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武与《针灸聚英》

  高武,别号梅孤子,明代鄞县人,明代针灸学家。著有《针灸聚英》、《针灸节要》、《痘科正宗》、《射学指南》、《律吕辨》、《发挥直指》等。

  【生平】

  高武,别号梅孤子,明代鄞县(今浙江宁波人),明代针灸学家。生卒年月不详,约生活于十六世纪。

  【佚事】

  高武自幼喜好读书,天文、律吕、兵法、骑射无不娴习。明代嘉靖年间,中武举人,后来因为对做官不感兴趣转而研究医学,尤其擅长针灸。

  他认为医生治病,也象两军对垒作战一样,只有攻守奇正,量敌而应者,才是良将;作为一个医生,必须是针、灸、药,因病而施者,才是良医。当他看到当时的针灸书大都非常粗疏,便溯源《内经》、《难经》原旨,穷究《铜人》、《明堂》诸家之说。为了使针灸医生都能溯源《内经》、《难经》,他先编集了《针灸素难要旨》(又名《针灸节要》),为了纠正时人之流弊,他又续编了《针灸聚英》四卷(又名《针灸聚英发挥》),这两部书是他在医学方面的代表作。

  另外,高氏根据男、女、儿童的不同体形,制作了三具栩栩如生的针灸铜人,很具实用价值,亦是针灸学史上的又一重要史料。他是在宋代王惟一铸铜人五百年之后,又一位铸造针灸铜人的医家。

  【著作与成就】

  高武著有《针灸聚英》4卷(1529),《针灸节要》3卷(1537),《痘科正宗》4卷,还有《射学指南》、《律吕辨》、《发挥直指》等著作。

  《针灸聚英》,主要汇集了十六世纪以前十多种针灸医籍的理论与临床经验,结合作者自己的观点与体会而成,是一部学术价值较高的针灸学专著,对针灸学的发展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为后世针灸家所推崇。

  该书引用了《难经》、《素问》、《子午经》、《铜人腧穴针灸图经》、《千金方》、《千金翼方》、《外台秘要》、《针经指南》、《针灸资生经》、《十四经发挥》等各类文献达十多部,使文出有据,言之有理。

  在《针灸聚英》中,高氏反对当时流行的“按时用穴”法,他认为子午流注(纳甲法)深奥难懂,加之因师授不同,方法各异,使用起来甚觉不便,往往延误病情。因此,他创造了一种“十二经是动所生病补泻迎随说”,或称“十二经病井荥俞经合补虚泻实法”,即子午流注纳支(子)法。这种方法是先知疾病,后定经穴,最后决定选用该经经穴的开穴时辰。高氏重视“子午流注”针法,但又不囿于前人的子午流注之说,而是继承中有发挥,颇有创新精神,在发挥时又不离其理论根源,为发展“子午流注”针法作出了新贡献。

  高武通过两本针灸专著——《针灸聚英》与《针灸节要》,撷取了历代医著中的针灸精华,汇聚了诸多针灸医家治病经验以及自己对针灸学的独特见解,成为明代针灸学中的一支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