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推论桂枝汤麻黄汤的意义

《圆运动的古中医学》在线阅读中医杂集书籍在线阅读

外感病分两大原则,收敛与疏泄是也。恶寒无汗脉紧、为收敛为病。发热汗出脉不紧,为疏泄为病。收敛为病,用麻黄汤之法。疏泄为病,用桂枝汤之法。麻黄汤,发散本身卫气之法,非散寒也。桂枝汤,补益本身中气降胆经以调荣卫之法,非散风也。

本书《脉法篇》有病外感风寒恶寒发热而脉细,用生地当归等填补阴液之药,汗出感愈者;有病外感风寒恶寒发热而脉微,用温补肾气之药,汗出感愈者。《时病篇》有病外感风寒恶寒发热而脉虚,服补中益气丸而愈者,八珍丸而愈者。里气和则荣卫和,荣卫和则寒热罢也。若果外感风寒是风寒入了人身为病,岂有将风寒补住,病反能愈之理?

他如外感于暑,脉虚恶寒发热欲吐,以扁豆藿香为主药。扁豆乃补胃之药,藿香乃降胃土之气之药。若果是外来暑气中入人身,而用扁豆藿香将暑补于胃土之中,降于胃气之下。此暑气岂不深入胃中出不来乎?暑者太阳直射地面的热气,人身胆经与心包经相火之气也。宇宙的暑气由地面之上降入地面之下,则地面清凉,万物得根。人身的暑气由胃气之上降入胃气之下,则肺气清凉,命门生火。暑病者,人身肺气不能将人身心包经胆经的相火降入胃气之下,本身的暑气停留于胸中,与外来的暑气接触,肺气不降,而相火停留,故发热欲呕,而成暑病。藿香扁豆降之归下,故暑热病得愈。肺主皮毛,皮毛主表。暑热伤肺气,牵连荣卫,故暑热病亦恶寒发热也。古人造字执火为热,日者为暑。执主上升,暑主下降。所以称少阴君火为热火,称少阳相火为暑火。人乃将暑字认为伤人的恶气,而不知暑乃天人的相火之气,万物生命的根气,遂不治暑病以降之使下为主。此自来不于事实上求原理之过也。

麻黄之法,是调和本身荣卫之气之法,非散外来风寒之法。藿香扁豆之法,是温降本身胃胆之气之法,非清外来暑气之法。外感风寒而用养阴、补阳、补中、补肾、补气血之法,是补益荣卫里气。里热不偏虚,表气自调和,亦治荣卫的里气之法,非治风寒之法。如应当补阴、补阳、补中、补肾、补气血治愈的外感,要食着外感散风寒的药,一定要死的。里气已伤,再食伤里气的药,焉得不死?反之用补阴、补阳、补中、补肾、补气血之药,以治应用麻黄汤法之外感也一定死的。人身脏腑荣卫表里一气的圆运动,是有层次、有秩序的。外感风寒伤了荣卫,荣卫分离。表里的层次,运动的秩序,紊乱起来。荣病疏泄,气机皆虚;卫病收敛、气机皆实。实而误补,实上加实,乱上加乱,焉得不死。非麻黄汤证的外感,脉不紧,寒热不甚也。

外感荣卫,收敛恶寒之病。只要恶寒不罢,脉象紧而不舒,未曾出汗,或出汗未出彻底,不论久暂,始终须用麻黄之法以开卫气。使荣卫调和,病始能愈。与补阴、补阳、补中、补气血等调补以和表气的治法,是对的。桂枝汤之法,即补里气以和表气之法。《内经》曰:“夫虚者,气出也;实者,气入也。”出入二字之意,在一年说则立春后气出,立秋后气入;以外感说,恶寒无汗为气入,发热汗出为气出。恶寒无汗之麻黄法,乃气入为实之法;桂枝汤法,乃气出为虚之法。外感之病,凡非恶寒无汗,而是发热汗出,皆虚证非实证。仲圣用桂枝汤以治外感,用桂枝汤加重芍药饴糖以治虚劳,同是一方,而为外感内伤之祖方,气出为虚之故也。气入为实之麻黄汤法,须彻底认清。但有恶寒身痛无汗,脉象紧而不舒,无论已发热否,总须发散卫闭重顾中气为治。此点彻底,皆彻底矣。

注意《温病》《时病篇》的乌梅白糖汤三豆饮、《麻疹》之一豆饮,乃桂枝汤用芍药降胆经助收敛,用草枣补中气,变化而来之法。而善治不恶寒只恶热,一切外感。葱豉汤人参败毒散,一切用薄荷之方,乃麻黄汤用麻黄以散卫气助疏泄,变化而来之法。而善治恶寒之外感,惟麻黄汤一证宜发散耳。古方命名,有名实不符之处。如桂枝汤之桂枝,本桂枝汤麻黄汤共享之药。麻黄汤之主药系麻黄,桂枝汤之主药系芍药。名实不符,所以后人解释都不得要领。当谓中医书,非医学学好之后,不能读,此之谓也!

伤寒病荣卫表病不经汗解,则归结于脏病阴寒,腑病阳热而死,或归结于少阳经津液干而死。温病荣卫表病不经汗解,则归结于气分病、血分病、肠胃病。然皆热而不寒,虚而不实。如不医错而死,则阴分阳耗,中气减少,转成虚劳,然后人死。其它外感荣卫表病不经汗解,则归结于胆经与肺家,或归结于气血。归结于胆经与肺家者,荣分发热作用,司于胆木;卫分恶寒作用,司于肺金。胆木横逆则成虚劳,肺经不降则成咳嗽。归结于气血者,荣卫不和,气血不通亦成虚劳。若不咳嗽,则身体羸弱,久不复元,亦不致死。若加咳嗽,则成瘵劳而死。

《古方上篇》前六方为初学基础,后十方为初学进一步基础。由内伤而知外感原理,由伤寒而知温病,及一切外感原理也。

发热恶寒,乃荣卫之事。有出于荣卫者,有出于脾胃者,有出于肾家者,有出于胆经者,有出于肺家者。出于荣卫者,荣卫自现本气,荣郁则发热,卫郁则恶寒也。出于脾胃者,脾为诸阴之本,胃为诸阳之本。脾胃为饮食所滞,脾滞则现阴寒,胃滞则现阳热。或脾胃将败,则脾胃分离,亦现寒热也。出于肾家者,寒乃水气,热乃火气,肾气败而现水火本性也。出于胆经者,胆经居阳腑阴脏之间,病则兼现阴阳之性也。出于肺家者,肺主皮毛,皮毛主一身之表,肺气阳则牵连荣卫表气,而发热恶寒也。肺家之发热恶寒,时止时作,不似荣卫外感之发热恶寒无休止。五种发热恶寒,惟寒脉紧无汗,身痛项强之麻黄汤证,为气入则实之证,应用发散之药。此外皆气出则虚之证,宜养中气、降胆经、补阴、补阳、补中、补肾、补气血为治矣。惟兼有恶寒之证者,宜加少许发散之药。如《温病篇》之乌梅汤三豆饮薄荷之法是也。世谓外感不可用补药太早,恐将风寒补在身内。其实是将卫气的收敛作用补住耳。凡病外感而日久不愈,皆非风寒未清,皆卫气未曾散通之故。

只须切实认明麻黄是开散卫气之收敛,并非散开外来的风寒。风寒伤了荣卫自病,风寒并未入了人身。便扫除了一切邪说,而得外感病的原理。此点明白,温病疹病一切感病的理都明白。

下载《圆运动的古中医学》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杂集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