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脉

《医碥》在线阅读中医综合书籍在线阅读

脉之部位

脉者,血气经隧合而成名者也。非血则不充,非气则不行,非经隧则散漫而不就轨。以经隧乃脉之道路,犹水之有渠。人身无处非血,无处非气,如地无处非水,而必注于江河,乃有其流动可见,故诊脉必于经隧也。人身血脉流行之路,大者为经,小者为络,经如正河,络如支河,但有其外见之处,即皆可诊。

《内经》分三部九候。(出《素问·三部九候论》。)

上部天,两额之动脉,(当颔厌之分,足少阳胆经脉气所行。)以候头角之气。

上部人,耳前之动脉,(即和 之分,手少阳三焦经脉所行。)以候耳目之气。

上部地,两颊之动脉,(即地仓、大迎之分,足阳明胃经脉气所行。)以候口齿之气。

中部天,手太阴也,(即寸口,肺经脉气所行。)以候肺。

中部人,手少阴也,(即神门,心经脉气所行。)以候心。

中部地,手阳明也,(即合谷,大肠经脉气所行。)以候胸中之气。

下部天,足厥阴也,(气冲下三寸,五里之动脉,肝经脉气所行。卧而取之,女子取大冲,在足大指本节后二寸陷中。)以候肝。

下部人,足太阴也,(鱼腹上越筋间,箕门之动脉,沉取乃得之,脾经脉气所行也。若候胃气者,当取足跗上之冲阳。)以候脾胃之气。

下部地,足少阴也,(即太溪,肾经脉气所行。)以候肾。

按上部以候头,则下部以候足可知。以本脏之经脉候本脏,则亦以本腑之经脉候本腑可知。古人多以互文见意,当善会之。再按脏腑经脉共十二,以止九候,故遗手太阳小肠,手厥阴心包,足太阳膀胱三经,不知当诊何处。又胃经之人迎与寸口并诊,而不列九候之中,皆不可晓,此后人之所弃而不讲也。

《内经》诊寸口

(寸口即气口,内分寸、关、尺三部,解见下文。)

《素问·脉要精微论》曰∶尺内(即尺部)两旁,则季胁也。(季胁,小肋也。尺部所主脏腑,其于身之两旁,则当季胁。盖肝候于关而主胁,则肾候于尺,当主季胁也。)尺外以候肾,(外,谓浮也。)里以候腹。(里,谓沉也。下文内外仿此。)中附上,(言附尺之上而居中,即关部也。)左(左关)外以候肝,内以候膈,(胸之下、腹之上为膈。)右(右关)外以候胃,内以候脾。上附上,(言附中部之上而居上,即寸部也。)右(右寸)外以候肺,内以候胸中,左(左寸)外以候心,内以候膻中。(即心包,在两乳间,谓之气海。按心、肺、肝、肾,脏也,反候于外,胸中、膻中、膈、腹,包里此藏者也,反候于内,恐传写之误,当以胃外脾内例之,易其位为是。)前(寸也)以候前,(前,身面。)后(尺也)以候后,(后,身背。此分候身之面、背,下文分候身之上、下,皆就躯体言,与上文分候脏腑对讲。)上竟上者,(竟,尽也。)胸喉中事也,(头面可推。)下竟下者,少腹腰股胫足中事也。(言寸不独候胸,尺不独候腹也。)

按《内经》谓脉皆伏行于分肉之间,深不可见,所常见者皆络脉。惟手太阴肺经脉外见于寸口,此其独诊寸口之故也。后人宗此,皆惟寸口是求。而古之诊分三部九候者,不复讲矣。

所谓寸口者,合寸关尺而为名者也。何谓寸关尺?曰∶自手肘中横纹,至鱼际横绞,得一尺一寸,所取诊者,止长一寸九分,前不及鱼际横纹一分,后不及肘中横纹九寸,古人于此一寸九分,分为三部。下部在一尺之内,故名为尺;上部在一寸之内,故名为寸;中部为上下交界之处,阴阳出入之所,故名之曰关也。寸口又名气口,何也?以此为肺经肺,肺为气主,故曰气口,又曰脉口。问∶人身有脏有腑,此独候五脏,而六腑止候胃,何也?曰∶《内经》原以人迎候阳,以气口候阴,腑阳脏阴,此五脏所以候于气口也。而兼候胃者,则以五脏皆禀气于胃,五脏之气不能自致于手太阴,必因胃气乃至,故胃气当并察也。

问∶胆、膀胱、大小肠、命门、三焦诸腑,当候何处?曰《内经》无明文,故后人之论不一。有谓小肠与心为表里,从心候于左寸,大肠与肺为表里,从肺候于右寸者。(此《难经》之说,非出高阳生也。)有谓小肠候于左尺,大肠候于右尺者。又有谓小肠为丙火,当从命门之火候于右尺,大肠属庚金,母隐子胎,当从左肾之水候于左尺。三说不同,今人多从后二说。以大小肠在腹中,位居至下,经言尺内以候腹,应候之于尺,不应与位处至高之心肺同候于寸也。愚谓脏腑相移,(如心移热于小肠,则小便赤,大便不通则肺气壅之类。)上下相关,诊之于寸,亦无不可。况二肠位虽居下,而其经脉皆上行,则候经于寸,候腑于尺,前说未可废也。如膀胱府居腹下,而寒伤太阳,六脉皆浮,岂徒左尺;胃府居中,而邪在阳明,六脉俱大,岂独右关,可泥定哉?后二说,当以左小肠,右大肠为是。盖脏腑相配,本因经络相联,相联乃相配,相配乃有庚金丙火之称,名实相衡,当从其实,从其所联所配为左右可也。

胆同肝候于左关,膀胱同左肾候于左尺,从无岐议。惟右尺所候,其说不一。有谓三焦、命门、右肾三者各别,均于右尺候之。有谓右肾即命门,与三焦同候。说者纷纷。(《难经》谓肾有二枚,左名肾属水,右名命门属火。后人非之,谓左肾为形水,右肾为气水,总皆属水,两肾之中,乃为命门。按二说虽异,然皆谓肾有水,又有火,所用补火之药无殊,则亦无庸分别矣。)愚谓右尺所候,只一命门尽之,不用更举三焦、右肾名色。何则?三焦若以位言,则即经之所谓胸中、膈中、腹中也。若以三焦之元气言,则即命门之真火耳。盖此火宅于命门,布乎三焦,随藏发而异名,岂有二火哉?则言胸、膈、腹,即言三焦之部位,言命门,即言三焦之元阳,而三焦之名,可不立矣。两肾既皆属水,则当统于左肾,而右肾之名固可不立。况命门为火气,居中而亲右,阳能生阴,气能化水,诊命门之火气,即是诊右肾之水源,右肾之名,益可不立矣。盖左尺以候先天之真阴,右尺以候先天之真阳,百川总归一海,千炬无非一灯,何必多立名色,以滋惑乱哉?

问∶脏腑之部位何如?曰∶腑阳脏阴,阳浮阴沉,不易之理也。《难经》谓三菽之重为肺 脉,则候胸中当轻于三菽可知。六菽之重为心脉,则候膻中当轻于六菽可知。九菽之重为脾脉,则候胃当轻于九菽可知矣。又胸中、膻中,均即上焦,候于两寸;腹中即下焦,候于两尺;则膈中即中焦,亦当两关并候,可知矣。然此但言其理耳,实则何可泥哉?何则?部位虽分,气脉实贯,寸口三部,仅长寸许,除浮沉大小不能无异外,其余迟数等脉,大概无殊。从未见有寸迟而关数,寸滑而尺涩者。假令诊得六脉俱数,而断为五脏六腑皆热可乎哉?则必从心肺俱浮,肝肾俱沉,脾胃在中之说以察之,始可以知为何脏何腑之热。(详脉配四时五脏条。)而手法之轻重一差,则以腑为脏,以脏为腑,固有之矣。即不谬,而浮主表病,亦主里虚;

沉主内邪,亦主阳陷,其为虚热实热,内因外因,非参合四诊,安能细辨。而但从区区之部位为断,何异胶柱以鼓瑟也。(如胃停冷食,而六脉皆迟,肺被火刑,而六脉皆数,不独见之右关右寸,必分疆画界以求之,则固矣。)问∶子言六脉数则俱数,迟则俱迟,则经言七诊,谓独小、独大、独疾、(即数。)独迟、独热、独寒、(谓手扪之,而觉有一处独热独寒也。)独陷下者(谓沉伏不起)皆病,其说非欤?曰∶此以三部九候言,非言寸口也。(按即以寸口言亦得,如诊得数脉兼浮,浮在寸部,即谓之寸数可也。观下心肺俱浮,何以别之条自明。)

脉之形体

脉之形体长而圆,如以水贯葱叶中,有长有短,有大有小,有虚有实,有缓有紧。(长短以纵言,大小以广言,虚实以蕴积言,缓紧以张弛言。)

长 溢出三指之外为长。

短 歉于三指之中为短。

按寸口之脉,由胸中行至大指端,非有断截,本无长短可言。然脉体有现有不现,不现者按之止见其动于三指之内,现者见其长出于三指之外,则长短宜分矣。(高鼓峰云∶有形体之长,有往来之长,往来之长,谓来有余韵也。按高说甚善,长短虽本言形体,而凡脉之以神气悠长为贵者,固可因此说而想见其状矣。)

大 大而盛于浮分,名洪;大而散漫渗开,脉与肉无界限,名散。

小 与大相反,一名细,细甚无力名微。

虚 虚,不实也。虚甚则中空,名芤。

实 实,结实之谓。实如按猪筋,虚如按灯心,芤如按葱。旧谓浮中沉皆有力为实,皆无力为虚,浮沉皆有力,惟中无力为芤,虽未尝不是,然尚非正解。(实如葱中水充实,虚则不充,芤者尤其不充者也。)

缓 柔软之意,甚则失之软弱,而名软名弱。旧以缓属迟,盖缓兼两义也。

紧 即搏急,与缓相反。如张弦,如引绳,两头牵紧,必挺劲抗指,紧不甚,名弦。弦紧而大者,名革牢。

长短有得于禀赋者,筋现者脉怕长,筋不现者脉怕短也。有随时令变异者,则春脉长,而秋脉短也。有因病而变异者,则邪气长而脉长,正气短而脉短也。

大小有得于禀赋者,世所谓六阳六阴也。(生成脉大者名六阳脉,小者名六阴脉。)有随时令变异者,时当生长则脉大,当收敛则脉小也。有因病而变异者,邪有余则脉大,(邪气壅满。)正不足则脉小也。(血气衰少。)

虚实亦有得于生成者,肉坚实者脉多实,虚软者脉多虚也。亦有变于时令者,春夏发泄,虽大而有虚象;秋冬敛藏,虽小而有实形也。若因病而异,则大而实,(不特壅满,而且积实。)小而虚者,(不特衰小,而且空虚。)可验正邪之主病。(俱盛邪盛,俱衰正衰。)大而虚,(气有余,血不足,如葱中少水,但吹之使胀也。)小而实者,(血能充,而气衰不鼓。)

可验阴阳之偏枯。

紧缓有得于生成者,皮肤绷急者脉多紧,宽松者脉多缓也。其变于时令,则天气严凝而筋脉收引,天气暄热而筋脉弛纵也。其因病而变者,则或外感风寒,或内伤生冷,寒胜故脉收引,而紧急有力。或热或湿,筋脉纵弛,而软弱无力也。

附∶洪、散、微、芤、弦、革、牢、软、(旧作 ,又作濡。)弱各脉。

洪 洪即大耳。旧以洪为来盛去衰,是大之盛于浮分者也。

散 脉形本圆敛,今散漫不收,似大而实非大,盖虚甚而四散者也。

微 古以微属浮,细属沉。分微为阳衰,细为血少。本集各脉皆直指本义,故以细甚无力为微。

芤 脉虚而且中空者。芤,慈葱名。如卧葱管于指下,轻取重取皆有,而中取则无,此为失血之脉。

弦 似紧而略逊,但稍见抗指即是,不若紧之搏手。凡弦紧之脉,由外邪而致者,犹易为治,由正虚而致者,则难为功。盖脾胃虚败,中和之气,化为劲急,土败木贼,不可救矣。古人有时以长为弦,如谓春脉弦,而言其软弱直长,是弦即长也。今分为二,则弦自有急劲之意,不仅长而已。

革牢 弦大迟而浮虚者为革,如按鼓皮,内虚空而外绷急也。弦大迟而沉实者为牢,寒气深痼,如牢狱也。

软弱 皆柔缓之甚而无力者。旧以软属浮,弱属沉。

脉之行动

脉之行动,如以气鼓葱叶中之水,使之流动也。有浮有沉,有迟有数,有涩有滑。

浮 古人于一身中分三部九候,后人亦于寸口中分三部九候。寸关尺三部也,部各有浮中沉三候,三而三之,九候也。是故候之于皮毛间而即得之者,谓之浮;

候之于筋骨间乃得之者,谓之沉;候之于皮毛之下,筋骨之上,适当肌肉之中而得之者,谓之中。

沉 沉之极名伏。

数 疾也,躁也。一息六至,数而跳突名动。

迟 与数相反,一息三至。

《内经》谓人一呼(出气也)脉再动,(动,即至也。)一吸(入气也)脉再动,呼吸定息(一呼一吸为一息,定息者,前息已尽,后息未起之时也。)脉五动,闰以太息,(数息必有一息略长者,名太息,如月之有闰也。一呼一吸本止四动,有五动者,则以其为太息也。诊时当别令一无病患,调定呼吸,默数得十息,诊者亦默数,得四十五至,为平脉。)命曰平人。一呼脉一动,一吸脉一动,曰少气。(即一息二至也,此迟之甚。)一呼脉三动,一吸脉三动,(即一息六至,此为数。)而躁,(即数疾意。)尺热,(尺,即手臂。)

曰温病。(温病热证。)一呼脉四动(即一息八至)以上,曰死。脉绝不至,(不特迟,且不至。)

曰死。乍疏(疏,即迟)乍数,曰死。

滑 滑即滑溜之谓,言其行动往来之流利也。在平脉则为血充,在病脉则为血热鼓动,痰气流注

涩糙 涩也。与滑相反,往来粘滞者是。

浮沉有得于禀赋者,趾高气扬之辈脉多浮,镇静沉潜之士脉多沉也。(又肥人多沉,瘦人多浮。)有变于时令者,春夏气升而脉浮,秋冬气降而脉沉也。其因病而致者,则病在上、(人身之上部也。)在表、在腑者,其脉浮。(上、表、腑皆属阳,浮脉亦属阳,阳病见阳脉也。)

在下、在里、在脏者,其脉沉也。

问∶浮则外有脉而内无脉,谓之里虚;沉则内有脉而外无脉,谓之表虚。可乎?

曰∶不由禀赋时令与外感内伤,无故而浮沉,谓之虚,可也。以浮为阴失守,沉为阳内陷也。有故则不可,如以为可,则四季之月,无病之人,脉本和平,常居中候,亦可断为表里兼虚乎?然则古人谓浮为里虚,又谓浮脉举之有余,按之不足。其说非欤?曰∶谓浮为虚者,必浮而兼虚者乃名之,非浮即可名虚也。谓浮为虚于里者,必有里虚之实乃名之,非浮则必虚其里也。至脉体之为虚为实,本不因浮沉而变,实则浮沉皆有余,虚则浮沉皆不足。而轻取之与重按,势有不同。则夫脉之实者,愈按愈实,虚者愈按愈虚。盖重按则脉被遏抑,实者鼓击有力,故愈形其实,虚者无力鼓击,故愈形其虚。是则举之有余,按之不足,止可言浮而虚者,不可言浮而实者也。或曰∶如子言,浮而实者愈按愈实,是三候皆有,又何以名之为浮乎?曰∶浮脉本浮,按抑之而后沉,不按之则仍浮,故曰浮也。又问∶亦有脉浮而言表虚,何也?曰∶外感发汗太过,或内伤自汗太多,皆令表阳虚,气外越,故浮也。

迟数得于禀赋,则性躁急者脉多数,性宽缓者脉多迟。变于时令,则晴燠而脉躁,阴寒而脉静也。至其应病,则亦如之矣。仲景以迟为脏寒,数为腑热,可不泥。以腑亦有寒,脏亦有热也。

滑涩亦有得之禀赋者乎?曰∶富贵之子,神气通畅,则脉亦流畅;贫贱之子,神气沮抑,则脉亦蹇滞,此即《太素》以脉之滑涩论穷通之意也。若夫时令,则肝脉属春而微滑,肺脉属秋而微涩矣。至其应病,则本乎气血之通塞耳。

脉之行动

伏沉极为伏,按至骨乃见,或竟有不见者。

动,跳动之意,大惊多见此脉。盖惊则心胸跳突,故脉亦应之而跳突也,必带数,故上文系之数脉条下。

张仲景曰∶若数脉见于关,(观若字,则关是偶举可知,非动脉止见于关也。)上下无头尾,(状其圆而突耳,非真上不至寸,下不至尺也。)如豆大,厥厥动摇者,名曰动。

脉之歇止

脉之歇止者有三∶结 脉来迟,时一止而复来者,曰结。如人之徐行而歇也。

促 脉来数,时一止而复来者,曰促。如人之疾行而蹶也。数亦名促,此之促,指歇至言,须分别观之。

代 结促之止无常数,代之止有常数。(常数,即下文四十动三十动之数。)代,又为更代之称,别见胃气条,义与此异,须分别观之。

《内经》曰∶脉一日一夜五十营,(营运也。经谓人周身上下,左右前后,凡二十八脉,共长一十六丈二尺,五十运计长八百一十丈。呼吸定息,脉行六寸,一日夜行八百一十丈,计一万三千五百息。

按此伪说也,人一日夜岂止一万三千五百息哉。)五十动而不一代者,(代,歇至也。)五脏皆受气。

四十动一代者,一脏无气。(肾气先尽也。其吸不能至肾,止至肝而还。景岳曰∶观此,则下文所谓二脏三脏云云者,当自远而近,以次而短,由肾而肝而脾而心而肺。故凡病将死者,必气促,仅呼吸于胸中数寸之间而已。)三十动一代者,二脏无气。二十动一代者,三脏无气。十动一代者,四脏无气。

不满十动一代者,五脏无气,予之短期。(此皆死在旦夕。而王氏《脉经》谓一脏无气,后四岁死,二脏无气,后三岁死,云云,恐非。)

脉配四时五脏

《内经》曰∶春脉如弦。(如弦则非过弦可知。通指六脉言,非单指左关。下仿此。)

春脉者肝也,东方木也,万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气来 (同软)。弱(和柔之意)轻虚(向浮之意)而滑,端(正也)直以长,曰弦。其气来实而强,(坚劲也。)此谓太过,病在外。(外感也,邪盛故脉强。)

不实而微,此谓不及,病在中。(内伤也,正虚故脉弱。按长弦紧三脉,相似而不同。盖弦而软者为长,强者为紧也。

此所言如弦者,实即长。所言太过,乃弦而且紧。观虚软实强字可见,勿以此弦字与他处弦紧弦字同论。)

夏脉如钩。(钩,曲也。脉来洪盛,如涌起而曲也,言其大而有力。)夏脉者心也,南方火也,万物之所以盛长也,故其气来盛(来盛,浮大也。凡脉自骨肉之分出于皮肤之际,曰来)去衰,曰钩。(凡脉自皮肤之际还于骨肉之分,曰去,衰减也。浮取有余,沉取不足,时当发泄,大而有虚象也。)其气来盛去盛,(大且实也。)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盛,去反盛,(浮取不足,沉取有余,是沉意反多于浮。)此谓不及,病在中。(不言来不盛去不盛,而言来不盛去反盛者,以来不盛去反盛,似为有余于内,不知此乃反浮为沉,火失其职,即为不足也。)

秋脉如浮。(如浮,则非过浮可知。)秋脉者肺也,西方金也,万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气轻虚以浮,来急(收引之意)去散,(散漫之意,浮取则收敛,重按则散漫。盖秋令收而未藏,故脉体如此。)

故曰浮。其气来毛,(义取毛之轻浮,浮之太过者也。)而中央坚,两旁虚,(虚犹散也。惟两旁散,而中央不散,与上所谓去散者异矣。而中央曰坚,则亦非但收敛而已,亦与来急异也。)此谓太过,病在外。

其气来毛而微,此谓不及,病在中。

冬脉如营。(如营垒之固也,内守意。)冬脉者肾也,北方水也,万物之所以合藏也。故其气来沉以搏,(坚实击指。)故曰营。其气来如弹石者,(弹击也,如击手以石,坚实之甚也。)此谓太过,病在外。其去如数者,(沉取似数也。数本属实热。而真阴亏损之脉亦多数,愈虚则愈数,原非实热之数,故云如数。)此谓不及,病在中。

脾脉者土也,善者不可得见,(蔡西山所谓不长不短,不疏不数,不大不小,应手中和,意思欣欣,难以名状者也。)恶者可见。其来如水之流,(滑而动也。)此谓太过,病在外。如鸟之喙,(锐而短也。)此谓不及,病在中。

按四时之升降动静,发敛伸缩,相为对待者也。极于二至,平于二分,故脉子月极沉,午月极浮,至卯酉而平。观经又谓秋脉中衡,(如衡之平。)又谓夏脉在肤,(皮也。

)秋脉下肤,冬脉在骨。则秋之不当以浮言可知也。特以肺位至高,其脉浮,秋金配肺,故亦言浮耳。夫秋初之脉,仍带夏象,言浮犹可。若于酉戌之月,仍求浮脉,不亦惑乎?夫于春言长滑,则于秋言短涩可知,于冬言沉实,则于夏言浮虚可知。书不尽言,言不尽意,是在读者之领会耳。

《难经》曰∶初持脉,如三菽(大豆也)之重,与皮毛相得者,肺部也。如六菽之重,与血脉相得者,心部也。如九菽之重,与肌肉相得者,脾部也。如十二菽之重,与筋平者,肝部也。按之至骨,举指来疾者,肾部也。

又曰∶心肺俱浮,何以别之?然浮而大散者,心也。(心主血脉,位在肺下,按至血脉而得者为浮,稍加力脉道粗大为大,又稍加力脉道散开为散。)浮而短涩者,肺也。(肺主皮毛,位居最上,按至皮毛得者为浮,稍加力脉道不利为涩,不见长出指外为短。)肾肝俱沉,何以别之?然牢(即沉弦)而长者,肝也。(肝主筋,位在脾下,按至筋上为沉,脉道如弦为长。)按之濡,举指来实者,肾也。(肾主骨,在肝下,按至骨上得之为沉,又重按之脉道无力为软,举指来疾,滑利而充实曰实。)脾者中州,故其脉在中。(脾主肌肉,位在心下,按至肌肉脉道和柔而缓,又稍加力脉道敦实而大。王宗正谓∶诊法当从心肺俱浮,肝肾俱沉,脾胃在中之说,王叔和但守寸关尺分脏腑位部者非。其说甚是,然二说亦不相悖。

盖寸关骨高肉薄,尺骨低肉浓,故寸关恒浮,尺恒沉。假如诊得三部俱浮之脉,亦必两寸较尺更浮,故可从其大概通言,亦可从其甚者独举,不相悖也。若弦缓迟数各脉,则三部佥同,有不可分指者矣。)

问∶脉气当随时令更改,则夏月脉浮,不特心肺浮,即肝肾亦浮矣。(最浮为肺,次心次脾次肝次肾。)冬月脉沉,不特肾沉,即心肺亦沉矣。(最沉为肾,次肝次脾次心次肺。)何必泥定肺脉常在皮毛,肾脉常在骨上乎?曰∶夏浮冬沉,特微浮微沉耳,其更改固不远也。

按肺较心更浮,肝较脾略沉,是右寸关比左寸关差浮也。以例两尺,亦应右浮于左,盖右肾为水中之火,左肾为水中之水,自应少异耳。合而言之,右三部皆浮于左。古人谓右属气,左属血,气浮血沉,不亦宜乎?

脉无胃气则死

经曰∶人无胃气则死。(此言脉以有胃气为主也。胃属土,其德中和,其气之达于脉也,不刚不柔,不疾不徐,不大不小,不浮不沉,有雍容和平之状,无过不及之伤者也。)春胃微弦曰平,(雍容和缓中略带弦意也。)弦多胃少曰肝病,(肝邪胜,胃气衰也。)但弦无胃曰死,(胃气已绝故也。)

胃而有毛(犹云得秋脉。

)曰秋病,(金克木也,春木旺尚无伤,至秋则必疾矣。)毛甚曰今病。(目下即病也。)

夏胃微钩曰平,钩多胃少曰心病,但钩无胃曰死,胃而有石曰冬病,石甚曰今病。(石者,沉实之意,冬脉也。)

长夏胃微 弱曰平,(长夏未月也,土湿则软,故微软弱,即缓脉也。)弱多胃少曰脾病,(犹言脾胃自病也。)但代无胃曰死,(代,更代也。春弦、夏钩秋毛、冬石,脉体随时而更,但见其所更者,而不见胃气则死矣。不言但弱无胃曰死,以弱但正气不足,非有邪气相乘,且弱止可言胃气衰,不可言胃气绝也。何则?胃脉虽曰中和,而长夏土湿,则略近柔软一边,可云柔软之甚为弱,不可云但弱无柔软也。)

弱有石曰冬病,(土气衰而水反乘之,故至冬必病矣。)弱(当作石)甚曰今病。(春夏以克我者言,此下皆以我克者言,互文以见例也。

又春言胃有毛,夏言胃有石,此及下文变胃言软弱毛石,亦互文也。)

秋胃微毛曰平,毛多胃少曰肺病,但毛无胃曰死,毛而有弦曰春病,弦甚曰今病。

冬胃微石曰平,石多胃少曰肾病,但石无胃曰死,石而有钩曰夏病,钩甚曰今病。

真肝脉至,(此下皆言真脏脉,真犹言纯。真肝脉者,言此为纯乎肝脉,毫无胃气者也。

盖肝弦肺涩心浮肾沉,各得一偏,惟胃气六脉,不弦不涩,不浮不沉,中和合德,有以化四者之偏。

故肝虽乘春令,以呈其弦象,而中和柔软之胃气,即与之偕行,而胃之和缓意多,肝之弦意少,是为平脉。若弦多胃少,即为病脉矣。况毫无胃气,而纯乎弦劲耶?此盖胃绝使然。故凡病真脏脉现者,必死也。余脏仿此论之。)

如循刀刃,如按琴瑟弦。(皆挺劲之意。)真心脉至,坚而搏,如循薏苡子。(坚实之状,累累然见手指下也。)

真肺脉至,大而虚,如以毛羽中人。(虚浮无力之意。)真肾脉至,搏而绝,(绝,陡绝,无余韵也。)

如指弹石。(坚实。)真脾脉至,弱而乍数乍疏。

各脉主病

病非表则里,非热则寒,非虚则实耳。故序浮沉迟数虚实六脉于先,余脉于后。

长大实滑等有余之脉,主证多同;短细虚涩等不足之脉,为病相类,当会通观之。

非入于此者,即不入于彼也。如头痛身热,隶之浮数,岂他脉便无此二证哉?

览者但取其意,勿泥其文,便触类旁通,引伸不尽矣。

浮 阳脉也。阳外阴内,故浮主表,沉主里。又阳上阴下,故浮主上部,沉主下部。以外感言之,凡六淫之邪中于表,清邪中于上,脉必浮也。以内伤言之,里气失守而虚邪外越,肾阴失守而浮阳上冲,脉亦必浮也。

浮迟 为表冷,(浮主表,迟主寒也。)伤湿,(表中湿邪,滞其经络。)中风。(虚风内发故浮,内虚寒故迟。若兼风邪中表,滞其经络,则亦浮迟也。)

浮数 为头痛,运眩,吐衄,(皆风热上攻所致。)表热,疮,阳结,(能食,不大便。)胸满,肩背痛

浮虚 为表阳虚,伤暑,(大热伤气,汗出过多故虚。)劳倦,喘,咳血

浮实 为表邪实,(六淫之邪,或痰凝血滞之在表者,皆是也。)胀满,(胃热。)气逆痛,(肺热。)肤痛,疮。

浮大 为风热瘾疹,(风热嘘血,沸腾于外也。)身痒,(名泄风,热蒸汗出,为风所闭,故痒也。)表邪盛、痂癞,(即疠风。风热久不散,郁而为湿,相蒸生虫,肌肉溃烂也。)气高,气实血虚,失血,燥结,阳厥,关格,(浮为正虚,大为邪实,邪实正虚,不能运化,故关而不得小便,格而不纳食也。)为癫疾。

浮小 为表阳衰。

浮缓 为伤风,(伤风有汗,内热得泄,故脉不紧。)伤湿。(湿伤肌表、肌肉,血脉缓弱,如土湿则软也。)

浮紧 为伤寒身痛

浮弦 为头痛,吐食,风饮。

浮滑 为风痰,衄血,吐逆。

浮涩 为麻木,身热无汗,肺燥,汗多津伤,血虚气浮。

浮长 为头痛,风痫。

浮短 为喘乏。

沉 主里,主下部。七情郁结,痰血停滞,凡属内邪,脉必见沉。若不因内邪而见沉,则为阳气内陷,为里虚不能外达,分别观之。

沉迟 为里寒,泄泻,气血滞,蓄水。

沉数 为内热外寒,(内热反觉外寒,热聚于内,不达于外也。)便难,消谷,(食多而便少也,盖为热所消化。)热厥(厥,手足冷也。热聚于内,不达于四肢,故冷。又有手足热者,详《医碥》厥门。

沉虚 为里虚,泻血,下利。

沉实 为积聚,血瘀,烦心,(热乘心。)咳唾。(热乘肺。)

沉缓 为里湿,蓄水。

沉紧 为冷痛,奔豚,(肾中阴寒之气,从小腹上冲心,若豚奔突。)瘕疝,(瘕,积块也。

疝,为小腹有形之病,皆寒邪之凝聚而成者。)腰脊痛。(肾附背,肾寒则气滞而脊痛。)

沉弦 为胁下有积,(弦为肝脉,肝主胁腹。)少腹痛,内饮,疝。

沉滑 为食痰,便脓血。

沉涩 为血滞,精伤,不月,不孕,内疽。

沉大 为内邪盛。

沉细 为血少,洞泄亡阴。

迟 主寒,以寒则气少而行慢也,属水。

迟大 为寒邪,顽痹。

迟细 为寒泻。

迟虚 为虚寒。

迟实 为寒积。

迟缓 为寒湿。

迟紧 为寒痛,(寒滞气不通故痛。)为筋急,(筋寒则收引故急。)

迟涩 血寒而滞。

数 主热,以热则气盛而行速也,属火。

数大 为烦躁,渴, 疹,胀满。

数虚 为虚热,怔忡,虚损。

按虚热者,脉必虚数无力,固矣。然有过服寒剂,寒热搏击,或肝邪克土,脉反弦大有力者,投以温补之药,则数者静,弦者缓,大者敛矣。此最当知。又有虚寒而逼火浮越者,真阳欲脱者,脉皆数,甚者亦弦大有力,皆当以证参之,勿误也。

数实 为实热,疮,烦躁,谵妄

数滑 为热痰,血热,渴。

数涩 为热灼血干。

虚 为正气不足。

虚滑 为正虚挟痰。

虚涩 为血液不足,气滞。

虚弦 为虚损,少食,虚痛。

虚缓 为虚弱,泄泻。

虚细 为气血不足。

虚大 为血虚。

实 为邪气有余,不作正气充实论。以正气止有不足,无太过,太过即为邪气也。参长脉条。坎中满,离中虚,水脉多实,火脉多虚。

实滑 为痰结,为宿食。

实大 为邪盛而实。

实大浮数 为肿,胸胁壅满,不小便。(气有升无降。)

紧 为寒邪,为木邪。微者不过抑遏正气,甚则戕贼中州,为真脏见。

紧迟 为肝气寒滞。

紧数 为寒郁热,咳嗽,(外寒束热攻肺。)痛。(寒热相搏故痛。)

紧大 为寒邪盛,下利。(土败木贼,难治。)

紧实 为有形之邪。(瘕疝瘀血之类。)

缓 主湿邪,土湿则泥泞而软也。问∶缓本和柔之名,乃脾胃之正气,何以谓之病脉?曰∶脾胃脉本中和,不紧不缓,原无紧缓可名,今曰缓,即非不紧不缓之中和矣。盖凡有可名者,即非中和,即为病脉也。旧谓四至为缓,三至为迟,湿滞故脉迟缓,亦通。盖缓有两义;一对数言,一对紧言。以主湿则亦有两义∶一为湿滞之而迟,一为湿浸之而软也。

缓大 为湿盛。

缓细 为正虚挟湿。

缓数 为湿热,肉痿。(不能行动曰痿,肌肉、四肢并见软弱也。脾主肌肉、四肢,湿热盛则困倦。

经谓脉缓多热,盖对脉急多寒言。寒则筋脉收引故紧,热则筋脉弛纵故缓也。然必兼见热证,乃为热,不可不知。)

缓浮数 为多汗。

缓数大 为狂笑,(心热则笑。)湿热壅胀。

缓长数 为喜呕,(湿热挟肝火上逆。)水瘕,(水积也,土受木克,不能制水,水郁成热也。)

痹。(麻木不知痛痒也。土受木克,不能行痰,聚于肌肤,故痹。痹而不行,郁滞成热,故数。)

缓滑 为湿痰。

缓涩 为解 。(困倦意,气血衰弱使然。)

长 为邪气长。问∶经曰长显气治,是长本佳脉,何以云病?曰∶长大实滑,皆有余之脉,短小虚涩,皆不足之脉,不及太过,皆为失中,故长大不作正气有余,实滑不作血气充足也。然衰弱之病,脉由短而渐长,则为佳兆。诸脉之变异,皆当以此推之,吉凶自见也。

长数 为热炽。

寸长 为足胫痛,(阳盛阴伤也。)格,(寸脉长九分,过此为太过,遂上鱼名溢。格,不纳食也。阳盛于上,胃中血枯,故食不得入。)逆气喘息

尺长 为关。(尺脉长一寸,过此为太过,名覆。关,不得小便也,热结在下,故不得小便。)

尺寸俱长大 为阳明病。(伤寒热在阳明,则脉大而长。)

短 短,为正气短。

短涩 为肺燥。

寸短 为头痛。(阳不足,则阴气得而上干之。)

大 为邪气盛。经谓大为病进,乃指大而有力者,其病为实邪,邪加盛则脉加大也。仲景谓大为虚,又谓大为劳,乃指大而无力者,其病为虚邪,虚则气散,劳则气张,故脉亦应之而虚大也。当分别观之。(阴静而敛,阳动而张,故火旺者脉必大而浮数虚豁,水足者脉不必大,即大亦沉静而有力也。)

小 为正衰,血气皆少,形体消瘦。(阳不张则小,水不足亦小,兼迟则火尤衰,兼数则水更损。)

细数 为血虚发热。(虚劳得此难治。)

芤 为失血。

芤数 为亡血发热,身体瘦,肌肉甲错。(甲错,枯燥也。)

芤迟 为气虚脱血。

芤动微紧 为男子失精,女子梦交。

弦 为肝邪伤脾,为痛,为饮,(皆脾气被伤而停滞之故。)甚则与紧同论。

弦迟 为寒疟,慢惊风

弦数 为热痛急惊风,正气大虚。

弦实 为肝实,善怒不乐,(肝郁不畅。)眩冒,(肝火上冲故眩,乘心故冒。)

巅病。(肝脉会于巅,火上冲故痛。)

弦大 为肝邪盛。

弦小 为虚损。

弦滑 为痰饮

滑 流动属阳,主风热,(热气如风,吹血流动。)主痰饮,(凡物干涸则涩,湿润则滑,故滑为血盛痰多。)主胎孕。

滑大 为多痰,多血。

滑缓 为痰湿。

滑紧 为寒痰,冷食。

涩 血少而滞,属阴。

涩大 为火盛血枯。(此经所谓阳有余也。)

涩小 为血气俱少,少食,心痛,(血少不养心。)痹,(气滞血涩。螈挛,血不养筋。

)噎膈反胃肠结

微濡弱 皆血气衰微之脉。

微浮 为阳气微。

微紧 为虚损多汗,(阴寒逼阳于外。)短气(阴寒逼阳浮上。)

微涩 为体痹,(气滞血涩。)寒栗,咳逆唾腥。

濡弱 为亡血发热,烦心,厥逆。(阳气不能四达,故手足冷。)

弱涩 为精冷无子。

散 为脱,为 仆。

牢 为痼寒, 疝,(阴病,睾丸连少腹急痛。)瘕 。

革 为寒盛,男亡血失精,女半产漏下。(并寒不摄血。)

动 阴阳相搏,虚者则动,阳动见于寸,阴动见于尺,阴动为发热,血崩,阳动为汗出,惊,痛。(阴阳相搏,气不顺,故痛。)

伏 不过一时偶伏,乃暴病,久元气调即通。为霍乱,痛剧,阴阳痞隔,气闭,血滞,忿怒气逆,战汗。(伤寒服药后,烦躁冒瞀,脉忽伏不见,寒战,此正邪相争,欲作汗,宜静待,勿仓皇误治。)

伏涩 为吐逆,(血枯不能纳食。)水谷不化。(气滞不运。)

结 为寒滞,七情郁结,气血滞,疽,癖。

促 为热壅,痈毒,便脓血。(痈毒不成,则下泄也。若非热壅,则为气脱。)

代 为脏绝,霍乱,跌打闷绝,暴绝,疮痛极,胎气阻。

按以上所列脉病,略举大概,难以执泥。如浮主表,沉主里,而内伤发热,大类外感,脉亦浮数。寒邪初感,遏郁表气,脉不能外达,反见沉紧,不细辨,则以表为里,以里为表,而误治矣。脉数为热,然阴虚发热,阳虚发热者,脉皆数,愈虚愈数,一当滋阴,一当补阳,而概以实热治之,可乎?(尝见实热之脉,多缓软不数,故经以缓为热,宜知。)脉迟为寒,然热滞于内者,脉亦壅滞似迟,以为寒,误矣。有邪盛而正未衰者,有邪盛而正已衰者,脉见实则不见虚,既无虚脉可参,则正之已衰者,又何由而见乎?(按此当以兼紧兼缓辨之,又以形气之盛衰参之。)凡此皆当参伍求之,而不可刻舟求剑者。况一脉而数病,亦一病而数脉,即欲胶执 言之,又乌可得哉?

人迎气口

按《内经》谓∶寸口主中,(寸口为太阴肺经脉,肺为脏,故以此通候五脏之气。)人迎主外。(阳明胃经脉也,胃为腑,故以此通候六腑之气。腑阳脏阴,阳外阴内,故寸口以候内,人迎以候外。)人迎本在颈下,夹结喉旁一寸五分,后世既废古人三部分诊之法,遂改候人迎于左手关脉,而名右手关脉为气口,与之相衡。谓气口大于人迎,为内伤饮食,(以右关属胃也。

此有理。)人迎大于气口,为外感风寒,(以左关属肝,肝主风也。然内风与外风无涉,于理未的。)分主表里。虽与经意无异,而部位不同矣。犹之足少阴肾气,本于太溪诊之,(在足内踝后五分,筋骨上动脉陷中。)今则诊于两尺。足阳明胃气,本于跗阳(即冲阳,在足跗上,去陷谷二寸,高骨间动脉中。)诊之,今则诊于右关也。(张仲景每以寸口、跗阳、肾少阴并言,喻嘉言谓即寸关尺。)

再按结喉旁人迎脉,怕大于两手寸口脉数倍,从无寸口反大于人迎者。(经谓平人春夏人迎微大,秋来气口为大,恐非。)此后人所以改候人迎于左关,以与右关较大小也。

男女脉同异

古谓男脉左大于右,女脉右大于左,验之不然。盖人之右手,比左手略大,脉亦应之而右大于左,不论男女皆然也。惟男两尺怕虚,女两尺怕实,差不同耳。

胎孕脉

经曰∶妇人手少阴动甚者,任子也。(少阴脉指神门言,今则诊于左寸矣。)动甚,流利滑动也。(旧说谓心生血,血旺故能胎。按手少阴,全元起作足少阴,谓太溪脉,《准绳》从之。)阴搏阳别,(旧注谓阴尺阳寸,尺脉搏手与寸殊别,《淮绳》从之。)谓之有子。(子,男女通称。)按叔和王氏曰∶左疾为男,右疾为女。(疾者,滑利之意。)又曰∶左尺偏大为男,右尺偏大为女。又曰∶左沉实为男,右浮大为女。盖左属阳,右属阴,阳道实,故脉实而沉;阴道虚,故脉浮而虚也。(观坎离二象可见。)大字含有虚意。而滑伯仁则云∶左尺洪大为男,右尺沉实为女。与叔和相反,滑说恐非。再按胎孕之脉,六部皆滑疾,而两尺尤甚,不求于尺,而求于寸,亦误信经语矣。经言心生血,谓血色之赤,自心火来耳,岂真血生于心哉?《准绳》曰∶妊娠初时,寸微小,呼吸五至,三月而数,尺滑疾,重按之散者,胎已三月也。不散,但疾不滑者,五月也。(胎至五月,则乳头乳根必黑,乳房亦升发,更为实据。)《脉经》云∶尺脉按之不绝,妊娠也。(羸弱之妇,不必脉皆滑实,但按尺中应指,源源不绝便是。滑伯仁谓∶三部浮沉正等,无他病而不月,为胎妊。亦此意。)其脉离经,(经,常也,与常日脉异者是。一说离经谓歇至,及大小不匀,如雀啄者是。)而腹痛引腰背,为欲生也。(腹不痛,痛不引腰脊,俱未产,当静待之。)张路玉云∶胎形如抱瓮,按之冰冷,而脉乍大乍小,乍有乍无,浮沉动止,早暮不同,为鬼胎。又有如风雨乱点,忽去忽来,或指下见两岐者,为夜叉胎。又云∶孕脉沉细弦急,憎寒壮热,唇青黑,是胎气损也。胎若不动,反觉上抢心闷绝,按之冰冷者,是胎已死。

脉有顺逆

脉得四时之顺,曰病无他;脉反四时,曰病难已。春夏而脉瘦,小也。秋冬而脉浮大,曰逆四时。春得秋脉,夏得冬脉,长夏得春脉,秋得夏脉,冬得长夏脉,命死不治。春不沉,(春脉宜弦,然春初尤带冬沉,今但弦不沉也。余仿此。)夏不弦,秋不数,冬不涩,是谓四塞。(为病脉。)沉甚、弦甚、数甚、涩甚,曰病,参见曰病,复见曰病,未去而去曰病,去而不去曰病,反者死。

按脉与时违,须问有病无病。无病而得此,诚为可虞。(无病何因脉变,非无病也。不见其病耳,如受蠹之木,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不无枝叶未坏,本实先拨之忧耳。)若因病而致,不过难治,非必死也。(如秋月病热,脉得浮洪,为脉证相合,宁可断为必死乎?)

形盛脉细,少气不足以息者危。形瘦脉大,胸中多气者死。(经又云∶形气有余,脉气不足死。脉气有余,形气不足生。当参看。)形气相得者生,参伍不调者病,三部九候皆相失者(失常)死。上下左右相应如参舂,(此来彼去,如参舂者之彼起此落也。)不可数者死。中部独调。(中部在手,即寸口。)众脏相失者死。(上部在头,下部在足,所候各脏若失常,中虽调亦死。)中部独减者死。(上下部虽调,而中部独衰减亦死。)

脉从阴阳,(谓阳病见阳脉,阴病见阴脉也。)病易已。逆阴阳,病难已。脉从而病反者何如?曰∶脉至而从,按之不鼓,诸阳皆然。(阳证见阳脉,为脉至而从矣。然使按之无力,不能鼓指,便非真阳证,不可作热治。凡诸脉之似阳非阳者,皆然也。)诸阴之反何如?曰∶脉至而从,按之鼓甚而盛也。(阴证虽见阴脉,然鼓指有力,则亦非阴。)热病,汗出而脉尚躁盛者死。(温病时疫,皆以数盛有力为顺,细小无力为逆,汗后脉静身凉为顺,脉仍躁、身仍热为逆。)风热而脉静,泄、脱血而脉实,病在中。(邪内结也。)脉虚,病在外。(外感也。)脉涩坚,皆难治。(以上皆经语。)诸卒仆暴厥证,(旧名中风,张景岳易名非风。)皆元气素亏,故尔卒倒,不省人事,脉宜小弱,不宜数盛。中毒宜浮大数实,(浮则毒尚活动,可行散。)不宜微细虚涩。(正被毒伤矣。)劳倦伤,脉以虚大弱缓为顺,紧数大汗出,热不止者死。饮食伤,以滑大为顺。若胃停生冷则兼紧。霍乱吐利后,搏大者逆,太微迟者逆。(未吐利前,脉伏或歇至,不妨,以气滞不行也。吐利后脉歇亦不妨,以气暴虚,不能接续也。)噎膈,脉浮滑而大便润者顺,(不过痰气阻逆。)数弦涩,大便燥结者死。(气血枯结也。)肿胀,宜浮大有力,忌短涩虚细。肺痿,虚数为顺。肺痈,过于洪数者逆,已溃宜缓滑。失血证,脉宜虚弱,弦实数者逆,加以身热不得卧,必死。

蓄血?脉实大可攻,为顺。痢疾为里证,宜沉,恶浮与发热,(久痢,虚阳外越也。若初病兼表邪者,不在此论。)宜缓细有神,恶强弦。头目痛,脉浮滑,为风痰上攻,可治。短涩为血虚火逆,难治。卒视无所见者死。(清阳失守,邪火僭逆于上也。)瘕疝积聚之类,沉实有力可治,虚弱者死。癫狂宜滑大,忌涩小。痈疮未溃,浮滑数大为顺,沉细迟涩者逆。痉病,浮弦为阳,沉紧为阴,然过于坚强者不治。胎脉宜和滑流利,忌虚涩。

新产及崩漏宜缓弱,忌弦数。大抵新病阳病,凡属邪气有余之证,法当攻伐者,须见盛大有余之脉,乃可受攻。若见细微不足之脉,则邪盛正衰,攻邪恐伤乎正。

仲景谓阳病见阴脉者死,虽未尽然,然亦难为力矣。久病阴病,凡属正气不足之证,法当培补者,须见虚弱不足之脉,乃可受补。补之而脉之弱者渐大,虚者渐充,是阴脉转为阳脉,此仲景所谓阴病见阳脉者生也。若见强实有余之脉,则土败木贼,任补不应,或反以助邪,不可救矣。(凡败证脉脱,治后脉气以渐生复为佳。若陡然而出,如复元者必复脱不可救矣。此灯将灭而复明之义也。)再按阳病而得盛大之脉,须察其胃气之虚实,必盛大而和缓,方任攻伐。若弦多胃少,或形气不足,俱不可攻。若 瘕积聚,脉本带弦,亦须看弦中胃气仍在,且形气未损,又处不得不攻之势,方可议攻。病去六七即已,所谓大积大聚,衰其大半而止也。

脉证从舍

凡脉证不相合,必有一真一假,须细辨之。如外虽烦热,而脉见微弱者,必虚火也。腹虽胀满,而脉见微弱者,必胃虚也。虚火虚胀,其堪攻乎?此宜从脉之真虚,不从证之假实也。其有本无烦热,而脉见洪数者,非火邪也。本无胀滞,而脉见弦强者,非内实也。无热无胀,其堪泻乎?此宜从证之真虚,不从脉之假实也。如寒邪内伤,或食停气滞,而心腹急痛,以致脉道沉伏,或促或结,此以邪闭经络而然。既有痛胀等实证可掳,则脉之虚乃假虚,当从证不从脉。又若伤寒,四肢厥逆,寒战,而脉见数滑,此由内热格阴。何以知之?以病由传经渐致,并非直中阴经,从无热证转寒之理,既有数滑之脉可据,则外证之虚为假虚,亦从脉不从证也。

南北政辨

《内经》谓∶少阴所在,其脉不应。(谓沉细不应指也。)历验不然,此伪说也,不必为其所惑。

南北政辨

岐伯曰∶前部(寸也)。外者,(外谓浮候。)足太阳也,(膀胱经脉。)内者,(沉候。)足厥阴也。(肝经脉。)中部(关也。)外者,足阳明也,(胃经脉。)内者,足太阴也。(脾经脉。)后部(尺也。)外者,足少阳也,(胆经脉。)内者,足少阴也。(肾经脉。)前部中央(不浮不沉为中候。)直者,(直对斜言,观下文自明)手少阴(心经脉。)太阳也。(小肠经脉。)中部中央直者,手厥阴也。(心包络经脉。)

后部中央直者,手太阴(肺经脉。)阳明也。(大肠经脉。)

按此与《素问·脉要精微论》不同,殊无理。盖《内经》乃后人所撰,非出一手,故互异。但此为下文奇经八脉章本,存之。

前部横于寸口丸丸者,(横如连横之横,浮中沉一体,无异也。说详下文。丸丸犹动脉,所谓如豆也。

详动脉。横于寸口丸丸者,谓寸口脉团结滑动如丸,浮中沉皆然也。)任脉也。(《脉经》则云寸口紧细实长,下至关,为任脉。此与岐伯异,参察可也。)三部俱浮,(督脉属阳,故浮。)直上直下者,(直谓不斜,观下文自明。)督脉也。三部俱牢,(沉实也。冲为血海,阴盛故沉实。)直上直下者,冲脉也。前部(阳跷属阳,故候于寸)左右(两手也)弹者,(弦紧弹指。)阳跷也。后部(阴跷属阴,故候于尺)左右弹者,阴跷也。中部(带脉居中,故候于关)左右弹者,带脉也。从足少阴(犹言尺沉分,即上文所谓后部内为足少阴也)斜至足太阳者,(足太阳,上文属前部外,乃寸浮分也。从尺沉分上至寸浮分,与督脉三部俱浮,冲脉三部俱沉实,皆直上直下者不同,故曰斜也。)阳维也。(属阳,故始沉终浮。)从足少阳(上文言后部外者足少阳,乃尺浮分也)斜至足厥阴者,(上文言前部内者足厥阴,乃寸沉分也。)阴维也。(属阴,故始浮终沉。)

(图)

甲 寸浮候 乙 关浮候 丙 尺浮候 丁 寸中候 戊 关中候巳 尺中候 庚 寸沉候 辛 关沉候 壬 尺沉候

(图)

横于寸部丸丸者,任脉也。(横于寸部甲丁庚也。借算书勾股法譬之,甲乙丙直线为股,甲丁庚横线为勾,庚戊丙斜线为弦,任脉见寸口三部,如勾之横。)寸关尺俱浮者,督脉也。(甲乙丙也,如股之直。)寸关尺俱沉者,冲脉也。(庚辛壬也,亦如股之直。)从足少阴斜至足太阳者,阳维也。(即从尺沉斜至寸浮,乃壬戊甲也,如弦之斜。)从足少阳斜至足厥阴者,阴维也。(即从尺浮斜至寸沉,乃丙戊庚也,亦如弦之斜。)

按李濒湖则以脉常行之道为中,而有时偏于外而近臂廉,有时偏于内而近臂中筋间。为图明之。

所谓从足少阴斜至足太阳者,乃从尺内斜至寸外也。所谓从足少阳至足厥阴者,乃从尺外至寸内也。所谓左右弹者,即内外弹也。与愚说不同,未知孰是,请质高明。

再按奇经之病,当以证诊,勿专恃脉,其病证详针灸奇经病篇。

下载《医碥》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医碥》相关章节:

综合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