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希雍医案-虚劳

  顾仲恭心肾不交,先因失意久郁及平日劳心,致心血耗散。去岁十月,晨起尚未离床,突左足五趾麻冷,倏已至膝,便不省人世,良久而苏,乍醒乍迷,一日夜十余次。医者咸云痰厥。仲淳云:纯是虚火。服丸药一剂,今春觉体稍健,至四月后丸药不继,而房事稍过,至六月初十,偶出门,前症复发,扶归,良久方醒。是日止发一次。过六日,天雨稍感寒气,前症又发二次。见今两足无力,畏寒之甚,自腹以上不畏寒。仲淳云:人之五脏,各有致病之由,谨而察之,自不爽也。夫志意不遂则心病,房劳不节则肾病,心肾交病则阴阳将离,离则大病必作,以二脏不交故也。法当清热补心 降气豁痰以治其上,益精强肾 滋阴增志以治其下,则病本必拔,以心藏神 肾藏精与志故也。平居应独处旷野,与道流韵士讨论离欲之道,根极性命之源,使心境清宁,暂离爱染,则情念不起,真精自固,阴阳互摄,而形神调适矣。

  [丸方] 远志肉 天门冬 麦门冬 白茯神 白茯苓(人乳拌晒,各六两) 枣仁(八两) 杜仲(四两) 怀生地(八两) 白芍药(六两) 甘草(蜜炙,三两五钱) 川黄柏(六两) 牛膝(十两) 五味子(六两)蜜丸如梧子大。每空心服五钱,临卧六钱,石斛汤加竹沥送下。忌猪 牛 羊肉,羊血 面 蒜 胡椒 鲤鱼 牛乳 白莱菔。

  按:‘医者咸云痰厥’应当是从患者‘不省人世,良久而苏’推断出来的。但‘乍醒乍迷,一日夜十余次’是虚脱表现,在无痰鸣脉滑等佐证的情况下,定为痰厥就太武断了。若真是痰厥,患者多为滑实脉象 初发者右脉盛。仲恭的脉象应当是数而空大的,虽无记载但可以从他亡血失精的体质以及丸方药物推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