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幼汇集(上)\ 小儿初生总论

《古今医统大全》在线阅读中医杂集书籍在线阅读

千金方》云∶小儿初生一周之内,密室襁褓,天地八风之邪岂得为害?良由在胎之时,母失调护,或过劳相干,或过食伤胃,或惊恐相触,或跌扑致伤。诞生之后故有胎惊、胎黄、胎寒、胎热、胎肥、胎怯诸证生焉。外因浴洗、拭口、断脐、灸囟之不得其法,致有噤口、脐风、锁肚、不乳等证。患此者多难救疗,虽黄帝之圣亦称不能察别。今世小儿医,尤宜精审浅深虚实,而权衡为治,乃济世之良工也。

初生小儿必忌外客所触。古人一岁之内忌之者,并无客忤之患。小儿略识人物,不宜携至神庙观望,神象闪烁恐生恐惧。小儿初生无谷道者,逾旬日必不可救。至腹胀不食乳,则成内伤。虽通谷道,已不胜其治矣。必须早速用刀刺,要对孔亲切,开通之后,用绵帛如榆钱大,卷如指,以香油浸透插之,使其再不合缝。

四傍用生肌散搽之自俞。小儿将入夏时,用色帛缝囊盛去皮尖杏仁七个,与儿随身佩之,闻雷自然不惊。

初生回气法

小儿初生,或有气怯而欲绝者,必因难产或受寒所致,不可便断脐带。急烘绵絮包裹怀中,以胎衣置火上烧燃,又用大纸捻蘸清油,烧于脐带上下,使暖气入腹,须臾气回。

拭口法

小儿在胎,口含经血以成形。始生之时,口中多有秽血未尽。啼声未出,急用新绵裹指拭去口中秽血为妙。若一啼则咽入腹,而秽毒有所不免。古人仍用黄连甘草等法,皆所以解其毒也。则儿聪慧,痘疹亦稀,疾病亦少,诚不可不加意者。

甘草黄连

妊妇临月,预办甘草、黄连,临产时先用甘草煎汁,收生之际,急以绵帛裹指蘸甘草汁拭其儿口,次用黄连少许同甘草煎,如前法拭口内,次用朱蜜。

朱蜜法

钱氏曰∶用好朱砂细研水飞过,炼好白蜜,调和成膏如小豆大,乳汁化服。三日内止进三粒,镇心安神,亦能解秽血之毒。

牛黄

牛黄炼蜜和成膏如小豆大,乳汁化服些须。形色不实者不可服,身黄胎热者宜服。

猪乳法

张焕论云∶初生儿或未有奶子,产妇之乳未下,可用猪乳代之,可免惊痫痘疮

钱氏曰∶初生小儿至盈月内,可当取猪乳滴口中最佳。

《圣惠方》云∶取猪乳须令猪儿饮母,次便提猪儿后脚起,口自离乳,急用手捋之,即得乳矣。非此法不可取也。

下胎毒法

凡下胎毒,只宜用淡豆豉煎浓汁,与三五日,其毒自下,又能助养脾气,消化乳食。

用淡豆豉是无盐的。

杨氏曰∶小儿在胎受病非一,大抵里气郁结,壅闭不通,宜取下胎毒为妙。

初生沐浴法

小儿洗浴不可先断脐带,候洗了方断,不致水湿伤脐,可免脐风脐疮等证。用清油调发灰敷脐,洗儿不可用水打湿脐带。

《千金》论曰∶浴儿当调和汤,看冷热,若不得所,令儿水惊即成疾病。冬寒不可久浴,则伤风寒。夏不可久浴,则伤热。水温不妨,浴时当护儿背,须风邪自此而入,使之发热成痫。

断脐法

《千金》论曰∶凡断脐,切不可刀割,咬断后缠结。所留脐带,令致儿足跌上,短则中寒,令儿肚中不调,或成内钓。若先断脐,然后浴者,水入脐中,则令腹痛。其脐断讫,连脐带中多有虫者,宜急剔拨去,不然则入腹成疾。大抵儿初生断脐之后,宜用熟艾浓裹爱护。若乳母不谨,或因洗浴水入脐中,或遗尿在裙抱之内,湿气于脐中,或因解脱为风冷邪气所侵,皆能令儿脐肿多啼,不能乳哺,即成脐风也。

钱氏曰∶初生儿若洗讫断脐带,须隔单衣咬断,将暖气呵七遍。断脐当留六寸,长则伤肌,短则伤脏。中寒或成内瘤,急剔去脐带中秽虫,免令入腹成疾。又 汁不尽,暖气少寒气多,则成脐风。

裹脐法

《千金》论曰∶裹脐须令白练柔软,方四寸,新绵浓半寸,与帛等合之。缓急得中,急则令儿吐 。儿生二十日乃解脐视之,或燥刺其腹,疼啼叫,当解之,易衣再裹。解脐须闭户下帐,冬间用火,令脐里温暖。

藏胎衣法

凡儿衣盛于新瓶内,以青帛裹其瓶口,上仍用砖密盖头,置便宜处。待满三日,然后根据月吉地向阳高燥之处埋地三尺,瓶上土浓二尺,须牢筑,令儿长寿有志。若藏衣不谨,令儿不利。

着衣法

《千金》论云∶小儿用父故衣绵改衣,女用母故衣绵改之。勿使新绵,切不可过浓,恐伤皮肤,生疮发痫,皆自此始。

《圣惠》论曰∶小儿一期之内,造衣服皆须用故帛为之,不可用新绵。若用新绵,则令儿壮热或作惊痫。

晒衣法

大抵儿衣日晒夜收,不可露天过夜,次早与儿穿上,致染湿热,使儿不安。此则所谓八邪之害,久则令儿黄瘦腹痛,身七壮热,夜间啼哭,或生疮疥。世俗谓之无辜疾,谓其衣在露天过夜,染着无辜鸟屎,令儿致疾,故曰无辜疾。其实非理,先哲所谓八邪之害,则湿热风寒惊积饥饱是也。

变蒸论

国中小儿变蒸者,阴阳水火变蒸于气血,而使形体成就。是五脏之变蒸,而七情所由生也。

变者,性情变易也。蒸者,身体蒸热也。儿当变蒸之候,身上温温壮热,上唇头起白泡珠如鱼目,耳尻俱冷,目无光彩,微欲惊而不乳哺,轻则如此。重则脉乱,壮热躁渴,夜啼,伤寒相似,或自汗盗汗。如此音,须用古法调和,不可深治太过。亦有胎气禀实,当其变蒸之候,皆无形证,自然一一变易知觉,此为暗变蒸也。就物言之,亦有变,龙蜕骨,虎换爪,豹变文。物类尚变,况于人乎?故儿初生三十二日为一变,六十四日为二变,兼蒸。九十六日为三变,一百二十八日为四变,并蒸。一百六十日为五变,一百九十二日为六变,并蒸。百二十四日为七变,二百五十六日为八变,并蒸。二百八十八日为九变,三百二十日为十变,并蒸。此十变毕后,更逾六十四日为一大蒸,逾一百二十八日为二大蒸,逾一百九十二日为三大蒸。通计五百七十六日,总共十变八蒸。儿乃血脉充荣,骨肉坚壮而成人也。

凡一变蒸三十二日,其候当二十八九日之间或有微热,至三十六七日方退,此为先期五日而作,后期五日而已。重者常有十日,轻者先二日而微觉,后二日而即退,亦全不见候,而暗变者为胎盛也。《宝鉴》谓初变属肝木,二变肺金,三变心火,四变脾土,五变肾水。五行生克,故有变蒸。

钱氏谓初变属肾水,为天一生水,故以生成为次序。二说俱通,大抵亦有不根据序而变,如伤寒不循经之次第也,但看何脏见候而调之为妙。如蒸于肝则目昏而微赤,蒸于肺则嚏咳而毛竖,蒸于脾则吐乳而或泻,蒸于心则微惊而壮热,蒸于肾尻冷而耳热。五脏六腑各见其候,以意消息调和,不必深固胶执而返求全之毁也。抑此自然有是变蒸之理,轻者不须用药,至期自愈。甚者过期不愈,按候而调之,着中而已。

变蒸药方

(《宝鉴》)紫阳黑散 治小儿变蒸壮热,亦治伤寒发热。

麻黄(去节,三钱) 大黄(酒炒黑,一钱) 杏仁(去皮尖,二钱)

上同一处捣和,烧存性,以杏仁膏和之,密器盛。每服一豆许,乳汁调和灌之。

平和饮子 治婴儿变蒸,于三日后,三日进一服,可免百病,百日内宜服。

人参(钱半) 白茯苓(一钱) 炙甘草(五分) 升麻(二分)

上咀水半盏,煎三分,不时服。弱者加白术一钱。

调元散 治小儿变蒸,脾弱不乳,吐乳、多啼。

人参 陈皮 白术 浓朴(姜制) 香附子(各一钱) 藿香炙甘草(各五分)

上为末,每服一钱,姜枣煎服。

当归饮子 治小儿变蒸有寒热者。

当归(一钱) 人参(一钱) 木香 官桂(各三分) 炙甘草(五分)

上锉每用一钱,姜枣煎服。

参杏膏 治小儿变蒸潮热

人参(半钱) 杏仁(去皮尖,一钱) 炙甘草(一钱) 川升麻(煨,五分)

上为极细末,百日以前,每用一字,麦门冬煎汤调服。

(《经验》)柴胡饮子 治儿变蒸之期,有似伤寒,两疑之间,用之极稳。

柴胡 紫苏叶 薄荷叶 陈皮 黄芩(各五分) 炙甘草(三分) 桔梗(五分) 芍药(五分)

上锉水一盏,枣姜煎三四分,不时与服。

抱龙丸 治变蒸壮热微惊者,方见惊风门。

下载《古今医统大全》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杂集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