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产论

《幼幼集成》在线阅读中医儿科书籍在线阅读

生产一道,天地自然之理,不待勉强而无难者也。然今之世,往往以难产闻者,得无以人事之失,而损其天耶?保产之术,可不详乎?世风不古,胎教久废,为母者既不能保于平时,而徒临产措置,犹觉其迟。谨将难产之由,详列于左,庶知预为调摄也。

难产七因

一因安逸。盖妇人怀胎,血以养之,气以护之,宜常时微劳,令气血周流,胞胎活动。如久坐久卧,以致气不营运,血不流顺,胎亦沉滞不活动,故令难产。常见田野劳苦之妇,忽然途中腹痛,立便生产可知。

二因奉养。盖胎之肥瘦,气通于母,母之所嗜,胎之所养。如恣食浓味,不知减节,故致胎肥而难产。常见藜藿之家,容易生产可知。

三因淫欲。古者妇人怀孕,即居侧室,与夫异寝,以淫欲最所当禁。盖胎在胞中,全赖气血育养,静则神藏,若情欲一动,火扰于中,血气沸腾。三月已前犯之,则易动胎小产;三月已后犯之,一则胞衣太浓而难产,一则胎元漏泄,子多肥白而不寿。且不观诸物乎?人与物均禀血气以生,然人之生子,不能胎胎顺,个个存;而牛马犬豕,胎胎俱易,个个无损。何也?盖牛马犬豕一受胎后,则牝牡绝不相交,而人受孕不能禁绝,矧有纵而无度者乎!

四因忧疑。今人求子之心虽切,保胎之计甚疏,或问卜祷神,或闻适有产变者,常怀忧惧,心悬意怯,因之产亦艰难。

五因软怯。如少妇初产,神气怯弱,子户未舒,更腰曲不伸,辗转倾侧,儿不得出;又中年妇人,生育既多,气虚血少,产亦艰难。

六因仓皇。有等愚蠢稳婆,不审正产、弄产,但见腹痛,遽令努力。产妇无主,只得听从,以致横生倒生,子母不保。

七因虚乏。孕妇当产时,儿未欲生,用力太早;及儿欲出,母力已乏,令儿停住。因而产户干涩,产亦艰难,惟大补气血助之可也。

产要

产妇临盆,必须听其自然,勿宜催逼,安其神志,勿使惊慌,直待瓜熟蒂圆,自当落矣。所以凡用稳婆,必择老成忠浓者,预先嘱之,及至临盆,务令从容镇静,不得用法催逼。尝见有稳婆忙冗性急者,恐顾此失彼,强勉试汤,分之掐之,逼之使下,多致头身未顺,而手足先出,或横或倒,为害不小。故未有紧阵,不可令其动,切记紧。尝见奸诡之妇,故为哼讶之声,或轻事报重,以显己能,以图酬谢,因致产妇惊疑,害尤非细,极当慎也。

一孕妇将产,不可占卜问神。如巫觋之徒哄吓谋利,妄言吉凶,产妇闻之,倍生疑惧,因令气血结滞,多致难产,所宜戒也。

怀孕六七个月,或八九个月,偶略曲身,胎忽乱动,三二日间或痛或止,或有水下,惟腰不甚痛,胎未离经,名曰弄产。又有临产一月前,忽然腰痛,却又不产,此是转胞,名曰试月。胎水有无俱不妨,但宜直身坐卧行立,自然无事。又有伸手高处取物,忽然子鸣腹中,但令鞠躬,片时即安。

临产阵痛,有二三日,有五七日者,原非正产,惊动太早,子未出胞,非难产也。但听其坐卧任意,不得扶坐努力,而令其忧疑气馁,惟劝其饮食,以药饵滋补之。

临产有七候∶脐腹急痛;腰间重坠;眼中出火;粪门迸急;产户肿满;手中指筋脉跳动;胞水或血俱下。

方是子出胞时,始可用力。如数证未备,即一二日,切不可使其努挣。又有胞水以下,儿头已至产门,三四日仍不下者,因母气先馁。此时惟人参为专攻,力不能者,大剂八珍汤,补其元气,调其饮食,时至自生。

临产时饮食减少,最为可虑,即宜以独参汤常服,不可使其精力衰乏。若交骨不开,由气衰不能运达,宜十全大补助之自开,加味归芎汤亦可。

临产时惊动太早,血先下而胎元干涸,僵死腹中,不必惊惶。惟令产母上床稳卧,切勿用力努挣,徒伤神气,第宜勉进饮食,勿令气乏。予治极多,十可全十。惟以脱花煎芒硝三五钱,水煎热服,其胎化水而下矣。古方以平胃散芒硝,下死胎、下胞衣,功虽最捷,而暗中有损。予见数人用此者,胞胎虽下,而产妇过一二年皆夭,无一免者。大都平胃散克伐胃气,而芒硝咸寒伤血,所以脏腑暗中受损。今易用脱花煎,药味甘温,而归、芎生血活血,肉桂暖血,更加附子一二钱,虽芒硝之寒,不能为害矣。此等之事,非临证久者,莫知其弊也。予尝治一少妇,年二十四,原系初产,总由慌忙急促,产不如法,乃至久不能下,延予至而胎已死矣。问产妇腹内动否?曰不动,小腹阴冷。知其胎死无疑,欲用前药,虑其初产,门户未舒,因与主家商酌,肯听予言,则万无一失。今死胎僵硬,以药下之,恐交骨未开,必损其母,莫若以十全大补倍参、桂,一以扶产母精力,二可以暖其下元,使胎自烂,始能保全无恙。主家以予言为是,根据此行之,以十全大补倍参、桂,服一剂后,腹中温暖,不痛不急。

予曰得之矣,所虑者腹痛作坠,今不痛不坠,可以耐之。更幸产妇年力本强,脾胃素健,每食干饭三盂,肥鸡半只,予见更喜,以其中气不衰,自堪承任。仍每日如是调理,至五日而死胎自下,糜烂臭秽不堪,产母精神如旧,毫无伤损。可见死胎不忙不乱,尚能保全,况生胎乎!第人不肯安静,必欲强为,奈之何哉!

产时子有出户之势,转身差缓,母力一逼,或手或足,或横或倒;又有生路未顺,儿头偏拄左右腿畔,名曰偏产;又有儿头偏拄谷道,名曰枨后。此等数证,稳婆精巧者,则不须服药。若稳婆无用者,急扶产母上床,正身仰卧,浓被覆之,令老成稳婆徐徐往上推之,内服补中益气汤升提之,须臾提上,重新转身,儿头已对产门,急扶即下。

产时门户俱正,儿已露顶而不下,此转身时脐带绊其肩也。扶母正身仰卧,轻轻推儿向上,以手指轻按儿肩,去其脐带,然后用力送下。

胎衣来迟,气虚弱也,急服脱花煎。若血流入衣中,胀闷疼痛,脱花煎加芒硝下之。或有能事稳婆,以手循脐带而上,以中指顶其衣,轻覆衣中之血,从容候之亦下。此良法也。

产时用力太早,水衣先破,被风所吹,产户肿胀、干涩、狭小者,以紫苏煎汤熏洗,以香油和蜜润之,从容俟之,无不下者。

产时肠先出,用净盆盛温水,少入香油养润,待儿与胞衣下时,母略仰卧,自己吸气上升,稳婆以香油涂手,徐徐送入,或浓煎黄 汤浸之,内服补中益气汤即上。又有儿并胞衣下后,膀胱坠出产户者,用前法送入,仍服补中益气汤。若稳婆不谨,膀胱扯破者,八珍汤猪脬为引,服之可复。

产毕产门不闭,血气大虚,十全大补汤。若因胎大而擦伤产门者,蕲艾益母草煎汤洗之。

产时胞胎既下,气血俱去,忽尔眼黑头眩,神昏口禁,昏不知人。古人多云恶露乘虚上攻,故致血晕。不知此证有二∶一曰血晕,一曰气脱。若以气脱作血晕,而用辛香逐血化痰之剂,则立刻毙矣。不可不慎。

气脱证,产时血既大下,则血去气亦去,故昏晕不省。微虚者,少刻即苏;大虚者,竭脱即死。但察其面目,如眼闭口开,手撒手冷,六脉微细之甚,或浮而散乱,此即气脱证也。速用人参,多则五七钱,少则三二钱,加入炒米、煨姜红枣,煎汤徐徐灌之,但得下咽,即可救活,若少迟延,则无及矣。无力备参者,以大剂当归补血汤加炒米、煨姜、红枣,煎汤灌下,亦能救。

附∶气脱案

州左遂阳云轩高君夫人梁氏,膏粱之禀,其质最怯,产育亦多,戊午分娩,未见过艰,产下精神犹健。云翁不以为意,与予闲话中庭。殊因一时下血过多,忽报倒仆于地。急视之,则口张手撒,面唇俱黑,呼吸已寂然矣。幸人参有便,煎之不及,即以一枝碎嚼,纳产妇口中,以滚汤灌之,方得下咽,一吐倾囊而出,盖胃气已不纳受矣。又嚼又灌,连嚼五枝,虽吐而未尽出。良久,嗳气一声而呼吸渐回,乃大进参术而愈。自后分娩,不复为难。客岁复妊,偶患微。予曰∶孕中患痔,难于用药,姑缓图之。云翁深以为是,而夫人必欲速愈。予知其不可,不敢承任,劝其更医。

连易数手,分毫无效,复延外科,妄用毒劣,胎虽未堕,而疮愈坠而不收,以致昼夜呼号,窘迫万状,精神形质,困惫已极。及至临月,见其面唇 白,声息至微,六脉空浮而无根。当夜用参三钱,服十全大补一剂,次早胞水以下,煎参七钱,以鸡汤冲服,登时即产一男,产妇精神胜旧。不意三朝偶沾外感,头疼身痛恶寒发热,投以熟料五积散而愈。

未数日,忽因恼怒,陡然上气喘急,咳嗽连声,胸前胀痛,喉内痰鸣,水米不入,略啜茶汤,则上下阻截,气不相续,数人扶坐,莫能伏枕,不时昏绝。举室惶惶。因诊其脉,则细数无伦,将近十至,予知为无根,脱气上冲,乃以八味地黄汤冀纳其气,二剂毫不为动。予曰∶此等之证,非大补真元,莫能挽也。乃以六味回阳饮,参、附、桂、姜、归、地各三钱,加鹿茸五钱,一剂下咽,而气平能卧,四剂全安。曩之大脏干枯,业已滋润,而痔疮痛苦,亦不复言矣。此等脉证,在常俗之辈,必疑临产服参过多,非用宽胸下气不可。清降一投,下咽即毙,仍归罪于从前之参,必群起而攻之矣。不知临产之日,非猛进参术,则已脱于当产之际,何能至今!今之气喘,实由参力已过,虚证复现,子午不交,竭绝立至,非大力之方,安可挽回!此证得生,实由云翁学识超迈,胸中有主,惟予言是听,所以效捷桴鼓。稍循俗见者,万无生理矣。

凡闭脱二证,不特产后宜辨,即中风中痰,气厥暑风,及卒然倒仆,昏晕不省,咸宜辨之。如牙关紧闭,两手握拳,谓之闭证,有余之候,即疏风化痰亦可用之;如口张、手撒、眼闭、遗尿、鼾声,谓之脱证,盖口张心绝,手撒脾绝,眼闭肝绝,遗尿肾绝,鼾声肺绝,皆元气竭绝之候,惟大进参、附,或可十中救一。

予见产后脱证,不敢服参而毙者,不知其几?尝闻入曰,某产后无病,忽尔眼暗,一晕而绝者;又某产后忽一呵欠,即张口气绝者,即此脱证是也。复有妄人,不知脱证为何事,不识人参为何物,而从中阻挠,不令服参而毙者,亦不知凡几!死者有知,能无抱九京之恸乎!

血晕证,本由气虚,一时昏晕,然血壅痰盛者,亦或有之。如果形气脉气俱有余,胸腹胀痛气粗,外证两手握拳,牙关紧闭,此血逆证也,黑神散;无胀无痛者,属气虚,大剂芎归汤肉桂

卒然晕倒,药有未及者,烧红秤锤,用瓦盆盛至床前,以醋沃之,令醋气入鼻,收神即醒。

产后百脉空虚,洗拭太早,令中风口噤,手足搐搦,角弓反张;或因怒气,发热迷闷。用荆芥穗酒炒至黑,大当归各三钱,用水半杯、酒半杯、童便半杯,煎至一杯,灌之,牙关紧,以簪抉开灌之,仍捻其鼻,以手摩其喉,使得下喉即活矣。此即产后病痉,而幼科称为惊风者是也。

孕时触损脏气,胞系断裂,忽然胎坠,名曰小产。亏败子宫,较大产为尤甚,然治此亦不同大产,惟以滋补为上计。

冯楚瞻曰∶小产不可轻视,将养宜十倍于正产,大产如果熟自脱,小产如生探之,破其皮壳,断其根蒂也。

忽略成病者不少,因而致死者恒多。然此证始因敛血以成胎,继因精血以长养,终因精血不足而屡堕,故瘀血甚少,倘有腹痛,成块有形,多属血虚气逆,惟大用温补,则新者生而瘀者去;若行消导破滞,则逆气愈攻而愈升,多致不救。更有血虚腹痛,复有阴亏不能纳气,以致瘕疝为患者,当以八味地黄丸牛膝五味,早晚服之自愈。

张景岳曰∶凡小产有远近,其在二三月者谓之近,五月六月谓之远,新受而产者其势轻,怀久而产者其势重。此皆人之所知也。至若尤有近者,则随孕随产矣。凡今艰嗣之家,犯此者十居五六。其为故也,总由纵欲而然,第自来人所不知,亦所不信。兹谨以笔代灯,为迷者指程,倘济后人,实深愿也,请详言之。盖胎元始肇,一月如露珠,二月如桃花,三月四月而后,血脉形体俱,五月六月而后,筋骨毛发生,方其初受,不过一滴之玄津耳。此其橐龠正无根据,根 尚无地,筑之则固,决之则流,故凡受胎之后,极宜节欲以防泛溢。而少年纵情,罔知忌惮,虽胎固欲轻者,保全亦多。其有兼人之勇者,或持强而不败,或既败而复战,当此时也,主方欲静,客不肯休,狂徒敲门撞户,顾彼水性热肠,有不启扉而从,随流而逝者乎!斯时也,落花与粉蝶齐飞,水枣共交梨并逸,合污同流,已莫知其昨日孕而今日产矣,朔日孕而望日产矣,随孕随产,本无形迹。在明产者,胎已成形,小产必觉;暗产者,胎仍似水,直溜何知,故凡今之 家多无大产,以小产之多也,娶娼妓者多少子息,以其子宫滑,而惯于小产也。又尝见艰嗣之人而求方者,问其阳事,则曰能战,问其功夫,则曰尽通,问其意况,则怨叹曰人皆有子,我独无,亦岂知人之明产,而尔之暗产耶!此外,如受胎三月五月,而每有堕者,虽衰薄之妇常有之,然必由纵欲不节,至伤母气而堕者,为尤多也。故凡恃强过勇者,多无子,以强弱之自相残也;纵肆不节者,多不育,以盗损胎元之气也,岂悉由妇人之罪哉!

此景岳见道之言。古人每曰寡欲多男,此即其注脚也。世人每恨不孕,孰知既受而暗损之,屡受而屡损之,终身无子,不亦宜乎!第有妇人由于衰弱,或阴阳偏胜,堕胎至于数次,而医者竟无一策以保固之,亦可哀矣!予有至神至圣保孕之方,屡经效验,但信而行之,断不相误。

集成三合保胎丸

此为素惯堕胎者设也。盖胎孕之屡堕,虽由于冲任亏、脾肾弱,若德性幽闲,五内无火者,决不堕也;能清心节欲,起居有恒者,决不堕也。凡屡堕者,皆偏陂之性,暴怒之人,以致于肝气有余,肝血不足,血虚生热,火烁子宫;又或恣纵不节,其胎必漏而堕矣。而世之安胎者,无非执泥古法,以香、砂、芎、艾为保孕良图,不知热药安胎,犹抱薪救火,不惟无济,而反速之。予甚不慊,因以古之内补丸杜仲丸白术散三方合凑,名三合保胎丸。以条芩清肝火凉血白术扶中气以健脾,当归养血宁心,熟地滋阴补肾,续断填损伤而坚胞系,杜仲益腰膝而暖子宫。至怯者加以人参,力不能者,不用亦可。药虽平易,功胜神丹,诚所谓钺斧相投,捷如影响,凡屡堕者服之,无不保全,实亦妇科保孕安胎之圣药也。再有叮咛,凡屡堕者,受娠一月,即制此丸服之。盖堕胎必在三月五月七月之间,此三月内切忌房劳、恼怒,犯之必堕,七月已过,万无一失。

三合保胎丸方

大怀地(一十二两,用砂仁三两、老姜三两,同地黄入砂锅内,先以清水煮两昼夜,俟地黄将烂,始入好酒煮之,总以地黄糜烂为度,将酒煮干,取起,拣去砂仁、姜滓不用,将地黄捣膏听用)大当归(去头尾,取身切片,一十二两,以好酒洗过,晒干听用) 漂白术(取净干片,一十二两,以黄土研碎,拌炒极黄,取起,筛去土。孕妇肥白者气虚,加二两) 实条芩(枯飘者不用,取小实者,切片,六两,酒炒三次。孕妇黑瘦者加一两,性躁者二两) 棉杜仲(切片,一十二两,盐水拌抄,以丝断为度) 川续断(切片,一十二两,酒炒)

上将后五味和为一处,火焙干燥,磨为细末,筛过,以前地黄膏和匀,少加炼蜜,入石臼内捣千余忤,为丸绿豆大。每早盐汤送三钱,晚临卧酒送三钱,每日如此,不可间断。孕妇素怯者,须两料方可,自一月服起,过七个月方保无虞。此方至神至圣,幸勿轻视。

凡临产时,亟斋有六字真言∶一曰睡,二曰忍痛,三曰慢临盆。予复有三字宝,曰未离经。较六字真言,更为亲切。盖六字真言出于常人之口,产妇未能深信;三字宝为医者之言,不容不信,诚保产金丹,回生上药。

予以此法救人,莫可胜纪。凡临产家诊视,无论脉之滑涩,痛之紧缓,但曰未离经。仍嘱产妇曰,脉未离经,尚非正产,且脉气舒徐,定然安吉,惟宜加食稳卧,俟其时至可也。此何意?盖产育全赖母气为主,产妇闻其脉未离经,知时未到,不敢望其速下,惟安心耐之而已。产妇一安,举室皆安,庶无仓皇扰攘之患。天下原无难产之事,凡难产而致死者,总由时候未至,仓皇逼迫害之也。始则家长惊张,不能镇定,继则产妇娇怯,不肯忍痛,或弄产,或转胞,稍有腹痛,随即声扬,无知稳婆,便称是产,而试水坐草,一任胡为。岂知七候未临,胎气未足,子在胞中,安然不动,欲令其产,焉可得乎?因其久而不下,产妇则惊惧忧疑,饮食不纳,渐至气怯神昏,常有未产而毙者矣。予临是证,但曰未离经,惟以大剂甘温之药与之,如八珍、十全之类,助其产母之元气。若为正产,则腹痛阵紧一阵,痛急自下;倘非正产,则腹痛渐减渐缓,胎元得暖而安矣。予之所经,稳婆谓头已平门,予诊得脉未离经,用固胎暖药而安之,有迟至一月半月十日而产者,已经十数人矣。岂有头已平门,而能倒悬一月半月之理?即此可知稳婆之不足信。不观亟斋言曰∶凡邪淫之妇,私胎并无难产,总因胎起于私,怕人知觉,只得极力忍痛,痛到极熟之时,则脱然而出。此岂有稳婆分掐,妙药催生乎?凡产育能耐心忍痛,听其自然,则万举万全;若谓药能催生,予则未敢许也。至催生之法,谓产时胞浆以下,一二时辰不生,方可用之。盖浆乃养儿之物,浆干不产,必胎元无力,愈迟则愈干,力必愈乏,不得不以大补气血之药助其母力。又惟人参为至圣,其次则脱花煎、芎归汤皆可。然亦须子已出胞,交骨既开,门户已正,方为有益,若止凭产妇腹痛之言,稳婆头至之说,妄用催生方药,不惟无济,反速其毙,慎之戒之!

附方

十全大补汤

拣人参 炒白术 白茯苓 怀熟地 当归身 正川芎白芍 炙黄

上肉桂 炙甘草 生姜、红枣为引。

八珍汤

拣人参 炒白术 白茯苓 大当归 正川芎 白芍药 怀熟地 生姜大枣为引。

加味芎归汤 治新产交骨不开。

全当归 正川芎 油发灰 败龟板(炙)

水煎热服。

周虚中曰∶阳主开而阴主阖,自然之理也。今交骨不开,阴极矣,必加肉桂以宣布阳和,庶为有济,若龟板、发灰之纯阴,仅可为通任脉之响导耳。

脱花煎 凡生产临盆,此方最佳。并治产难,经日不下,并死胎、胞衣不下俱妙。

全当归(一钱) 正川芎(三钱) 上青桂(二钱) 淮牛膝(二钱) 净车前(一钱五分)

水煎,加酒对服。若胎死不下,及胞衣不来,并加芒硝五钱;气虚困剧者,加人参二三钱,更加附子二钱,无不下者。此方比平胃散加芒硝,功胜百倍,其药味甘温,不伤元气故也。

补中益气汤

拣人参 炒白术 炙黄 黑升麻柴胡 全当归 广陈皮甘草生姜、大枣引。

当归补血汤 治产时去血过多,心内怔忡,头晕眼黑,昏沉不醒。

炙黄 (一两) 当归身(五钱) 加炒米(一两) 生姜(五片) 大枣(五枚)

水煎服。

黑神散产后血晕,胸腹胀痛,气粗,牙关紧闭,两手握拳,血逆之证。

上青桂 全当归 杭白芍炮姜 怀熟地 大黑豆(炒,五钱)

水煎,酒对服。

生化汤 此方去旧生新。凡产后无论有病无病,能服数剂,使恶露尽去,新血速生,诚产后之要药也。世俗每以红糖下瘀,反致损胃,戒之!

大归身(五钱) 正川芎(二钱五分) 光桃仁(二十一粒) 黑炮姜(一钱) 炙甘草(一钱)

每日一剂,水煎热服,四五剂为度。

清魂散 治产后瘀血攻心,数日神昏不醒,瘀化为脓,流出臭秽而不知者,神效。

白当归(三钱) 正川芎(二钱) 鲜泽兰(三钱) 荆芥穗(一钱) 益母草(二钱) 拣人参(一钱)炙甘草(五分)

生姜、大枣,水煎服。

加味芎归汤 催生及产后最为稳当,功亦巨。

当归身(三两) 大川芎(五钱) 上青桂(二钱)

催生俱用此三味,水煎,对酒服,立下。预防血晕,以本方加酒炒荆芥二钱,先将此药煎好,俟胞衣以下,随即服之,断无血晕之患。效经千百,断不误人。

八味地黄汤 产后气浮喘促,不甚虚者,以此纳气归元。至虚者不能。

怀熟地(五钱) 正怀山(四钱) 净枣皮(三钱) 白茯苓(三钱) 宣泽泻(一钱) 粉丹皮(一钱)川附片(二钱) 上青桂(二钱)

水煎极浓,空心服。

六味回阳饮 凡真元已败,气血既亡,阴阳将脱,非此莫能挽回,诚回天赞化第一之功。此景岳新方,知者尚少。

大熟地(五钱) 大当归(三钱) 黑炮姜(二钱) 熟附子(二钱) 青化桂(二钱) 上拣参(三五钱)

鹿茸数钱功更捷。生姜、大枣为引,水煎温服。此方不刚不猛,能回散失之元阳,能敛乱离之阴血,济急扶倾,无出其右者。

催生简便方

人能镇定耐痛待时,必无难产之患。或因仓皇急迫,不幸遇此,而催生之法,不可不知;又或穷乡僻壤,医药不便,诚为困苦。故附单方于此,以备急需。

一治横生逆产,胞衣不下,并落死胎。用蓖麻子四十九粒,去壳研烂,于产妇头顶心剃去少发,以蓖麻膏涂之。须臾,觉腹中提上,即宜除下,却急于足心涂之,自然顺生。生下即速去药,迟则恐防肠出。如胞衣不下,贴足心即下。

一乡村僻壤无药之处,不幸遇此。即觅花椒叶、香圆叶、柚子叶、茱萸叶、生姜、生葱、紫苏,浓前汤一盆。俟可下手,即令产妇以小凳坐盆上,浇汤淋洗其脐腹阴户,久久淋洗,气温血行,登时即产。以上诸叶,少一二味亦不妨。

一治死胎不下及胞衣来迟,用黑豆一升炒香熟,入醋一大碗,煎至六七分,去豆取汤,分三次服之。以热手顺摩小腹,其胞胎俱下。

又方 用冬蜜一大杯,以百沸汤调服之,立下;如胞衣来迟,再服一碗,即下。

一治产难及横生逆产,或血海干枯,以致胎死不下,惶惶无措,死在须臾,急用皮硝五钱、熟附子一钱五分,好酒半杯、童便半杯,同煎三沸,温服立下,百发百中。

一方治产妇元气弱极,胞衣来迟者,用真青化桂三钱,当归、川芎各钱半,酒煎,热服立下。

一下死胎 用麦芽半斤,捣碎,水二大碗,煎至一碗,服之即下。

一方 天花粉酒炒四钱,上肉桂、淮牛膝 淡豆豉各三钱。

用水二碗,煎至一碗,热服即下。

熟料五积散 此方专治妇人产后外感内伤,瘀血不行,痰凝气滞,头疼身痛,恶寒发热,心腹疼痛,寒热往来,似疟非疟,小腹胀满,伤风咳嗽,呕吐痰水,不思饮食,胸紧气急,手足搐搦,状类中风,四肢酸疼,浑身麻痹,凡产后一切无名怪证,并皆治之。

夫产后百节俱开,气血两败。外则腠理不密,易感风寒;内则脏腑空虚,易伤饮食;稍有不慎,诸证丛生。

古书有产后以大补气血为主,杂病以末治之之戒,后世莫不遵之。惟事滋补,不知风寒未去,食饮未消,滋补一投,反成大害。昧者犹以为药力未到,愈补愈深,死而后己。天下之通弊,莫此为甚!予昔于潭州遇师指授此方,按法治之,往辄裕如,不敢自秘,逢人口授,并曾刊板印送,于兹四十余载,活人莫可胜纪。但虑世人不悟,以为浅近之方,安能神应若是?故古人谓千金易得,一诀难求。予今诀破,庶狐疑顿释。方名五积者,谓此方能去寒积、血积、气积,痰积、食积也。今产后之病怯,正犯此五积,以五积之证,投五积之方,岂非药病相值乎!犹虑药味辛散,而以醋水拌炒,名熟料五积散,俾药性和缓,表而不发,消而不攻。方内所用肉桂解表逐寒,白芍和荣谐卫,苍术浓朴走阳明而散满,陈皮半夏疏逆气以除痰,芎、归,姜、芷入血分而祛寒湿,枳壳桔梗宽胸膈而利咽喉,茯苓去饮宁心,甘草和中补土。大虚大怯者,加人参,微虚者可不用。

共为温中散寒之妙剂,用于产后,无往非宜。

五积散 本方原有人参,因世人不敢轻用,故方中未载。

白芷(一钱,不炒) 上青桂(一钱,不炒) 川浓朴(一钱) 正川芎(一钱) 芽桔梗(一钱)陈枳壳 白云苓 炒苍术 杭白芍 法半夏 黑炮姜炙甘草 广陈皮(以上各一钱) 全当归(二钱) 虚加人参(一钱)

上药味皆宜秤过,除白芷、肉桂在外不炒,余药合为一剂。用好醋小半杯,净水一杯,与醋和匀,将药润湿,入锅内炒至黄色为度,取起摊地上,去火毒,候冷,入白芷、肉桂在内。生姜三片,红枣三枚,净水二碗,煎至一碗,热服。此方至平稳,见效之后,根据而服之,不拘剂数,以愈为度,惟产后大汗泄泻,或虚脱之证,忌之。盖此方但能去病,不能补虚,虚证有方在前,并宜参考。

产后简便方

产时母肠先出,然后见生,产后其肠不收,甚为危迫。用醋半杯,新汲水半杯调匀, 产妇面,每 一缩,三收尽。真良法也。

又方 以蓖麻子四十九粒,去壳研烂,涂产妇头顶心,肠即收入,急去药,以温水洗净,倘其肠干燥难收,用磨刀水温润其肠,再以雄磁石煎汤服之,其肠自收。

产妇及平居,偶因用力太过努伤,致子肠不收。用艾丸绿豆大,灸头顶心百会穴三五壮,即收。

又方 以盐汤洗净,后用五灵脂烧烟于桶内,令患者坐桶上,熏之自上。

又方 用清油五斤炼熟,以盆盛之,候温凉,令产妇坐油盆内,约一顿饭久;仍以皂角为细末,微以一厘吹入鼻中,令作嚏,立止。

产后玉门肿痛 用蛇床子三两煎汤,频洗即愈。又以葱白乳香成膏,贴肿上效。

产后乳汁不通 用天花粉炒黄为细末,每用二钱,以红饭豆煎浓汤调服,每日服二次,其乳流溢。

产妇气血太虚无乳者,用

全当归(三钱) 正川芎(二钱) 穿山甲(炙) 王不留行(各一钱五分) 川木通(五分)

猪蹄一只煮药,以猪蹄烂为度,去药,服汤并蹄,立通。

产后阳气虚寒,玉门不闭,用。

石硫黄 海螵硝 北五味各等分。

共为末,掺患处,日三易。

产后玉门不闭,阴户突出。

硫黄(三钱) 菟丝子 吴茱萸(各二钱) 蛇床子(一钱五分)

水一大碗,煎至半碗,频洗自收。

产后擦破膀胱,不能小便而淋沥。

黄丝绢(一尺,剪碎) 牡丹皮白芨(各一钱)

将丹皮、白芨研为末,同黄绢用水一碗,煮至绢烂,空心服之。服时不可作声,作声则不效。

下载《幼幼集成》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幼幼集成》相关章节:

儿科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