泻利药之大黄

  大黄性味苦寒,有泻血分实热,下肠胃积滞,推陈致新的作用,故临床上称为泻利药,消散肿、清热燥湿、活血通经。但最常用于泻下。

  急性热性病人,如五,六天或七,八天不大便,证见高热不退,下午热重,阵阵汗出,晚间神昏谵语,搏衣摸床,腹部胀满、痞硬拒按,舌苔黄厚或黄褐焦黑,脉象重按有力,此为火热积结于肠胃之证。这时可急用生大黄芒硝厚朴、枫实,攻下泻火。患者泻下一,二次稀便,常可热退症除。胃火炽盛的人,口舌生疮,口渴咽燥,齿龈肿痛,大便秘结或衄血、吐血者,可取生大黄一、二钱,用开水浸泡20一30分钟,取汁饮服,每日一次,连用二、三日,可通便泻火而使病愈。凡大便干秘,数日不行的实证,需用通便者,都可用此法。

  热痢初起,由于肠胃湿热积滞而里急后重、大便不爽,可用生大黄配黄连木香槟榔等,泻除肠胃积滞,其痢可止。此即“通因通用”之法。

  大黄还有散肿消痈的作用。凡痈肿热痛不消,可用大黄内泻毒热、推荡壅滞而使痈消肿散。这时常与赤芍、归尾,银花连翘丹皮等配合应用。例如:大黄配白芷为丸内服,可治头背部的痈毒,配丹皮,桃仁芒硝冬瓜子赤芍等,可治肠痈(闸尾炎)。近些年来,用大黄牡丹皮汤加减,治疗急性闹尾炎巳收到良好效果。

  大黄还可用以清热除湿。例如治疗黄疸(阳黄)时,除用茵陈栀子车前子黄柏等药外,再适当配入大黄,则可加速清热除湿和退黄疸的效果,再如用大黄粉外撒,可治疗黄水疮湿疹等。

  女子由于内有瘀血而导致月经闭止不来,肌肤干燥失荣,瘦弱少食,小腹满,目珠青黯,盗汗等症(俗称干血痨),可用大黄庶虫丸治疗,每服一丸,一日两次大黄庶虫丸是前人的经验方,市上有成药出售,以大黄,黄芩甘草桃仁杏仁,赤芍,生地干漆虻虫水蛭蛴螬(金龟子的幼虫)、廑虫(即地鳖)组成)。大黄能入血分,其性沉降下行,故妇女因血瘀而月经闭止不行者,可在调经药中加入大黄以活血通经。

  另外,大黄配甘草还有止吐的作用。用生大黄配生甘草(大黄甘草汤),结合生赭石旋复花半夏党参槟榔等,治疗神经性呕吐,取得了满意的效果,仅供参考。黑白丑泻下,有小毒,主要是攻逐腹部积水。大黄泻下,主要是推荡肠胃积滞,热结。

  巴豆,大黄均为峻泻药。但巴豆性热,大黄性寒。大黄生用则泻下的力量猛烈(所以攻下的方剂中,常用生大黄,且往往注明“后下”),酒炒(或酒浸,酒洗)则能达身体上部而驱热下行,酒洗并能助其泻力(目赤牙痛,口疮,胸中焚热者适用),蒸熟则泻力和缓,适用于老年人及体弱者,炒炭可用于大肠有积滞的大便下血,有止血作用。大黄合芒硝同用,可使泻下之力增最而且快速,配黄芩栀子肺火,配黄连心火,配龙胆草肝火,配生石膏泻胃火。

  用量一般为三分至三钱,但个别病例,有时也可用到四,五钱。

  元气不足,胃虚血弱,病在气分及阴虚便燥者,均不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