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下

《证类本草》在线阅读中医本草书籍在线阅读

孔雀屎

微寒。主女子带下,小便不利。

陶隐居云∶出广、益诸州。方家不见用。唐本注云∶孔雀,交、广有,剑南元无。臣禹锡等谨按陈藏器云∶孔雀,味咸,无毒。日华子云∶孔雀,凉,微毒。解药毒、蛊毒。血,治毒药,生饮良。粪,治崩中带下及可敷恶疮。

衍义曰∶孔雀尾不可入目,昏翳人眼。

鸱(尺脂切)头

味咸,平,无毒。主头风眩颠倒,痫疾。

陶隐居云∶即俗人呼为老 者。一名鸢。又有雕、鹗,并相似而大。虽不限雌雄,恐雄者当胜。今鸱头酒用之,当微炙,不用蠹虫者。

食疗云∶头,烧灰,主头风目眩,以饮服之。肉,食之,治癫痫疾。千金方∶治癫痫螈。

??

味甘,平,无毒。治惊邪。食之,主短狐。可养,亦辟之。今短狐处多有KT ,五色,尾有毛如船舵,小于鸭。《临海异物志》曰∶KT ,水鸟,食短狐。在山泽中无复毒瓦斯也。又杜台卿《淮赋》云∶KT 寻邪而逐害是也。(新补)

味甘,平,无毒,主明目。多食其肉,益气,助阴阳。一名斑鸠。范方∶有斑 丸。

是处有之。春分则化为黄褐侯,秋分则化为斑 。又有青 ,平,无毒。安五脏,助气虚损,排脓,治血,并一切疮 。又名黄褐鸟。(新补)

衍义曰∶斑 ,斑鸠也。尝养之数年,并不见春秋分化。有有斑者,有无斑者,有灰色者,有小者,有大者。久病虚损,人食之补气。虽有此数色,其用即一也。

白鹤

味咸,平,无毒。血主益气力,补劳乏,去风益肺。肫中砂石子,摩服治蛊毒邪。今鹤有玄有黄,有白有苍。取其白者为良。它者次之。《穆天子传》云∶天子至巨搜二氏献白鹤之血,以饮天子。注云∶血益人气力。(新补)

乌鸦

乌鸦_(图))

平,无毒。治瘦,咳嗽,骨蒸劳。腊月瓦缸泥煨烧为灰,饮下。治小儿痫及鬼魅。目清注目中,通治目。(新补)

图经文具雄鹊条下。

圣惠方∶治土蜂 。以鸦头烧灰,细研,敷之。

练鹊

味甘,温、平,无毒。益气,治风疾。冬春间取,细锉,炒令香,袋盛于酒中浸。每朝取酒温服之。似鸲鹆小,黑褐色,食槐子者佳。(新补)

鸲鹆肉

味甘,平,无毒。主五,止血。炙食,或为散饮服之。

唐本注云∶鸟似 而有帻者是。今按 陈藏器本草云∶鸲鹆主吃,取灸食之,小儿不过一枚瘥也。腊月得者,主老嗽。(唐本先附)臣禹锡等谨按日华子云∶治嗽及吃噫下气,炙食之,作妖可通灵。眼睛和乳点眼,甚明。

陈藏器云∶目睛和乳汁研,滴目瞳子,能见云外之物。五月五日取子,去舌端,能效人言。

又可使取火。食疗寒。主五痔,止血。又食法∶腊日采之,五味炙之,治老嗽。或作羹食之亦得;或捣为散,白蜜和丸并得。治上件病,取腊月腊日得者良,有效。非腊日得者,不堪用。

雄鹊肉

雄鹊肉_(图))

味甘,寒,无毒。主石淋,消结热。可烧作灰,以石投中散解者,是雄也。

陶隐居云∶五月五日鹊脑,入术家用。一名飞驳乌。鸟之雌雄难别,旧云其翼左覆右是雄,右覆左是雌。又烧毛作屑纳水中,沉者是雄,浮者是雌。今云投石,恐止是鹊也,余鸟未必尔。今按陈藏器本草云∶雄鹊子,下石淋,烧作灰淋取汁饮之,石即下。臣禹锡等谨按日华子云∶雄鹊,凉。主消渴疾。巢,多年者,疗癫狂鬼魅及蛊毒等,烧之,仍呼祟物名号,亦敷疮,良。

图经曰∶雄鹊,旧不着所出州土,今在处有之。肉,主风,大小肠涩,四肢烦热,胸膈痰结,妇人不可食。《经》云∶烧作灰,以石投中散解者,是雄也。陶隐居云∶鸟之雌雄难别。

旧云翼左复右是雄,右复左是雌。又烧毛作屑纳水,沉者是雄,浮者是雌。今云投石,恐止是鹊如此,余鸟未必尔。鹊一名飞驳乌。又乌鸦今人多用,而《本经》不着,古方∶有用其翅羽者。葛洪《肘后方》疗从高堕下,瘀血枨心,面青短气者,以乌翅收七枚,得右翅最良。

烧末酒服之,当吐血便愈。近世方家多用乌鸦之全者,以治急风。其法∶腊月捕取,翅羽、嘴、足全者,泥缶固济,大火烧 入药,乌犀丸中用之。

鸬屎

(鸬 屎_(图))

一名蜀水花。去面黑 痣。

头 微寒。主鲠及噎。烧服之。

陶隐居云∶溪谷间甚多见之,当自取其屎,择用白处。市卖不可信。骨亦主鱼鲠。此鸟不卵生,口吐其雏,独为一异。臣禹锡等谨按陈藏器云∶鸬 ,本功外,主易产,临时令产妇执之。此鸟胎生,仍从口出,如兔吐儿,二物产同,其疗亦一。又其类有二种,头细身长顶上白者名鱼蚊。杜台卿《淮赋》云∶鸬 吐雏于八九, 衔翼而低昂。药性论云∶蜀水花亦可单用,鸬 鸟粪是。有毒,能去面上 。日华子云∶冷,微毒。疗面瘢疵及汤火疮痕。

和脂油调敷疔疮

图经曰∶鸬 屎,《本经》不载所出州土,今水乡皆有之。此鸟胎生,从口中吐雏,如兔子类。故杜台卿《淮赋》云∶鸬 吐雏于八九, 衔翼而低昂是也。产妇临蓐令执之,则易生。其屎多在山石上,紫色如花,就石上刮取用之。南人用治小儿疳蛔,干碾为末,炙猪肉点与啖,有奇功。《本经》名蜀水花。而唐面膏方,有使鸬 屎,又使蜀水花者,安得一物而两用,未知其的,别有一种似鸬 ,而头细,背长,项上有白者名白鲛,不堪药用。

圣惠方∶治鼻面酒 。用鸬 粪一合研,以腊月猪脂和,每夜敷之。外台秘要治鱼骨鲠。

口称鸬 则下。又方∶治断酒。鸬 粪灰,水服方寸匕。孙真人治噎欲发时,衔鸬 嘴,遂下。《外台秘要》同。

衍义曰∶鸬 ,陶隐居云∶此鸟不卵生,口吐其雏。今人谓之水老鸦,巢于大木,群集,宿处有常,久则木枯,以其粪毒也。怀妊者不敢食,为其口吐其雏。陈藏器复云∶使易产,临时令产妇执之,与陶相戾。尝官于澧州,公宇后有大木一株,其上有三、四十巢。日夕观之,既能交合,兼有卵壳布地,其色碧。岂得雏吐口中?是全未考寻,可见当日听人之误言也。

鹳骨

味甘,无毒。主鬼蛊诸疰毒,五尸心腹疾。

陶隐居云∶鹳亦有两种∶似鹄而巢树者为白鹳;黑色曲颈者为乌鹳。今宜用白者。今按陈藏器本草云∶鹳脚骨及嘴,主喉痹飞尸,蛇虺咬,及小儿闪癖,大腹痞满,并煮汁服之,亦烧为黑灰饮服。有小毒。杀树木,秃人毛发,沐汤中下少许,发尽脱,亦便不生。人探巢取鹳子,六十里旱,能群飞激云云散雨。歇其巢中,以泥为池,含水满池中,养鱼及蛇,以哺其子.臣禹锡等谨按药性论云∶鹳骨,大寒。亦可单用,治尸疰,鬼疰、腹痛,炙令黄末,空心暖酒服方寸匕。

衍义曰∶鹳,头无丹,项无乌带,身如鹤者,是。兼不善唳,但以啄相击而鸣,作池养鱼、蛇以哺子之事,岂可垂示后世?此禽多在楼殿吻土作窠,日夕人观之,故知其未审耳。 石条中亦着。

白鸽

味咸,平,无毒。

肉 主解诸药毒,及人、马久患疥。

屎 主马疥一作犬疥。鸠类也。鸽、鸠类翔集屋间,人患疥食之,立愈。马患疥入鬃尾者,取屎炒令黄,捣为末,和草饲之。又云∶鹁鸽,暖,无毒。调精益气,治恶疮疥并风瘙,解一切药毒。病者食之虽益人,缘恐食多减药力。白癜, 疡风,炒,酒服。敷驴、马疥疮亦可。(新补)

圣惠方∶主头极痒,不痛,生疮。用白鸽屎五合,以好醋和如稀膏,煮三、两沸,日三、二上敷之。又方∶治白秃,以粪捣细,罗为散,先以醋、米泔洗了敷之,立瘥。外台秘要救急治蛊。以白鸽毛、粪烧灰,以饮和服之。食医心镜治消渴,饮水不知足。白花鸽一只,切作小脔,以土苏煎,含之咽汁。

衍义曰∶白鸽,其毛羽色于禽中品第最多。野鸽粪一两,炒微焦,麝香别研,吴白术各一分,赤芍药青木香各半两,柴胡三分,延胡索一两,炒,赤色去薄皮,七物同为末,温无灰酒。空心调一钱服,治带下排脓。候脓尽即止后服,仍以他药补血脏。

百劳

平,有毒。毛,主小儿继病。继病,母有娠乳儿,儿有病如疟痢,他日亦相继腹大,或瘥或发。他人相近,亦能相继。北人未识此病。怀妊者取毛带之。又取其蹋枝鞭小儿,令速语。郑礼注云∶ ,博劳也。(新补)

楚词云左见兮鸣 ,言具鸣恶也。白泽图云屋间斗,不祥。月令云∶ 始鸣。郑云∶博劳也。

补五脏,益中续气,实筋骨,耐寒温,消结热。小豆和生姜煮食之,止浅痢。酥煎,偏令人下焦肥。与猪肉同食之,令人生小黑子。又不可和菌子食之,令人发痔。四月已煎未堪食,是虾蟆化为也。(新补)

杨文公谈苑至道二年夏秋间,京师鬻鹑者,积于市门,皆以大车载而入,鹑才直二文,是时雨水绝无蛙声,人有得于水次者,半为鹑,半为蛙。《列子·天瑞篇》曰∶蛙变为鹑。张湛注云∶事见《墨子》,斯不谬矣。又田鼠亦为鹑,盖物之变,非一揆也。月令云田鼠化为。《素问》云∶ ,鹑也。

衍义曰∶鹑有雌雄,从卵生。何言化也,其说甚容易。尝于田野屡得其卵。初生谓之罗鹑,至初秋谓之早秋,中秋以后谓之白唐。然一物四名,当悉书之。小儿患疳及下痢五色,旦旦食之,有效。

啄木鸟

平,无毒。主痔 ,及牙齿疳 牙。烧为末,纳牙齿孔中,不过三数。此鸟有大有小,有褐有斑,褐者是雌,斑者是雄,穿木食蠹。《尔雅》云∶ ,斫木。《荆楚岁时记》云∶野人以五月五日得啄木货之。主齿痛。《古今异传》云∶本雷公采药吏,化为此鸟。

《淮南子》云∶斫木愈龋信哉。又有青黑者,黑者头上有红毛,生山中,土人呼为山啄木,大如鹊。(新补)

姚大夫治 有头出脓水不止。以啄木一只烧灰,酒下二钱匕。深师方∶治蛀牙有孔,疼处以啄木鸟舌尖绵裹,于痛处咬之。

慈鸦

味酸、咸,平,无毒。补劳治瘦,助气止咳嗽。骨蒸羸弱者,和五味淹炙食之,良。

慈鸦似乌而小,多群飞作鸦鸦声者是。北土极多,不作膻臭也。今谓之寒鸦。(新补)

食疗主瘦病,咳嗽,骨蒸者,可和五味淹炙食之,良。其大鸦不中食,肉涩,只能治病,不宜常食也。以目睛汁注眼中,则夜见神鬼。又"神通目法"中亦要用此物。又《北帝摄鬼录》中,亦用慈鸦卵。

鹘嘲

味咸,平,无毒。助气益脾胃,主头风目眩。煮炙食之,顿尽一枚,至验。今江东俚人呼头风为 头。先从两项边筋起,直上入头目眩头闷者是。大都此疾是下俚所患。其鸟南北总有,似鹊,尾短,黄色。在深林间,飞翔不远。北人名鸲KT 。《尔雅》云∶ 鸠似鹊,鹘似鹊,尾短多声。《东京赋》云∶鹘嘲春鸣,或呼为骨雕。(新补)

鹈鹕嘴

味咸,平,无毒。主赤白久痢成疳者,烧为黑末,服一方寸匕。鸟大如苍鹅。颐下有皮袋,容二升物,展缩由袋,中盛水以养鱼。一名逃河。身是水沫,唯胸前有两块肉,如拳。云昔为人窃肉入河,化为此鸟。今犹有肉,因名逃河。《诗》云∶维鹈在梁,不濡其。郑云∶鹈鸪 ,喙也。言爱其嘴。(新补)

鸳鸯

味咸,平,小毒。肉,主诸 疥癣病,以酒浸,炙令热,敷疮上,冷更易。食其肉,令人患大风。(新补)

食疗其肉,主 疮,以清酒炙食之。食之则令人美丽。又,主夫妇不和,作羹 ,私与食之,即立相怜爱也。食医心镜主五痔 疮。鸳鸯一只,治如食法,煮令极熟,细细切,以五味、醋食之,羹亦妙。荆楚记云∶邓木鸟,主齿痛,鸯是也。

二十六种陈藏器余

注苏云∶如蚌鹬。按鹬如鹑,嘴长,色苍,在泥涂间作鹬鹬声,人取食之,如鹑无别余功。苏恭云∶如蚌鹬之相持也。新注云∶取用补虚,甚暖。村民云∶田鸡所化,亦鹌鹑同类也。

禽下

蝉注陶云∶雀、 、蜩、范。按 是小鸟,如鹑之类,一名 。郑注《礼记》∶以 为。又云∶ ,KT 母也。《庄子》云∶斥 ,人食之,无别功用也。

阳乌

鹳注陶云∶阳乌是鹳。按二物殊不似,阳乌身黑,颈长白,殊小鹳嘴。主恶虫咬作疮者,烧为末,酒下。亦名阳鸦。出建州。

凤凰台

味辛,平,无毒。主劳损,积血,利血脉,安神。《异志》云∶惊邪,癫痫,鸡痫,发热狂走,水磨服之。此凤凰脚下物,如白石也。凤虽灵鸟,时或来仪,候其栖止处,掘土二、三尺取之。状如圆石,白似卵。然凤鸟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不知栖息那复近地,得台入土,正是物有自然之理,不可识者,今有凤处,未必有竹,有竹处,未必有凤,恐是诸国麟凤洲有之。如汉时所贡续弦胶,即煎凤髓所造。有亦曷足怪乎?今鸡亦有白台,如卵硬,中有白无黄,云是牡鸡所生,名为父公台。《本经》鸡白橐,橐字似台,后人写之误耳。《书记》云;诸天国食凤卵,如此土人食鸡卵也。

主溪毒,砂虱,水弩,射工,蝈短狐虾须等病。将鸟来病患边,则能 人身,讫以物承之,当有砂石出也。其砂即是含沙射人,砂是此虫之箭也。亦可烧屎及毛作灰服之。亦可笼以近人,令鸟气相吸。山中水毒处,即生此鸟,当为食毒虫所致。以前数病,大略相似,俱是山水间虫,含沙射影。亦有无水处患者,防之。发,夜卧常以手摩身体,觉辣痛处,熟视,当有赤点如针头,急捻之,以芋叶入肉刮,却视有细沙石,以蒜封疮头上,不尔,少即寒热,疮渐深也。其虾须疮,桂岭独多,着者十活一、二。唯有早觉者,当用芋草及大芋、甘蔗等叶,屈角入肉钩之,深尽根,蒜封可瘥。须臾即根入至骨,其根拔出如虾须,疮号虾须疮,有如疔肿。最恶着人幽隐处,自余六病,或如疟及天行初着寒热。亦有疮出者,亦有无疮者,要当出得砂石,迟缓易疗,不比虾须。 鸟,如鸭而大,眼赤嘴斑,好生山溪中。

巧妇鸟

主妇人巧,吞其卵。小于雀,在林薮间为窠,窠如小囊袋,亦取其窠烧。女人多以熏手令巧。《尔雅》云∶桃,虫鹪。注云∶桃雀也,俗呼为巧妇鸟也。

英鸡

味甘,温,无毒。主益阳道,补虚损,令人肥健悦泽,能食,不患冷,常有实气,而不发也。出泽州有石英处,常食碎石英,体热无毛,飞翔不远。人食之,取其英之功也。如雉,尾短,腹下毛赤,肠中常有碎石瑛。凡鸟食之,石入肠,必致销烂,终不出。今人以末石瑛饲鸡,取其卵而食,则不如英鸡

鱼狗

味咸,平,无毒。主鲠及鱼骨入肉,不可出,痛甚者,烧令黑为末,顿服之。煮取汁饮亦佳。今之翠鸟也,有大小,小者是名鱼狗,大者名翠。取其尾为饰,亦有斑白者,俱能水上取鱼,故曰鱼狗。《尔雅》云∶竭,天狗。注曰∶小鸟青似翠,食鱼,江东呼为鱼狗。

穴土为窠。

驼鸟屎

无毒。主人中铁刀入肉,食之立销。鸟如驼,生西夷,好食铁。永徽中,吐火罗献鸟,高七尺,如驼,鼓翅行,能食铁也。

禽下

水鸟,人家养之,厌火灾。似鸭,绿衣,驯扰不去。出南方∶池泽。《尔雅》云∶(音坚也), 。畜之厌火灾。《博物志》云∶ 巢于高树,生子穴中,衔其母翅飞下。

蒿雀

味甘,温,无毒。食之益阳道,取其脑,涂冻疮,手足不皲,似雀,青黑,在蒿间,塞外弥多。食之美于诸雀。塞北突厥雀,如雀,身赤,从北来,当有贼下边人候之。食其肉,极热,益人也。

味甘,无毒。食肉,令人勇健。出上党。魏武帝赋云∶ 鸡,猛气,其斗终无负,期于必死。今人以歇(曷渴二音)为冠,像此也。

山菌子

味甘,平,无毒。主野鸡病,杀虫。煮炙食之。生江东山林间,如小鸡,无尾。

百舌鸟

主虫咬,炙食之。亦主小儿久不语。又取其窠及粪,涂虫咬处。今之莺,一名反舌也。

黄褐侯

味甘,平,无毒。主蚁 恶疮。五味淹炙食之,极美。如鸠,作绿褐色,声如小儿吹竽。

主火灾。《天竺法真登罗山疏》云∶《山海经》曰, 雉养之,穣火灾,如雉五色。

鸟目

无毒。生吞之,令人见诸魅。或以目睛研注目中,夜见鬼也。肉及卵食之,令人昏志。毛把之,亦然,未必昏,为其臭膻。

?(扶黎反)?(天黎反)膏

耳聋,滴耳中。又主刀剑令不锈,以膏涂之。水鸟也,如鸠,鸭脚连尾,不能陆行,常在水中,人至即沉,或击之便起。《尔雅》注云∶膏,主堪莹剑。

《续英华诗》云;马衔苜蓿叶,剑莹 膏,是也。

布谷脚、脑、骨

令人夫妻相爱。五月五日收带之各一,男左女右。云置水中,自能相随。

又江东呼为郭公,北人云∶拨谷一名获谷,似鹞,长尾。《尔雅》云∶ ,鸠。注云∶今之布谷也,牝牡飞鸣,以翼相拂。《礼记》云∶鸣鸠拂其羽。郑注云∶飞且翼相击。

蚊母鸟翅

主作扇,蚊即去矣。鸟大如鸡,黑色。生南方∶池泽茹 中。其声如人呕吐,每口中吐出蚊一、二升。《尔雅》云∶ ,蚊母。注云∶常说常吐蚊,蚊虽是恶水中虫羽化所生,然亦有蚊母吐之。犹如塞北有蚊母草,岭南有虻母草,江东有蚊母鸟,此三物异类而同功也。

杜鹃

初鸣先闻者,主离别。学其声,令人吐血。于厕溷上闻者不祥。压之法,当为狗声以应之,俗作此说。按《荆楚岁时记》亦云有此言,乃复古今相会。鸟小似鹞,鸣呼不已。《蜀王本纪》云∶杜宇为望帝,淫其臣鳖灵妻,乃亡去,蜀人谓之望帝。《异苑》云∶杜鹃先鸣者,则人不敢学其声,有人山行,见一群,聊学之,呕血便殒。《楚词》云∶ 鸣而草木不芳,人云口出血,声始止,故有呕血之事也。

无毒。吞之,令人夜中见物,又食其肉,主鼠 。古人重其炙,固当肥美。《内则》云∶鹊 眸,其一名枭,一名KT 。吴人呼为 魂,恶声鸟也。贾谊云∶鹏似 ,其实一物,入室主人当去,此鸟盛午不见物,夜则飞行,常入人家捕鼠。《周礼》哲蔟氏掌覆妖鸟之巢。注云∶恶鸣之鸟,若 KT 也。

入城城空,入宅宅空,怪鸟也。常在一处,则无若闻,其声如笑者,宜速去之。鸟似,有角,夜飞昼伏。《尔雅》云∶ , 欺。注云∶江东人呼谓之钩 (音革)。北土有训胡,二物相似,抑亦有其类,训胡声呼其名。两目如猫儿,大于鸲鹆,乃云作笑声,当有人死。又有KT ,亦是其类,微小而黄,夜能入人家,拾人手爪,知人吉凶。张司空云∶夜鸣,人剪爪弃露地,鸟拾之,知吉凶。鸣则有殃。《五行书》云∶除手爪,埋之户内,恐此鸟得之也。《尔雅》云∶ , 欺,人获之者,于嗉中犹有爪甲。《庄子》云∶ 夜撮蚤,察毫厘,昼则瞑目不见(立山),言殊性也。

姑获

能收人魂魄。今人一云乳母鸟,言产妇死变化作之,能取人之子,以为己子,胸前有两乳。《玄中记》云∶姑获,一名天帝少女,一名隐飞,一名夜行游女。好取人小儿养之。

有小子之家,则血点其衣以为志。今时人小儿衣,不欲夜露者为此也。时人亦名鬼鸟。《荆楚岁时记》云∶姑获,一名钩星。衣毛为鸟,脱毛为女。《左传》云;鸟鸣于亳。杜注云∶嘻嘻(音希)是也。《周礼·庭氏》以救日之弓,救月之矢,射之嘻嘻,即此鸟也。

鬼车

晦暝则飞鸣,能入人室,收人魂气。一名鬼鸟。此鸟昔有十首,一首为犬所噬,今犹余九首,其一常下血,滴人家则凶,夜闻其飞鸣,则捩狗耳,犹言其畏狗也。亦名九头鸟。

《荆楚岁时记》云∶姑获夜鸣,闻则捩耳,乃非姑获也。鬼车鸟耳。二鸟相似,故有此同。

《白泽图》云∶苍 ,昔孔子与子夏所见,故歌之,其图九首。

下载《证类本草》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证类本草》相关章节:

本草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