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人杂病脉证并治第二十二

《医宗金鉴》在线阅读中医杂集书籍在线阅读

妇人之病,因虚、积冷、结气,为诸经水断绝,至有历年,血寒积结胞门。寒伤经络,凝坚在上,呕吐涎唾,久成肺,形体损分。在中盘结,绕脐寒疝,或两□疼痛,与藏相连,或结热中,痛在关元,脉数无疮,肌若鱼鳞,时着男子,非止女身。在下来多,经候不匀,令阴掣痛,少腹恶寒,或引腰脊,下根气街,气冲急痛,膝胫疼烦,奄忽眩冒,状如厥癫,或有忧惨,悲伤多嗔,此皆带下,非有鬼神。久则羸瘦,脉虚多寒,三十六病,千变万端,审脉阴阳,虚实紧弦,行其针药,治危得安,其虽同病,脉各异源,子当辨记,勿谓不然。

【按】

此条为妇人杂病提纲,当冠篇首,以揭病情。在下来多之「来」字,当是「未」字。

本条皆经水断绝之脉,若系来多,则与上文不合,与下文经候不匀亦不合。又本条内有「此皆带下」一句,当在「非有鬼神」之下,文义相属,是传写之□。

【注】

此条为妇人诸病纲领,其病之所以异于男子者,以其有月经也。其月经致病之根源,则多因虚损,积冷、结气也。三者一有所感,皆能使经水断绝。至有历年寒积胞门,以致血凝气结而不行者。先哲云:女子以经调为无病,若经不调,则变病百出矣。以下皆言三者阻经之变病,其变病之不同,各因其人之脏腑、经络、寒热、虚实之异也。如寒外伤经络,其人上焦素寒,则凝坚在上,故上焦胸肺受病也。形寒伤肺,则气滞阻饮,故呕吐涎唾也。若其人上焦素热,寒同其化,久则成热,热伤其肺,故成肺痈,而形体损瘦也。若其人中焦素寒,则在中盘结,故绕脐疝痛也,或两□疼痛,是中焦之部,连及肝脏故也。或其人中焦素热,则不病寒疝,而病结热于中矣。中热故不能为寒疝,而绕脐之痛,仍在关元也。其人脉数当生疮,若无疮,则热必灼阴,皮肤失润,故肌粗若鱼鳞也。然此呕吐涎唾,寒疝疼痛,肌若鱼鳞等病,亦时着男子,非止女子病也。在下未多,谓经候不匀,而血不多下也。邪侵胞中,乃下焦之部,故病阴中掣痛,少腹恶寒也。或痛引腰脊,下根气街急痛,腰膝疼烦,皆胞中冲任为病所必然也。或痛极奄忽眩冒,状如厥癫,亦痛甚之常状也。若其人或有忧惨悲伤多嗔之遇,而见此眩冒厥巅之证,实非有鬼神也。凡此胞中冲任血病,皆能病带,故谚曰:十女九带也。然带下病久,津液必伤,形必羸瘦,诊其脉虚,审其多寒。岂止病此三十六病,而千变万端矣。虽千变万端,然必审脉阴阳虚实紧弦,与病参究,行其针药,治危得安也。其有病虽同而脉不同者,则当详加审辨,故曰:子当辨记,勿谓不然也。

妇人咽中如有炙脔,半夏厚朴汤主之。

【注】

咽中如有炙脔,谓咽中有痰涎,如同炙肉,咯之不出,咽之不下者,即今之梅核气病也。此病得于七情郁气,凝涎而生。故用半夏厚朴生姜,辛以散结,苦以降逆,茯苓半夏,以利饮行涎,紫苏芳香,以宣通郁气,俾气舒涎去,病自愈矣。此证男子亦有,不独妇人也。

【集注】

尤怡曰:凝痰结气,阻塞咽嗌之间,『千金』所谓咽中帖帖如有炙肉,吞之不下,吐之不出者是也。

半夏厚朴汤方

半夏一升厚朴三两茯苓四两生姜五两干苏叶二两

五味,以水七升,煮取四升,分温四服,日三夜一服。

妇人藏躁,喜悲伤欲哭,象如神灵所作,数欠伸,甘麦大枣汤主之。

【按】

甘草小麦大枣汤,方义未详,必是□错。

【注】

藏,心藏也,心静则神藏。若为七情所伤,则心不得静,而神躁扰不宁也。故喜悲伤欲哭,是神不能主情也。象如神灵所凭,是心不能神明也,即今之失志癫狂病也。数欠伸,喝欠也,喝欠顿闷,肝之病也,母能令子实,故证及也。

甘草小麦大枣汤方

甘草三两小麦一升大枣十枚

右三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温分三服。亦补脾气。

妇人吐涎沫,医反下之,心下即痞,当先治其吐涎沫,小青龙汤主之。涎沫止,乃治痞,泻心汤主之。

【注】

吐涎沫,形寒饮冷也,不温散而反下之,则寒饮虚结成痞□也。当先治其吐涎沫,以小青龙汤治外寒内饮,俟涎沫止,以半夏泻心汤,乃治痞也。

【集注】

尤怡曰:吐涎沫,上焦有寒饮也,不与温散而反下之,则寒内入而成痞。然虽痞而犹吐涎沫,是寒饮未已,不可治痞,当先治饮,而后治痞,亦如伤寒例,表解乃可攻痞也。

小青龙汤方

(见肺痈中)

泻心汤方

(见惊悸中)

问曰:妇人年五十,所病下利,数十日不止,暮即发热,少腹里急,腹满,手掌烦热,唇口干燥,何也?师曰:此病属带下,何以故?曾经半产,瘀血在少腹不去。何以知之?其证唇口干燥,故知之。当之温经汤主之。

【按】

所病下利之「利」字,当是「血」字,文义相属,必是传写之□。

【注】

妇人年已五十,冲任皆虚,天癸当竭,地道不通矣。今下血数十日不止,宿瘀下也。

五心烦热,阴血虚也;唇口干燥,任冲血伤,不上荣也;少腹急满,胞中有寒,瘀不行也。此皆曾经半产崩中,新血难生,瘀血未尽,风寒客于胞中,为带下,为崩中,为经水愆期,为胞寒不孕。均用温经汤主之者,以此方生新去瘀,暖子宫补冲任也。

【集注】

李□曰:妇人年五十,则已过七七之期,任脉虚,太冲脉衰,天癸竭,地道不通时也。所病下利,据本文带下观之,当是崩淋下血之病。盖血属阴,阴虚故发热,暮亦属阴也。任主胞胎,冲为血海,二脉皆起于胞宫,而出于会阴,正当少腹部分,冲脉侠脐上行,故冲任脉虚,则少腹里急,有干血亦令腹满。『内经』云:任脉为病,女子带下瘕聚是也。手背为阳,掌心为阴,乃手三阴过脉之处,阴虚,故掌中烦热也。阳明脉,侠口环唇,与冲脉会于气街,皆属于带脉。『难经』云:血主濡之。以冲脉血阻不行,则阳明津液衰少,不能濡润,故唇口干燥。断以病属带下,以曾经半产,少腹瘀血不去,则津液不布,新血不生,此则唇口干燥之所由生也。

温经汤方

吴茱萸三两当归芎藭芍药各二两人参桂枝牡丹皮阿胶生姜各二两甘草二两半夏半升麦冬(去心)一升

右十二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温三服。亦主妇人少腹寒,久不受胎,兼取崩中去血,或月水来过多,及至期不来。

【集解】

李□曰:『内经』云:血气虚者,喜温而恶寒,寒则凝涩不流,温则消而去之。此汤

名温经,以瘀血得温即行也。方内皆补养气血之药,未尝以逐瘀为事,而瘀血自去者,此养正邪自消之法也。故妇人崩淋不孕,月事不调者,并主之。

带下经水不利,少腹满痛,经一月再见者,土瓜根散主之。

【按】

「再」字当是「不」字,若是「再」字,一月两来,与上文不利不合,是传写之□。

【注】

此亦前条在下未多,经候不匀之证。带下胞中病也,胞中有宿瘀,从气分或寒化,则为白带;从血分或热化,则为赤带;从气血寒热错杂之化,则为杂色之带也。若兼经水不利,少腹满痛,乃有瘀血故也。其经至期不见,主以土瓜根散者,土瓜能逐瘀血,□虫能开血闭,桂枝合芍药舒阳益阴,通和荣气,则瘀去血和,经调带止矣。

土瓜根散方

土瓜根芍药桂枝□虫各三钱

右四味,杵为散,酒服方寸匕,日三服。

寸口脉弦而大,弦则为减,大则为芤,减则为寒,芤则为虚,寒虚相搏,此名曰革,妇人则半产漏下,旋覆花汤主之。

【按】

此条详在『伤寒论·辨脉法篇』,错简在此。「旋覆花汤主之」一句,亦必是错简。

半产漏下,则气已下陷,焉有再用旋覆下气之理。

旋覆花汤方

旋覆花三两葱十四茎新绛少许

右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顿服之。

妇人陷经漏下,黑不解,胶姜汤主之。

【注】

陷经者,谓经血下陷,即今之漏下崩中病也。黑不解不成文,胶姜汤方亦缺。

【集注】

李□曰:陷经漏下,谓经脉下陷,而血漏下不止,乃气不摄血也。黑不解者,瘀血不去,则新血不生,荣气腐败也。然气血喜温恶寒,用胶姜汤温养气血,则气盛血充,推陈致新,而经自调矣。

【按】

此条文义,必有缺误,姑采此注,以见大意。

妇人少腹满如敦状,小便微难而不渴,生后者,此为水与血俱结在血室也,大黄甘遂汤主之。

【注】

敦,大也。少腹,胞之室也。胞为血海,有满大之状,是血畜也。若小便微难而不渴者,水亦畜也。此病若在生育之后,则为水与血俱结在血室也。主之大黄甘遂汤,是水血并攻之法也。

大黄甘遂汤方

大黄四两甘遂二两阿胶二两

右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顿服之,其血当下。

妇人中风七、八日,续来寒热,发作有时,经水适断,此为热入血室,其血必结,故使如疟状,发作有时,小柴胡汤主之。

【注】

详见『伤寒论·少阳篇』内,不复释。

妇人伤寒发热,经水适来,昼日明了,暮则□语,如见鬼状者,此为热入血室,治之无犯胃气及上二焦,必自愈。

【注】

详见『伤寒论·少阳篇』内,不复释。

妇人中风,发热恶寒,经水适来,得之七、八日,热除,脉迟,身凉和,胸□满,如结胸状,□语者,此为热入血室也,当刺期门,随其实而泻之。

【注】

详见『伤寒论·少阳篇』内,不复释。

阳明病,下血,□语者,此为热入血室,但头热汗出,当刺期门,随其实而泻之,濈然汗出即愈。

【注】

详见『伤寒论·阳明篇』内,不复释。

妇人经水不利下,抵当汤主之。

【注】

妇人经水不利下,言经行不通利快畅下也。乃妇人恒有之病,不过活瘀导气,调和冲任,足以愈之。今曰抵当汤主之,夫抵当重剂,文内并无少腹结痛,大便黑,小便利,发狂善忘,寒热等证,恐药重病轻,必有残缺错简,读者审之。

抵当汤方

水蛭(熬)三十个□虫(熬,去翅、足)三十枚桃仁(去皮、尖)二十个大黄(酒浸)三两

右四味为末,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

妇人经水闭不利,藏坚癖不止,中有干血,下白物,矾石丸主之。

【注】

藏,阴内也。不止,不去也。经水闭而不通,瘀,宿血也。阴中坚块不去,血干凝也。下白物,化血成带也。用矾石丸坐药治之,此方治下白物,若从湿化者可也,恐未能攻坚癖干血也。

【集注】

尤怡曰:藏坚癖不止者,子藏干血坚凝,成癖而不去也。干血不去,则新血不荣,而经闭不利矣,由是蓄泄不时,胞宫素湿,所积之血,与湿化而成白物,时时自下,是宜先去其藏之湿,矾石燥湿水,杏仁润干血也。

矾石丸方

矾石(烧)三分杏仁一分

右二味,末之,炼蜜和丸,如枣核大,内藏中,剧者,再内之。

妇人六十二种风及腹中血气刺痛,红蓝花酒主之。

【注】

六十二种风无可考。腹中血气刺痛,用红蓝花酒通经行血,诚要方也。

红蓝花酒方

红蓝花一两

右一味,以酒一大升,煎减半,顿服一半,末去再服。

妇人腹中诸疾痛,当归芍药散主之。

【注】

诸疾腹痛,谓妇人腹中诸种疾痛也。既曰诸疾痛,则寒、热、虚、实、气、食等邪,皆令腹痛,岂能以此一方概治诸疾痛耶?当归芍归散主之,必是错简。

当归芍药方

(见妊娠中)

妇人腹中痛,小建中汤主之。

【注】

若因木盛土衰,中虚急痛者,用此补虚缓中定痛可也。

小建中汤方

(见虚劳中)

问曰:妇人病。饮食如故,烦热不得卧,而反倚息不得卧者,何也?师曰:此名转胞,不得溺也,以胞系了戾,故致此病,但利小便则愈,宜肾气丸主之。

【注】

病不在胃,故饮食如故也,病在于胞,故不得溺也,阳气不化,故烦热也。水不得下行,故倚息不得卧也,名曰转胞,以胞系乘戾不爽也,故致此病,但当利小便则愈。

主之肾气丸,以温行下焦阳气,阳气化则溺出,诸病自解矣。胞者乃谓尿胞,非血胞也。

【集注】

赵良曰:此方在虚劳中,治腰痛小便不利,小便拘急,此亦用之何也?盖因肾虚用之也,用此补肾则气化,气化则水行而愈矣。然转胞之病,岂尽由下焦肾虚气不化所致耶?或中焦脾虚,不能散精归于胞,及上焦肺虚,不能下输布于胞,或胎重压其胞,或忍溺入房,皆足成此病,必求其所因以治之也。

肾气丸方

干地黄八两薯蓣四两山茱萸四两泽泻三两茯苓三两牡丹皮三两桂枝附子(炮)各一两

右八味,末之,炼蜜和丸,梧子大,酒下十五丸,加至二十五丸,日再服。

【集解】

李□曰:方名肾气丸者,气属阳,补肾中真阳之气也。内具六味丸,壮肾水以滋小便之源,附、桂益命门火、以化膀胱之气,则熏蒸津液,水道以通,而小便自利。此所以不用五苓散,而用肾气丸也。

妇人阴寒,温中坐药,蛇 子散主之。

【注】

阴寒,前阴寒也,治以温中坐药。蛇 子,性温热能壮阳,故纳之以助阳驱阴也。

【集注】

沈明宗曰:此治阴掣痛,少腹恶寒之方也。胞门阳虚受寒,现证不一,非惟少腹恶寒之一证也。但寒从阴户所受,不从表出,当温其受邪之处,则病得愈,故以蛇 子一味,大热温助其阳,纳入阴中,俾子宫得暖,邪去而病自愈矣。

蛇床子散方

蛇床子

右一味末,以白粉少许,和合相得,如枣大,绵裹内之,自然温。

少阴脉滑而数者,阴中即生疮,阴中蚀疮,烂者,狼牙汤洗之。

【注】

阴中,即前阴也。生疮蚀烂,乃湿热不洁而生□也。用狼牙汤洗之,以除湿热杀□也。狼牙非狼之牙,乃狼牙草也,如不得,以狼毒代之亦可。其疮深,洗不可及,则用后法也。

【集注】

李□曰:少阴属肾,阴中,肾之窾也。『内经』曰:滑者阴气有余。又云:数则为热。故阴中生疮蚀烂,皆湿热所致,狼牙味苦性寒,寒能胜热,苦能杀虫,故主洗之。

狼牙汤方

狼牙四两

右一味,以水四升,煮取半升,以绵缠□如茧,浸沥汤阴中,日四遍。

胃气下泄,阴吹而正喧,此谷气之实也,膏发煎导之。

【按】

「膏发煎导之」之五字,当是衍文。此谷气之实也之下,当有「长服诃梨勒丸」之六字。后阴下气,谓之气利,用诃梨勒散;前阴下气,谓之阴吹,用诃梨勒丸,文义始属,药病亦对。盖诃梨勒丸,以诃梨勒固下气之虚,以厚朴、陈皮平谷气之实,亦相允合。方错简在『杂疗篇』内,下小儿疳虫蚀齿一方,杀虫解毒,或另有小儿门,或列在杂方内,今于妇人杂病之末,亦错简也。

【注】

肾虚不固,则气下泄,阴吹而正喧,谓前阴出气有声也,此谷气之实,谓胃气实而肾气虚也。以诃黎勒丸,固下气而泻谷气也。

膏发煎方

(见黄疸中)

小儿疳虫蚀齿方

雄黄葶苈

右二味,末之,取腊月猪脂镕,以槐枝绵裹头,四五枚,点药烙之。

下载《医宗金鉴》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杂集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