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胎圣药浅议

  临床治疗妊娠病,诸医多用白术黄芩二药,多因其乃古人称之“安胎圣药”,妊娠诸症,皆加此二味方感满意。

  临证如遇阴虚火旺者,白术温燥实属不宜,若证见阳虚寒凝者,黄芩又为不适。

  白术、黄芩为何为安胎圣药呢?盖妇人妊娠,气血为本。脾胃者,后天之本也,气血生化之源,脾虚则无以生血,血虚则无以养胎,胎失所养,故动也。白术者,燥湿以健脾,脾健则气血盛而胎自安,故胎动可愈。妇人妊娠,热盛者多见,脏热则血热,热则胎动。黄芩者,清脏热也清血热,此乃黄芩安胎之理也。故《丹溪心法》指出:“妇人有孕则碍脾,运化迟而生湿,湿而生热,古人用白术、黄芩为安胎圣药,盖白术补脾燥湿,黄芩清热故也。”一语中的。

  临床之时,安胎之品很多,如熟地、寄生、续断杜仲菟丝子,皆补肝肾以安胎;黄芪党参山药当归阿胶皆补气血以安胎;砂仁苏梗亦因其理气而不破气,故常用于治疗妊娠有气滞者,或因腻药太过,不得已而兼用之,其用量之轻微可知。

  可见,世无安胎圣药,贵在辨证用之。若无论虚、实、寒、热,术芩兼用,参芪共投,则非中医辨证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