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理例(上)\ 疔疮

《古今医统大全》在线阅读中医杂集书籍在线阅读

脉浮数者,散之。脉沉实者,下之。表里俱实,解表攻里。

麻木大痛或不痛者,并灸之,更兼攻毒。

疔疮,以其疮形如丁盖之状也,多因肥甘过度,不慎房酒,以致邪毒蓄结,遂生疔疮,经曰膏粱之变,足生大疔是也。亦有人患多汗滴入肉食而生,亦有误食死牛马而生,不可不慎。

初生,头凹肿痛,赤黄赤黑无复定色,便令烦躁闷乱,或憎寒头痛,或呕吐心逆者是也。急于艾炷灸之,若不觉痛,针疮四边皆令血出,以回疮锭子从疮口 之,贴以膏药,仍服五香连翘汤漏芦汤等疏下之为效。针之不痛多血者,以猛火烧铁针通赤,于疮上烙之,令如焦炭,取痛为效,亦 前锭子,贴以膏药,经一二日,脓溃根出,服托里散,根据常疗之。如针不痛,其人眼黑,或见火光者,不可治,此毒已入脏腑也。

一人足患,作脓,恶寒呕吐,时发昏乱,脉浮数,明灸二十余壮,始痛,以夺命丹一服,肿起,更以荆防败毒散而愈。

一人左手臂患之,是日一臂麻木,次日半体皆然,神思昏溃,遂明灸二十余壮,犹不痛,至百壮始痛,以夺命丹一服始肿起,更用神异膏防风败毒散而愈。

一人脚面生疔,形虽如粟,其毒甚大,宜峻利之药攻之,因其怯弱,以隔蒜灸五十余壮,痒止,再灸片时知痛,更贴膏药,再以人参败毒散一服,渐愈。至阴之下,道远位僻,药力难达,若用峻剂,则药力未到,胃气先伤,不如灸之为宜。

一人感风毒,面生疔十余枚,肿痛脉数,服荆防败毒散稍愈,尚可畏,更用夺命丹,一服而愈。

一妇六十,右耳下天容穴间一疔,其头黑靥,四边泡起,黄水时流,浑身麻木,发热谵语,时时昏沉,六脉乱洪,用乌金散以汗之,就用铍针刺疮心不痛,周遭再刺十余下,紫黑血出,方知疼痛,即将寸金锭子 之疮内,外用提疔子放疮上,膏日贴护。次日汗后,精神微爽,却用破棺丹下之,病即定,其疮溃动,后用守效散贴涂,红玉锭子 之,八日疔出。兹所谓审脉证,汗下之,间外治,次第如此,殊胜不察脉证,但见发热谵语,便投下药,或兼香窜之药,遂至误人远矣。(世人多云∶是疮不是疮,且服五香连翘汤。然或中或否,致误者多。盖不审形气虚实,疮毒浅深,发表攻里,所因不同故也,此药善于驱逐,又以五般香窜佐之,与漏芦相间,大黄为佐,大黄入阳明、太阳,性能走不守,泄诸实热,以其峻捷,故号将军,虽各有参 、漏芦甘草之补药,宁免驱逐之祸乎!)

一人胸患,遍身麻木,脉数而实,急针,出恶血,更明灸数壮,始痛,服防风通圣散,得利而愈。

一夫人面生疔,肿 痛甚,数日不溃,肺证俱实,治以荆防败毒散,加芩连,稍愈。

彼以为缓,乃服托里散,一剂势盛,痛极始悟。再服用凉膈散,二服痛减肿溃,又与连翘消毒散,十余剂而愈。

一人唇生疔疮以五日,肿硬脉数,烦躁喜冷,此胃经积热所致。先以凉膈散,一服热去五六;更与夺命丹,二粒肿退二三;再以荆防败毒散,四剂而愈。

一人患之,发热烦躁脉实,以清凉饮下之而愈。

一郑氏举家生疔,多在四肢,皆食死牛肉所致,刺去恶血,更服紫金丹,悉愈。

一人唇下生疔,脉证俱实,法宜下之,反用托里,故口鼻流脓而死,是谓实实之祸也。

一老妇足大指患疔,甚痛,令灸之不从,专服败毒药,致真气虚而邪气愈实,竟不救。

盖败毒药,虽能表散疮毒,然而感有表里,所发有轻重,体段有上下,所禀有虚实,岂可一概而用之耶?且至阴之下,药力难到,专假药力,则缓不及事,不若灸之为速,故下部患疮,皆宜隔蒜灸之,不痛者,宜明灸之,及针疔四舋,去恶血,以夺命丹一粒入疮头孔内,仍以膏药贴之。若患在手足,红丝攻心腹者,就放丝尽处刺去恶血,宜服荆防败毒散。若丝近心腹者,宜挑破疮头,去恶水,以膏药贴之。如麻木者,服夺命丹,如牙关紧急,或喉内患者,并宜噙一二丸。

疔疮,丹溪用磁石为末,苦酒和封之,根即出。

又方 巴豆(十粒) 大半夏(一粒) 大附子(半个) 蜣螂(一枚)

上各为末,用麝和,看疮大小,以纸绳子围疮口,以药泥上,用帛贴敷,时换新药,以瘥为度,活人甚多。

下载《古今医统大全》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杂集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