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鼠疫

  我国鼠疫的最早记载为1644年(明崇祯末年)发生在山西省境内。

  在此前一年,明代名医吴有性对传染病的认识,较前人进了一步,他以为四时不正之气,发为温疫,其病与伤寒相似而有所不同,古书未能分别,于是细加推究病源,参考医案,著《温疫论》2卷,作为准绳,指导临床。

  在第三次世界性大流行期间,福建的福州、厦门、广东、海南岛、香港、云南、东北三省、内蒙古等地曾也流行,死亡共达10万人。

  1862年(清同治初年)云南发生鼠疫,据俞曲园《笔记》说,云南在经历战乱之后,又流行鼠疫,“大疫之将作,其家之鼠,无故自毙,或在墙壁中,或在承尘上,人不及见,久而腐烂,人闻其臭,鲜不疾者,病皆骤然而起,身上先坟起一小块,坚硬如石,颜色微红,扪之极痛,旋身热谵语,或逾日死,或即日死,诸医束手,不能处方;有以刀割去之者,然此处甫割,彼出复起,其得活者,千百中一二而已。疫起乡间,延及城市,一家有病者,则其左右十数家即迁移避之,踣于道者无算,然卒不能免也。甚至阖门同尽,比户皆空,小村聚中,绝无人迹。”染上鼠疫者,在患病的过程中,出现淋巴结肿大发热、谵语,全身中毒症状十分明显,医救不及,迅速大批死亡。象这样的鼠疫,在中国各地发生过多次,有的地方连续发生大面积的流行,死者无数。

  1893~1894年(清光绪十九至二十年)、1931年(民国二十年),福建曾流行鼠疫。

  1938年12月间,在云南省瑞丽江北岸的猛卯突然发现大量死鼠,次年3、4月间,开始发现鼠疫病人,死亡约30人。

  1940年冬,日本侵略者用飞机散布鼠疫杆菌到浙江宁波、衢州、金华、诸暨等地,致使闽浙赣三省与之毗邻的多县市鼠疫流行,福建闽北地区许多乡村因之成为荒村野地。

  有资料记载,福建北部的建阳县的鼠疫曾断断续续流行22年,疫区分布在6个区27个乡53个村,发病3766人,死亡3177人,其中以1942年流行最严重,发病907人,死亡777人。一个村只要有一人发病,马上就传染开,得病者十有九死,乡间流传的说法是“上午抬死人,下午被人抬,先死有棺材,后死没人埋”。有的一家人先后患病,又先后死去,有的甚至全家死亡。而建阳的徐市,受害最严重,本来热闹的大街,在鼠疫流行后,几乎无人走动,商店大门紧关,田野空无一人,山上新坟日日增多。特别是1945年的疫情,引起国际红十字会专家的注意,但国民政府无力控制鼠疫的蔓延,曾准备把当地村镇搞成无人区。1948年,回龙村发生鼠疫,许多人家绝了户,全村几乎跑光,烟囱不再冒炊烟。已发生鼠疫的村庄的百姓,纷纷外逃,将鼠疫杆菌向四周播散,结果使别的村庄的百姓遭受同样的厄运。

  我国鼠疫的最早记载为1644年(明崇祯末年)发生在山西省境内。

  在此前一年,明代名医吴有性对传染病的认识,较前人进了一步,他以为四时不正之气,发为温疫,其病与伤寒相似而有所不同,古书未能分别,于是细加推究病源,参考医案,著《温疫论》2卷,作为准绳,指导临床。

  在第三次世界性大流行期间,福建的福州、厦门、广东、海南岛、香港、云南、东北三省、内蒙古等地曾也流行,死亡共达10万人。

  1862年(清同治初年)云南发生鼠疫,据俞曲园《笔记》说,云南在经历战乱之后,又流行鼠疫,“大疫之将作,其家之鼠,无故自毙,或在墙壁中,或在承尘上,人不及见,久而腐烂,人闻其臭,鲜不疾者,病皆骤然而起,身上先坟起一小块,坚硬如石,颜色微红,扪之极痛,旋身热谵语,或逾日死,或即日死,诸医束手,不能处方;有以刀割去之者,然此处甫割,彼出复起,其得活者,千百中一二而已。疫起乡间,延及城市,一家有病者,则其左右十数家即迁移避之,踣于道者无算,然卒不能免也。甚至阖门同尽,比户皆空,小村聚中,绝无人迹。”染上鼠疫者,在患病的过程中,出现淋巴结肿大、发热、谵语,全身中毒症状十分明显,医救不及,迅速大批死亡。象这样的鼠疫,在中国各地发生过多次,有的地方连续发生大面积的流行,死者无数。

  1893~1894年(清光绪十九至二十年)、1931年(民国二十年),福建曾流行鼠疫。

  1938年12月间,在云南省瑞丽江北岸的猛卯突然发现大量死鼠,次年3、4月间,开始发现鼠疫病人,死亡约30人。

  1940年冬,日本侵略者用飞机散布鼠疫杆菌到浙江宁波、衢州、金华、诸暨等地,致使闽浙赣三省与之毗邻的多县市鼠疫流行,福建闽北地区许多乡村因之成为荒村野地。

  有资料记载,福建北部的建阳县的鼠疫曾断断续续流行22年,疫区分布在6个区27个乡53个村,发病3766人,死亡3177人,其中以1942年流行最严重,发病907人,死亡777人。一个村只要有一人发病,马上就传染开,得病者十有九死,乡间流传的说法是“上午抬死人,下午被人抬,先死有棺材,后死没人埋”。有的一家人先后患病,又先后死去,有的甚至全家死亡。而建阳的徐市,受害最严重,本来热闹的大街,在鼠疫流行后,几乎无人走动,商店大门紧关,田野空无一人,山上新坟日日增多。特别是1945年的疫情,引起国际红十字会专家的注意,但国民政府无力控制鼠疫的蔓延,曾准备把当地村镇搞成无人区。1948年,回龙村发生鼠疫,许多人家绝了户,全村几乎跑光,烟囱不再冒炊烟。已发生鼠疫的村庄的百姓,纷纷外逃,将鼠疫杆菌向四周播散,结果使别的村庄的百姓遭受同样的厄运。

  1946年2、3月间,云南省的腾冲、芒市甚至保山的施甸坝先后发现鼠疫病人并继续扩及盈江、梁河、保山县城。据《云南医药卫生简史》(1992年版)载,“自1938—1949年,云南省鼠疫患者共6899人,死亡2448人,病死率为35.5%。”

  建国后的1950年,第一届全国卫生会议召开,确定“预防为主、面向工农兵、团结中西医”的三大方针,积极开展预防工作,并于翌年公布法定传染病管理条例草案,全国人民以空前高涨的热情投入控制与消灭传染病的爱国运动,取得非凡的成绩。在中国历史文献中反复出现的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大疫,终于被刚刚翻身做主的人民逐步降服。福建闽北地区也于1954年控制住鼠疫的流行,此后的近半个世纪里未见有案例报道。

  1950-1955年鼠疫在云南的16个县市有流行,发病2242人,死亡480人。

  鼠疫有哪些表现及如何诊断

  临床症状:

  1.发病急寒颤高热全身酸痛全身中毒症状重;局部淋巴结(多为腹股沟)肿胀剧烈疼痛且有淋巴结周围炎及皮下组织水肿淋巴结可有化脓破溃出现被迫性体位

  2.肺型: 急骤发病全身中毒症状重;咳嗽咳血痰呼吸困难紫绀但肺部体征多不明显;于2-3天内出现心衰出血休克

  3.败血症型: 畏寒高热头痛四肢剧痛;全身中毒症状重;迅速出现谵妄昏迷极度衰竭出血鼻衄呕血尿血便休克DIC(弥漫性血管内凝血)心衰

  4.尚有皮肤型脑型眼型脑膜炎型等

  诊断:

  依据流行病学资料和一些特殊临床表现一般即可作出诊断轻型病例需与急性淋巴结炎恙虫病钩端螺旋体病兔热病等区别主要有赖于细菌学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