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难忘的座谈会

  #e# 谢 阳 谷

  崔月犁部长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老部长一生为卫生事业奋斗,为振兴祖国传统医药学而呐喊。更令人感动的是他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后,依然不忘北京市中医药事业的健康发展。

  那是一九九零年的一个严冬,我还在北京中医医院工作。一天在卫生局开完会后,接到通知说老部长要来局里调研中医工作。由于卫生局办公条件差,又赶上卫生局大院停电,楼里没暖气,会议室冷如冰窖,担心老部长年迈身体不适应,局领导特地说明了情况希望改日待有了暖气后再来,但老部长坚持一定要来。他这种执着的精神感动了大家,调研会临时安排在宣武医院七楼会议室。

  下午四时左右,崔部长冒着严寒准时到达。当局长介绍到我时老部长高兴地说:“谢阳谷,这名字好,山东阳谷县是武松打虎的地方。干中医就得有那么一股勇往直前的劲。”一句话,使会场气氛活跃起来了。余靖局长介绍了北京市中医工作情况,老部长听完后称赞说:“北京市中医工作这些年开展得不错,基本已经到了县县有中医医院,在全国带了个好头。但是应该看到:庙建起来了,要请‘神’进来啊。”接着谈起中医人才的培养,详细询问了北京中医药学院的课程设置,中医和西医课程的比例情况。他语重心长地说:“中医事业的发展,人才是关键,要有一批懂中医、爱中医的管理干部;还要有一批真正学到了中医辩证论治精髓的名医。中医要掌握先进的科学技术知识,用现代科学的先进技术充实中医,但是千万不要丢掉中医之本!试想一个连中医都学不好的人,怎么能很好地搞中医现代化,搞中西医结合呢?”谈到中医医院的办院方向时,崔部长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医医院一定要搞中医,要突出中医特色,要重视中医专科专病的建设,不能“挂着梅兰芳的牌子,唱着流行歌曲的调子”。群众到中医医院干什么去了,是去看中医,你中医特色不够,对得起群众吗?中医事业的发展不能从一个学科的角度来讲,而要从群众的利益出发。群众的健康需要我们用现代医学和传统医学共同为之服务,解除痛苦。群众需要中医,这才是我们发展中医事业的基石和推动力。

  [1]