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爱而生的焦虑性神经症

  一女生的心理咨询案例

  ◆一个女生自爱而生的焦虑神经症的心理咨询◆

  我是不是快“疯”了?

  高考结束后,前来咨询室进行考后心理调适的学生和家长不少,心怡也是夹在他们当中走进来的,所以当她在我对面坐下来的时候,我并没把她的问题想得很严重,以为也是一例学习压力引起的焦虑症

  “我到咨询室门口来过好多次了!不过一次也没敢进来。”心怡有些紧张地说。我微笑着点点头,用眼神鼓励她往下说。

  今天我来之前下了很大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走进咨询室,把我的事情讲给您听,请您帮助我,……我觉得自己变得太多了。

  我是高3的学生,今年毕业,被保送上了大学,别的同学都很羡慕我,说我不要太开心噢,既没有高考的压力,也没有等待通知的不安。爸爸、妈妈也觉得我可以轻松轻松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反而就是轻松不下来,更开心不起来。每天都觉得头胀胀的,老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而且特别害怕看到一些特别的字眼或图片……

  “什么样的字眼、图片呢?可以给我举个例子吗?”我轻声地询问。

  心怡有些犹豫地望着我,我点点头,她终于小声地说:“比方说死啊什么的。 ”

  我鼓励着点点头。

  “这种害怕已经有半年了,每次我都尽力避开这些文字啊,图片啊,镜头啊。又不敢跟父母亲讲,怕他们不理解,骂我,后来跟一个好友讲了,好友说:这有什么好怕的,勇敢点。可我还是害怕,而且每次都觉得人很难受,好像血液一下子全往头上涌似的,胃也难受极了。除了这个以外,我每天还老是睡不好觉,躺在床上就会胡思乱想,有时候想:心怡是谁?我是谁?我为什么活着?人为什么要活着?照着镜子的时候,我又想:是的,我占据了这个肉体。跟别人说话,我也会怀疑说话的是不是我……以前的我不是这样的,以前的我开朗、乐观,而现在情绪却总是很差,提不起精神,觉得生活很无聊,常常有无名的压抑和痛苦,甚至有时会突然想到自杀……我现在很怕一个人呆着,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做出什么……”讲到这里,心怡的眼睛里泪光闪闪的,她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问我:“老师,您说我是不是疯了? ”

  我笑了笑,伸手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稍等了片刻说道:你看,今天你能自己鼓起勇气到林老师这里来做咨询,又能很流利地讲述自己的情况,说明你是一个很聪明、理智的女孩,怎么会是疯了呢?老师可以非常肯定地告诉你,你是一个很正常的人。 ”

  “可是,……”心怡半信半疑地望着我。

  “可是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不正常的现象,对不对?”我接着说。

  心怡用期盼的目光等待着,我接下去解释:“就像一个正常人也会感冒、发烧一样,正常人的心理有时候也会因为有这样那样的病菌入侵而生病,显出不正常来,这些病菌可以是生活里突然发生的事,也可以是我们心里早就携带但是没有发作过的一些细枝末节,或是我们性格组成中的某些特殊成分,你马上是大学生了,下面这个问题你一定回答得出来--人在什么状态下最容易感染病毒而生病呢? ”

  心怡认真地想了想说:“应该是体质比较弱、抵抗力差的时候吧? ”

  “那什么又会导致抵抗力差呢?”我接着问。

  “嗯……营养不良,遗传,还有疲劳过度…… ”

  “对呀,我们的心理也是一样,当它所受的呵护不够,承受的过多,太累太虚弱的时候,这些里里外外的病菌中的某一个就会像定时炸弹那样爆炸,让我们觉得很不舒服,好像突然间做什么都不对劲了。 ”

  “对,林老师,我就是这种感觉!”心怡使劲地点头。

  “嗯,所以,从今以后,林老师和你的任务就是排弹,找出那些使你那么难受的事情来,一件一件地消灭它,或者给他们换个安全环境,然后在你的心里重新洒水、种花,让它再变得阳光明媚,好吗?”

  心怡被我说得破涕为笑了,从她的眼神里看得出来,她已经对我产生了完全的信任,而先前那个关于“疯“的念头,已经被这份信任彻底消灭了。(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是咨询开始的第一步,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此外,咨询重心的建立一定要抓住根本问题。心怡所患的是典型的焦虑性神经症,但在她身上表现得比较复杂,一是不祥恐怖,比如怕一些不祥的字词、声音、画面;一是强迫性的穷艘磉虑,比如说不断地考虑生命是什么,人是什么,我为什么是人等等。这两种表现作为症状大都发生在青少年之中。不过,它们不是该来访者的主要问题。正是由于长期积压的焦虑无法排遣,她才用了怕和想这两个办法来舒缓自己的情绪。如果咨询师仅仅停留在表面化的症状上,往往会使咨询陷入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