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第十三

《医宗金鉴》在线阅读中医杂集书籍在线阅读

夫病人饮水多,必暴喘满。凡食少饮多,水停心下,甚者则悸,微者短气。脉双弦者,寒也,皆大下后,里虚,脉偏弦者,饮也。

【按】

此条微者短气之下,古本有「脉双弦者,寒也」等句,文义不属,当另分为一条在后。

【注】

凡病人食少饮多,小便利者,为消渴病;小便不利者,为留饮病。留饮者,即今之停水饮病也。若水停上焦胸中,则壅肺气不得降,故暴喘满也;若水停中焦心下,甚者则凌心,故病悸动不安,微者则碍肺,故病呼吸短气;若水停下焦少腹,则不输膀胱,故必苦里急也。仲景于此,但言上、中二焦,不及下焦者,非略之也,谓已详于『伤寒论』中也。

【集注】

程林曰:饮水多,则水气停泛于胸膈,必暴喘满也。凡人食少饮多,则胃土不能游溢精气,甚者必停于心下而为悸。微者则阻于胸膈而为短气也。

先渴后呕,为水停心下,此属饮家,小半夏茯苓汤主之。

【注】

水停心下,中焦部也,中焦属胃,故不止病悸、短气,而亦病呕也。病悸短气者,是水停胃外,从膈下而上干于胸也。病呕者,是水停胃内,从胃中而上越于口也。然必先渴饮水多而后作呕者,方属饮家呕病也。主小半夏汤者,以止呕也;加茯苓者,以饮水多而病呕,故兼利水也。

【集注】

魏荔彤曰:水停心下,阻隔正气,不化生津液,上于胸咽故渴也;渴必饮水,水得水而愈恣其冲逆,所以先渴而后必呕也。此属饮家,当治其饮,不可以为渴家,治其渴也。治饮则用辛燥,治渴必用寒润,大相径庭,可不明其属于何家,而妄治之乎?

尤怡曰:先渴后呕者,本无呕病,因渴饮水,水多不下而反上逆也,故曰:此属饮家。小半夏止呕降逆,加茯苓去其停水。

小半夏茯苓汤方

半夏一升生姜半筋茯苓三两

右三味,以水七升,煮取一升五合,分温再服。

呕家本渴,渴者为欲解,今反不渴,心下有支饮故也,小半夏汤主之。

【注】

饮家渴者,是水停气不化生津液而渴也;呕家渴者,是呕吐胃干燥伤津液而渴也,故曰呕家本应渴也。先呕后渴者,当少少与饮之,以和胃生津,为欲解也;若呕吐后反不渴者,是必心下素有支饮故也。惟主小半夏汤止呕,而不加茯苓者,以不渴并无新饮,且呕后已伤津液,不可再行利水,重竭津液也。

【集注】

李□曰:此专以治呕,言呕家渴者,为欲解,以胃气复而津液生也。若心下素有支饮,则不燥自当不渴,泛溢而呕也。半夏、生姜温能和胃气,辛能散逆气,为呕家圣药。

小半夏汤方

半夏一升生姜半筋

右二味,以水七升,煮取一升半,分温再服。

【集解】

沈明宗曰:此支饮上溢而呕之方也。凡作呕必伤津液,应当作渴,故为呕家本渴,渴则病从呕去,谓之欲解。若心下有支饮,停蓄胸膈致燥,故呕而不渴,则当治饮,所以生姜散邪,半夏涤饮,呕自止矣。

卒呕吐,心下痞,膈间有水,眩悸者,半夏加茯苓汤主之。

【注】

卒然呕吐,虽然不渴而心下痞塞,是膈间有水凝结也。眩者,是水阻阳气不升也;悸者,是水气上干于心也。即不渴无新饮,而平日饮盛可知,则不必顾及津液,亦必加茯苓以利水,斯结可开而阻可通也。

【集注】

赵良曰:心下痞,膈间有水,眩悸者,阳气必不宣散也。经云:以辛散之。半夏、生姜皆味辛,『本草』半夏可治膈上痰。心下坚呕逆眩者,亦上焦阳气虚不能升发,所以半夏生姜并治之。悸则心受水凌,非半夏可独治,必加茯苓去水,下肾逆以安神,神安则悸愈也。

尤怡曰:饮气逆于胃则呕吐,滞于气则心下痞,凌于心则悸,蔽于阳则眩,半夏、生姜止呕降逆,加茯苓去其水也。

半夏加茯苓汤方

(见前)

假令瘦人脐下有悸,吐涎沫而癫眩,此水也,五苓散主之。

【按】

瘦人之「瘦」字,当是「病」字;癫眩之「癫」字,当是「巅」字,巅者头也,文义相属,此传写之□。

【注】

悸者,筑筑然跳动病也。上条心下有悸,是水停心下为病也;此条脐下有悸,是水停脐下为病也。若欲作奔豚,则为阳虚,当以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主之;今吐涎沫,水逆胃也,巅眩水阻阳也,则为水盛,故以五苓散主之也。

五苓散方

泽泻一两一分猪苓(去皮)三分茯苓三分白术三分桂(去皮)二分

五味,为末,白饮服方寸匕,日三服,多饮暖水,汗出愈。

夫短气有微饮,当从小便去之,芩桂术甘汤主之。肾气丸亦主之。

【注】

水停心下,甚者病悸,已明其治矣。微者短气,其治有二:气虚短气,是气少不能长息而短也;微饮短气,是水停阻碍呼吸而短也。若呼之气短,是心肺之阳有碍也,用芩桂术甘汤以通其阳,阳气通则膀胱之窍利矣。吸之气短,是肝肾之阴有碍也,用肾气丸以通其阴,阴气通,则小便之关开矣。故曰:苓桂术甘汤主之,肾丸亦主之也。

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方

茯苓四两桂枝白术各三两甘草二两

右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小便则利。

肾气丸方

(见妇人杂病中)

【集注】

尤怡曰:饮,水病也。治水必自小便去之;苓、桂、术、甘益土气以行水,肾气丸温阳气以行水,虽所主不同,而利小便则一也。

夫心下有留饮,其人背寒冷如掌大。留饮者,□下痛引缺盆、欬嗽则转甚。胸中有留饮,其人短气而渴,四肢历节痛。脉沉者有留饮。

【按】

此条古本内于「四肢历节痛」之下有「脉沉者有留饮」一句,当另为一条,始合论脉之义。短气而渴之「渴」字,当是「喘」字,四肢上当有缺文,皆传写之□。

【注】

停饮初病,即以小半夏汤加茯苓、五苓散、肾气丸等药治之而愈者,微邪也。若邪甚而不去者,留于心上则阻心阳,必背寒冷;留于□下则得肝气,必□下痛引缺盆,欬嗽转甚,留于胸中则壅肺气,必短气而喘;留于身体则塞经络,必四肢历节痛也。由此推之,留于脾则腹肿身重,留于肾则囊足胫肿,理必然也。

膈上病,痰满喘欬吐,发则寒热,背痛,腰疼,目泣自出,其人振振身□剧,必有伏饮。

【注】

伤饮之病,留而不去,谓之留饮;伏而难攻,谓之伏饮。伏饮者,乃饮留膈上伏而不出,发作有时者也。即今之或值秋寒,或感春风,发则必喘满欬吐痰盛,寒热背痛腰疼,欬剧则目泣自出,欬甚则振振身动,世俗所谓吼喘病也。

【集注】

程林曰:痰饮留于膈,则令人喘欬吐;发于外,则令人寒热,背痛、腰疼;欬甚则肺叶举,而目泣出;喘甚则息摇肩,而振振身□。如此剧者,必有伏饮。

脉浮而细滑,伤饮。

【注】

凡饮病得脉浮而细滑者,为痰饮,初病水邪未深之诊也。

【集注】

李□曰:饮脉当沉,今脉浮者,水在肺也。

脉沉者,有留饮。

【按】

此条系在四肢历节痛之下,今分在此。

【注】

凡饮病得脉沉者为留饮,水邪将深之诊也。

【集注】

程林曰:脉得诸沉者,当责有水,故脉沉者为水饮。

李□曰:经云:沉,潜水蓄是也。

病者脉伏,其人欲自利,利反快,虽利,心下续坚满,此为留饮欲去故也,甘遂半夏汤主之。

【按】

「此为留饮欲去故也」句,当在「利反快」之下,必传写之□。

【注】

凡饮病得脉伏者,为伏饮,水邪已深之诊也。凡病饮之人,欲自下利,利后通快,此为所留之饮,欲自去而愈故也。若虽利,利反不快,心下续有坚满,乃所留之饮盘结不欲去也,宜攻之以甘遂半夏汤。方中反佐甘草以激之,意在所向无前,即潜伏难攻,水结未有不破者;因自下利,故又佐芍药以约束之。防胜后穷追不止也。

甘遂半夏汤方

甘遂大者三枚半夏(以水一升,煮取半升,去滓)十二枚芍药五枚甘草(炙)

如指大一枚

右四味,以水二升,煮取半升,去滓,去蜜半升,和药汁煎取八合,顿服之。

【集解】

程林曰:留者行之,用甘遂以决水饮,结者散之,用半夏以散痰饮。甘遂之性直达,恐其过于行水,缓以甘草白蜜之甘,收以芍药之酸,虽甘草、甘遂相反,而实有以相使,此酸收甘缓,约之之法也。『灵枢经』曰:约方犹约囊。其斯之谓欤!

尤怡曰:甘草与甘遂相反,而同用之者,盖欲其一战而留饮尽去,因相激而相成也。

芍药、白蜜不特安中,亦缓药毒耳!

问曰:夫饮有四,何谓也?师曰:有痰饮,有悬饮,有溢饮,有支饮。问曰:四饮何以为异?师曰:其人素盛今瘦,水走肠间,沥沥有声,谓之痰饮;饮后水流在□下,欬吐引痛,谓之悬饮;饮水流行,归于四肢,当汗出而不汗出,身体疼重,谓之溢饮;欬逆倚息,气短不得卧,其形如肿,谓之支饮。

【注】

设问曰:夫饮,不止于留饮伏饮也,而世谓饮有四者何也?师曰:留饮、伏饮,言饮病新久深浅之理也,今世所谓四者,有痰饮、悬饮、溢饮、支饮,言饮病之情状也。

四饮亦不外乎留饮、伏饮之理,但因其水流之处,特分之为四耳!由其状而命之名,故有四也。痰饮者,水饮走肠间不泻,水精留膈间不输,得阳煎熬成痰,得阴凝聚为饮,凡所在处有声,故在上则喉中有漉漉之声,在下则肠间有沥沥之声,即今之遇秋冬则发,至春夏则止,久欬嗽痰喘病也。悬饮者,饮后水流在□下,不上不下,悬结不散,欬唾引痛,即今之□下有水气,停饮□痛病也。溢饮者,饮后水流行归于四肢,当汗出而不汗出,壅塞经表,身体疼重,即今之风水、水肿病也。支饮者,饮后水停于胸,欬逆根据息,短气不得卧,其形如水肿状,即今之停饮,喘满不得卧之病也。

【集注】

赵良曰:水行走下,而高原之水,流入于川,川入于海,塞其川则洪水泛溢,而人之饮水亦若是。『内经』曰: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今所饮之水,或因脾气而不上散,或因肺气而不下通,以致流溢,随处停积,而为病也。

程林曰『内经』云:土郁之发,饮发于中。以其性流衍不常,治法亦有汗下温利之异。

李□曰:夫饮有四,而此独以痰饮名,总之水积阴或为饮,饮凝阳或为痰。则分而言之,饮有四,合而言之,总为痰饮而已。

尤怡曰:素盛今瘦,知其津液尽化痰饮,故不复外充形体,而反下走肠间也。饮水流溢者,水多气逆也,其流于□下者,则为悬饮;其归于四肢者,则为溢饮;悬者悬于一处,溢者溢于四旁。其偏结而上附心肺者,则为支饮,支饮者,如水之有派,木之有枝,附近于藏而不正中也。欬逆倚息不得卧者,上迫肺也。

水在心,心下坚筑,短气,恶水不欲饮。水在肺,吐涎沫,欲饮水。水在脾,少气身重。水在肝,□下支满,嚏而痛。水在肾,心下悸。

【按】

心下悸之「心」字,当是「脐」字,必传写之□。

【注】

四饮之水,或留膈间,或留肠间,或留□下,或留肢体,或留胸中,然不能尽水之为病也。故又发明水之在心者,心下坚□,短气而悸,不欲饮水也;水之在肺者,吐涎沫,渴欲饮水也;水之在脾者,少气身重也;水之在肝者,□下支满,嚏而痛也;水之在肾者,脐下悸也。医者以此触类而通之,则水之病,自无遁情矣。

支饮胸满者,厚朴大黄汤主之。

【按】

支饮胸满之「胸」字,当是「腹」字,若是胸字,无用承气汤之理,是传写之□。

【注】

支饮胸满,邪在肺也,宜用木防己汤葶苈大枣汤。支饮腹满,邪在胃也,故用厚朴大黄汤,即小承气汤也。

【集注】

尤怡曰:胸满疑作腹满,支饮多胸满,此何以独用下法?厚朴大黄小承气汤同,设非腹中痛而闭者,未可以此轻试也。

厚朴大黄汤方

厚朴一尺大黄六两枳实四枚

右三味,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分温再服。

心下有痰饮,胸□支满,目眩,苓桂术甘汤主之。

【注】

此承上条详出其证,以明其治也。心下有痰饮,谓痰饮之水流在膈间,故胸□支满;支满则阻碍阳气,不得上通于头目,故目眩也。主以苓桂术甘汤者,利水而通阳气也。

【集注】

李□曰:胸□支满,痰饮停滞于中也;目眩,阻遏阳气不上升也。茯苓淡渗以利水饮,桂枝宣导以行阳气,白术去湿健脾,甘草和中益气,同为补土制水之剂。

苓桂术甘汤方

(见上)

腹满,口舌干燥,此肠间有水气,已椒苈黄圆主之。

【注】

此又承上条互详其证,以别其治也。心下有痰饮,喉间有漉漉声,肠间有水气,肠中有沥沥声者,用苓桂术甘汤,即温药和之之法也。若更腹满,则水结实矣,口舌干燥,则水不化矣。故以防己椒目葶苈、大黄,前后分攻水结,水结开豁,则腹满可除。水化津生,则口燥可滋。小服而频,示缓治之意。稍增者,稍稍增服之。口中有津液渴者,乃饮渴也。加芒硝者,以峻药力耳!

【集注】

李□曰:腹满,水聚于胃也。肠间有水气,则湿渍中焦,津液不为灌溉,故口舌干燥。前云水走肠间,沥沥有声为痰饮,此肠间有水气,即痰饮也。

防己椒目葶苈大黄圆方

防己椒目葶苈(熬)大黄各一两

右四味,末之,蜜丸如梧子大,先食饮服一丸,日三服,稍增。口中有津液渴者,加芒硝半两。

【集解】

程林曰:防己、椒目导饮于前,清者从小便而出;大黄、葶苈推饮于后,浊者得从大便而下也。此前后分消,则腹满减而水饮行,脾气转而津液生矣。若渴则甚于口舌干燥,加芒硝佐诸药,以下腹满而救脾土。

脉沉而弦者,悬饮内痛。

【注】

沉主里,弦主饮,悬饮之病,属饮停里,故主悬饮内痛也。

病悬饮者,十枣汤主之。

【注】

此承上条,以明其治也。主以十枣汤,亦形气实者宜之,若形气稍虚,又当临证斟酌也。

【集注】

赵良曰:脉沉病在里也。凡弦者,为痛、为饮、为癖,悬饮结积在内作痛,故脉见沉弦。

十枣汤方

芫花(熬)甘遂大戟各等分

右三味,捣筛以水一升五合,先煮肥大枣十枚,取八合,去滓,内药末,强人服一钱匕,羸人服半钱,平旦温服之,不下者,明日更服半钱,得快利后,糜粥自养。

【集注】

李□曰:三物皆味苦,苦以泄之,能直达水饮窠囊之处,但恐峻利泄人真元,故加大枣甘以缓之,且枣为脾果,补土所以制水也。

病溢饮者,当发其汗,大青龙汤主之,小青龙汤亦主之。

【注】

溢饮病属经表,虽当发汗,然不无寒热之别也。热者以辛凉发其汗,大青龙汤;寒者以辛温发其汗,小青龙汤。故曰:大青龙汤主之,小青龙汤亦主之也。

【集注】

尤怡曰:水气流行,归于四肢,当汗出而不汗出,身体重痛,谓之溢饮。夫四肢阳也,水在阴者宜利,在阳者宜汗。

大青龙汤方

麻黄(去节)六两桂枝二两甘草(炙)二两杏仁(去皮、尖)四十个生姜三两大枣十二枚石膏鸡子

右七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取微似汗,汗多者,温粉扑之。

小青龙汤方

麻黄(去节)三两芍药三两五味子半升干姜三两甘草(炙)三两细辛三两桂枝三两半夏(汤洗)半升

右八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

【集解】

尤怡曰:大青龙合桂麻而去芍药加石膏,则水气不甚而挟热者宜之。倘饮多而寒伏,则必以小青龙为当也。

肺饮不弦,但苦喘短气。

【注】

弦为诸饮之诊,然专主者肝也。水在肝部,则病悬饮,故脉沉弦也;水在肺部,则病支饮,故脉不弦也。喘欬短气,肺饮证也;□下引痛,肝饮证也。今亦不见□下引痛之肝证,但见苦喘短气之肺证,故曰:肺饮不弦也。

【集注】

李□曰:弦为肝脉,故肺饮不弦,苦喘短气,肺邪迫塞也,前云欬逆倚息短气为支饮是也。

支饮亦喘而不能卧,加短气,其脉平也。

【注】

支饮水在肺之病,故亦喘而不能卧,短气也。其脉平,谓见肺之平脉,或浮、或涩、或短,此详申上条不弦之义也。

支饮不得息,葶苈大枣汤主之。

【注】

此承上条,以明其治也。喘欬不能卧,短气不得息,皆水在肺之急证也,故以葶苈大枣汤,直泻肺水也。

【集注】

沈明宗曰:此支饮偏溢于肺也。支饮贮于胸膈,上干于肺,气逆则呼吸难以通彻,故不得息。然急则治标,所以佐大枣之甘以保脾,葶苈之苦以泄肺,俾肺气通调,脾得转输,为峻攻支饮在肺之方也。

尤怡曰:不得息,肺满而气闭也,葶苈入肺,通闭泄满。用大枣者,不使伤正也。

葶苈大枣汤方(见肺中)

膈间支饮,其人喘满,心下痞坚,面色黧黑,其脉沉紧,得之数十日,医吐下之不愈,木防己汤主之。虚者即愈,实者三日复发,复与不愈者,宜木防己汤去石膏加茷芩芒硝汤主之。

【注】

支饮则喘满不得息,水在胸肺也,更兼心下痞坚,则水盘结连引膈间,故曰:膈间支饮也。面色黧黑,水邪深结之色也。其脉沉紧,水邪深结之脉也。水邪深结,故有喘满痞坚之证也。得之数十日,医或吐之不愈者,是水邪不单结在上,故越之而不愈也。或下之不愈者,是水邪不单结在下,虽竭之亦不愈也。心下痞坚,饮结在中可知,故以木防己汤开三焦水结,通上中下之气。方中用人参以吐下后伤正也。故水邪虚结者,服之即愈。若水邪实结者,虽愈亦复发也,即复与前方亦不能愈,当以前方减石膏之寒凝,加芒硝峻开坚结,加茯苓直输水道,未有不愈者也。

【集注】

李□曰:喘满痞坚,膈间支饮逆上也。面黑者,饮属北方水色也。脉沉为饮,紧为寒,皆阴脉,以水饮禀阴寒之气也。吐下俱行不愈,则阴阳之气俱虚,木防己补虚散

饮,虚者受补即愈。实者饮邪固结不解,故复发不愈,乃寒气凝聚未解,故去石膏,恐寒胃也。加茯苓淡以渗饮,芒硝咸以软坚。

木防己汤方

木防己三两石膏(鸡子大)十二枚桂枝二两人参四两

右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温再服。

木防己加茯苓芒硝汤方

木防己桂枝各二两人参茯苓各四两芒硝三合

右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滓,内芒硝,再微煎,分温再服,微利则愈。

心下有支饮,其人苦冒眩,泽泻汤主之。

【注】

心下,膈下也。水在膈上则喘满,水在膈间则痞悸,水在膈下则惟苦眩晕,以泽泻汤

之平和小剂主之,治支饮之轻者可也。若阳虚水盛,又当从事乎苓桂术甘汤,五苓散

矣。

【集注】

尤怡曰:水饮之邪,上乘清阳之位,则为冒眩。冒者,昏冒而神不清,如有物冒蔽之也;眩者,目眩转而乍见眩黑也。泽泻泄水气,白术补土气,以胜水也。

泽泻汤方

泽泻五两白术二两

右二味,以水二升,煮取一升,分温再服。

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

【注】

稠浊为痰,阳之盛也;稀清为饮,阴之盛也。有痰无饮,当以凉药治之;有饮无痰,当以热药温之。若痰而兼饮者,此不可纯凉,又不可纯热,故当以温药和之可也。

夫有支饮家,欬烦,胸中痛者,不卒死,至一百日或一岁,宜十枣汤

【注】

支饮,水在膈之上下也。水乘肺则欬,水乘心则烦,水结胸则痛,其人形气俱实,以十枣汤攻之可也。然病此卒不死,或至百日,或延至一年者,以饮阴邪,阴性迟,故不卒死也。

十枣汤方(见上)

欬家其脉弦,为有水,十枣汤主之。

【注】

此承上条,以出其脉也。欬家,谓久欬之家也,欬家未可攻也。若脉弦,其欬则为有水也,有水可攻,故以十枣汤攻之。

【集注】

魏荔彤曰:欬嗽者,有饮冷而欬嗽者,有因外感风寒而欬嗽者,所谓形寒饮冷则伤肺也,此外感风寒之欬嗽也。有因伤倦而欬嗽者,所谓阴虚内热,火刑肺金,此内伤虚劳之欬嗽也。于此俱无涉也。仲景命之曰:欬家,专为痰饮在内,逆气上冲之欬嗽言也。故其脉必弦,无外感家之浮,无内虚家之数,但见弦者,知有水饮在中为患也,主之以十枣汤,使水邪有所制,斯下注而免于上厥也。

脉双弦者,寒也,皆大下后里虚。脉偏弦者,饮也。

【按】

此条系在首条「微者短气」之下,今分在此。

【注】

脉双弦者,两手左右脉皆弦也,偏弦者,或左、或右、脉单弦也。偏弦者,饮也,故当下之;双弦者,寒也,不当下也。即偏弦当下,亦不可大下,若大下之,则虚其里,单弦变而为双弦矣。弦为阴脉,重阴则寒,故曰:双弦者寒也。此又示人不可以弦脉,专主饮也。

脉弦数,有寒饮,冬夏难治。

【按】

脉弦数之「数」字,当是「迟」字,始与寒饮之理合,是传写之□。

【注】

单弦主饮,固当下也,若单弦兼迟,而有寒饮,不可下也。寒饮之欬,冬夏难治者,以夏阴极于内,冬阴极于外故也。此承上二条,详申弦脉饮病可下、不可下之义也。

久欬数岁,其脉弱者,可治;实大数者,死。其脉虚者,必苦冒,其人本有支饮在胸中故也,治属饮家。

【注】

久欬数岁,即今之年年举发,痰饮欬嗽水喘之病也。若其脉弱者,知邪不进则为可治。若实大数者,知邪日进故死也。若脉虚者知正气虚,必苦冒也,审其人素本有支饮,则不必治其欬,宜于痰饮家求治法也。

【集注】

尤怡曰:久欬数岁不已者,支饮渍肺而欬,饮久不已,则欬久不愈也。欬久者,其气必虚,而脉反实大数者,则其邪犹盛,以犹盛之邪,而临已虚之气,其能久持乎?故死。若脉虚者正气固虚而饮气亦衰,故可治。然饮虽衰而正不能御,亦足以上蔽清阳之气,故其人必苦冒也。此病为支饮所致,去其饮则病自愈,故曰:治属饮家。

欬逆倚息不得卧,小青龙汤主之。青龙汤下已,多唾,口燥,寸脉沉,尺脉微,手足厥逆,气从少腹上冲胸咽,手足痹,其面翕热如醉状,因复下流阴股,小便难,时复冒者,与茯苓桂枝五味甘草汤,治其气冲。冲气即低,而反更欬,胸满者,用苓桂五味甘草汤去桂,加干姜细辛,以治其欬满。欬满即止,而更复渴,冲气复发者,以细辛、干姜为热药也,服之当遂渴,而渴反止者,为支饮也;支饮者,法当冒,冒者必呕;呕者复内半夏以去其水,茯苓桂枝五味甘草汤去甘草、桂枝,加细辛干姜半夏汤主之。水去呕止,其人形肿者,加杏仁主之。其证应内麻黄,以其人遂痹故不内之,若逆而内之者必厥。所以然者,以其人血虚,麻黄发其阳故也。若面热如醉,此为胃热上冲熏其面,加大黄以利之。

【按】

小青龙汤下已之「下」字,当是「汗」字,大小青龙汤皆汗剂,必是传写之□。

【注】

欬逆,古欬嗽名也;倚息,今呼吸促也。欬嗽呼吸气促不得卧,久病多属痰饮,新病每兼形寒,故宜以小青龙汤汗之,以散内饮外寒也。小青龙汤辛温大散,惟有余之人宜之,若误施之于不足之人,辛热则伤阴,故多唾口燥也。大散则伤阳,故手足厥逆也;面热如醉,阳外浮也;小便难,气上冲,阴内竭也;脉沉微,里气弱也;手足痹,表气虚也;时复冒,虚之甚也。虽阴阳表里俱虚,然属误汗,寒热错杂之坏病,故与茯苓桂枝五味甘草汤,先通阳和阴,俟上冲气平,再议他法也。今气冲虽下而反更咳嗽胸满者,则知寒饮贮胸,故嫌桂枝偏于走表,加干姜、细辛独胜中之寒饮也。服之欬满即止,而更复渴冲气复发,则知阴火上逆,为干姜、细辛热药所动故也。若服之时遂渴,稍时而渴反止者,则为其人素有支饮也。支饮者,法当冒,冒者是因饮逆胸中作呕而冒,非阳虚为饮所阻不升之冒也。故仍以本方复加半夏者,以去水也,更去甘草者,恐甘助呕也。水去呕止,其人面形肿者,加杏仁以降呕欬,上逆之余邪,若不因呕欬面肿,则为风邪所袭,应加麻黄。今其人血虚手足痹,阳虚手足厥,且因呕欬后而肿,故不加也。若兼有面热如醉,此为胃热上冲熏其面,更加大黄以利胃热可也。

苓桂五味甘草汤方

茯苓四两桂枝四两甘草(炙)三两五味子半升

右四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分温三服。

苓甘五味姜辛汤方

茯苓四两甘草干姜细辛各三两五味子半升

右五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半升,日三服。

苓桂五味甘草去甘草去桂加干姜细辛半夏汤方

茯苓四两细辛干姜各二两五味子半夏各半升

右五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半升,日三服。

苓甘五味加姜辛半夏杏仁汤方

茯苓四两甘草三两五味子半升干姜三两细辛三两半夏三两杏仁(去皮、尖)半升。

右七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去滓,温服半升,日三服。

苓甘五味加姜辛半杏大黄汤方

茯苓四两半夏半升甘草三两五味子半升干姜三两细辛三两杏仁(去皮、尖)半升大黄三两

右八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去滓,温服半升,日三服。

下载《医宗金鉴》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杂集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