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草不凡——蒲公英

  □ 伏新顺 青海省中医院

  蒲公英是菊科植物蒲公英的全草,可药可食,其性平味甘微苦,可清热解毒、消肿散结、利尿通淋,擅疗疔疮、恶肿结核,又能疗喉痹肿痛等病症。现代药理研究发现,本品有显著的催乳、利尿、缓泻、退黄、利胆、助消化、增食欲、抗癌等多种作用。现将其临床常见的几个功用简述如下。

  清胃定痛

  清代王洪绪《外科证治全生集》载:“本品炙脆存性,火酒送服,疗胃脘病”。从蒲公英之性味分析,其所主之胃痛,当属热痛之类,而王氏之应用,既炙脆存性,又以火酒送服,则其寒性已去,只存其定痛之用了。近贤章次公先生治胃溃疡,具有小建中汤证者,以此汤加入蒲公英30克,疗效很好。蒲公英的镇痛作用不仅在于能清胃,还在于其能消瘀,凡胃脘因瘀热作痛,用其最为相宜。而胃溃疡之疼痛,配合养胃之品,又可奏养胃消瘀、镇痛,如能选用其根,晒干研末吞服,效尤佳良。

  消痛散肿

  蒲公英为治疗痈疡之佳品,尤擅治乳痈。由于乳头属肝,乳房属胃,而蒲公英专入肝胃二经,具有消肿散结之能,故治此证效著。治乳痛常用蒲公英30克~60克,配合本草衍义补遗》指出:本品能“散滞气”,已有达郁之意。盖蒲公英花发甚早,得春初少阳之气,所以有生发之性,与苦寒沉降之品有间。清肝兼可达郁,此蒲公英之长也。凡肝热而郁者,宜用蒲公英调治。对肝炎患者,症见肝经郁热征象者,可随证选加蒲公英,本品除清肝外,又能利胆,对急慢性胆囊炎以“胆胀”而痛为主症者,多为气滞、郁火、湿痰、瘀血互阻,以致胆失通降而成,当以化痰行瘀,利胆散结为治疗大法,选用蒲公英甚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