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溃疡

《止园医话》在线阅读中医医论书籍在线阅读

此症最多,中医有胃脘痛、胃、及俗名心口痛,种种病名,笼统含混,殊欠明了,此取西医病名也。

【原因】本病由胃粘膜受过当之刺激而起,例如胃酸过多俗名吐酸水,及过食辛辣焦香之物,例如烟、酒、油炸、火烤之物。咀嚼不细,例如暴食,不嚼即咽下。大凉、大热、半生不熟,不易消化等物,及身体一切不摄生,例如饥饱、劳碌、及恣食过当。因而致使胃之血行起障碍,则本病生焉。

【症候】本病有一定症状,不难诊断,初起只常吐酸水,亦有不吐酸水者即渐渐胃痛。兹述于下:

1.胃痛,此痛每于食后发生,当胃部痛极剧烈,甚则恒觉内部有挤压状血聚成病奇痛。

2.呕吐,此为必有症状,然吐出食物后痛即轻减。

3.背胀痛,此症状恒亘一、二星期,或二、三个月,时觉背部胀痛。

4.便秘,十之八九,患此症者,大便多干燥。

5.吐血,必经过大痛此症至出血期,则溃疡已破,吐血量极多,所吐之血,多暗赤色。同时一部分血液,由肠而下,经过肠之作用,变成暗黑色。患者食欲如常,或反亢进,舌多清洁无苔。此症疼痛,亦有放散至胸肋间者此症至出血期,已不致与其他疼痛误认矣。

【治法】中药对本病,可谓一无可取,历试多次,丝毫无效。连治胃脘痛各方包括在内故余对本症,完全采用西医治法,百无一失。盖此症初起,不过胃酸过多,吞酸食后胀闷,此时诊断,若兼有便秘,只与硫苦,合以重曹,一面疏通肠内容物,一面中和胃酸,犹中医所谓消食数日即可治愈。此指轻症而言,此时尚未形成肿疡若习常胃痛、呕吐,即可断定其胃内血行,已起障碍,是必先以人工盐、重曹等,清扫其肠胃,一方面必须与以止痛之药品例如盐莫,阿片丁等,但不可用极量。谨慎治疗,再加以饮食之摄生,二、三星期,亦可治愈。若患者发现大吐血及便血,则是溃疡已破,非常危险,第一须令患者静卧,禁止固形食物,三星期内只饮牛乳米汤,不可食菜。切忌惊慌,内服次硝酸苍铅,此药能被覆溃疡面,促其结痂。重曹,痛甚者酌加盐莫,或菲沃斯越,并须每朝夕服人工盐,此药无习惯性,故常服无碍。约至四星期,不可间断。患者切不可起立行动,出血后,至第四星期,胃痛已去,可以室内起坐,缓步运动,可以酌食稀粥。此后再过一、二星期,可以稍食易消化之物,至少一个月内,不可断药,人工盐等小心看护,必能治愈,此症患者,女性及壮年较多。不必用外科手术也。此症治不得法,后遗症往往酿成中医所称之噎膈病,即俗名之倒食反胃病

【医验】此症在未溃以前,不得谓之溃疡,只可称为胃痛,本编所列医验二则,皆已溃之重症也。

余次子汉果,体格强壮,年二十岁。乎素便秘,有胃酸过多吞酸症,食物时又不惯细嚼,偶因旅行,饮食失宜,过于劳动,因而感患胃部奇痛,胃内似有西物相挤继而大吐,症遂减轻。余诊系胃疡将成,乃遂往西城某大医院诊察,余盖希望该院检查胃液,详细诊察,以资印证也。乃该院医生临诊,特别号略一询问,即为了事,余当询以何病?乃竟意气用事,反询余曰,汝在何校毕业?汝以为何病?余从实对,则忿然答曰,此胆石疝痛四字而已。余虽才浅学疏,然对胆石疝痛与胃痛,尚不致鉴别错误。一至于此,不得已乃又送入同仁会医院,经严泽与林荷骆两君之诊察,认为胃疡,与以缓下剂,约一星期而治愈。自此以后,时有胃酸过多,便秘、胃痛等现象,与以缓下剂,旋愈。某日夜间,忽觉胃痛加剧,吐血甚多,便血黑色便更多,余知胃疡已破,乃以西药施治,嘱令静卧,并先严禁固形食物。只与稀汤,约二星期。处方如下:

第一方,人工加尔儿斯泉盐二五·○分二包,每日早起,用白开水化服一包。

第二方,重曹八·○,次硝苍六·○,菲沃斯越○·三(分六包),一日三包,食前服,白开水送下。第三方,盐莫○·○○一,乳糖○·五左为一包,与以六包,痛时服一包,不痛则不用此药。此症即以此三方而治愈,当其大吐血时,势颇危,晕厥然已确认为胃溃疡无疑,故必先令静卧勿动。约三星期,只以病者平素不能食牛乳,故代以米汤、稀粉、鸡蛋糕以鸡蛋打破,搅入一碗之清水,放盂内蒸之,如豆腐状。等稀薄流动之物为食品。约三星期每日早晨,服第一方,(一日之中,分三次服第二方)约一星期,即将第二方减去菲沃斯越以胃已不痛,故不用此药也。服之,第三方只于吐血之始,第一、二日各服一包,以痛较甚也嗣即不用此药矣,然第一、第二两方,每日与服,约四星期,一日未曾间断,第二星期后,已起床能食易消化之物矣。此症遂以此等西药而治愈。中药内之大黄有刺激性,万不可用。

姜君住北京西四牌楼大拐棒胡同十三号,年十九岁,以前患肠胃病年馀,据云腹痛,经过若干中西医,及针灸医生之治疗,至二十六年四月病势已危。延余诊治,见其面色苍白,身体瘦弱,病者自诉,胃部奇痛,有顽固之呕吐,大便则服泻药,亦不得下,以故只有呕吐、疼痛,饮食不下,衰弱几至不能起立。询悉以前曾有一次大泻黑色大便极多,正在扎针期内,闻此症请中医扎针,约数十日之久。延至现在,中西药均辞不治。余即断为胃溃疡无疑,当日与以人工盐一五·○不效,又与硫苦二○·○不效,又与甘汞锭六片,每片含量○·二,分三次服,仍未得泻,乃与拉克沙妥儿二片,服后竟得泻下极干燥之粪,嗣即水泻二次。当与阿片酊剂,嘱其每隔半点钟,眼五滴,凡一日夜,痛骤减,呕吐亦减止,能稍饮牛乳,伊家惊为神奇。嗣即与以重曹、硝苍,即前第二方去菲沃斯越嘱一日三次服,并与人工盐,即前第一方嘱其每日早晨服之,亦顺利得泻,约三星期,遂告大愈。然患者,有鸦片嗜好,且食物不谨,为本病治疗上一大障碍,是以治愈后,约年馀,忽又大吐血、泻血,衰弱已极,危险万分。又以前法参照前例治愈之。此君若无鸦片嗜好,决定不致有此二次之反复也。

按胃溃疡一症,较易诊断,以其疼痛发作时,特别剧烈,且有一切胃病状况,例如吞酸、嗳气、胀饱、便燥、呕吐等症,医者不难参照断定。此对中医而言,故略去检查胃液及检查粪便等说明。唯此症往往与胃痛相混,胃痛症按之多轻缓,胃溃疡则按之更痛。以此二症之病的现象多相同,例如上述一切胃病症状故医者当二症初起之时,容易相混,但二症治法不相反背,此指西药言,若中医论此症则有寒热虚实之分,惟余不取中医之说。若以本编所述之西药治法治之,亦均有效。仅有胃病不必用次硝苍但二症用中药,皆不如宗西医说,为确当速效。此因论胃溃疡连类说明之,但普通病人对医学不能具有常识,往往以心口痛、或胸口痛,自诉痛苦。医者对于此种场合,最要细心诊断,胃溃疡与胃痛二症,诊断不清,治法尚无大异,不致误人性命,唯胃病症治,最宜与心脏病精确鉴别,尤其与绞心症,中医所谓真心痛更须鉴别,否则用药一误,立出危险,而中医遇此场合,尤易误认,故余不得不详细说明之,愿医者临是症时,格外注意也。

凡胃痛,例如呕吐吞酸、食后痛、大便燥、胀饱等多有一切之胃病症状,此为首应注意之点,若无一般胃病症状,时常感觉心脏部疼痛,或忽然发作疼痛,俗名心口痛、胸口痛,多系统指胃病与心病之名称,最足误人。医者即应格外注意于二者之鉴别,兹将其此二病相异之点,说明于下:

1.心脏之疾患

①急性之心脏内膜炎,此症有显著之高热及脑症状,只有心悸亢进,不发剧痛,与胃痛容易分别。

②心脏瓣膜病,此症有喘息呼吸困难,心悸亢进,肠胃障碍,虽与胃病有相似之点,然只有偻麻质斯疼痛,与胃痛亦易分别,又有心脏病剧烈时,患者立时即病倒,心乱如麻,且有咳嗽吐血及吐白沫者,俱系偶尔一次,须注意。此实例亦甚多,此盖由于心脏血行障碍,因而牵动肺循环之血行欤。然此种咳嗽吐血,只限于心病发作之一时,若心脏病不发作之时,绝不咳嗽,亦绝不吐血,自然不致与肺病、胃病相混,此余之实验谈也。

2.心囊之疾患中医书所谓心包络也

①心囊炎,此症虽有心部发痛,似与胃病相混,然此种疼痛乃隐痛,并非剧烈,且此症心悸亢进,恶寒发热,亦与胃痛迥异,不致误认。

②心囊水肿,此症心脏部有显著之浆液蓄积,且乏疼痛,亦与胃痛不致误认。

3.心脏实质之疾患

①脂肪心,此症无疼痛,不致与胃病混淆。②心脏肉质炎,此症虽有心脏部之疼痛,然本病必发高热,且有极重之神经症状,与胃痛不致混淆。

③冠状动脉硬化症,本病多起于40岁以上之人,且多因身体过劳,饮酒吸烟过多,或梅毒痛风而起,为一慢性之心脏疾患,其症候有心筋衰弱,绞心症,心内绞痛此点最易与胃痉相混心脏性喘息,失神发作胃痛无此失神现象,心动急速或缓慢,此症极易与胃痉相混,应注意其他胃病现象,自不致误认。

4.心脏之神经性疾患

①神经性心悸亢进,此症无疼痛,不致与胃痛相混。

②绞心症,又名心脏痉挛,中医所谓真心痛者是也。此症最易误认为胃痉挛,治法一误,立致人死,医者最宜谨慎诊断。此症除缺乏胃病之吞酸、呕吐、便秘等症状外,最宜注意此点其疼痛之发作,几与胃痉相似。以故中医遇此症时,往往误认,杀人即在顷刻,以此症一遇中医之消导、顺气、清热等药,服下即可令代偿机停止活动,而归于死亡,此余所亲见,阅后王成琨一病自知非有不慊于中医也。此症与胃痉,在真正之西医,一经诊断不难鉴别,此为中医立言,故知此云云。绞心症之原因,强半由于心脏中应有之血量,急速减少或因烟酒过度,及其他心脏病。故其现象,患者夜间常常醒觉,感呼吸困难,及心脏部之奇痛,与异常之烦闷苦恼,此时之剧烈疼痛如绞缢,如压迫,如掰裂,有难以言传之痛苦。其痛往往波及肩胛颈肋,此与胃病不同之点,但又与肝胆肋等痛容易误认。手足厥冷,颜面失色,愈远愈显痛时皮肤出汗,脉或停止,病发时更有一种苦闷与灭绝之感觉。在病者比较疼痛,尤为苦恼,疼痛持续时间,由数秒至三十分钟不等。诱发本病以身体之剧动,精神感触,有一见凉风或行动用力即诱发者。及饱食、交接等为最易。夜间发作时尤多除消化有时微觉障碍外,其余一切胃之病状.丝毫不见,有时吐白沫喘息,故又易误认为肺病,然肺病绝不如是之绞痛也。是宜特别注意之点也。退,失音亦能渐愈,此非主要症候也。

附录王成琨君病历一则

王成琨,年三十六岁,住珠市口南何家大院二十五号,膏药商人。据称早年一经过劳例如挑水恒觉立时心乱,必须卧下须臾即愈。在一千月前,偶因入澡堂沐浴,方入门,即觉呼吸困难,因而心乱疼痛、喘息、吐白沫甚多,自是之后,每一出门,行动稍劳,即诱发心内疼痛,如绞如掰,夜间尤甚。注意胃病症状均无,绝非胃痛。即请中医某诊治,谓系肺病,盖因其喘息,故错认也。治之不愈,又改延某中医诊治,认为脾胃病,与以白术白芍等药,余汜其方,有此二味服下病更甚。又延某医诊治,闻系注射强心剂病稍减,仍未愈。最后其戚某亦中医来诊,乃为开一药方,记得内有黄芩枳实陈皮龙胆草等味,余适至病家作友谊之看望,见其方煎此药,乃告以不可服用此等中药,然病者深信伊戚某之医术,至下午八点钟服下此药,约隔三小时,即觉病痛更剧,意欲如厕,方起床,即骤然死去,时为二十七年十二月五日,此即绞心症患者之病历,录之以为庸医杀人者戒也。此症疼痛最烈时稍与盐莫止痛亦可,然最有效之治法,应参照本编怔忡病作膏剂与服,可以治愈。

1000余本中医古籍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下载《止园医话》.chm chm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止园医话》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