系地,故其生长化育收藏,皆造化之气所成立,故其所出也,物亦莫知,是以气止息,则造化之道绝矣。凡窍横者,皆有出入去来之气,窍竖者,皆有阴阳升降之气,往复于中,壁窗户牖,皆承来气冲击于人。阳升则井寒,阴升则井暖。以物投井,及叶坠空中,翻翻不疾,皆阴所凝也。虚管溉满,捻上悬之,水固不出,为无升气,而不能降也;空瓶小口,倾溉不入,为气不出,而不能入也。由是观之,升无所不降,降无所不升,无出则不入,无入则不出,群品之生,升降出入,生气之常也。若有出无入,有入无出,有升无降,有降无升,则反生化之常道,而神去气孤,非灾害而何?

虽然,顺逆灾眚,尽皆天之气运所为也。地在人之下,大气举之也。天六动而不息,地五静而有守。

天以六气临地,地以五位承天,然天气不加君火,以六加五,则五岁而余一气,乃君火不立岁气,但以名奉天耳,故曰君火以名,相火以位,言相火代君火而用事,故五岁而右迁。若地以五承六,则当六岁,乃备尽天元之气,故六期而循环,周而复始,五岁一周,则五行之气遍,六期一备,则六气之位周,五六相合,故三十年一纪之,则六十年矣。

推之历日,根据节交气,常为每岁之主气,又曰地气。若司天、在泉,左右两间,轮行而加主气之上者,曰天气,客气也。客岁乃行,藏中天命,主气只奉客气之天而已。客胜主则从,主胜客则逆,二者有胜而无复矣。

主胜,则泻主补客;客胜,则泻客补主。

经曰∶先立其年,以明其气。

每年先立运气,审其太过、不及,然后以地之主气为本,天之客气加临于上为标,以求六化之变。如气之胜也,微者随之,甚者制之;气之复也,和者平之,暴者夺之。皆随胜气,安其屈伏,以平为期。抑考褚氏有曰∶大挠作甲子,隶首作数,志岁月日时远近,故以当年为甲子岁,冬至为甲子月,朔为甲子日,夜半为甲子时,积一十百千万,亦有条而不紊,皆人所为也。人婴异气,疾难预拟,吾未见其是也。吁,此一偏之见也。

不知天时,非凡夫可度,人身资大化有生。

明堂诗曰∶甲胆乙肝丙小肠,丁心戊胃己脾乡,庚属大肠辛属肺,壬属膀胱癸肾藏,三焦亦向壬宫寄,胞络同归入癸方。

诗言人禀天地壬之气而生膀胱、命门,禀癸之气而生肾,禀甲之气而生胆,禀乙之气而生肝,禀丙之气而生小肠,禀丁之气而生心,禀戊之气而生胃,禀己之气而生脾,禀庚之气而生大肠,禀辛之气而生肺。此天干也,地支亦然。

又云∶肺寅卯大胃辰经,脾巳心午小未中,申膀酉肾心包戌,亥三子胆丑肝通。

观此二诗,则天地人身无时不相流通。经曰∶天气通于肺,地气通于嗌,风气通于肝,雷气通于心,谷气通于脾,雨气通于肾。六经为川,肠胃为海,九窍为水注之器也。

故一气不合,不能生化。天有六气,人以三阴三阳而上奉之。

以六经言之,三阴三阳;以十二支分之,则有六阴六阳。阴从上降,生于午而极于亥,谓之六阴;阳从下起,生于子而极于巳,谓之六阳。

地有五行,人有五脏而下应之。

脏为阴而其数奇,以应五运,盖五行质具于地,而气则行于天也;腑为阳而其数偶,以应六气,盖以淫气虽降于天,而势必充于地也。

子午为天地之中正,君火位焉,手少阴心、足少阴肾居之。辰戌为七政之魁罡,寒水位焉,手太阳小肠、足太阳膀胱居之。然火从水化,水从肾至,故少阴为脏,位与太阳隔,而气相合为腑也。

太阳寒水,有子位而居于辰戌者,水伏于土田,水出地中行,故戌为六戊天门,辰为六己地户。

丑未为归藏之标本,湿土位焉,足太阴脾、手太阴肺居之。卯酉为日月之道路,燥金位焉,足阳明胃。手阳明大肠居之。然子随母居,土旺金盛,故太阴为脏,位与阳明隔,而气相合为腑也。巳亥为天地之门户,风木位焉,足厥阴肝、手厥阴心包络居之。

卯虽木之正分,为阳明燥金所居,然木生在亥,故居于亥,而对化于巳也。

寅申握生化之始终,相火位焉,足少阳胆、手少阳三焦居之。然相火寄于肝,肾胆者肝之府,心包络者肾之配,故厥阴为脏,位与少阳隔,而气相合为腑也。

少阳相火佐脾,虽有午位,君火居之,故居寅,火生于寅也。

三阴三阳,名异而体则一也。阴阳气微则谓之少,阴阳气盛则谓之太。寅为少阳,卯为阳明,辰为太阳,午为少阴,未为太阴,亥为厥阴。

南政三阴司天,则皆寸不应;三阴在泉,则皆尺不应。北政三阴司天,则皆尺不应;三阴在泉,则皆寸不应。不应者,皆为沉脉也。

此言六气以君火为尊,五运以湿土为重,故甲己土运为南政。盖土以成数,贯金木水火之运,土居中央,君尊南面而行令,余四运以臣事之,北面而受令,所以有别也。然此论其常也,若天行时病,则有不必拘者。

经曰∶天地之气,胜复之作,不形于诊也。天地以气不以位,故不当以脉诊,但以形证察之。

由此观之,经络脏腑,脉病药治,无非运气之所为也。非只一岁也,虽一时一刻之短,而五行之气莫不存;非特一物也,虽一毫一芒之细,而五行之化莫不载。上达乎天,则有五星倍减之应;下推于地,则有草木虫育之验。奈何俗医,不知医之源者,全然不识运气为何物;不知医之变者,又泥时日,执钤方以害人。要之有在天之运气,有在人之运气,天时胜,则舍人之病,而从天之时;人病胜,则舍天之时,而从人之病。张子曰∶病如不是当年气,看与何年运气同,只向某年求活法,方知都在至真中。扁鹊曰∶阴淫寒疾,阳淫热疾,风淫末疾,雨淫腹疾,晦淫惑疾,明淫心疾。经曰∶必先岁气,毋伐天和。又曰∶不知年之所加,气之盛衰,不可以为工。学人合而观之,更精于脉证,乃自得之。噫,儒之道,博约而已矣;医之道,运气而已矣。学人可不由此入门,而求其蕴奥耶!

按运气之理,在在弗遗,虽有微 ,罔不由斯,至本年时疫,尤为吃紧,即七情不齐,亦皆默范。但奥理微词,卒难解悟,非累功探索,至灵慧者,莫之能解,况鲁钝 綮,宁敢窥其藩篱哉!是篇删其繁芜,为下学楷梯,以免其浩汗之苦。高博者,有完义具于胸中,视兹筌蹄,几同咀雪,知我罪我,其在斯乎。

六十年运气相临之例

运气相同,名曰天符。

天气生运,名曰顺化。

天气克运,名曰天刑。

运生天气,名曰小逆。

运克天气,名曰不和。

六甲年土运∶甲子、甲午、甲寅、甲申,火下生土,顺化;甲辰、甲戌,土上克水,不和。

六己年土运∶己丑、己未,运气皆土,天符;己卯、己酉、土上生金,小逆;己巳、己亥,木下克土,天刑。

六乙年金运∶乙丑、乙未,土下生金,顺化;乙卯、乙酉、运气皆金,天符;乙巳、乙亥,金上克木,不和。

六庚年金运∶庚子、庚午,庚申,火下克金,天刑;庚辰、庚戌,金上生水,小逆。

六丙年水运∶丙子、丙午、丙寅、丙申,水上克火,不和;丙辰、丙戌,运气皆水,天符。

六辛年水运∶辛丑、辛未,土下克水,天刑;辛卯、辛酉,金下生水,顺化;辛巳、辛亥,水上生木,小逆。

六丁年木运∶丁丑、丁未,木上克土,不和;丁卯、丁酉、金下克木,天刑;丁巳、丁亥,运气皆木,天符。

六壬年木运∶壬子、壬午、壬寅、壬申、木上生火,小逆;壬辰、壬戌,水下生木,顺化。

六戊年火运∶戊子、戊午、戊寅、戊申,运气皆火,天符;戊辰、戊戌,水下克火,天刑。

六癸年火运∶癸丑、癸未,火上生土,小逆;癸卯、癸酉,火上克金,不和;癸巳、癸亥,木下生火,顺化。

司天在泉左右间

间气之设,逐年轮行,原为客气言之,若主气,则上下左右,俱一定不移。

子午君火司天,卯酉燥金在泉,寅申相火在泉右间,辰戌寒水在泉左间,丑未湿土司天左间,巳亥风木司天右间。子午二年∶太阳为初气,厥阴为二气,少阴为三气,太阴为四气,少阳为五气,阳明为终气。

卯酉燥金司天,子午君火在泉,巳亥风木在泉右间,丑未湿土在泉左间,辰戌寒水司天左间,寅申相火司天右间。

卯酉二年∶太阴为初气,少阳为二气,阳明为三气,太阳为四气,厥阴为五气,少阴为终气。

寅申相火司天,巳亥风木在泉,辰戌寒水在泉右间,子午君火在泉左间,卯酉燥金司天左间,丑未湿土司天右间。

寅申二年∶少阴为初气,太阴为二气,少阳为三气,阳明为四气,太阳为五气,厥阴为终气。

巳亥风木司天,寅申相火在泉,丑未湿土在泉右间,卯酉燥金在泉左间,子午君火司天左间,辰戌寒水司天右间。

巳亥二年∶阳明为初气,太阳为二气,厥阴为三气,少阴为四气,太阴为五气,少阳为终气。

丑未湿土司天,辰戌寒水在泉,卯酉燥金在泉右间,巳亥风木在泉左间,寅申相火司天左间,子午君火司天右间。

丑未二年∶厥阴为初气,少阴为二气,太阴为三气,少阳为四气,阳明为五气,太阳为终气。

辰戌寒水司天,丑未湿土在泉,子午君火在泉右间,寅申相火在泉左间,巳亥风木司天左间,卯酉燥金司天右间。

辰戌二年∶少阳为初气,阳明为二气,太阳为三气,厥阴为四气,少阴为五气,太阴为终气。

司天为三气,在泉为终气,司天左间为四气,右间为二气,在泉右间为五气,左间为终气。

五运主病

木运∶诸风掉眩,皆属肝木。掉摇也,眩昏乱眩晕也。风而头目眩晕,风木旺必是金衰不能制木,木复生火,风属阳,阳主乎动,两动相搏为眩晕。春夏风火相搏,多起旋风,或乘舟、跃马、登车、环舞而眩晕,其动不止,左右纡曲,曲直动摇,风之用也。

火运∶诸痛痒疮疡,皆属心火。

土运∶诸湿肿满,皆属脾土。诸湿者,地之体也。土湿极盛者,则痞湿肿满之候生焉,故无湿亦然。

金运∶诸气 郁病痿,皆属肺金。 郁, 满奔迫也。肺主气,气为阳,主轻清而升,故肺主上部,则 满奔迫,不能上升也。痿者,手足痿弱,无力以运动也,由肺金本燥,燥之为疾,血液衰少,不能荣养百体,故秋金旺,雾气 育,而草木萎落也。

水运∶诸寒收引,皆属肾水。收敛引急,寒之用也,故冬寒则拘缩。

六气主病

厥阴风木∶诸暴强直、肢痛、里急、筋缩、软戾,属风木之气。

少阴君火∶诸病喘、呕、吐酸、暴注下迫、转筋、小便混浊、腹胀如鼓之有声、、疽、痨、疹、瘤、气、结核、吐下霍乱、瞀郁、肿胀、鼻寒鼽衄、血溢、血泄、淋闭、身热、恶寒、战 、惊或悲哭、谵妄、衄 血污,皆属君火之气。

太阴湿土∶诸痉强直、积饮、痞隔、吐下霍乱、痿、厥、中满、体重、 肿肉如泥,按之不起,属湿土之气。

少阳相火∶诸热瞀螈、筋惕惕悸动、搐搦、螈 、暴 、冒昧、躁扰狂越、骂詈惊骇、 肿、酸疼、气逆上冲、禁 、如丧神守、嚏、呕、疮疡、喉痹耳鸣及聋、呕涌、溢食不下、目昧不明、暴注 螈、暴病暴死,皆属相火之气。

阳明燥金∶诸涩枯涸、干劲皱揭,属燥金之气。

太阳寒水∶诸病上下水液出,澄彻清冷,不利清白、吐利腥秽、 瘕、坚痞、 疝、腹满急痛、食已不饥、屈伸不便、厥逆禁固,皆属寒水之气也。

凡有余不足之气,至而不至,与未至而至者,皆因初之气早迟各十三日也。其余五气,皆因之早迟俱同。

六气分主定期,但以大、分、小三字记。以盖大寒、暑为初、四之气,春、秋分为二、五之气,小满、寒为三、终之气也。是一气管六十日有奇。

诀云∶病如不是当年气,看与何年运气同。便向某年寻活法,方知都在至真中。

人犯邪气,发之早迟不同,故当看其病与何年运气相同,斯治之无不得也。

天干本属(图)

天干化气

甲、己化土,乙、庚化金,丙、辛化水,丁、壬化木,戊、癸化火。

地支本属

亥、子水,寅、卯木,巳、午火,申、酉金,辰、戌、丑、未土。

五音本属

宫∶土(申也,土为中,为建极)。

商∶金(强也,象金性之坚强)。

角∶木(触也,阳气触动而生)。

征∶火(止也,物盛则止也)。

羽∶水(舒也,阳气复,万物舒)。

阳为太,阴为少。

黄钟八十一弦,太簇七十六数,姑洗六十四数,林钟五十四数,南吕四十八数。

春∶角木;夏∶征火;长夏∶宫土;秋∶商金;冬∶羽水。

五运有三

一、大运∶以本年天干化气为主。

一、主运∶春角木,夏征火,长夏宫土,秋商金,冬羽水。甲乙丙壬癸五年从太角起,太生少,少生太,起于角;丁戊己庚辛五年从少角起,少生太,太生少,终于羽。

一、客运∶从中运起,初运太生少,少生太,每运管七十三日半,与主运俱同自大寒日始。

主运推太角少角说

甲年化阳土,属太宫,逆推前生太宫者少征,生少征者太角,故甲年起太角。

乙年化阴金,属少商,上推前生少商者太宫,生太宫者少征,生少征者太角,故乙年起太角。

丙年化阳水,为太羽,推前生太羽者是少商,生少商者是太宫,生太宫者少征,生少征者太角,故丙年初运太角。

丁年化阴木,属少角,即从少角起初运,其年客运尽同。

戊年化阳火,属太征,推前生太征者是少角,故戊年起少角。

己年化阴土,为少宫,推前生少宫者是太征,生太征者少角,故己年起少角。

庚年化阳金,属太商,推前生太商者是少宫,生少宫者太征,生太征者少角,故庚年起少角为初运。

辛年化阴水,为少羽,上推前生少羽者太商,生太商者少宫,生少宫者太征,生太征者少角,故辛年起少角。

壬年化阳木,属太角,即起太角为初运,其年客运尽同。

癸年化阴火,属少征,生少征者是太角,故癸年起太角。

主运甲乙丙壬癸五年同

每运各管七十三日另五刻,与客运同,俱自大寒日起。

初运∶太角(木),大寒起,立春、雨水、惊蛰、春分后十二日止。

二运∶少征(火),清明前三日起,谷雨、立夏、小满、芒种后九日止。

三运∶太宫(土),夏至前五日起,小暑、大暑、立秋、处暑后六日止。

四运∶少商(金),白露前九日起,秋分、寒露、霜降、立冬后三日止。

五运∶太羽(水),立冬后四日起,小雪、大雪、冬至、小寒至大寒日止。

主运丁戊己庚辛五年同

初运∶少角(木),大寒日起,至后七十三日另五刻止。

二运∶太征(火),春分后第三日起。

三运∶少宫(土),芒种后十日起。

四运∶太商(金),处暑后第七日起。

五运∶少羽(水),立冬后第四日起。

客运定局

横推每运管七十三日另五刻,与主运同,俱自大寒日起。

(图)

十干化气说

例云∶甲己还加甲,乙庚丙作初,丙辛从戊起,丁壬庚子居,戊癸起壬子,遁甲定不虚。

甲己二干于子上起,甲子至戊辰,是戊在辰宫,属土,故化土。

乙庚二干于子上起,丙子至庚辰,是庚在辰宫,属金,故化金。

丙辛二干于子上起,戊子至壬辰,是壬在辰宫,属水,故化水。

丁壬二干于子上起,庚子至甲辰,是申在辰宫,属木,故化木。

戊癸二干于子上起,壬子至丙辰,是丙在辰宫,属火,故化火。

主气

即三阴三阳。又内六步,每步统四小气,得六十日另八十七刻半。主气,地气也,静而守位,故四时有常。太阴居少阳后,以岁时为法也。

初之气∶厥阴风木,大寒、立春、雨水、惊蛰。

二之气∶少阴君火,春分、清明、谷雨、立夏。

三之气∶少阳相火,小满、芒种、夏至、小暑。

四之气∶太阴湿土,大暑、立秋、处暑、白露。

五之气∶阳明燥金,秋分、寒露、霜降、立冬。

终之气∶太阳寒水,小雪、大雪、冬至、小寒。

主气逐年皆同,惟以客气临于其际,遂有生克制化之当。

客气

客气,天气也,动而不息,故逐年各异。太阴居少阳前,以阴阳为类从也。每气与主气同,各得六十日另八十七刻半。

(图)

逐年客气横看加临主气之上,即有生克制化之处,而人身感之,经络受疾之源可知已。

大抵客气最盛,当视以为凭,而主气只以奉天之本令,如春木夏火四令而已,似不必拘,盖以有胜而无复也。

其起只以司天前二位为初气,在泉为终气,最易明晰。

六气本宫

六气本宫图(图)

子午∶少阴君火司天,阳明燥金在泉。

丑未∶太阴湿土司天,太阳寒水在泉。

寅申∶少阳相火司天,厥阴风木在泉。

卯酉∶阳明燥金司天,少阴君火在泉。

辰戌∶太阳寒水司天,太阴湿土在泉。

巳亥∶厥阴风木司天,少阳相火在泉。

以在上司天言,则面北而命其位,所谓左者西而右者东也。

六气司天

六气司天图(图)

司天通主上半年,在泉通主下半年。

以在下在泉言,是面南而命其位,所谓左者东而右者西也。

(图)

南北政说

甲己二干,统六十花甲为终始,又以土居中宫,而驭四方,故十干内,惟甲己为君,南面以行令而为南政;其余乙丙丁戊庚辛壬癸八干,皆为臣象,北面以受令而为北政。南政、北政所在当少阴之位,脉即不应,不应者,谓其沉细不应本脉也。当应不应与不当应而应,谓之阴阳交,尺寸反,斯为害也。

南政之年,南面行令,其气在南,所以南为上而北为下,司天应上,在泉应下。人气亦应之,故寸为上而尺为下,左右俱同,天之左为西,右为东,间为右寸。

北政之岁,北面受令,其气在北,所以北为上而南为下,在泉应上,司天应下。人气亦应之,故尺应上而寸应下,司天应两尺,在泉应两寸。地之东为左,左间西为右,右间为左寸,天之左间为左尺,右间为右尺。

南政∶少阴司天,两寸不应;厥阴司天,右寸不应;太阴司天,左寸不应;少阴在泉,两尺不应;厥阴在泉,左尺;太阴在泉,右尺。

北政∶少阴司天,两尺;厥阴司天,左尺;太阴司天,右尺;少阴在泉,两寸;厥阴在泉,右寸;太阴在泉,左寸。

阴阳交尺寸反

如少阴在左,当左不应而反见于右,阳脉本在右,而移于左,是少阴所易之位,非少阳则太阳脉也,故曰交,交者死。反者,如其年少阴在尺,当尺不应而反见于寸,阳本在寸而移于尺,故曰尺寸反,反者死。然必阴阳俱交,始为交也,尺寸俱反,始为反也,若但本位当应不应,乃阴阳之不应也,疾而已,不在交反之例。

掌图

(图)

其法以南政子年起中指端,北政子年起中指根,俱逆行轮之。凡年辰所值之处,即其不应之位。如南政子年起中指端,即两寸不应,丑年左寸,寅年左尺,右数到底,皆南政不应之位。北政子年起中指根,如前从右数到底,皆北政不应之位也。

天符岁会

天符为执法,犹相辅。岁会为行令,为方伯。太一天符为贵人,犹君主。

天符者,司天与中运同气也,中其邪者,其疾速而危,以其权重也。岁会者,中运与岁支同气也,惟寅申巳亥年不在例,中邪者,其病徐而持。同天符、同岁会者,中运与在泉同气也,但阳年为同天符,阴年为同岁会,天会、岁会、运会谓之三合也。太乙天符者,中运与司天、岁支三者皆同气也,谓之贵人,中其邪,则病暴死。戊午、己丑、己未、乙酉四年,太乙常以冬至之日居坎宫四十六日,立春居艮,春分居震,各宫挨节四十六日,惟巽干二宫止四十五日,至干而复反于坎,如是不已,终而复始。

九宫九星

天蓬 太乙坎水白 天辅 招摇巽木绿 天柱 咸池兑金赤天芮 摄提坤土黑 天禽 天符中土黄 天任 太阴艮土白天冲 轩辕震木碧 天心 青龙干金白 天英 太乙离火紫

五星

在天者曰天,在地者地,分主东西南北,而土则寄位西南也。天星抑之,则不能升,地星窒之,则不能降。

岁会 木 荧惑 火 镇星 土 太白 金 辰星 水天冲 木 天英 火 天芮 土 天柱 金 天蓬 水地苍 木 地彤 火 地阜 土 地晶 金 地元 水

阴阳升降窒抑说

司天主天之气,在泉主地之气,逐年升降,皆自右旋,东降西升,各得其候,是谓和平。若本年司天之气不及,未得迁令,则地之右间不得升天,旧年司天之气有余,不肯退位,则天之右间不即入地,是升降以司天为主,又或遇天星抑之,当升天者不得前遇地,星窒之,当降地者不得入,本年中运太过,皆未得正化也。假如子午年,太阴当升为天左间,遇天冲木星抑之,太阳当降为地左间,而地阜土星窒之,本岁少阴未得迁正,则太阴不得升天,旧岁厥阴未得退位,则太阳不得降地。壬子、壬午,木运太过,则中运胜土,太阴亦不得升。甲子、甲午,土运太过,则中运胜水,太阳亦不得降也。余皆仿此,可以类推。

五运三气之纪(图)

齐化兼化得政总说

五阳年太过,则不为克制,反齐克我者之化,如宫土、征火运而齐木、火化是也。

五阴年不及,则为克我者所制而来兼其化,如少宫、征遇木、水司天,是木、水兼土、火化是也。

五阴年不及,既为克我者来兼其化,则为我所克者无畏,得专其政,如己土、丁木不及,木、金来兼化,则水、土无畏,而得专其政也。此胜复之常,亦子救母之义。

六十年运气主岁纪

太过有制,不及得助,皆为和平。惟得司天当令,则为上宫与正宫同,非司天当令,则其制助之气,皆出于左右间,而非司天正气也,则为少宫中运与少宫间气同也。

六气迁正升降说

凡司天、在泉,俱三阴三阳,东降西升,一年一位,周而复始。若其阳上即阴下,阴上即阳下,左右间亦然,配偶对,阴阳合,乃得各行其化也。然亦有迁正未得,升降不及者,何哉?盖六阳年气有余,即先年司天、在泉未退位,而已迁正矣,是未至而至者,失之太过;六阴年气不足,即先年司天、在泉已退位,而犹未迁正,是至而不至者,失之不及,皆不得其平也。又如旧年地之右间,当升为新年之天左间,或遇天星窒抑,如水星窒火、金星窒木,及中运太过,皆能克制,如壬木制太阴、戊火克阳明类,而不得升,即司天亦不得迁正也;旧年天之右间,当降为今年之地左间,或遇地星窒抑,及本年司天未迁正,皆不得降而入地,故当迁正即迁正,当升降即升降,乃各司其位而相和也。否则在上者阳,而在下者非阴;在下者阴,而在上者非阳矣,安得不有驳杂之弊乎?气既抑郁,即积为疾病,直待旺时,乃自抒发,变又有不可测者焉。是知阴阳之营运,各有迁次,刚柔之配偶,难为预意。作八卦图于下而不动,次加五星图于二层,左旋而顺行,又加六气图于上,作第三层,右旋而逆旋(中钉线纽),用分节候,随气步运而回旋,以视其所值,庶可明其营运之不爽矣,否则奚能逐日逐气而为之赘赘于其际哉!图附在后,亦未敢为管之窥也。

运气图

下层大图不动壬子、壬午,中运木胜而太阴不得升;甲子、甲午,中运土胜而寒水不得降,皆不得立正也,后仿此。

此夏至四十六日天蓬制司天,天冲制天左间,又地阜克地左间,地彤制在在泉。

运气图(下层大图)(图)

立秋四十六日,天柱克天右间,秋分后地玄克地右间。以上子午年。

辛丑、辛未,水运而少阳不得升,乙丑、乙未,金胜而厥阴不得降。

凡春分后四十六日,天冲制司天,地彤制地右间。

立夏天蓬制天右,地阜制在泉,地晶克地左木。

秋分四十六日,天蓬制天左。以上丑未年。

中层次图顺行

运气图(中层次图)(图)

戊寅、戊申,火运胜金而阳明不得升天∶丙寅、丙申,水运胜火而少阴不得入地。

凡立春四十六日,天冲制天右,天英制天左,地玄制地左,地阜制地右。

春分四十六日,天英制天左,地晶制在泉。

夏至四十六日,天蓬制司天。以上寅申年。

己卯、己酉,土运胜寒而水不得升;丁卯、丁酉,木运胜而湿土不得降。火抑司天不迁正,水窒在泉不相守皆同。

又天芮制天右不升,地晶制地右,又地苍窒太阴不降。

立夏四十五日,天蓬制天右。

立冬四十五日,地苍制地左太阴。以上卯酉年。

上层小图逆行

运气图(上层小图)(图)

庚辰、庚戌,金运胜木,厥阴不得升天,又天柱抑,木不升;丙辰、丙戌,水运胜火,少阳不得入地。

立春四十六日,地玄制地。

秋分地右间为地玄,在泉为地苍制,亦四十六日止。

立冬四十六日,天芮制司天,又天左右为天柱、天柱、英制,又地左亦受制,以上辰戌年。

辛巳、辛亥,水运胜火而少阴不得升;癸巳、癸亥,火运胜金而阳明不得降。

先年冬至起,有四十六日,天蓬水星在坎宫之年,大寒十五日。四时少阳不得在泉,至立春后一日在泉,曰得其位。

夏至四十六日,地苍制地左间,地彤克地右间。

秋分四十六日,天柱制司天,天蓬、天芮制天左、右俱四十六日止。以上己亥年。

天蓬每以冬至日起住坎宫,循艮、震、巽、离、坤、兑,而周于干,以成一岁。每宫各四十六日,惟干、巽为天门户,止四十五日而止。

司天在泉南北政不应

少阴君火司天,阳明燥金在泉,南、北政两尺寸不应。

甲子、甲午∶土湿为患,中满身重。

丙子(岁会)、丙午∶水运太过,其病寒下,中寒下利,疫气清冷,心肾有伤。

戊子(天符)、戊午∶太乙天符,太阳盛,上热血溢。

庚子、庚午∶俱同天符,金齐火化,司天为制,金得其平,坚成之纪,上征与正商同。其病下清,二便清泄,及下体清冷,金气之病也。

壬子、壬午∶肝木过燥,其病支满。

金火合德,上应荧惑、太白,寒热持于气交而为病治也。热病生于上,清病生于下,寒热凌犯而争于中,其病咳,喘,溢血、泄,鼽嚏,目赤,背疡,寒厥入胃,心痛,腰痛,腹大,嗌干,肿上。

初之气∶主风木,客寒水。寒气抑扬,关节禁固,腰椎痛,中外疮疡。司天之气。

二之气∶主君火,客风木。水气乃行,风木荣动,热郁于上,头目有病,且多淋。君火为病。

三之气∶主相火,客君火。热极寒生,气厥心痛,寒热并作,咳、喘、目赤,火炽为祸之害。

四之气∶主、客湿土。溽暑炎蒸,寒热立至,以有雨也,嗌干,黄瘅,鼽衄,饮发,湿热病也。

五之气∶主燥金,客相火。畏火临金,阳气布化,时寒气热,甚病温厉。阳和胜也,须以苦散

终之气∶主寒水,客燥金。燥令行,余火内格,肿于上,咳,喘,甚则血溢皮腠,病舍胁下,连少腹而作寒中,金乘木也。

岁宜咸而软之,而调其上;甚则以苦泄火发之,以酸补金收之,而安其下。

太阴湿土司天,太阳寒水在泉,己、余年南、北政左尺、右寸不应。

甲寅、甲申∶土湿太过,体重, 肿,痞饮。

丙寅、丙申∶中金生水,相火之病胜复,交病寒肿。

戊寅、戊申∶俱天符,病热郁血溢,血泄,心痛,火气盛也,内必应心。甲年少异,甲金佐于肺而受火刑,其气积实,为病得半。

庚寅、庚申∶司天为制,金得其平,所谓坚成之纪,上征与正商同也。金齐火化,邪在于肺,其病肩、背、胸中。

壬寅、壬申∶俱同天符。木火为病,掉眩,支胁,惊骇。

火木同德,上应荧惑岁星,风热参布,胜复寒中,外发疮疡,内为泄满,外热内寒,疟,痢,聋,瞑,呕吐上拂,肿色变,热盛寒复,水火交争也。

初之气∶主风木,客君火。木火交炽,温病乃行,血溢,目赤,咳逆,头痛,血崩,胁满,肤腠中疮。

二之气∶主君火,客湿土。火为土郁,风不胜湿,热郁于上,咳逆,呕吐,胸溢,头痛,昏愦,脓疮。

三之气∶主相火,客相火。畏火交集,热中,聋,瞑,血溢,咳,呕,鼻衄,渴,嚏,喉痹,目赤,善暴死。

四之气∶主湿土,客燥金。凉气至而寒暑间化,燥湿以参,胸满,身重,肺脾自病也。

五之气∶主燥金,客寒水。金肃水寒,气邪当避。

终之气∶主寒水,客风木。风木得水,万物反生,关闭不禁,心痛,阳气不藏而咳。

风多暴举,炎气流行,令扰废,寒热往复,宜咸、宜辛、宜酸,渗之,泄之,渍之,发之。盖咸以胜火,辛以治木,酸以胜木火之性,渗泄去二便之实,渍发去腠理之邪。

阳明燥金司天,少阴君火在泉,己、余年南、北政两尺、寸不应。

乙卯(天符)、乙酉(岁会太乙天符)∶司天为助,从辛之化,上商与正商同也。金运不及,灾及兑七宫,正西方也。

丁卯(岁会)、丁酉∶司天胜运,金兼木化,反得其所谓委和之纪,上商与正商同也。木运不及,灾及东方震三宫。司天制木,不同少角之例。

己卯、己酉∶土运不及,灾及中五宫。

辛卯、辛酉∶水运不及,而土乘之,所谓涸流之纪,少阴与少宫同也,土兼水化。

癸卯、癸酉∶俱同岁会。火不及而司天得政,所谓伏明之纪,上商与正商同。

金火合德,上应太白、荧惑,政切全,金不足,木火乘之,木亦无畏,故零木之气,得次并行暴,多阳少阴,风湿流于气交之际,咳,呕,嗌塞,寒热发,暴振 ,癃闭,清先而劲,毛虫乃殃,热后而暴介虫殃。

初之气∶主风木,客湿土。风湿为患,病中热胀,面目浮肿,善眠,呕,衄,小便黄赤,甚则淋,脾肾伤。

二之气∶主君火,客相火。二火交炽,臣位于君,疫疠大行,火暴死。

三之气∶主相火,客燥金。燥热交合,燥极而泽,不无寒热之患,以近四气,水土故泽。

四之气∶主湿土,客寒水。

五之气∶主燥金,客风木。

终之气∶主寒水,客君火。阳气布,候反温,蛰虫见,水不冰,火化之盛,其病为湿。

阳专其令,炎暑大行,风燥横于岁运,其极而泽,寒热互兴,宜咸从水化以治,火宜清,名在泉之火,苦从火化以治,金宜散,司天之金,辛从金化,以同司天之气而求其平也。

太阳寒水司天,太阴湿土在泉,甲、余年南、北政右尺、左寸不应。

甲辰、甲戌∶岁会又同天符。柔润重泽,病湿下重。

丙辰、丙戌∶俱天符。水运太过,大寒留于溪谷。

戊辰、戊戌∶司天为制,水得其平,所谓赫曦之纪,上羽与正征同也,火齐水化,炎裂拂腾,其病热郁灾,太过而水必。

庚辰、庚戌∶金气太过,其病燥, 瞀,胸满,肺金受病也,肝亦有损。

壬辰、壬戌∶木气太过,振拉摧拔,其病眩掉,目瞑,皆风木病也,肝筋脾土亦病。

水土合德,上应辰星、镇星,寒政大举,泽无阳焰,寒湿之气,持于气交,寒热发,肌肉痿不收,濡泻,血溢,皆火郁寒湿之病,膀胱不能无邪,神明绝,死不治。穴在掌后锐骨之端,真心气也。

初之气∶主风木,客相火。臣随君火,冬也,草乃早荣,风火相搏,温厉乃作,身热,头痛,呕吐,疮疡,斑疥之类。

二之气∶主君火,客燥金。大凉反至,火气遂抑,气郁中满,时多有之,诸寒滞于中,阳气不行也。

三之气∶主相火,客寒水。寒水侮阳,火无不应,病寒反热,痈疽,注下,心热瞀闷,若不治之,阳绝而死。

四之气∶主湿土,客风木。风湿交争,大热少气,肌肉足痿,注下赤白,以客胜主阳,脾且生火为热。

五之气∶主燥金,客君火。太阴在泉,而得君火之化,万物能长能成,而人亦舒而无病。

终之气∶主寒水,客湿土。湿气大行,阴凝惨凄,而寒风以至,是厥木来相加也,脾土伤而孕不育。

寒凝太虚,阳气不令,则火郁待时而发,少阳主治,而又水胜之,时雨以注,寒敷于上,雷动于下,宜苦以燥之,温以散之,盖苦从火化,治寒以热也,湿宜燥,寒宜温。

厥阴风木司天,少阳相火在泉,己、余年南、北政右寸、左尺不应。

乙巳、乙亥∶金不及而木得政,所谓从革之纪,上角与正角同也。灾兑七宫。

丁巳、丁亥∶俱天符。司天为助,委和之纪,与正角同也。灾震三宫。

己巳、己亥∶司天胜运,则木兼土化,卑监之纪,上角与正角同。灾五中宫。

辛巳、辛亥∶司天为制,其土不同少宫,故不得来兼化也。灾坎一宫。

癸巳、癸亥∶俱同岁会。在泉为助,水不兼化,不同少羽,火气不及。灾离九宫。

风火同德,上应岁星、荧惑,政扰令速,热病行于下,风病行于上,风燥胜复形于中,头目昏瞑,血溢,呕逆,筋痿,肉消,心痛,疮疡,二便淋赤,心肝自损,肺脾有亏。

初之气∶主厥木,客燥金。金气伤肝,寒于右胁之下,胎孕不育。

二之气∶主君火,客寒水。寒水犯君,阳气复,化气必应也,不无热中病。

三之气∶主相火,客风木。司天布政,风乃时举,其病泣出,耳鸣,掉眩。

四之气∶主湿土,客君火。溽暑湿热相搏,争于左上,天左间也,黄瘅, 肿,呕吐,疮疡。

五之气∶主燥金,客湿土。燥湿更胜,沉阴乃布,寒气及体,风雨乃行。

终之气∶主寒水,客相火。时寒气热,流水不冰,蛰虫出见,草乃生,人乃舒,其病温,厉,疟。

风生高远,炎气从之,上风下火也,土气温而云雨作,湿化行,宜辛从金化,以调上之风木,咸从水化,以调下之相火,相火虚实,最为难辩,无妄犯之。冲阳绝,死不治,穴在足跗上,胃之气也。

下载《灵素节注类编》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灵素节注类编》相关章节:

经论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