痈疽部分·下部(十四)

《证治准绳·疡医》在线阅读中医内科书籍在线阅读

便毒

《鬼遗》云∶腿 两处起为便毒。跨下两臀尖下,大道前(谷道)。小道后(水道)。成悬。皆是虚极人患此痈,近谷道左右,亦名痈。宜急补脾脏及发处贴药,既用发穴散,破后用抽脓膏,脓尽用合疮口散合之。慎勿过冬,即成冷漏难治。夫便毒生于小腹下,两腿合缝之间,其毒初发,寒热交作,腿间肿起疼痛是也。夫肾为作强之官,所藏者精与智也,男女大欲,不能直遂其志,故败精搏血,留聚经隧,乃结为便毒矣。盖腿与小腹合缝之间,精气所出之道路也,或触景而动心,或梦寐而不泄,即不得偶合阴阳,又不能忘情息念,故精与血交滞而成肿结也。初起切不可用寒凉之药,恐气血愈滞,不得宣通,反成大患。

惟当开郁散气,清利热毒,使精血宣畅,则自然愈矣。

〔孙〕 按∶前论盖思想无穷,所愿不遂者设也,此固一说而意犹未完。果如此论,当僧尼、孀妇、官人、旷夫,多有此患,然予目击商贾中野合不洁淫妓,便构此疾。或疳疮,或杨梅者,亦由欲火淫炽,一旦交合不洁,为淫火冲动,肤腠开通。是以受毒初发之时,慎不宜以败毒之药泻之何也?毒邪非虚不入,若复虚胃气,则毒邪下陷,治之非弥年累月不愈也。捷法,只宜发汗,其次利小便。肤腠所感之邪,汗易散也,阴茎腿缝皆肝经络。肝肾主下焦,又肝主小便,使毒邪从小便中出。所治皆顺也,故治之不旬日便可奏功。若曾已发汗,利小便。体浓邪固而不得宣通者,乃以破毒活血调气之剂攻之。俟毒瓦斯宣通,随以补剂托之,亦不失先后着也。

〔薛〕 便痈属厥阴肝经,内热外寒,或劳倦过度,或房欲不节,或欲心不遂,或强固其精,或肝经湿热而致。治法内热外寒者,双解散。劳倦过度者,补中益气汤。房欲不节者,六味丸料。欲心不遂者,先用五苓散大黄,疏其精滞,后用地黄丸以补其肝肾,强固其精。或湿热壅滞者,宜用龙胆泻肝汤疏肝导滞。夫便痈血疝也,属厥阴肝经之络脉,冲任督脉之隧道。故妇人患此,多在两 肿痛,或腹中结块,小便涩滞,苟治者得法,患者又能调摄,何难敛之有。若概用大黄等剂,以求其内消,或令脓从便下,损其气血,及不慎起居饮食者,皆为不治。

〔表〕

一人肿痛发热,以荆防败毒散二剂而止;以双解散剂而消。

荆防败毒散 治便痈,发寒热或拘急疼痛。(方见肿疡。)

〔里〕

一人 肿作痛,大小便秘,脉有力。以玉烛散二剂顿退,更以龙胆泻肝汤四剂而消。

子和玉烛散 (即四物汤调胃承气汤各半服之。)

〔世〕 又方刘寄奴 王不留行 大黄 金银花 木鳖子上等分,酒水煎,露一宿,五更服。

〔丹〕 治便毒初起射干(二寸) 生姜(如指大,捣细)

上取顺流水煎微沸。服之以泻为度;又用牛皮胶醋煮,涂患处。(射干紫花者是,红花者非。)

治已结成脓者大黄(半两) 枳实 浓朴(各三钱) 甘草节(一钱) 连翘(半两) 桃仁泥(二十一枚)

上分三服。姜三片,水煎服。

又治便毒青皮 白芷 柴胡 赤芍药 槟榔 朴硝 乌药 木瓜 大黄 连翘 栝蒌 生地黄甘草节 黄芩 三棱 蓬术 犀角 皂角刺上为 咀。以水三碗,煎至一碗。候大饥服,以泻为度。

三物汤 治便痈牡蛎 大黄 山栀子(各等分)

上为末。以酒水一大盏,煎至七分,露一宿。空心温服。

四神散 治便毒,初起寒热,欲成痈疽,服此神效。

大黄 木鳖僵蚕 贝母(各二钱半)

用酒水各一盅。煎至一盅。食前热服,若得汗下为妙。

双解散 治便毒,内蕴热气,外挟寒邪,精血交滞,肿结疼痛。

川大黄(三钱) 泽泻 牵牛 白芍药 桃仁(去皮尖,各二钱) 辣桂 甘草(各一钱)

上作一服。水二盅,生姜五片,煎至一盅,食前服。

补骨脂散

破故纸(炒研) 牛蒡子(微炒) 牵牛(炒) 大黄酒(拌炒,各等分)

上为末。每服一两,酒调下。

消毒五圣汤 治便毒肿疼神效。

五灵脂 白僵蚕 郁金 贝母 大黄(各三钱)

上酒水各半煎服,连服三帖立愈。

消毒饮 治便毒初发,三四日可消。

皂角针 金银花 防风 当归 大黄 甘草节 栝蒌实(各等分)

上 咀。水酒各半煎,食前温服。仍频提掣顶中发立效。

又方木鳖子、大黄、栝蒌、桃仁、草龙胆

咀,浓煎,露一宿。清晨温服立愈。

止痛妙绝饮 治便毒肿硬,不消不溃,疼痛无已,此方一服,立能止痛。

人参 大黄(各五钱)

上用酒水各一盅。煎至一盅,人乳香、没药各一钱,空心食前服。

牡蛎散 治血疝,即便毒。

当归(酒拌) 甘草节 滑石( ) 牡蛎( 各一钱半) 大黄(三钱) 木鳖子(五枚,杵)

作一剂。用水二盅,煎一盅,露一宿。五更顿服,冬月火温服。已未溃脓血从大便出。

〔薛〕 按∶此方乃咸寒导滞之剂。若久旷房室,大小便秘,发热 痛,或交感强固精气,致精血交错,肿结疼痛,便秘者宜用。若劳倦之人,不甚 痛,大小便如常,或小便赤色,发热不作脓,及溃而不敛,宜用十全大补汤。盖此证多起于劳役不足,或房劳过度,精气俱虚之人。俗云∶一石米疮,此言百日后可愈也。若大补气血,不旬日而愈,何用百日?盖疮之收敛,在乎血气之盛也。尝治举人凌待之,虚而服克伐药,几致危殆,予用托里健脾药而消。秀才王文远,劳苦患之,服小柴胡汤而表证散,后用托里药,脓成针之而旬日愈。胡判官,脓清脉弱,以大补之药而已愈。因新婚后发,自用连翘消毒散,致泻痢不止,竟致不救。可见此证属不足多矣,非补不可。大抵便毒属肝经,初起坚硬,肝主筋故也,五七日后当赤软,脓成故也。若尚坚硬,乃元气不能腐化。往往人见坚硬,只欲内消,反服攻散药,多致虚虚之祸,前所治者,即其验也。

又方山栀 大黄 乳香 没药 当归(各半钱) 栝蒌仁(二钱) 代赭石(一钱)

上作一服水煮。

〔表里〕

一人不慎房劳,患此肿痛,以双解散二服,其病即止。更以补中汤数剂而脓成针之,以八珍汤五味、麦门、柴胡三十余剂。大抵便痈者血疝也,俗呼为便毒,言于不便处患之故也。乃足厥阴肝经络,及冲任督脉亦属肝之旁络也,是气血流通之道路,今壅而肿痛,此则热毒所致,宜先疏导其滞,更用托里之剂,此临证制宜也。

防风通圣散 治疮汤便毒。若泻去芒硝、大黄。能解暑月热毒,或遍身头面患疮。

芍药(焙) 芒硝 滑石( ) 川芎 大黄(煨) 桔梗 石膏( ) 荆芥 麻黄(各四分半)

山栀 白术 连翘 当归 薄荷 甘草 防风 黄芩(焙,各八分)

作一剂。水二盅,煎八分服。

愚按∶此方非表里俱实,大小便秘者,恐不可用,宜审之。通圣散益元散,名双解散。

苏方散 治便毒。

鳖肉 当归尾 芍药 白芷 粉甘草 川芎 射干 忍冬(即金银花) 大黄 没药 苏木穿山甲( 火煨,各六分)

上细切,作一服。水酒各一盏,煎至一盏,食前服。

〔流气活血〕

东垣青皮汤 治便毒。

青皮 防风 当归身 甘草梢(生,各等分)

上 咀,分作四服。水一小碗,煎至八分,去渣。大温服空心,日进三服。

撤消通气散 便毒初发用此。

木香 延胡索花粉(酒浸) 舶上 香(怀) 白牵(牛炒) 白芷 当归 甘草(各一两) 青木香(半两) 穿山甲(酒浸,炙焦,二两)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食前温酒调服,木香汤亦可。

〔补虚〕

府庠沈尼文,年二十,左拗患之,余以肝肾阴虚,先用托里药,溃而将愈。因入房发热作渴,右边亦作痛,脓水清稀,虚证悉至,脉洪大而无力,势甚可畏,用十全大补加附子一钱,脉证顿退,再剂全退。后用大补汤三十余剂而痊。 一男子,肿而不溃,余谓∶此因阳气虚弱,用参、 、归、术,以补托元气,用白芷、皂角刺、柴胡、甘草节,以排脓清肝,数剂而溃;以八珍加柴胡,补其气血,数剂而愈。 一人患便毒,脓稀脉弱。以十全大补汤加五味、麦门、白蔹,三十剂稍愈,更以参 归术膏而平。因新婚复发,聚肿坚硬,四肢冷,脉弱皮寒,饮食少思,此虚极也,仍用前药,加桂附三剂稍可。

彼欲速愈,自用连翘消毒饮,泄利不止而殁。

一人年逾四十,素劳苦,患便毒,发寒热,先以小柴胡汤加青皮一服,表证悉退,次以补中益气汤穿山甲二剂,肿去三四,更以托里之药五六服,脓成刺去,旬日而敛。

一人肿而不溃,以参、 、归、术、甘草节、皂角针、白芷、柴胡,数剂而溃,以八珍汤加柴胡,数剂愈。 一人溃而肿不消,且不敛。诊之脉浮而涩,以豆豉灸,更以十全大补汤,月余而愈。

〔消毒清火〕

儒者肿痛便涩,用八正散二剂,清肝火导湿热而肿痛愈,再以小柴胡加芎、归、泽泻、山栀二剂,清肝火补脾血,而小便利。一男子,溃而肿痛不止,此余毒未解,用活命饮一剂而痛止,再剂而肿消。 一男子,痛甚发热,用前饮一剂痛止,再以神效栝蒌散加山栀、柴胡二剂而消。 一男子,已溃而痛不止,小便秘涩,此肝火未解也,与小柴胡汤黄柏知母、芎、归,痛止便利,更以托里当归汤而疮敛。若毒未解而痛不止者,须用活命饮。 一人脓未成大痛,服消毒托里内疏药,不应,脉洪大,毒尚在,以仙方活命饮,一剂痛止,又剂而消。 一人溃而痛不止,诸药不应。诊之脉大,按之则数,乃毒未解也,以仙方活命饮而止。又二剂而消。 一人肿痛,日晡发热,以小柴胡加青皮、天花粉四剂,痛止热退,以神效栝蒌散四剂而消。

栝蒌散 治便痈等恶疮。

栝蒌(一枚) 金银花 牛蒡子(炒,各三钱) 生姜 甘草(各半两)

上将药不犯铜铁器,捶碎。用酒一大升煎数沸,空心温服。

威灵仙散 治便毒。

威灵仙 贝母 知母(各一两)

上三味为末。每服三钱,空心温酒调下。如不散,再服。

〔薛〕 按∶此方通经,去脓消毒,补虚益气。盖此证多患于阴虚之人,此方乃是一见也。亦有 痛小便数者,宜先用加减龙胆泻肝汤。大小便秘, 肿作痛,宜八正散。憎寒发热,荆防败毒散。然后用此方。若不作脓或脓不溃,宜用大补之剂。溃而不敛者,更用豆豉饼灸之。

〔小便不利〕

一老妇,肿痛脓未作,小便滞,肝脉数,以加减龙胆泻肝汤加山栀、黄柏,四剂而消。

加减龙胆泻肝汤

龙胆草(酒拌,炒) 泽泻 车前子(炒) 木通 生地黄 当归尾 山栀(炒) 黄芩(各一钱)

甘草(生用,五分)

作一剂。用水二盅,煎至八分,食前服。如湿盛,加黄连。大便秘,加大黄。

〔大便不实〕

一人服克伐药。以求内消,致泻利少食。以二神丸先止其泻,以十全大补倍加白术茯苓,数剂而消。 一人年逾四十,患便毒,克伐太过,饮食少思,大便不实,遗精脉微。东垣云∶精滑不禁,大便不利,腰脚沉重,下虚也。仲景曰∶微弱之脉,主气血俱虚。以六君子加破故纸、肉豆蔻煎服,泄止食进,更以十全大补汤加行经药,十余剂而消。

〔妇人〕

一妇素清苦,因郁怒患前症,或用败毒寒凉之药,反晡热内热,自汗盗汗,月经不行,口干咽燥。余谓∶此郁气伤脾,因药复损,先以当归汤数剂,后兼逍遥散,各五十余剂,而诸证皆愈。 一妇小腹内,如有所梗,两拗与人门俱肿,小便淋沥,经候不调,内热作渴,饮食少思,腹内初如鸡卵而渐大,脉洪数而虚,左关尤甚,属肝脾郁结之证也,用加味归脾汤,肝火退而脾土健,间以逍遥散芦荟丸而愈。 一妇人,两拗肿痛,腹内一块不时上攻,月余不调,小便不利。余以为肝脾气滞,以四君加芎、归、柴胡、山栀而愈,后因郁怒,前证复作,却兼胸胁胀满,盗汗,此肝木甚而伤脾土,用加味归脾汤,下芦荟丸而痊。 一妇小腹内或作痛,或痞闷,两拗肿痛,内热寒热,胸膈不利,饮食不甘,形体日瘦,此肝气滞而伤脾气,朝用补中益气汤;夕用六味丸渐愈,更用芦荟丸而全愈。 一妇两拗肿痛,小腹痞胀,小便时数,白带时下,寒热往来,小水淋沥。余谓∶脾气滞而血病,用龙胆泻肝汤渐愈,又用加味逍遥散、六味丸而全愈。 一妇患前证,胸胁胀闷,或小便不利,或时作痛,大便涩滞,服疏气豁痰等药益甚。余谓∶肝火气分之病,用龙胆泻肝汤以清肝热;又用加味逍遥散以生肝血;六味丸以滋肾水而愈。

一妇患前证,余谓∶此肝脾郁怒之证,不信。别服化痰利气之剂,胸腹胀闷,又服峻利疏导之剂,变脾虚发肿之证而殁。 一妇两 肿痛,内热作渴,饮食不甘,肢体倦怠,阴中作梗,小便赤涩,为肝脾阴虚湿热,用加味归脾汤而愈。后因怒复作,小腹肿胀,小便不利,用小柴胡加山栀、芎、归,以清理肝火,胀痛顿止。又以加味逍遥散,调补肝火而痊。 一妇人,两 肿痛,寒热内热,小便赤涩,胸胁不利,此肝火动而脾气伤,用补中益气汤加茯苓数剂,少愈;又与加味归脾汤,诸证悉退。再用加味逍遥散而全愈。

一妇小腹痞闷,小便不利,内热体倦懒食,此气血虚而兼肝火,用八珍汤加柴、栀、胆草,治之而安。 一妇阴中如梗,两 肿痛,寒热不食,小便频数,小腹重坠。余以为肝脾郁结所致。先以补中益气汤加山栀、茯苓、车前子、青皮,以清肝火升脾气,更以加味归脾汤,二十余剂调理脾郁而愈。

〔杂方〕

退毒散 治便毒肿结。

穿山甲(蘸醋炙焦,五钱) 木猪腰子(醋微炙,三钱)

为末。每服二钱,食前老酒调下。次以醋煮肥皂,研膏敷之妙。(木猪腰子,即木猪苓

立消散 消便毒痈肿如神。

全蝎(炒) 核桃(去壳、肉,只用隔膜,炒)

等分为末。空心酒调下三钱;下午再服,三日全愈。

又方 白僵蚕槐花为末。酒调服。一方,加酒大黄。

〔外治〕

敷药方 治便毒肿痛。

雄黄 乳香(各二两) 黄柏(一两)

上为细末。用新汲水调敷肿处,自消。

〔丹〕 又方 用甘草节、白芷、黄连各等分,如破者,龙骨、白枯矾赤石脂,并用铁围散。痈疽肿毒亦治,用之效。

乳香 没药(各半两) 大黄 黄连 黄柏 南星 半夏 防风 羌活 皂角刺 木鳖子栝蒌 甘草节 草乌阿胶上为细末。醋调成膏,入石器内,火熬黑色。鹅羽蘸敷之。

毛际疡

或问∶小腹至阴之下,玉茎之根,痒极。沸汤沃之,稍止而复作。有三四窍,黄水淋漓何如?曰∶此广疮结毒也,询之幼时曾生恶疮。旬日后大痛肿甚,饮食少进,作结毒治之。

囊痈

〔丹〕 《外科精要》云∶痈疽入囊者死。囊属厥阴,今以死言之,将以为属少阴肾经邪?予亲见入囊者七八人,悉以湿热入肝经施治,而用补阴药佐之,虽脓溃皮脱,睾丸悬挂可畏者,皆不死。但不知下虚年老者如何耳。 囊痈,湿热下注也,有作脓者,此浊气润下,将流入渗道,因阴道或亏,水道不利而然,脓尽自安,不药可也,惟在善于调摄耳。又有因腹肿,渐流入囊肿甚,而囊自裂开,睾丸悬挂水出,以麸炭(杉木炭)末敷,外以紫苏叶包裹,仰卧养之。 大抵此证属阴道亏,湿热不利所致。故滋阴降湿药不可缺。常治肿痛,小便秘滞者,用除湿为主,滋阴佐之,肿痛已退,便利已和者,除湿滋阴药相兼治之。欲其成脓,用托里为主,滋阴佐之。候脓成即针之,仍用托里滋阴。若湿毒已尽者,专用托里,如脓清或多或敛迟者,用大补之剂,或附子饼灸之。

〔薛〕 囊痈属肝肾二经,阴虚湿热下注。若小便涩滞者,先分利以泄其毒,继补阴以令其自消。若湿热退而仍肿痛,宜补阴托里以速其脓。脓 而便秘者,热毒壅闭也,先用托里消毒散,后用针以泄之,脓去即解。若脓去而肿痛不减者,热毒未解也,用清肝养荣汤。口干而小便数者,肾经虚热也,六味丸。内热晡热者。肝经血虚也,四物加参术。

体倦食少者,脾气虚热也,补中益气汤。脓水清稀者,气血俱虚也,十全大补汤,此证虽大溃而睾丸悬露,治得其法,旬日肉渐生而愈。若专攻其疮,阴道益虚,则肿者不能溃,溃者不能敛,少壮者多成痼疾,老弱者多致不起。亦有患痔漏久而串及于囊者,当兼治其痔,切忌寒药克伐,亏损胃气。

一人,囊痈未作脓而肿痛,以加减龙胆泻肝汤,二剂少愈,更以四物加木通、知母、黄柏而消。 一人脓熟作胀,致小便不利,急针。以小柴胡加黄柏、白芷、金银花,四剂少愈,更以托里消毒散,数剂而消。 一人年逾五十,阴囊肿痛,得热愈盛,服蟠葱散,不应。肝脉数,此囊痈也,乃肝经湿热所致。脓已成急针之,进龙胆泻肝汤,脉证悉退。更服托里滋阴药,外敷杉木炭、紫苏末,月余而愈。 一人年逾六十,阴囊溃痛不可忍,睾丸露出,服龙胆泻肝汤,敷麸炭、紫苏末不应。薛意此湿气炽盛,先饮槐花酒一碗,次服前汤少愈,更服托里加滋阴药而平。设以前药不应,加之峻剂,未有不损中气以致败也。 一弱人,肿痛未成脓,小便赤涩,以制甘草、青皮、木通、黄柏、当归、麦门,四剂少愈,以清心莲子饮,四剂而消。 一人 肿痛甚,小便涩,发热脉数,以龙胆泻肝汤,倍车前、木通、泽泻、茯苓,势减半,仍以前汤加黄柏、金银花四剂,又减二三,便利如常。唯一处不消,此欲成脓,再用前汤,加金银花、皂角针、白芷六剂,微肿痛,脉滑数,乃脓已成针之,肿痛悉退。投滋阴托里药,及紫苏末敷之而愈。 一人病势已甚,脉洪大可畏,用前汤二剂,肿少退,以仙方活命饮二剂,痛少止,脉洪数,脓已成须针之,否则阴囊皆溃。彼不信,更他医,果大溃,睾丸挂,复求治。脉将静,以八珍汤加黄、黄柏、知母、山栀,更敷紫苏末,数日而痊。 一人连日饮酒,阴挺并囊湿痒,服滋阴等药不应。薛谓∶前阴肝脉络也,阴气从挺而出,素有湿,继以酒为湿热,合干下焦而然,经曰∶下焦如渎。又云∶在下者,引而竭之。遂以龙胆泻肝汤,及清震汤而愈。此或不应,宜补肝汤四生散治之。 儒者陈时用,考试不利,一夕饮烧酒入房,妻不纳,翌日阴囊肿胀 痛,遣人求治。薛以除湿热,清肝火之剂,城门夜闭不及归服。翌早报云∶夜来阴囊悉腐,玉茎下面贴囊者亦腐,此肝火挟酒毒而湿热炽盛也,仍以前药,加参、 、归、术四剂,腐肉尽脱,睾丸悬挂,用大补气血,并涂当归膏,囊茎全复而愈。

一人患此,肿痛发热,以小柴胡加青皮、黄连,四剂少愈,更以龙胆泻肝汤而消。给事陆贞山,肿赤胀痛,小便涩滞,寒热作渴,此肝肾阴虚,湿热下注也,当清肝火,除湿毒。遂用柴胡、炒龙胆、吴茱萸、炒黄连、当归、银花、皂角刺、赤芍药、防风,木通、甘草节,一剂肿痛渐退,少加防风、木通、川芎、茯苓作饮,下滋肾丸以补阴,其热肿俱退。但内有一条筋不消,此肝经血气虚损也,当滋肾水,用六味丸料,去茯苓加五味二剂,再用补中益气加茯苓作饮,送滋肾丸,筋顿消而愈。

加味泻肝汤 治肝经湿热不利,阴囊肿痛。或溃烂皮脱,睾丸悬挂,或便毒及下疳肿痛,或溃烂并皆治之。

龙胆草(酒拌,炒) 当归尾 车前子(炒) 泽泻 生地黄 芍药(炒) 黄连(炒) 黄柏(酒拌,炒)

知母(酒拌,炒) 防风(各一钱) 甘草梢(五分)

作一剂。水二盅,煎八分,食前服。外敷乌金散

京兆朱二峰,阴囊胀痛,彼以为疝。薛诊其脉,数而滑,此囊痈也,因肝肾二经阴虚,湿热所致,脓已成矣。服活命饮一剂而溃,更用补阴托里而敛。 一膏粱之客,阴囊肿胀,小便不利,此中焦积热,乘虚下注,先用龙胆泻肝汤加黄柏、知母、黄连、牛膝,四剂渐愈,后用补阴八珍汤加柴胡、山栀而愈。后不守禁忌,前证复作,仍用补阴八珍汤、补中益气汤、六味丸而痊。又因劳发热,自用四物、黄柏、知母之类,虚证悉具,疮口开大。薛谓五脏气血俱虚也,朝用补中益气,夕用六君子加当归,各五十余剂,疮口渐敛,又用六味丸调补而愈。 府庠李达卿,素肾虚发热,久服黄柏、知母之类,形体渐瘦,遗精白浊,晡热唾痰。薛曰∶此肾水亏损,虚火内炽,用补中益气之类,加五味、麦门,前症将愈。又别用清热凉血之剂,饮食少思,唾痰不止。薛以为脾肺复虚,不能摄涎归源,仍用前汤加茯苓、半夏而愈。后入房头晕吐痰,腰骨作痛,大小便道牵痛。薛曰∶此精己耗而复竭所致,危殆之证也,遂朝用前汤加麦门、五味,夕用六味丸料加五味子,萆 ,五十余剂诸证顿退。后又入房,阴囊、阴茎作痛,别用淡渗之剂,阴囊内溃。

薛用补阴托里之剂,出脓甚多,喜肿消痛止,竟不善调养,以致大便不通,小便如淋,痰涎上涌。薛曰∶肾虚之证复作矣,诚为可虑。有保其可生者,用礞石滚痰丸牛黄清心丸之类,吐痰愈加。薛曰∶非惟无以保其生,而反促其危矣!固辞不治,后果殁。 一男子,醉而入房,阴囊肿胀大如斗,小腹胀闷,小水淋赤,发热口干,痰涎壅甚,此膀胱阴虚,酒毒所乘也,用六味丸料,加车前、牛膝作饮,下滋肾丸,诸证顿退,再加五味、麦门二剂而愈。却以补中益气加麦门、五味,调理而康。若用淡渗,复损真阴,决致不起。

加味小柴胡汤 治囊痈腐烂,或饮食少思,日晡发热。

柴胡 人参 黄芩(炒) 川芎 白术(炒) 盐水(浸,炒) 当归(酒洗) 黄柏(酒拌,炒) 知母(酒拌,炒) 甘草(各一钱) 半夏(五分)

作一剂。水二盅,煎八分,食前服。痛甚加黄连。小便不利,加木通。

知州王汝道,先晡热发热,肢体倦怠,入房则腿足酸软,足必热至腿膝,六脉洪数,两尺为甚。余以足三阴虚,欲滋补化源。彼反服苦寒降火之剂,后阴囊肿胀,用治疝之药,肿胀益甚,形气愈虚。服温补之剂,肿痛上攻,小便不利,两尺脉洪滑,按之虚甚,余曰∶此囊痈也,因气血虚而不能溃。先用补中益气汤加山药山茱萸、车前子、柴胡、山栀,一剂肿胀顿消,随用六味丸料加车前、牛膝、柴胡、山栀,一剂小便渐通,乃用活命饮与前二药,消息兼用至二十余剂。囊裂出秽脓甚多,乃用托里消毒散六剂,脓秽清,又用托里散数剂,脓水渐少,更用补阴托里散,及十全大补汤五十余剂而痊。 一人年逾五十,患此疮口不敛,诊之微有湿热。治以龙胆泻肝汤,湿热悉退,乃以托里药,及豆豉饼灸而愈。次年复患湿热颇盛,仍用前汤四剂而退,又以滋阴药而消。若溃后虚而不补,少壮者成漏,老弱者不治。脓清作渴,脉大者,亦不治。 一人患此久不敛,以十全大补汤加五味、麦门、灸以豆豉饼,月余而平。

一弱人,脓熟胀痛,大小便秘,急针之,脓出三碗许即鼾睡,觉神思少健。但针迟,故用托里药,至三十余剂始瘥。若服解毒药,即溃尽矣。

〔似是而非〕

一人囊肿,状如水晶,时痛时痒出水,小腹按之作水声,小便频数,脉迟缓,此醉后饮水入房,汗出遇风寒湿毒乘聚于囊,名水疝也。先以导水丸二服,腹水已去,小便如常,再以胃苓散倍白术、茯苓,更用气针,引去聚水而瘥。 一人年逾四十,阴囊肿痛,以热手熨之少缓,服五苓散不应,尺脉迟软,此下虚寒邪所袭而然,名曰阴疝,非疮毒也。治以蟠葱散少可,更服葫芦巴丸而平。 一人年逾三十,阴囊湿痒,茎出白物如脓,举则急痛,此肝疝也。用龙胆泻肝汤而愈。阴茎或肿,或缩,或挺,或痒,皆宜此药治之。

治肾痈,用石蟹热水磨服。

锻石散 治肾漏,阴囊先肿后穿破,出黄水,疮口如鱼口,能致命。

上用五倍子锻石炒黄色,去灰摊地,出火毒,砂盆内研细末。不犯铜铁,干掺上五七次可。

治外肾痈疮抱鸡卵壳 鹰爪黄连 轻粉(各等分)

上为细末。用煎过清油,调涂。

乌金散

麸炭 紫苏叶(各等分)

上为末。香油调搽。

阴疮

阴器属足厥阴肝经,任脉之会。《素问》云∶厥阴之脉络阴器,系于肝。《灵枢》曰∶筋者聚于阴器,而脉络于舌本。肝者,筋之会也,又属督脉。《素问》曰∶督脉者,其络循阴器,合篡间是也。至于足太阳,外合清水,内属膀胱而通水道,手太阳外合淮水,内属小肠而水道出焉,则又属手足太阳也,肾主水,则又属足少阴也。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则又属手太阴也。《素问》又谓∶前阴者,宗筋之所聚,太阴、阳明之所合。则又属脾与胃矣,痈疮生其间,须细心求而责之,不可专主一厥阴肝经,而惟清肝导湿之为事,斯无误矣。隐处瘙痒成疮,挟有耳鸣、目痒、鼻赤、齿浮、指缝白等症,为肾脏风疮。生于阴头,为阴头痈。生于窍口,为下疳疮。今但生于阴茎者,皆为下疳,姑从之。

〔肾藏风疮〕

戴院使云∶ 风因精未调,外为风湿所袭,从阴囊湿汗作痒起,流注四肢,手叉白色,悉生疮疡,俗谓之肾脏风。四生饮二两,以竹刀细切猪腰一对,银石器中酒漉,煮烂研细,和药为丸,如梧子大。如不可丸,入酒醋少许。每服五六十丸,盐酒空心下,又用花蛇散和消风散酒调服;或升麻和气饮,咽乌头煮盐丸乌荆丸,或花蛇丸。若 常湿痒,欲得淋洗,则以蛇床子一味煎汤用之。

三因四生散 治 风上攻下注,耳鸣目痒,鼻赤齿浮,或作口疮;下注阴湿四散搔痒,通体生疮,及妇人血风等症。

白附子 蒺藜(擦去刺) 黄 (蜜炙) 羌活(各等分)

为末。每服二钱,盐酒调下。有一人将猪肾破开,人盐掺药煨,亦妙。 属宗筋,胃阳明养之,故有是证。

治肾脏风 凡指缝白者,只一二服效。

黄 (一两) 木通 甘草 黑牵牛(各半两)

上四味细锉。用 蝥七枚,去翅,同药炒焦黑,去 蝥,余为末,蒸饼糊为丸,如桐子大。空心盐汤下,三十丸。

本事乌头丸 治肾脏风,上攻下注,生疮并癣。

川乌头 草乌头(二味,以黑豆半升,煮透软,去皮脐,切、晒,各一两) 天麻 地龙(去土) 白附子(各半两)

上为末,酒糊为丸,如桐子大。每服二三十丸,空心食前,盐酒盐汤任下。

肾脏风 甘草节煎汤洗,极效。

肾脏风痒不可当者,吴茱萸蛇床子等分,煎汤洗神效。治肾脏阴汗生疮,用苋菜根茎叶,烧灰存性研细,抓破敷之立愈。又苍耳草、蛇床子煎汤,洗之良。

全蝎散 治肾脏风发疮痒。

全蝎(三枚,焙) 明硫黄(二钱,研) 生虢丹(一钱) 轻粉(半钱) 鸡心槟榔(一大个,破、开,好黄丹一钱合内,湿纸裹煨) 麝香(少许,研)

上为细末研匀,瓷盒收。每用少许,麻油调抹两掌,先以鼻嗅,男以两掌掩外肾,女以两掌掩两乳,各睡至醒;次日根据前再用药,屡效。

牡蛎散 治阴囊两傍生疮或阴湿水出,其痒甚苦。夜则抓之无足,后必自痛,或两腋汗,脚板心汗湿,无可奈何,此药主之。予亲得此症,受苦数十年,得此方随用二三日,如法擦之,二十余年不发,实为神效。

牡蛎 黄丹(炒,各二两) 枯白矾(四两)

上为细末。遇夜睡时,用手捏药于阴痒处痛擦之,不一时又搽之,三四次后顿减。次夜再搽,虽大减又搽,后自然平复。如腋汗亦有顿搽方可,脚汗先搽,后装药靴或鞋底上,脚板上涂药缠脚裹之,亦可。

浴毒汤 治小肠风,阴疮痒痛。

木通 本 枳壳 贯众 荆芥 甘松 薄荷 白芷上锉碎,用药二两,水五升,入芒硝半两,煎至三升,去滓。热洗浴疮。

阴疮膏 治男、女阴疮。

米粉(一酒杯许) 芍药 黄芩 牡蛎 附子 白芷(各七钱半)

上六味为 咀,以不入水猪膏一斤,微火上煎三上三下,候白芷黄膏成,绞滓去,纳白粉和。取传疮上。

小浴方 治虚劳,阴湿痒生疮。

川椒 苦参 蛇床子(各一两半) 香附子 白矾 白芷 狗脊 细辛(各一两) 桂心(三分)

上 咀。每用药一两,以水三升,煎至二升,去滓,倾入盆子内。但乘热气坐盆子上熏之,良久,通身便洗患处。甚者不过三两度。

沐浴长春散 治男子下元阴湿久冷,阴囊左右夜痒,抓之则喜,住之则痛,成疮流水,为害甚苦。此药见效,及治妇人下部阴湿,胎元久冷。

牡蛎 蛇床子 破故纸 紫梢花 官桂荷叶(各等分)

上 咀,每用一两半,水一小锅,入葱白数茎,煎至八分,去滓。先熏后洗,却用后药。

枯矾(一两) 黄丹 蛤粉(各半两)

上件共研为细末,熏洗了后,以手捏药末搽湿痒处。

铜绿散 治男、妇阴部湿淹疮。

铜绿(少许) 白矾(一钱) 乳香(半钱) 轻粉(一字) 五倍子(细研,半两)

上为细末。洗净掺之。

青黛散〔寇〕 有一妇人,患脐下腹上连二阴,遍满生湿疮,状如马刀,他处并无。

热痒而痛,大小便涩出黄汁,食亦减,身面浮肿。医作恶疮治,用鳗鲡鱼松脂、黄丹之类涂疮上,愈热痛甚,治不对故也。细问之?此人嗜酒,贪啖喜鱼蟹发风等物。急令用温水洗拭去膏药,寻马齿苋四两,研烂,入青黛一两,再研匀,涂疮上,实时热减痛痒皆去。仍服八正散日三服,发散客热,每涂药一时久即干,又再涂新湿药,如此二日,减三分之一,五日减二,自此二十日愈。即愈,乃问曰∶此疮何缘至此?曰∶中、下焦蓄风热毒热气,若不出,当作肠痈、内痔,仍须禁酒及发风物,后不能禁酒,果患内痔。

〔世〕 肾脏风疮 血 (即百虫窠,右膝内廉上膝三寸,陷中者)

〔集〕 肾脏风疮 血 (即百虫窠,针入寸半,灸二七壮) 三阴交

〔下疳疮〕

〔薛〕 下疳疮,属肝经湿热下注,或阴虚火燥。治法∶肿痛发热者,血虚而有热也,四物汤加柴胡、山栀。肿痛寒热者,肝经湿热也,小柴胡汤加龙胆草、黄连。肿痛便涩者,湿热壅滞也,龙胆泻肝汤。肿痛腐溃者,气血虚而有火也,八物汤加山栀、柴胡。日晡热甚者,阴血虚而有热也,小柴胡汤加参、术、芎归。日晡倦怠者,阳气虚而下陷也,补中益气汤,其经久不愈而发寒热者,肾水不能生肝木也,用六味丸。若筋缩纵或为痒痛,或出白津,此筋疝也,用龙胆泻肝汤。气虚者,补中益气加炒山栀、炒龙胆。阴虚火燥者,用六味丸。茎中痒出白津,用补中益气汤,与清心莲子饮间服。盖此证肝经阴虚为本,肿痛寒热等证为标,须用六味丸以生肝血。凡脾土虚不能生金水,而见一切肝证者,当佐以补中益气汤加麦门冬以滋化源。

〔丹〕 治男子耻疮,或痛在茎之窍,或痛在茎之标,皆手足太阳不利,热毒下传入足厥阴,故变紫黑色,作蚀疮毁其茎而死。宜以子和泄水丸,散导湿毒,无不愈者。若已成疮,先泄其根,次从标而治。外以葱白、黑豆汁渫洗,拭干,以黄连、木香密陀僧、干胭脂之类,细末搽之。如内溃脓不出,以追脓散上之,又用子和和泄水丸。如后窍脓少,可用黄连、木香、胭脂等贴之。 一邻人,年三十,性狡而躁,素患下疳疮,或作或止。夏初患白痢,膈上微闷。医与理中汤四帖,昏闷若死,片时而苏。予脉之,两手皆涩,重取略弦似数,予曰∶此下疳疮之深重者,与当归龙荟丸去麝,四帖而利减,与小柴胡去半夏加黄连、芍药、川芎、生姜,煎五六帖而安。 一男子近三十岁,有下疳疮,虽屡求治,以其不能忌口却之,忽一日,头痛发热自汗,众作伤寒阳证,治之反剧。予诊其脉,弦甚七至,重按则涩。予曰∶此证在厥阴,药与证不相应。遂作小柴胡汤,加草龙胆、黄连、胡黄连,带热服,四剂而病脱然。

〔娄〕 尝治一男子下疳疮,每恣饮酒则发,医与小柴胡汤,加黄连,数帖不效,又与玉烛散,下之反剧。予以甘草节、小建中汤各半煎服之,下咽痛止,后以四物汤、建中、甘草等分,与之遂安。

〔薛〕 庶吉士,刘华甫,或茎中作痛,或窍出白津,或小便秘涩。先用小柴胡汤加山栀、泽泻、黄连、木通、胆草、茯苓二剂,以清肝火,导湿热,诸证渐愈。后因劳倦,忽然寒热,此元气复伤也,用补中益气汤而安,又用六味丸,生肝血,滋肾水而全愈。 州守姜节甫患前证,脓水淋漓,作渴吐痰,午前恶寒,午后发热。余曰∶午前恶寒属阳气虚弱,午后发热属阴血不足。不信,反服二陈,黄柏、知母之类,饮食益少,大便不实,又日晡热渴,小腹重坠,患处 痛,恪用四物,黄柏、知母之类,饮食亦不思。余以脾气虚而下陷,先用补中益气汤,调养脾胃,以升阳气,诸证渐愈。又用六味丸,滋补肾水,以生肝血而痊。 一小儿十五岁患前证,杂用消毒之药,虚证悉具,二年余矣,询之乃禀所致。用萆 汤月余,诸证渐愈,又用补阴八珍、补中益气二汤而痊。 一儒者,茎中作痒,发热倦怠,外皮浮肿,二年矣。用八珍加柴胡、山栀,及六味地黄丸而愈;有兼阴毛间生虫作痒者,用桃仁研烂涂之。一儒者,因劳而患, 痛寒热,体倦头疼,小便赤涩,用补中益气汤加车前、牛膝、山栀而愈。 一儒者,阴茎腐烂,肿痛不止,日晡热甚,口干体倦,食少欲呕,此肝脾血虚也,先用六君子加柴胡、升麻,脾胃醒而诸证退,更以补中益气加炒山栀,肝火退而肿痛痊。

子和泄水丸(一名大智丸。)

大戟 芫花 甘遂 海带(洗) 海藻(洗) 郁李仁 续随子(各半两) 樟柳根(一两)

上为细末,水煮枣肉为丸,如小豆大。每服五七十丸,熟水下。按∶此药太峻,用者慎之。

治下疳疮,先用张子和泄水去根,后用此药干上。

黄连 滑石(各半两) 定粉(三钱) 轻粉(少许) 乳香(一钱) 密陀僧(二钱)

上细末干上,或加干胭脂,或加木香、槟榔。

大芦荟丸(一名九味芦荟丸) 治肝火下疳溃烂,或作痛 肿,或治小儿疳膨食积,口鼻生疮,牙龈蚀烂等症,并虫蚀肛门,痒痛。

胡黄连 芦荟 黄连 木香 白芜荑 青皮 白雷丸 鹤虱草(各一两) 麝香(一钱)

为末,蒸饼糊丸,桐子大。每服一钱,空心米饮下。

八正散 治下疳便毒,小便淋漓,脉证俱实者。

大黄 车前子 瞿麦 蓄 山栀 木通(各二钱) 滑石(二两) 甘草(一钱)

上水煎服

洗毒汤 治阴蚀疮。

苦参 防风 露蜂房 甘草(炙,各等分)

上 咀。水煎浓汁,洗疮。

金银花散 治下疳疮。

金银花 荆芥 朴硝 蛇床子 甘松 白芷 槟榔(各一两)

上 咀。每用五钱,水五碗,加葱白三根,同煎数沸。盆盛水,先熏后洗,却上药。

洗药 黄连 黄柏 当归 白芷 独活 防风 朴硝 荆芥(各等分) 入钱(五十文),乌梅(五个),盐一匙,入水同煎。温洗,日五七次,敷下项药。

敷药 木香 槟榔 黄连 铜青 轻粉 枯矾 海螵蛸 麝香(各等分)

为极细末。洗后至夜,敷上。

《千金》治丈夫阴头痈,师所不能医。用鳖甲一枚,烧末以鸡子白,和敷良。

〔丹〕 下疳疮。

蛤粉 脑茶 苦参 青黛 密陀僧上用河水洗疮净。腊猪脂调敷;并治兼疮。

又方 青黛 海蛤 密陀僧 黄连共为末,敷上。

治一切热毒恶疮及下疳疮。用密陀僧、黄柏,各一分半,腻粉一钱,麝香少许。先洗疮,拭干敷之。甚者三四次。

治下疳疮。雄黄、黄连等分为末。湿者干掺,干者油调敷。先用荆芥、射干煎汤洗,却敷之妙。一方,用地骨皮末,敷之神效。

追脓锭子(海藏) 脓内溃不出,此药追之。

雄黄(二钱) 巴豆(一钱半) 轻粉(一字)

《外台秘要》云∶阴头疮,蜜煎甘草,敷之安。

又方 用头发,用盐水洗去垢腻净;再用米泔洗过;又用清汤洗。晒干,烧灰,敷疮上,便结靥。

又方 苍耳叶,为末敷之。

治下疳疮 黑彤兔(名乌吊土,名孩儿沙。)为末,敷上神效。

七宝槟榔散 治下元玉茎上或阴头上有疳疮,渐至蚀透,久不愈者。

槟榔 雄黄 轻粉 密陀僧 黄连 黄柏 朴硝上为细末,和匀。先以葱白浆水洗净,软帛挹干。如疮湿干掺;如干,小油调涂。

玉粉散 治下阴疮,疼不止。

滑石 密陀僧 寒水石( ,各半两) 腻粉 麝香(各少许)

上为细末。油调敷,或干贴患处。

蚯蚓散 治阴茎疮。

蚯蚓(二分) 豆粉(一分)

上用水研,涂上,干又敷之。一方,用豉一分。

丹胞散 治玉茎上生疮,臭烂者。

上以猪胞一个连尿,去一半留一半。用新砖两口,炭火 。将猪胞连尿于砖上焙干。不住手,一向移放于两口砖上,轮流不歇,莫与火 着胞,等尿干为度。研为末,入黄丹一钱。先用葱汤以鹅毛抹洗,以旧帛拭干,此药掺三五次,立见效。

地连散 治玉茎上生疮。

上用地骨皮煎汤洗;以诃子连核,烧存性为末,干掺。

川连散 治下部注疮。

上以宣连为细末。浆水调成饼,摊于碗面上,内用艾及穿山甲三片,烧烟覆碗熏成黑色,再取下,如是者五次,以黄连饼黑色为度,地上出烟毒,再研细。湿则干涂;干则清油调涂,三四次。先用黄柏、藿香茵陈,煎汤温洗。

妙方 治茎头三五孔小漏疮,出血微脓。

上用油发,烧作灰存性,研细敷之。干则津唾调敷,仍以米饮调发灰,食前服。

麝香散 治妒精疮,痒而湿者。

麝香 黄矾 青矾(各等分)

上为细末。小便后,用少许敷之。

治阴湿生疮,黄水流注。

白矾(不以多少)

上研为末。以冷水洗疮净后敷之。

津调散 治妒精疮,脓汁淋漓,臭烂。

黄连 款冬花(各等分) 麝香(少许,一方不用)

上为细末。先以地骨皮、蛇床子煎汤洗,软帛拭干。津调敷之,忌生汤洗。

胭脂散 治阴疮。

坯子胭脂 真绿豆粉(各等分)

上同研匀,敷之。

蛤蟆散 治阴湿欲尽,疮痛甚者。

蛤蟆(一枚,烧灰) 兔粪(一两)

上同研细。每用少许,敷疮上,日三四次。

截疳散 治年深疳 疮,大效。

白芨 白蔹 黄丹 密陀僧(各一两) 黄连(半两) 轻粉(一钱) 冰片 麝香(各半钱)

上为细末,和匀。每用或掺、或 疮中,以膏药贴之。

甘石散 治下部疳疮。

炉甘石 密陀僧(各一钱半) 轻粉(一分) 橡斗子(烧灰存性,三钱) 龙骨(半钱) 麝香(少许)

上为细末。先用荆芥、杜仲、川椒,煎汤放温洗罢;次用药些少,干贴。

子散 治下疳疮。

上用栀子一枚,去穣,入明矾末,面糊封合口,火烧存性为末。干掺上,随效。

银粉散 治下疳,阴头生疮。

上用墙上白螺蛳壳,不以多少,火内 酥为末,水内飞过,先去土石粗者;次用轻粉,随分两入在末内。每以少许,干贴在疮上。

治下疳疮上以孩儿茶,研为细末。先洗疮净。干则小油调敷,湿则干掺之,神效。

博金散 治下疳疮,臭烂肿痛。

白矾(与密陀僧同为末、相和,入于沙锅内火上炮,汗尽) 密陀僧(以上各五钱) 白垩(二钱) 黄丹轻粉(以上各一钱) 乳香(五分) 麝香(一字)

上为细末。先须另用槐枝、葱白、盐、甘草熬汤,淋 洗一二时,挹干。掺上项药。每用药,先须洗 ,然后掺药,甚者三五次瘥。

胜金散 治下疳,溃烂或疼痛。

黄连 黄柏 轻粉 银朱 孩儿茶(各五分) 冰片(一分)

上为细末。香油调搽。内服加味泻肝汤。

治下疳疮,久不愈。橡斗子二个,各盛黄丹令满,相合以乱发缠定,烧烟尽为度,同研为末。先以葱白、热浆水洗疮脓尽;次上药,甚者不过三次如神。

疗人阴生疮,脓出成坎。取高昌白矾、麻仁等分,研炼猪脂相和成膏。槐白皮煎汤洗疮,拭干即涂膏,然后以楸叶贴其上,不过三五度瘥。

下疳疮,用五倍子末敷之。

妇人阴疮

运气∶阴疮皆属寒。经云∶太阳之胜,阴中乃疡,隐曲不利,治以苦热是也。

仲景云∶少阴脉滑而数者,阴中即生疮。阴中蚀烂者,野狼牙汤洗之。用野狼牙二两,以水四升,煮取半升。以绵缠箸如茧,浸汤沥阴中,日三遍。

洗拓散 (《大全》) 治阴蚀疮。

甘草 干漆(各一两) 黄芩 当归 地黄 芍药(各二两) 龟甲(五两)

上细切。以水七升,煮取一半,去渣。以绵帛纳汤中,用拓疮处,良久即易,日二度。

拓汤可作十里许,即挹干。捻取甘湿散,薄敷疮上使遍,可经半日;又以汤拓,拓讫如前敷药

甘湿散

蚺蛇胆(真者) 青木香 石硫黄 铁精麝香(各四分。临时入用,缘麝辟蛇毒,若先相和胆,即无力)

上各等分为末,更研细。有患取如三棋子大,和井花水,日再服讫,先令便利了。即以后方桃枝,先熏部讫。然后取药如棋子,安竹管里,纳下部中,日再度,老少量减。其熏法,每日一度,不用再。

桃枝熏法 取东南桃枝五七枝,轻打头使散,以绵缠之;又捣石硫黄为末,将此绵缠桃枝捻转之,令末少浓。又截一竹筒,先纳下部中;仍以所捻药,桃枝烧着熏之。

蛇床子散 湿阴中主药。

用蛇床子仁一味末之,以白粉少许,和令相得如枣大,绵裹纳之,自然湿散。

〔补遗〕 治阴疮,捣新桃叶,绵裹纳阴中,日三两易。

余详女科前阴诸疾。

穿裆发锐疽涌泉疽

或问∶背之下极发疽何如?曰∶此名穿裆发,属督脉及太阳经,由劳伤忧思积郁所致。活命饮加羌活、黄柏,内托羌活汤主之,及胜金丹、神仙追毒丸。壮实者,八阵散、一粒金丹下之。老弱者,十全大补汤、人参养荣汤。此证宜速治,稍缓则溃烂,难收敛。成漏者,多麻木黑陷,泄泻呕哕疲倦者,不治。

《灵枢》曰∶发于尻,名曰锐疽。其状赤坚大,急治之。不治,三十日死矣。

《鬼遗》云∶涌泉疽,肿起发太阴,(太阴,尻尾前是也。)如伏鼠,二十日不穴死,十日可刺,发清脓,赤黑者死。白者可治。

臀痈

或问∶臀上生痈何如?曰∶肿高根浅为痈,肿平根深为疽,俱属足太阳经,湿热所致。宜服内托羌活汤内托复煎散加羌活主之。胜金丹、黄 木香散选用。壮实者,一粒金丹、八阵散下之。老弱者,十全大补汤、人参养荣汤。先贤云∶此疮当服补养之剂,若无补养之功;其祸多在结痂之后,治之难愈,切须戒谨,勿辍大补之剂。肿而不溃者,服台阁紫微丸。

〔薛〕 臀,膀胱经部分也,居小腹之后,此阴中之阴,其道远,其位僻,虽太阳多血,气运难及,血亦罕到,中年后尤虑此患,治者毋伤脾胃,毋损气血,但当固根本为主。若肿硬作痛者,形气虚而邪气实也,用托里消毒散主之,微肿微痛者,形气病气俱虚也,用托里散补之。欲作脓,用托里羌活汤。若痛甚,用仙方活命饮。大势既退,亦用托里消毒散。若脾虚不能消散,或不溃不敛者,六君加芎、归、黄 。若阴虚不能消散,或作渴便淋者,六味丸加五味子。阳虚不能溃或脓清不能敛者,补中益气汤;气血俱虚者,十全大补汤。若肿硬末成脓者,隔蒜灸;活命饮。溃后,豆豉饼;补中益气、十全大补二汤。若灸后大势已退,余毒末消,频用葱熨,以补气消余毒为善。 巡抚陈和峰,脾胃不健,服消导之剂,左腿股及臀患肿。余曰∶此脾气虚而下注,非疮毒也,当用补中益气倍加白术。彼惑于众论云∶白术能溃脓,乃专以散肿消毒为主,而肿益甚,体益倦。余用白术一味煎饮而消。 儒者杨启元,左臀患此,敷贴凉药,肿彻内股,服连翘消毒散,左体皆痛。余以为足三阴亏损,用补中益气汤以补脾肺;六味丸加五味子,以补肝肾,股内消而臀间溃。又用十全大补汤而疮口敛。一儒者,肿 痛甚,此邪毒壅滞,用活命饮、隔蒜灸而消。后因饮食劳倦,肿痛仍作,寒热头疼,此元气虚而未能复也,与补中益气汤,频用葱熨法,两月而愈。 一男子,漫肿而色不变,脉滑数而无力,脓将成矣。余用托里而欲针,彼畏针而欲内消,误用攻伐之剂,顿加恶寒发热,自汗等证。余用十全大补汤数剂,肿起色赤,仍外针内补而愈。吴辅之父患此,内溃肿胀,发热口干,饮食少思,此脾胃虚弱也,先用六君子加芎归 数剂而溃,又用十全大补汤,倍加参 五十余剂而愈。 一人年三十,脉如屋漏、雀啄,肿硬色夭,脓水清稀,误服败毒之药。余曰∶此足三阴亏损而药复伤也。余用六君加归、 、附子一钱,二剂肿溃色赤,又减附子五分数剂,元气复而疮愈。 一男子硬痛发热,此膀胱气虚而湿热壅滞,用内托羌活汤二剂,热痛悉退;后用托里消毒散而溃。又用托里散四十余剂而敛。 一上舍患痔,外敷寒凉,内服消毒,攻溃于臀,脓水清稀,脉洪大而数,寒热作渴。余辞不治,果殁。此足三阴亏损之证,失滋化源,以致真气益虚,邪气愈甚矣,不死何俟。

内托羌活汤 治尻臀生痈,坚硬肿痛大作。

羌活 黄柏(酒制,各二钱) 防风 当归尾 本 连翘 苍术 陈皮 甘草(炙,各一钱)

肉桂(三分) 黄 (一钱半)

上作一服。水一盅,酒半盅,煎至八分,食前服。

悬痈

悬痈生于篡间,谓前阴之后,后阴之前,屏翳处也,即会阴穴,属任脉别络,侠督脉、冲脉之会,痈生其间,人起立则若悬然,故名悬痈。属足三阴亏损之证,轻则为漏,沥尽气血而亡,重则内溃而即陨。若初起湿热壅滞,未成脓而作痛,或小便涩滞,用龙胆泻肝汤,肿 痛甚,仙方活命饮,并以制甘草佐之。如此虽患亦轻,虽溃亦浅。若不能成脓,或脓成不溃者,八珍散补之。若脓已成者,急针之。欲其生肌收敛,肾虚者,六味地黄丸。血虚者,四物加参、术,气虚者,四君加芎、归。脾虚者,补中益气汤。气血俱虚者,八珍汤,并十全大补汤。若用寒凉消毒,则误矣。

〔薛〕 悬痈,原系肝肾二经,阴虚虽一,于补犹恐不治,况脓成而又克伐,不死何待。

常治初起肿痛,或小便赤涩,先以制甘草一二剂,及蒜灸,更饮龙胆泻肝汤。若发热肿痛者,以小柴胡加车前、黄柏、芎、归。脓已成即针之。已溃用八珍汤加制甘草、柴胡梢酒炒,黄柏、知母。小便涩而脉有力者,仍用龙胆泻肝汤加制甘草。小便涩而脉无力者,用清心莲子饮加制甘草。脓清不敛者,用大补剂,间以豆豉饼。或久而不敛者,亦用附子饼灸并效。 尚宝鲍希传,足发热,服四物、黄柏、知母之类年余。患悬痈,唾痰作渴饮汤,其热至膝,更加芩、连、二陈,热痰益甚,谓余曰∶何也?余曰∶此足三阴亏损,水泛为痰,寒凉之剂,伤胃而甚耳。遂先用补中益气,夕用六味丸,间佐以当归补血汤,半载乃愈。 赵州守患此证,肿多作痛,五月余矣,晡热口干,盗汗食少,体倦气短,脉浮数而无力,此足三阴气血亏损,用补中益气加制甘草、五味、麦门,三十余剂食进势缓,又用六味丸料,五十余剂脓溃疮敛。后因怒作痛,少食胁痛,发热,仍用前药,赖其禀实,慎疾而愈。 通府张敬之,患前证久不愈,日晡热甚,作渴烦喘,或用四物汤、黄柏、知母之类,前症益甚,更体倦少食,大便不实,小便频数,谓余曰何也?余曰∶此脾虚之症,前药复伤而然也。遂用补中益气加茯苓、半夏,数剂饮食渐进,诸症渐愈,更加麦门、五味,调理乃痊。经云∶脾属至阴,为阴土而主生血。故东垣先生云∶脾虚元气下陷,发热烦渴,肢体倦怠等证,用补中益气汤,以升补阳气而生阴血。若误认为阴虚,辄用四物、黄柏、知母之类,反伤脾胃生气,是虚其虚矣。况黄柏、知母乃泻阳损阴之剂,若非膀胱阳火盛,而不能生阴水,以致发热者,不可用也。 一儒者患此,服坎离丸及四物、黄柏、知母之类,不应。脉浮洪,按之微细。余以为足三阴虚,用托里散,及补阴托里散渐愈;又用六味丸、补中益气汤调补化源,半载而痊。大凡疮疡等症,若肾经阳气亢盛,致阴水不能化生,而患阴虚发热者,宜用坎离丸,取其苦寒,能泻水中之火,令阳气衰而水自生。若阳气衰弱,致阴水不能化生,而患阴虚发热者,宜用六味丸,取其酸温能生火中之水,使阳气旺则阴自生。况此证属肾经精气亏损而患者十有八九,属肾经阳气亢盛而患者十无一二。然江南之人患之,多属脾经阴血亏损,元气下陷,须用补中益气汤,升阳补气,使阳生而阴长。

若嗜欲过多,亏损真水者,宜用六味丸,补肾经元气以生精血,仍用补中益气汤,以培脾肺之生气而滋肾水。经云∶阴虚者脾虚也,但多误以为肾经火症,用黄柏、知母之类,复伤脾肺,绝其化源,反致不起惜哉! 上舍刘克新,溃后作痛,发热口干,小便赤涩,自用清热消毒之药不应,左尺洪数。余以为阳气盛而阴气虚也,先用四物汤加黄柏、知母等诸剂,泻其阳气使阴自生,服数剂诸证渐愈,后用补中益气汤、六味地黄丸,补脾肺,滋肾水而疮口愈。 一儒者,小便赤涩,劳则足软肿痛,发热口干,舌燥食少,体倦日晡益甚,此气血虚而未能溃也。遂用八珍加麦门、山药,倍用制甘草,数剂诸证悉退,但患处肿痛,此脓内掀也,又五剂脓自涌出,又五十余剂而疮口将完。又因劳役,且停药,寒热作渴,肿痛脓多,用补中益气汤加炒山栀二剂,少愈。又以八珍汤加麦门、五味,百余剂肿痛悉去。喜其慎起居,节饮食,常服补剂而安。但劳则出脓一二滴。后惑于他言,内用降火,外用追蚀,必其收敛,致患处大溃,几至不起,仍补而愈。

甘草膏 治水谷道前后生痈,谓之悬痈,乃肛门前,阴囊后,生核子如橄榄样,或如梅李状,初不作痛,至旬月渐热,不早治疮溃,脓血出,日数碗,至有肠腐而大便从疮口出者,其苦不可言。近亦数月,远至一二年亦愈。须是作核未痛以前治之,不过一二服便自消。此病初发如松子大,渐如莲子,数十日后,如觉赤肿如桃李即破,若破则难治。

服此药虽不能急消,过二十余日必消尽矣,投两服亦无害。林院判康朝,尝患此疾已破。服此药两服,疮即合甚妙。

上用粉草半斤,内用无节者四两,如算子样劈破。取泉石间长流水,以甘草入水中浸透。以炭火将甘草蘸水焙炙,以一碗水尽为度,不可急性,劈开。却将所炙甘草,另用泉水三盏,无灰好酒五盏,用瓦罐煎至三之一如膏,一起服之立愈。另用有节甘草四两,仍用泉水,随罐大小煎汤,漉洗患处三遍,其效如神。水冷再温洗。

〔丹〕 骑马痈。用大粉草带节四两,长流水一碗,以淬浸水尽,为末,入皂角灰少许,作四服。汤调顿服立效。

〔薛〕 大抵此证属阴虚,故不足之人多患之,寒凉之剂不可过用,恐伤胃气。惟制甘草一药,不损气血,不动脏腑,其功甚捷。

加味小柴胡汤(方见前。)

清心莲子饮 治悬痈势退,惟小便赤涩。

黄芩(五钱) 黄 (蜜炙) 石莲肉(去心) 人参 赤茯苓(各七钱半) 车前子(炒) 麦门冬(去心)

甘草(炙) 地骨皮 制甘草(法见前)

每服一两,用水二盅,煎至八分,食前服。如发热加柴胡、薄荷。

加味托里散 治悬痈不消不溃。

人参 黄 (盐水拌炒) 当归(酒拌) 川芎 麦门冬(去心) 知母(酒拌,炒) 黄柏(酒拌,炒)

芍药(炒) 金银花 柴胡 制甘草(法见前,各一钱)。

作一剂。用水二盅,煎八分,食前服。

加味十全大补汤 治悬痈,溃而不敛,或发热饮食少思。

人参 黄 (盐水拌,炒) 白术(炒) 茯苓 熟地黄(酒拌,中满减半) 当归(酒拌) 川芎 芍药(炒,各一钱) 肉桂 麦门冬(去心) 五味子(捣炒) 甘草(炒,各五分)

作一剂。用水二盅,煎一盅,食前服。茎肿,加青皮。热加黄芩,柴胡。日晡热加柴胡、地骨皮。小便赤加酒制知母、黄柏。小便涩加车前子、山栀子,俱炒。

鸡内金散 治谷道边生疮,久不愈者。

鸡 (不拘多少,即是鸡 内去下黄皮

上件烧灰存性,研为极细末。每用少许,干贴之,如神。

治谷道中疮 以水中荇叶细捣,绵裹纳下部,日三。

治肛内生痈肿痛方

蜈蚣 穿山甲(蛤粉) 血余 带血管鹅毛 生鹿角以上各药,俱 存性,研细,等分和匀,每服五钱,空心好酒下。

下载《证治准绳·疡医》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内科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